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3 15:16:4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重生之封天神君
  4. 第一章 走投无路

第一章 走投无路

更新于:2017-03-20 11:53:03 字数:5346

字体: 字号:
  黄昏渐渐袭来,天地间透出一种淡淡的忧伤,莫名的——安静!

  天空中慢慢升起一团团黑漆漆的乌云,遮住了快要落下去的红日!不久,城里的人发现了这令人惊奇的一幕,那一片片黑云正以飞快的速度飞向了城内。

  与此同时,城主府内,一名头戴黑盔,身穿黑色战甲,手提长剑的中年人从高高的城墙上一跃而下,单膝跪地,恭敬的道,“报告,城主大人,西方有上千只噬魂鸦正朝我们这个方向飞来。”

  那位城主听到消息后,皱着眉头,不紧不慢地说道:“成群结队的噬魂鸦,而且数量还如此之多,事必有因,难道……传令下去,紧闭城门,将城中所有的行人留在城中,不许任何人出城。”

  “是,城主!”中年人起身道,“还有,命令城内所有军队,如果,那些噬魂鸦入城,竭尽全力抵挡”背对中年人的那位城主又说道,然后,中年人提剑而去。

  三个时辰后,偌大的一座城变得冷冷清清的。不久,入夜,风萧瑟。

  沐家,显现出来一种紧张不安的状态。议事阁中,坐在首位的人正是现在的沐家家主,沐战。阁中还有一位,坐在沐战的下面,他是城主,方诚!可是,城主又怎么会在这里?原来,这位城主早已经是沐家布置在星灵城的棋子,其原因还是因为二百多年前的一件事说起。

  二百多年前的一天,还在历练的沐战,经过正在与仇人大战的方家,他那时极为的骄傲,于是,就躲在一旁暗暗的观看着,最后,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出手救下了一名叫方诚的少年,可方诚的家人却惨死在仇人的手里。

  那时候的方诚,一心想要为父母报仇,便迫不及待地想要提升实力,顾不得沐战,所以沐战便离开他了……

  过了几十年后,报了仇的方诚找到沐战,想要报答沐战当年的救命之恩,于是,沐战就安排方诚在这星灵城当城主。

  星灵城是天灵帝国和星陨帝国交界处的一座大城。血影山脉是天灵帝国和星陨帝国之间的一座天然屏障,而星灵城则切断了血影山脉,成为了天灵帝国一个有效的关卡。从星陨帝国进入天灵帝国,最快,最近也必须要经过星灵城。

  夜半,沐家议事阁内,上上下下已经有十来人了。

  沐战对着下面一干人说道:“最近,我感觉有事发生,大陆恐怕会有变故。”

  接着,一个中年人惊讶道,“族长,您,您突破了!”沐战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说话的那人叫沐天,是沐战的儿子。

  过了一会儿,沐战叹了叹口气,道,“各位长老,我准备迁移家族,你们看呢?”在座的长老们都低头沉默不语。沐战见没有人说话,又道:“既然没有人反对,那就这样了,还有,我准备将族长之位交给天儿。”沐天一听这话,站了起来,道,“父亲!您真的要把族长之位传给我?”沐战一脸严肃的说:“嗯!天儿,你不必多说了,我相信你。”

  “是,父亲!”沐天一口答应道。沐战又对着下面的人说道,“好了,你们走吧!沐天你留下。”

  阁中,只剩下沐战和沐天两人,沐战拍着沐天的左肩,道:“风儿他怎么样了?好些了了吗?”沐天此时很无奈的样子,道,“父亲,我无能为力……”沐战一听,道,“诶,这也不怪你,就连我也没办法啊!”

  沐天有一子,沐风,而今已经有七岁了,自幼体质就弱,不能太大的精神威压,因此,沐风服用了太多的灵药,可是,并没有好转……

  好一会儿,沐天对着沐战说道,“父亲,您放下族长的位子,准备去哪?”

  沐战抬头望向天空中的一轮明月,渐渐说道,“诶,我准备去云游大陆,一路修炼,寻找机缘,进入神威界。”

  沐天看向沐战,坚定的说,“父亲!您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家族,保护好风儿的!”沐战很是欣慰地看着他,应了一声,“嗯!”

  此时,天已明,而沐战已不知去向。

  翌日,沐天下达命令,举族迁移。在沐战临走前,还特意叮嘱过沐天要秘密进行,不得透露风声。

  当然,沐家举族迁移是一件大事,城主是知道的。

  在寂静的夜空下,城外,这一切显得越发不安。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的树林中有了声响,声音越来越近,此刻,天空中的云散去,露出一轮明月,可月亮居然是血红色的,月光洒下,这才看清树林,树林前有一群人,他们身穿黑色大袍,神情漠然的面具遮住了面具后那张冷淡的脸,杀气溢出。

  渐渐,他们一行人靠近城门,只听那为首的黑衣人道:“得到上面的命令说,城内会有人接应我们,此时,城门已经打开了。”然后他们一行人消失在黑夜中,犹如黑暗中的鬼魅。

  沐天站在房顶上已经好一会了,他呆呆的望着天空中的那一轮血月,疑惑道,“怎么会这样,如此奇观……”突然,房下一名族内弟子,大声对他喊道,“谁?”在某一处,一个黑衣人扑倒在地。“是我!”沐天跳下对他道,“哦!原来是家主啊!”那一名弟子道。沐天又道,“嗯!你回去吧。”

