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41:12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4. 第四章 罗雅茜

第四章 罗雅茜

更新于:2018-03-16 11:14:07 字数:3570

字体: 字号:
  现在已经是深夜,我背着郭子凡也不敢走正门,带着他走到我们学校一道最矮的墙,平时我们四个悄悄出来上网,玩晚了,都是从这里翻进去的。

  不过带着郭胖子这家伙翻墙还真挺麻烦的,我使劲的把郭胖子推了进去,然后才爬进去。

  背着郭胖子回到宿舍楼,打开我们寝室的门。

  此时秦江和沈凯俩家伙正坐在床上抽烟呢。

  “你俩干啥呢?这么晚了还不睡?”我走进去把郭子凡丢到床上。

  “你,你没事?”沈凯惊讶的看着我。

  “切,你们两个怂逼,这郭子凡就是在那个坟后面摔倒,晕过去了,瞧你俩吓的。”我嘲笑道。

  “我们撞鬼了啊。”沈凯站起来激动的说。

  “撞个屁。”我说。

  如果我把事实说出来,那多没面子啊,让一个道士救了,可远没有我一个人胆子大,愣是从坟地把郭子凡背回来风光。

  “我们都在那墓碑上看到郭子凡的照片的啊。”沈凯说。

  “应该是看错了。”我说:“行了,赶紧睡吧。”

  秦江看着我问:“阿秀,真没事?”

  “没事。”我摆摆手。

  “我草,秀哥,你胆真肥,那情况还敢回去找郭子凡,换我得被吓死。”沈凯佩服的说。

  “那可不,我和你们能比么?我大名叫张秀,小名叫张大胆难道我没告诉过你们?”

  被沈凯这样夸着,我心里也得瑟起来。

  今天晚上的经历实在是太离奇了,我在床上睡了很久,也迟迟不能入睡,到了后半夜,才迷糊的睡了过去。

  “喂,阿秀,赶紧起床。”我睡得正香呢,耳边就传来了秦江的声音。

  我睁开眼,秦江正焦急的在穿衣服。

  “干啥啊你。”我打了个哈欠问:“大清早的,不让人睡觉了你。”

  “今天是老班的课,沈凯和郭胖俩人早就跑去了,我叫你都是仁至义尽。”秦江说完就跑出了宿舍。

  这怂逼,我倒头准备继续睡,突然一激灵就坐起来了,啥?老班的课。

  我们大学管理比较严格,但我属于比较皮一些的,经常逃课,但我们老班不一样。

  我们班主任是个穷凶极恶的老头,一旦让他发现被逃课,基本上都要被记处分。

  我连忙从床上跳起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跑出宿舍,往教室跑去。

  刚到教室门口,我就晕了,老班已经开始在里面上课了。

  沈凯,秦江俩人看到教室门口的我,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

  而郭子凡脸色依然很苍白,坐在自己位置上打瞌睡呢。

  我想了想,趁着班主任转过身,正在黑板上写写画画的时候。

  我背对着教室,然后慢慢往里面退,身体做出要逃出教室的模样。

  我退了几步,班主任就呵斥:“站住,我的课也想逃?滚回座位上去。”

  “是。”我转过身,装作一副逃课失败的模样。

  然后走到秦江和沈凯旁边坐下。

  沈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草,有你的啊,这方法也行?”

  “也不看看哥是谁。”我嘚瑟了一下,问:“郭胖子咋了,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好像是生病了吧。”秦江开口道。

  “生病就请假呗,还来上课。”我嘟嚷了一句。

  逃课是不能逃课,但睡觉老班则不管。

  我们班也没几个认真学习的,全都倒在自己位置上开始睡觉起来。

  我也是顺应革命的大潮,倒头就开始睡起来。

  睡到中午的时候,我听到周围闹哄哄的,才知道原来下课了。

  “走,吃饭去。”我看了下旁边,秦江竟然不见了。

  “秦江人呢?”我冲沈凯问。

  沈凯小声的说:“刚下课就跑出去了。”

  沈凯刚说完,秦江就出现在了教室门口,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西装,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花。

  糟糕!

  我心里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孙子。”沈凯忍不住骂道。

  罗雅茜今天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很漂亮。

  她和三个女同学一起往教室外面走,罗雅茜站在她这些女同学面前,有种艳丽超群的感觉。

  我们宿舍的人虽然全部喜欢罗雅茜,但我们都没和罗雅茜说过几句话,她对所有人都是冷冰冰的。

  秦江见罗雅茜往教室门口走去的时候,拿着玫瑰花上前说了几句话,没想到罗雅茜根本不搭理他,直接就走了。

  “哈哈!”我和沈凯一看秦江出糗,顿时高兴起来,我走到秦江旁边,嘲讽道:“小江啊,你这让我怎么说你,这是看脸的年代,你这模样罗雅茜能看上你才怪。”

  秦江看起来心情很差劲,瞪了我一眼:“你能好到哪里去?”

