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31:2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再起天庭
  4. 第一章 土地爷的传承一

第一章 土地爷的传承一

更新于:2018-03-18 10:12:40 字数:2979

  近三十年来,随着改革开放在各地绽放了璀璨的火花,人民的生活质量显著提高,往日高不可攀的大学也成为了人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教育机构。特别是近几年,各地大学学府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这样的后果就是全国大学生数量爆增。但是,用人单位需要的人数却不多,造成了狼多肉少的局面。

  陈武,汉族,来自于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父母皆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虽说二老身体较为康健,没生过什么大病,但是因为二老比较憨厚、老实,家中并不富裕。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古人说的是一点也没错,陈武自小乖巧伶俐,明白自己家的境况后,努力读书,最终考取了华夏国的重点大学――昌南大学。说起昌南大学,昌南大学并不是个普通的重点大学,昌南大学位于西江省昌南市境内,当年革命先驱可是在这里打响了起义的第一枪。得意于此,昌南大学也不平凡,是国家划分的211工程重点大学!陈武进入大学以后,经过四年的韬光养晦,已经逐渐的走向成熟。

  自从毕业以后,已经过了一个月了,陈武为了防止学校赶人在外面租了一间20平米的小房间,放了一张床,一个电脑桌之后,就再也放不下其他东西,显得比较狭小,就这还花了我们陈大爷400大洋啊!当初租下这个房子的时候他的心里在滴血啊,毕竟父母一个月只给他700块钱生活费,更何况他现在毕业了也不想再伸手向父母要钱了,但是社会所迫,人走茶凉啊,一毕业学校就要赶人了。因此在这一个月以来,陈武只能过着紧巴巴的日子,每天都吃泡面跟馒头。再说,这一个月中,陈武每天都在58同城上面找招聘信息,忙着投简历、面试之类的,也没空管吃的怎么样。可是命运女神似乎跟他开了个玩笑,他一个月辛苦的努力并没有换来一丝一毫的好消息。要么是投过去的简历石沉大海,没有任何消息;要么是面试的时候,面试官让他回去等消息,然后就没有然后。这样的情况让陈武有些愕然,想他一个堂堂211工程大学毕业的人才居然找不到工作,虽然他学的是比较冷门的专业――农业种植技术,但也不至于找不到工作吧?其实,这还真怪他选的专业,那个公司敢用这个专业的人,它又不是种植专业户。没办法,陈武只能继续光撒网,希望能捕到鱼了。在他给几家刚打出招聘信息的公司投过简历之后,他就去睡觉了,夜已经深了呢!睡着之前,陈武脑袋里想着也许明天可以去人才招聘市场看一下,或许能有收获呢?

  转眼,天亮了,陈武翻身关掉响个不停的闹钟,一如既往的起床刷牙洗脸。完事之后,在楼下买了2块钱馒头,就到公交站台,等220公交车了。没过一会,220就来了,也许是现在各个大学都放假了吧,今天的220不是很挤,像往常这个时候人根本就挤不进去啊!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之后,陈武终于来到了昌南人才招聘市场。

  陈武进来以后才发现,人不是一般的多啊,就跟平时大学没放假之前挤公交一样。看到这种情况,陈武也只能微微苦笑了,没办法生活所迫嘛都可以理解。随后,陈武也加入了这批求职大军当中。在经过一番艰苦的奋斗之后,陈武成功把自己手中的简历送出去了。但是,人家一看他是农业种植技术专业的就表示他们要招的不是这种类型的人,对此陈武虽然知道这在情理之中,也是不免有阵黯然。陈武默默的走出人才招聘市场,心里不免想到,难道这天下之大竟没有我工作的地方?就这时,他口袋里的诺基亚手机响起了熟悉的铃声。从口袋掏出来,看到是母亲的来电,不禁有些走神,好像也有好长时间没有打电话回家过了。继续想着的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按下了接听键。“儿子,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呀”,“哦,妈,我刚刚在工作呢,忙着做事没看到呢”,“臭小子,你忽悠你老妈呢?当我是傻瓜呀,我都问了你同学了,他们都说你还没有找到工作”,陈武心里想:tmd谁说的,不要让我知道,否则哼哼。但嘴上可不能闲着,“哎哟,妈,你怎么能掲我老底呢?好歹给你儿子留点自尊心啊”,“好了,乖儿子,也不要提什么自尊心不自尊心的啦,在外面找工作累吧”,“妈,不累,我都这么大了,该为家里分担了”,“儿子,妈知道你懂事,你的工作等过段时间再找,好吗?妈想你了,你都好长好长没有回过家了”听着母亲那温和的声音,陈武的眼睛似乎有东西要掉出来,他明白,那是母亲给他的台阶下,让他回去,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他插了插即将掉出的眼泪,说到:“妈,你放心,我明天就回去,让你好好看看!”,“好嘞,那我明天去车站接你哈”,“妈,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好的,那你小心点”。其实,他只是想回去散散心,毕竟这一个月来没找到工作的确是很心烦,再者,他真的是好久没有回过家了,映像中好像有一年多了吧。

