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7:03: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盗图
  4. 第一章 生日快乐

第一章 生日快乐

更新于:2018-03-17 19:33:58 字数:3363

  “喂,笑!醒醒。”

  ??迷迷糊糊中,方天笑感觉有人敲打柜台的桌面,抬头揉了揉因为压住神经而有些发胀的眼睛。

  ??眼前是一个胖胖的成年男子,大约二十七八的样子,方天笑努力从回忆中找了出来,这是镇上麻婆子的儿子,光棍一个叫冯军雷,不过镇里人可不这么叫,这光棍在镇里爬了不少女人的炕头,所以镇里大部分人都叫他冯炕子。原来只是一个梦。

  ??“是你。”方天笑随手从后面药柜里拿出一包自家的药丢给他,淡淡道,“三百六。”

  ??这个家伙十几岁便会爬炕头,二十多岁时候身体体虚,还改不了爬人炕头的嗜好,常常来抓点补肾壮阳的药,也算是店里的常客。

  ??冯炕子拿了药材,在口袋里一模,鬼鬼祟祟四下看了看,走回来把几张红票子拍在桌子上,咧嘴笑道:“笑,跟你说个事儿,最近山上发现了不少好东西,叔准备休息几天近山里转转,你自小常往山里挖药,不如跟叔一起进山,得了好处少不得分你一份。”

  ??冯炕子说的好东西,方天笑也知道,这九阳山可不简单,据传是道祖老君爷得道之地,在华夏也是赫赫有名的旅游胜地,据说山里埋了很多古代王公大臣,甚至上也有很多皇帝把墓偷偷埋在山里。听爷爷方中德说起过,前些年盗墓贼横行的时候,就有许多大盗在山里转悠,可惜很多人最终都不知所终,即便是发现了一些墓葬也是一些价值不大的近代墓葬。?

  ??而且山里面常常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虎啸狼嚎,疑似成群,常常听到声音见不到本尊。人们便传这是道祖老人家显灵,想要震慑那些鸡鸣狗盗之流。总之一句话,就是来这里盗墓的,失踪的失踪,死的死,而且往往还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算是得不偿失。所以到后来也没有摸金校尉光顾这里。

  ??倒是本地人常年进入山里猎杀一些兔子,刺猬,狐狸,野猪,野鸡之类的动物。有些会碰到一些古墓的带回来一些古董,不过大多数都是不怎么值钱的货色。而且国家管的严格,大部分也都捐献给镇政府,镇政府在奖励一些钱也就了事。

  ??方天笑依然睡意朦胧,“没兴趣。”

  ??冯炕子有些焦躁:“笑,不是叔说你,你这样一个小药铺也赚不了什么大钱,你今年才十五岁吧,如果不是老于包庇,国家怎么可能允许你还没成年就行医,而且还是无证行医。如果有人举报你,以后你怎么办?再说了,镇上也有卫生院,方叔在的时候生意还行,如今方叔不在了,你难道还想维持这个小药铺?”

  ??对于冯炕子的善意威胁,方天笑依旧古井无波,这药铺是爷爷方中德开的,依着方中德的原意,让方天笑到道城找方中德的熟人,进入高中学个三年,然后考一所中医大学。只是方天笑性子冷淡,爷爷又刚走不到两个月,方天笑还没有多少准备,也没有想好以后怎么办,所以一直也没关这药铺。

  ??冷冷道:“冯炕子,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常年酒色过度,这药根本治标不治本,想要根治,戒酒戒色,温养个两三年还有可能补回来,不然你这趟进山便知道了。”

  ??冯炕子自己知道自家事情,只不过这事情还非得方天笑不可,方天笑的实力如何,在镇里只怕还真找不到一个敢于孤身在山里待了一个星期之久的。而且镇里的老猎人老山曾说见过方天笑单人跟一只山狼扭打在一起,并赶跑了山狼。

  ??冯炕子听这个在镇里素有冰疙瘩之称的方天笑话语更冷,连忙赔笑道:“笑,别生气,别生气,叔也是被逼的没办法,这样吧,你只要陪叔去一趟虎啸岭,叔给你这个数。”

  ??看着冯炕子抬起空着的左手伸出无根手指头翻了翻,方天笑摇了摇头:“不去。你走吧,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虎啸岭,那地方也敢去,这个冯炕子真是不想活了,虎啸岭方天笑曾远远看过几次,那里在山上的空地上有不少的白骨。而且真有老虎,这年头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只是这个冯炕子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手这么一翻,就是十万。

  ??“再加十万。”冯炕子似乎急了,看着方天笑连忙再一次开口说道。

  ??方天笑皱眉:“冯炕子,你真不想活了,那地方别说十万,一百万一千万我也不敢去。”

  ??冯炕子见方天笑说的肯定,面上瞬间浮起颓然之色,喃喃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只是这钱……”

  ??“药忘了。”方天笑看冯炕子似乎把药忘在柜面上,失魂落魄的往外走,提醒道。

  ???冯炕子转过身来,抓起柜面的药材往外走去。“虎啸岭,虎啸岭……还有谁?张立,沈河?”