  说完,沐天转身准备走,就在那一刻,他心里有一股强烈的不安,他向左一侧身,转头一看,一个黑人手握一柄短刀向他刺来。

  一个房间内,床上正是正在熟睡的沐风,他那黑色的短发正好遮住了他的眼睛,脖子上挂了一块玉断玉,玉通体呈翠绿色。

  接着,一个黑衣人推门而入,手持一柄长剑向沐风走来,杀气充满了房间,手上有过无数条人命的黑衣人毫不犹豫地向一个只有七岁的孩子砍去,就在剑落下的那一刻,沐风脖子上的玉坠发出耀眼的光芒,黑衣人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剑已经插在黑衣人的心脏上,黑人挣着眼睛,他到死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此时此刻,沐天被那巨大的声响给吵醒了,疑惑的望着那嘴角流着血的黑衣人。

  沐风穿好衣服时,城内已经烽火四起了,沐风站了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孩子,他是沐风的玩伴,叫沐志,长相一般,和沐风比起来,更显的沐风那一张俊逸的脸。

  等到天亮的时候,城内到处都是尸体,他们都是凡胎肉体,毫无反抗之力,一些散修强者也都死了。

  “少爷,我们去哪啊?”沐志紧跟着沐风的脚步,问道,沐风回头看了沐志一眼,轻声道,“哦,我们去找我父亲。”

  来到沐家议事阁,沐风便看见一脸狼狈样子的父亲沐天,沐天的衣袍上还残留着血迹。沐风跑过去,问道,“父亲,您怎么了?”沐天见沐风跑过来,摸摸他的头,道:“我没事,这不是我的血,好了,你快回去吧。”沐风又道,“父亲,我来就是有事要和你说的。”

  沐风走到议事阁中间,对着他父亲沐天道:“昨天晚上,一个身穿黑袍带着面具的人来刺杀我,等我一睁开眼睛他却已经死了。”沐天听后,紧皱眉头,沉思了片刻说道,“哦,我知道了,我会派人暗送你出城,出城后,你就跟着你大伯他们的方向追去。”

  方诚程从沐家回来后,阴沉着脸,很久,方城紧握拳头,往桌上狠狠地砸了一下,骂道,“该死,我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在城主府内,大约有两百多人,且都穿黑色衣袍,戴着银色面具,方诚站在他们面前,对着为首的黑衣人道,“你们终于开始行动了,我等这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方诚仔细看了看道,“你们就这些人,能确保万无一失吗?”为首的黑衣人不屑的说,“哼!我们这些人也足够灭你这座城了。方诚也并未讽刺他说的话,又说道,“沐家家主沐天之子,沐风已经出城了,你们快追去……”

  城外,正沿着血影山脉往西边逃去的沐风一行人,跟着他大伯沿路而留的印记走去,不久,一名家族的子弟慌慌张张跑来,他气喘吁吁得说,“有人追来了,我们快躲起来。”沐风看了看他们身后,他想,并没有什么人啊!可以一秒后,他就感到了危险,于是,他就往山里跑去,而他身后的一行人,也都跟着他跑去。十秒左右,沐风那一行人早已躲好了,瞬间,他们的眼前出现三名黑衣人,只听黑衣人道,“这有他们留下的气息,刚走不久,我们快追,。”说完,黑衣人又消失在沐风眼前。

  沐风一看他们离去,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对众人道,“再往那边走会有危险,我们往山脉里走吧!”沐风作为家中的少爷,他的话自然也是有用的。

  就在沐风他们刚走不久,他们的藏身之地出现了三个黑衣人,还是那三个黑衣人,其中一个黑衣人说,“果然,越往前走他们气息越小了。原来他们刚才就躲在这里,走,快追。”

  一说完,他们的身影就朝沐风离开的方向追去了,只见身影融合在树影间了,可见他们的速度之快。

  沐风他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行走的速度自然不会快多少,他还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了。

  此时,城内许多人被杀,黑衣人竟光明正大的在各处放肆的杀人。

  沐家,所有人都在与黑衣人厮杀,数十名黑衣人同时与沐天大战。突然,从沐家内冲出一个人,他便是沐战,沐天见到沐战,点了点头,他知道这并不是真正的沐战,他只是沐战的一具傀儡,一具特殊的傀儡,有沐战的七成功力。

  沐战冲入战阵,赤手空拳,一掌劈飞了一个黑衣人,可见七成功力对付他们来说是绰绰有余。

  这时,方诚从木沐站背后飞来,对着沐战喊道:“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沐战朝后看了一眼方诚,说:“好!”可是,沐战并未看见方程诚那在眼中流露出的狠毒之色。突然,方诚向沐战充去,沐天对着沐战大喊道,“危险!”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沐战看着自己的胸口处,一柄长剑刺出,他忍不住吐了口鲜血,转身对着剑的主人方诚道,“你!”