  第二天,陈武买了回家的火车票,他的家在赣州市银川县,也在西江省,不过离昌南有点远,要坐六个小时的火车才能抵达银川县,接着再坐两个小时的班车才能到他家所在的镇――凤岭镇,还要步行一半个小时或骑车半个多小时才能到家。他买的是上午九点的火车票,到达银川的时候已经到下午三点钟了,他一出火车站就看到了拿着可乐现在外面的母亲,顿时眼眶就红了,飞奔过去,埋怨道:“妈,不是叫您不要来接我嘛!”,陈母递过可乐说:“这不是怕你坐车累到嘛,给你买了瓶汽水,其实我也是刚到。”陈武知道,母亲肯定不是刚到,看到额头上的汗就就知道是在火车站外面站了很久了,但他也不揭穿。接过可乐,搀扶着母亲说:“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回家吧”,“唉呀,我都忘了,瞧我这记性,走,回家,在不回家等下错过了最后一班车”,说着,母子两朝不远处的汽车站走去。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父亲在田里工作还没有家,妹妹已经放学在家了,正在做作业。(忘记说了,陈母共有两个孩子,大的是陈武,陈武还有个妹妹叫陈婷,刚升入高三)抬头看见陈武回家了,立刻把作业放下,跑过来开心的叫道:“哥,你回来啦!”,陈武宠溺的摸了摸小妹的头说:“是啊,回家来看看你”,“哥,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你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听到这句话,陈武有点不自然了。恰好这时陈母进来也听到了这句话,骂道:“怎么跟你哥说话呢?没大没小!”,陈婷委屈的转身就去做作业了。陈武见到这,道:“妈,你也别骂小妹了,的确是我不好嘛,我肚子饿了,快去做饭啦”,“你呀,就老替她开脱”陈母笑着走进了厨房。这时,陈父也回家了,放下家伙,一脸喜悦道:“小武回来了”,“嗯,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接下来,父子三个有说有笑,好不热闹。不一会,陈母端着一个菜碗过来,说:“瞧你们父子三个,聊着聊着都不吃饭呀”,“是是,先吃饭”……

  饭后,陈武说要出去走一走,散散心,陈母想说些什么却被陈父拦着,说到:“去吧,早点回来”,陈武出去后,陈母怒骂道:“你不管儿子呀”,“谁说不管了,只是有些事让他一个人静静也好”说完叹了一口气。

  陈武出来后,回家的喜悦也渐渐的冲淡了不少,思考着找不到工作可怎么办呀,难道以后真要爹妈养着吗?就这样,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村头土地庙处。看着有些破烂的土地庙,陈武心想去拜一拜吧,虽然他是一个大学生,但因为从小在农村长大,对鬼神之说多多少少有点耳濡目染,因此既不否定,但是也不肯定,毕竟这世界未知的事情太多了,不是吗?就在陈武向土地庙走过去的时候,因为天黑他并没有在他前面不远处的一块突起的石头,结果已经可以遇见。不错,他不小心绊倒了,身子向前倾倒,头撞到了土地爷的神像上面,脑海中只来的急闪过一句话:真是人倒霉了,喝口凉水都塞牙!便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