  “哎哟,哥哥我还真和你不一样。”我笑道:“如果帅能当饭吃,我就是满汉全席,你最多也就是个街头小面的层次,还是五块钱的那种。”

  秦江气愤的把花递给我:“有种你上啊。”

  “看好了。”我自信的接过花,用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就跑出去,秦江和沈凯俩人也好奇的跟着我。

  其实哥们我心里也没底,只是开始嘲讽秦江玩一下,现在秦江免费给我花让我上,借花献佛这种事情,不是挺美的么。

  罗雅茜已经走到了教学楼的楼下,我连忙追上去喊道:“喂,罗雅茜同学。”

  “你是?”罗雅茜回过头,淡淡的看着我问。

  “我,咳咳,我们俩同班快一年了,我叫张秀,这是我送你的花。”我把手中的花递了过去。

  真尴尬,同学快一年了,竟然还不认识我。

  罗雅茜冷哼了一下,很直接的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另外我有男朋友了。”

  我回头看了一下后面观望的秦江和沈凯,而且周围围观的人也多了起来,我脸皮厚,也禁不起这么多人笑话,我尴尬的笑了一下,说:“你别误会,我不是要追你,俗话说,鲜花配美人,这束花我思来想去,还是送给你最合适。”

  罗雅茜听了我的话,笑了下:“还挺会说话的。”

  说完,她就接过我手中的话,转身就走。

  “看到没,看到没。”我走回去,冲沈凯和秦江俩人嘚瑟的说:“所以说,你们俩还是长相问题,长得帅的人送花,人家哪有不收的道理?”

  “等等,你看。”沈凯指着我后面。

  我回头一看,一辆奥迪A8停在了教学楼下,罗雅茜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开车的是一个二十一二岁,长得很俊朗的年轻人。

  罗雅茜上车的时候,还顺手把我给她的那束花给丢在了地上,随后车子扬长而去。

  “草,那娘们也太不给面子了。”秦江一看就火大了。

  “省省吧你们三个,罗雅茜可钓了个有钱的少爷,你们三个没戏的。”我们旁边一个八卦女羡慕的看着那辆车的背影说。

  秦江骂道:“有钱了不起啊?”

  “切,反正比你们三个**丝了不起。”这个女的白了我们三个一眼,转身就离开。

  秦江骂道:“你说谁**丝呢,给我回来。”

  我和沈凯死死的拉住秦江。

  秦江这家伙脾气挺冲,有时候一言不发就会揍人,如果我和沈凯不拉着,估计秦江能上去揍那八卦娘们一顿。

  “行了你,人家说你**丝就这么生气?”我笑着说:“我就不生气,谁**丝谁生气。”

  我心里其实也挺憋屈,被罗雅茜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最关键的是,我毕竟喜欢了她这么久,不过我这个人最要面子,即便是被她这样说,我也一点没有表现出来。

  “郭胖子呢?叫上他一起不。”沈凯问。

  “算了,他身体不舒服,等会可能要去医院一趟,我们自己去喝点。”

  说完我们三人就往学校外走去,刚走到学校门口,忽然,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叫冲我喊:“张秀。”

  “哪个孙子叫你爷爷呢。”我说着就看了过去,我现在心里正不爽呢,一看来人。

  燕北寻。

  “哎哟,这才一晚上不见,就当上爷字辈了?”燕北寻笑呵呵的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说:“找你有事,跟我走一趟。”

  “干啥的啊。”秦江瞪了燕北寻一眼。

  “没事,这是我朋友,你俩先去喝酒,等会我来找你们。”

  说完燕北寻就搂着我的肩膀,带着我到了学校附近的一条巷子。

  “燕道长,你找我啥事啊?”我开口问。

  “找你帮个忙。”

  “没空。”我立马说。

  上次帮他,直接把老子绑起来弄在凉亭上引鬼,这次还找我帮忙,我能帮吗?

  “这次事情比较麻烦。”燕北寻笑道:“有一个富豪找到我,他父亲死了,要下葬,让我给他办丧事。”

  “你办丧事也找我帮忙?”我奇怪的问。

  “不是,这不是人家叫我道长让我帮忙嘛,我估摸着,身边有个徒弟跟着有面子一些,更显得我厉害一点,让你帮忙装我徒弟,怎么样?”燕北寻说:“就明天晚上,事成之后,我给你一千块。”

  “一千?不许耍诈。”我一听到一千块,眼睛就发光了起来,一千对于我现在读大学,向家里要钱的学生,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燕北寻从钱包里面掏出一千块:“诺,你先拿着,明天演得好,还有提成,你明天五点钟就在学校门口等我。”

  说完,燕北寻高兴的离开。

  我看燕北寻离开,总感觉不太对劲,这么轻松就赚一千块?

  但钱都收了,总不能还给他。

  我给沈凯和秦江打了个电话,问到他俩地址之后,就跑到那里,然后请他们喝了一顿酒,也就花了两百块。

  我们喝醉了,就回到宿舍睡觉,这一天,我直接睡到了下午两点才起床。

  今天的课都没啥重要的,除了郭胖子,沈凯和秦江都在床上躺着呢,我起来后,还给郭胖子打了个电话,他身体不舒服,到医院去了。

  很快就到了五点,我整理好衣服,给秦江和沈凯打了个招呼,就到了学校门口。

  我一眼就看到燕北寻的车,打开车门,坐上去后,燕北寻就丢了一件青色道袍过来:“换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