  方诚看着口吐鲜血的沐战,都出狰狞的表情大笑道,“哈哈哈!你这家伙终于该死了,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每次看到你活的好好的,我就越想杀你这个老家伙了,哈哈!你这次可总算是死在我手里了吧!”

  “方诚,你!”沐天现在已经被气得红着眼对方诚大声骂道。如果那不是傀儡,而是自己的父亲沐战,恐怕沐天现在早已情绪失控了。

  在大陆某一处,正在闭关修炼的沐战,突然,“噗”的一声,鲜血喷出,差点走火入魔。沐战喃喃道,“我与傀儡的灵魂联系已经被切断了,怎么回事?难道他们出事了?诶!我现在一时半会也回不去啊!”

  正在逃跑的沐风突然心口一阵疼痛,他想,家中一定出事了,现在,现在只有逃跑了,其的人都死,那三名黑衣人,穷追不舍。

  忽然,沐风他停了下来,他不在往前跑了,因为,前面有一道深涧看不见底,深涧宽有十余米,对他来说这怎么可能跳的过去,这一路上,他都未曾碰见过任何灵兽,可偏偏在这一紧要关头,他遇到了麻烦。

  沐风缓缓走进深涧的边缘,低着头,看着那深不见底的下方,心里产生了绝望,眼中也透露出尽是无奈。

  一阵阴风从涧底吹来,吹到沐风的脸上,他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突然,黑衣人瞬间出现在沐风的背后,他的手一把抓住沐风的肩膀,想将沐风拽去,可是,就在那黑衣人快拽过沐风的那一刻,沐风挣脱了他的手,毫不犹豫的向前一纵,绝望的看了看天空,任由自己的身体往下坠落。

  ……

  某处,一个蓝发披肩的男子看着眼前的画面,对着身后的一男一女道:“没错,应该就是他了。”

  身后的年轻男子盯着那个正在下坠的小孩,对着蓝发青年说,“他不会有事吧?”

  男子回答道:“他不会有事的,他与你的关系……呵呵!”年轻男子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放松了下来。

  片刻后,画面一转,男孩沉进水底,他们三人看着画面,久久不语,良久,年轻男子说,“我想好了!”蓝发男子一笑,道:“你想好了?”男子又道,“嗯!我决定了,从此以后,他便是他……”

  沐风知道,开始坠落后,唯一的希望就是幻想深涧的底是一条河,“轰”!的一声,沐风沉入水底,溅起的水花将远处几只噬魂鸦惊飞了起来,河水异常寒冷,沐风也渐渐失去了知觉,可他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睡,不能睡,手臂上传来的疼痛,也使得沐风开始清醒了。

  睁开眼睛,他发现正自己正浮在水面上,水流的速度很慢,他看见水面上有些血水,他顺着血水往上看去,原来是自己的手臂上的血,手臂划开了好几道口子,血不断的从里面涌出,流进了水里。

  沐风处理好伤口,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此时已经浑身乏力。

  饥饿与口渴让他没有丝毫力气去移动泡在水里的身体,他只能顺着水流的方向游去。

  夜悄悄来临,沐风手持一柄小刀,刀长有四尺左右,宽有半寸左右,他举起刀,狠了很心,对着左手臂轻轻划了一下,血,立刻涌了出来,他知道,为了活下去,这是他最后的方法了。

  水里有一种灵兽,叫幽阴鱼,在白天的时候,这种鱼是不会出现的,只有在夜晚才会出来寻找猎物。

  他觉得放足了血,就满心期待的等着自己的晚餐出现,不久,他只见远处水面有了波动,他心中一喜,就慢慢游去。

  经过一番折腾,他手上多了三只幽阴鱼,在这种寒冷的环境下,没有恐惧的他,当然不会对几只鱼而感到恐惧,从小就没有做过杂活的他,身上像是出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似的。

  处理好了鱼后,他也顾不得是生吃了,他便大口大口的撕咬着鱼肉,忍着血腥的气味,生生地咽下肚子。

  但他并没有注意的是,血悄悄朝一个方向散去……

  沐风只好顺着水流的方向,慢慢游去,很久之后,沐风游到了河流的尽头,那里是一片湖,月光照在湖面上,一片光明。

  他心想,这里一定有路可以去,不然,湖水怎么不会涨高。

  于是,沐风不得不沉入水里,在湖里开始摸索起来。

  他浮出水面,埋怨道:“这湖怎么会这么大。”但他并没有发现身后的异常,也许,是因为寒冷。

  突然,一条大约有八米长,背上长了有七节凸出来的白色鳞齿的蛟龙兽,对着沐风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顿时,朝沐风扑了过去!

  沐风慌慌张张地,立即游走。蛟龙兽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将沐风逼到了岩壁前,“轰”沐风一躲,蛟龙兽的大口撞在了沿壁上。

  沐风自嘲地笑笑道:“没有死在他们的手里,却死在了你这畜牲的口里了……”

  “咻”一道白光射了过来,打在了沐风的肩膀上,沐风的肩膀被洞穿了,鲜血直流,沐风也没有了力气,昏了过去………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