  ??“这个冯炕子疯了吗?敢去虎啸岭,看这样子难道说必须去不可?”

  ??方天笑把钱收了起来,刚刚三百六。这七月的天,特别是早上,在山里并不是很热,而且这个时候山里一些药材也已经开始成熟,方天笑想了想决定进山一躺,看看能不能碰到一些珍贵的药材,好换取一些钱财。

  ??自从爷爷方中德走了以后,也没多少人来看病了,头疼脑热什么的,一天下来也不过赚取个二三十块,除去吃饭外,还有水电,根本不够方天笑生活开销。

  ??关门,方天笑把休假的牌子挂在门外,背上竹篓带上药锄干粮和水。便沿着小道往山里而去。常年生活在九阳山上,山里人都知道,这九阳山并不安全,常常发生野兽吃人的事情,这还不算,还有很多人莫名其妙的失踪,当然只要不离开一定的范围就没问题。

  ??九阳山以九岭拱卫道台而形成,常进入山里,方天笑的活动范围也就在有限的前三个岭里,再往内去,便不敢了。一天下来也没多少收获,采摘了一些常见的甘草,包菇,之类,打了一只野鸡,见天色不早,便下山而去。

  ??刚进入镇里,远远便看到麻婆家门口似乎站了两个警察,远远的围着一群人,议论纷纷。

  ??方天笑原本不是什么多事之人,这冯炕子常年爬女人的床,也不是没出过事情,经常有外出打工回来的捉奸,也被当场堵过几次打的有几次都丢了半条命,不过这个家伙色心不死,被人狠狠教训过,仍是狗改不了吃屎。

  ??这种事情在冯炕子家里还算不得新鲜事,那些没事的议论的只怕也就是这冯炕子有爬了谁的炕头。只是在经过的时候,只听其中一个女声说道:“这个冯炕子,这下遭报应了吧,掉下崖摔死,看那些骚蹄子还找谁去。”

  ??死了?方天笑心中一动,便走入人群听了起来。

  ??“摔死?笑话,谁不知道是被人推下去的,枯风岭那么容易摔死?”

  ???枯风铃摔死的?那地方怎么可能摔死人,除非是自己跳下去或者是被推下去。枯风铃虽然有百米高的山石,可那中间可是有一条三米多宽的平坦石路,怎么可能自己摔死?方天笑摇了摇头,没有深想,回到店里,把药材收好,清洗了一下,把捉到的山鸡宰杀做了一锅鸡汤面,吃了两碗。便开始晚上的功课,这是十几年来被爷爷方中德训练出来的习惯。早课打一遍方式养生拳,这拳法简单易学,只是对身体的韧性锻炼的,不过说来简单,难的就是坚持。

  ??方天笑十二岁的时候徒手与狼搏击,依靠的便是长达近十年的方式养生拳。起身体强度,韧性,气力,根本不是他这么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该拥有的。在方中德还健在的时候,他做过早课,便要学做饭,然后是学习药理,望闻问切,晚上同样的养生拳,然后便到药铺跟着学习到十点,这些虽然不是他感兴趣的,可是在方中德的培养之下,方天笑的药理知识还是有着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没有的见识。

  ??这一切直到方中德去世。

  ??事实上,他进山采药也就那么七八次。十二岁第一次采药,与山狼搏击,将山狼赶跑。

  ??十三岁第二次采药,因为方中德生病行动不便,之后方中德没有让他再进过山,而是在镇里或者是网上让方天笑收购一些急缺的药材。剩余的几次,就是方中德去世之后的事情。

  ??说喜欢,方天笑对学习中医完全无爱,甚至上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所以才没有在方中德交代到道城找人的那一刻,马上结束药铺去道城找人进入高中学习。

  ??今天十分例外的,方天笑未在打过拳之后进入药铺学习药理,而是回到后院,早早的躺倒了床上。

  ??跟许多孩子一样,这个少年再一次想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可惜,爷爷方中德关于父母的只字未提。却在这个时候,脑海之中忽然间一个声音响起“生日快乐!”

  ??方天笑吓的一个翻身滚下床去,紧张的四下看去,可室内只有简单的一张床,一张桌子。

  ??空旷的与平常并无差别。

  ??但方天笑确信自己,确实听到,似乎那声音就像是在心里说的一般。

  ??想到这里,方天笑暮然张嘴说道:“鬼!”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忽然间感觉一股气息冲入脑海,随即剧烈的头疼生出。

  ??“额!”方天笑忍不住痛呼出声,抱住脑袋在地上翻滚起来。不到十秒钟,陷入了深度的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