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4:30:1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东陵潇府
  4. 第三卷 沉思

第三卷 沉思

更新于:2018-03-18 16:55:32 字数:2601

字体: 字号:
  感觉到一阵刺眼的阳光射入我的眼幕、带来的是阵阵的刺痛、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幕入眼帘的是、我来这上学校时的住处、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虽然残破不堪、却让我收拾的还算干净、让我稍稍的多了些安慰感、我发现手上还插着输液管子、上面还有半瓶的液体看样子是刚刚插上不久、突然感觉脸上有点痒我刚想伸手去抓、却发现两只手上都缠上了厚厚的纱布、只好用缠的厚厚的手面、在我脸上来回磨磨来治痒、感觉就像毛毛熊似得、突然觉得还有点好笑居然还笑出来了、我自己都有点奇怪了、要是换了平时的我肯定在想、到了学校怎么办、要是别人再打我怎么办/.....没想到现在的我居然会觉得好笑、看来打了一次架居然还会学着长大、怪不得那么多人都说;你小子长成了、翅膀硬了...正当我在那苦笑自己的处境时、听到了外面的大门响了、我心头一紧娘的报复上门了、就要做起来找东西防备、刚把手支撑在床上让我起身、就疼的我不得不放弃座起来的念头、随后却是靳刚从外面走了进来、我也就放下了心来、但我一眼就看到了他脸上的伤、整个左眼都有点浮肿的现象、靳刚手里还提着一袋牛奶和几根油条、这时看到我也睁开眼了、忙坐在我床头问我感觉如何好点没、看着金刚的脸的伤我就气的要从床上起来、忙被靳刚按在床上、这时靳刚眼睛都有点红了、我伸出缠的跟熊掌似的大手、拍了下他的肩头对他说;兄弟对不住了、他们是不是看我不在、拿你出气了、靳刚低着头什么也没说、但是我看到靳刚眼已经红的快要出血了、我知道他想哭但是一直在憋着、不让自己留下泪来、但是手的指甲都已经深深的埋进了肉里、这时我知道他要是再这么憋下去眼睛就会憋坏了、我强忍着手臂传来的刺痛支撑着我坐了起来、一把把靳刚抱着说;兄弟、对不起、这是我的事他们居然把你也扯了进来、我发誓只要我郑宣林还活着一天这事就没完、靳刚再也忍不住了哭了出来、但是却是没有声音默默的留着泪、伸手去口袋里摸出来一张纸条、上面应该是用血写的一封信递给了我、我接过来我看都没看就给扔到了垃圾桶里、靳刚看我看到没看就给扔了、就想对我说信上写了什么、我对他打个手势让他别说、然后找了点纸把靳刚脸上的泪给檫了擦说;最多也就是写点什么;小郑子你等着、我饶不了你什么的,要是以前说真的我怕我怕的要命、要是现在“哼”、让他们来好了大不了、一命换一命说不定还能桶死两个还赚一个我怕什么....

  靳刚看着我满不在乎的样子、也就没在多说什么了、我这时看看窗外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我就问靳刚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才知道我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了、现在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是老师让他来给我送点吃的顺便看看是不是该换药了、我昏倒后也是老师找人带我去的医院、但是出了这些事老师也知道我家里面的情况、就不愿意再叫我父母前来收拾这些烂摊子、就由他替我父母出面了、带我去医院看了看问题不大、也还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就把我送回了我暂时的家里、因为离学校较很近附近又有诊所可以换药、就让我暂时坐在这里、靳刚还告诉了我昨天王壮、江哲、猴子的家长都来了、说要你把你废了才能解气、尤其是猴子他妈叫的最凶、好在老师在学校人品和地位都很高、很多老师也都出来帮衬、老师还说他是你远方的表叔、什么事都先找他、这才算是暂时顶了下、他们说还要走法律呢、说要连学校和你都要给告了。连公安局的都来了、但是好像也是老师有人给暂时顶住了、听了这话我的眼圈不知不觉的都红了、要不是老师我估计现在指不定得在那躲着呢、要不是老师、想想我父母现在还要辛苦一天从家赶来、真是歉老师的太多、想想我和老师也就是师生关系、但是老师从我到这个学校开始就这么帮我、真不知道我拿什么去报答他、也许老师根本就没想过要我去报答他、这时靳刚找来了饭盒让我把饭吃了、我哪里吃的下、就是动动嘴都是头疼欲裂、这时我让金刚把我扶起来还在腿脚没有受伤还能站起来、我找来了剪子、让靳刚帮我把手上的纱布都给剪掉、靳刚以为我要换药、就动手帮我剪了、露出里面的指头已经肿的老粗、看着我肿胀的手指、但是好赖还能动、再想想他们还要找我麻烦、娘的我就没受伤、就你们的儿子是宝贝、都给我等着吧等好了....这时靳刚又拿来了一些黑乎乎的药膏似的东西、说让我把手赶紧从新缠上、我对靳刚说算了,死不了小伤而已、上不上药都一样过两天就会恢复的,靳刚看说不动我就又把药放了回去、扭脸的瞬间我又看到了靳刚的眼伤、越看越生气觉得对不住这个兄弟、正好看到院落那里放着的一根短擀面杖、也就大约20CM长吧、但是直径却有3CM拿着很有手感、总感觉跟那天拿的凳子腿似的、想到那天我就热血沸腾、感到浑身都在打颤有种说不出的激动、就打了那么一次架、但是让我感觉就像抽大烟似的上瘾、这破棍还是我刚来我姑家时、就看到放在厨房地板上的东西、我看没用就扔到了柴火堆里面想那天烧火好用、没想到今天却能派上用了、上面还有满满的老鼠牙印、虽然是都是凹进去的痕迹、但是我咋觉得有点狼牙棒的感觉、我直接就给塞进了袖子里、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就出门去了、这时去放药的靳刚看到我要出门、就敢忙追上问我去哪、我大步的往前走去也不回头就说;学校他们不是找我嘛、我还要找他们呢、他们打你就白打了咱们的帐也该好好的算算了、靳刚赶忙拉着我一拽我的胳膊发现里面还有东西、那是说什么都不叫我出去了、硬是把我给拽了回去、把擀面杖给夺了过去、又把我扶到了床上说;你现在拿什么去和他们打、就这根烂擀面杖说着话、狠狠的就给我扔了出去、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能打的过他们吗、你知道现在多少人等着你回去、整个初三的一届都等着你呢、你把猴子给刮了口子、算是把他们家的三个哥都给惹恼了、他三个哥又是本地的、一人一脚你就又得回来躺着!还有你知道就这次你把猴子开了膛你知道就医疗费是多少吗?我赶忙问道,多少?要不是金刚提起我都给忘了、靳刚伸出来两根指头、两千?我问道、靳刚差点把吐沫喷到我脸上说;2万!!2万?我吃了一惊、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多、本来还以为两三百的就行了、我那来那么多钱、莫非真的要去找我父母要钱吗、正当我沉思钱为何物、如此精贵之时、靳刚才借接口说着;也是老师先给你垫付的、听到又是老师帮的我我沉默了、其实这还是我第一次见靳刚这么生气的说话、在我和靳刚认识时起、靳刚就一向脾气所以才这么让别人欺负、这时我愣那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想的就是{打架打的不是架、是钱!}也许在想我真的该反抗吗、真的要背着懦夫的名声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