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9:45:1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逆时空的微笑
  4. 第二章 守护

第二章 守护

更新于:2018-03-17 21:59:39 字数:2666

字体: 字号:
  我通过电脑学到了这个世界大半的知识,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电脑让我大开眼界。

  王核虎回来了,边脱鞋子边对我说道:“我叫局里的朋友查了下你的资料,根据你提供的姓名和年龄,根本没有你这个人。”

  我停下了拨动键盘的手,继续听他说。

  “或许你真的住在逆时空,从赌场你被他们打的时候,我就有点奇怪了,你身上除了衣服撕坏了之外,其他地方一点受伤的痕迹都没有。”

  “你们世界的人伤不了我,至少我这样认为。”我打断了他的话。“我跨越了永恒之门到了这里。”我起身,面对着他。虽然我很爱笑,但现在这种情况笑是不应该的。“从你的电脑里,我学到许多东西,可以概括为所有。也可以说这些是你给我的,我应该对你说声谢谢。”

  “那我知道了真相,是不是要杀我灭口?”

  我感受到了王核虎的敌意,学着电脑里犯人的姿势举起双手:“我说过了,这个世界的人伤不了我,包括你。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毁灭,我没有任何敌意,只是想把逆时空最后的光明带给这个世界!”

  “我们的世界不需要你们的光明,不需要你们的施舍,我们过的很好,这是个没有怨言,没有哭泣的世界,只有你来了,我们才会恐惧和害怕!”王核虎向我咆哮着,放在口袋的手枪被掏了出来指向我。

  我将能量注入到电脑里,一幕幕影像放映了出来。一个小孩在人贩子的车里哭泣着;一个见义勇为的男生为救别人被劫匪杀死;一个面熟的中年男子叫人殴打审问室的人,打算严刑逼供,那个中年男子就是王核虎的局长。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这就是你所说的?过的很好?没有哭泣?”

  王核虎颤抖着,尽管眼睛发红,可还是没有让眼泪流出来。举着的枪也放下了

  我递给他一个被光包裹着的圆团:“我该走了,在拥有那些知识前,我迷茫着,不知道怎么保护别人的笑容,现在我该做点什么了,哪里有人哭泣,我就会出现在哪里。这个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以后,你会用上它的。”我慢慢变得模糊,王核虎想用手抓住我,可他的手穿过了我的身体,我露出了刚见面的那个笑容。

  发光的圆团开始变淡,白色变得透明,最后化作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的水晶石。上面写着:送我的朋友,王核虎。

  我并没走多远,而是在离王核虎家几百米外的小山头上。那里能够使我更方便地观察伯乐县的情况。

  我与生俱来的天赋与力量是我最大的倚仗,我要用我的力量去做该做的事。这个世界可以更美好,只是多了一些害虫,他们迫害者着这些美丽的人。父亲说过,笑容是可以用双手来守护的。就让我来用自己的双手除掉那些害虫来守护这里的笑容吧!

  我仿佛听到了哭泣声。

  一间地下室充斥着麻将、赌博机、扑克牌的声音。很显然,这里是一个地下赌场,大家都在尽兴的玩乐,他们渴望在这里一夜暴富,但更多的是倾家荡产。也有人留下点东西在这里,等着处理。

  “军哥,我真的没钱,你饶了我们家吧。”一个瘦老头跪抱着一个小胖子,那大概就是他所说的军哥吧。

  “你儿子在这里输了几百万,他没钱,我不找你找谁?你没有,我找谁?去土里找你爸?耍我吗?”军哥抽了口烟,说话时还不忘抖抖脖子上的金项链。

  瘦老头顿时哭出声来:“军哥啊,我就一农民,一个月有个几百块就不错了,你一下子来个几百万,这不是要我命吗?军哥啊,你放过我们家吧!求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说完,那老头还真的磕了下去。军哥笑道:“你磕几个头就值几百万?要是欠我钱的都像你一样,老子的钱岂不是全都打水漂了?告诉你,你没有,我就找你儿子要,你们跑不了的。”

  瘦老头又磕了一个头后起来了:“那军哥,我没钱,你找我儿子要去吧,我可以走了不?”

  军哥拍拍那老头的背,道:“刚刚那几个头磕的我心里高兴,你不是喜欢磕头吗?你把头留这里吧,我也好通知你儿子不是?”

  老头一听,身体一软,倒了下去,眼泪止不住的留,一直叫着军哥饶命。“你们两个,还不动手?”军哥指了指身后的两个随从。

  那两个随从,不停地扳动着手腕关节处,在老头眼里,犹如死神一般,正要大叫。

  那两个随从头上的天花板瞬间崩塌,碎石“哗啦啦”像雨一样撒落,将他们砸晕。周围的赌徒见状,都纷纷逃离这里,他们知道,待会这里会出事,呆在这里可能还会引火烧身。

  “我最讨厌欺负老弱病残的人了。”我拍拍身上的泥土,开始在上面一拳轰下来用力过度,自己也掉下来了。

  军哥大声叫道:“全部人给我上,把他给我砍了!”

  虽然是地下赌场,但保镖还是有二十几个的,他们手里拿着不一样的武器,有的是钢管,有的是木板凳,有的是砍刀和小刀。我转身对着那老头道:“大爷,别怕,你赶紧走,待会可能会把你误伤了。”

  “......呃......”那老头好像受惊过度,眼神呆滞,我急忙把他扔到上面去。

  军哥看到这一幕,心想:“好大的力气,这家伙还是人吗?”

  我随手捡了一块木板,来一个我砸一个,砸的都是脑袋。二十几个人我还是防守不过来,也有几个人拿着刀子向我捅来,我没躲避。刀子碰到我身体时都扭曲了。我抢过来一根钢管,用脚猛的跺了可一下地面,周围人全都倒下了。我施展开了重力,二十几个人趴在地上起来不了。我缓缓地走向军哥:“你叫什么名字。”

  军哥裤子全打湿了,看这阵势,绝对是尿裤子了。

  “英雄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发誓啊。”

  我抓住他的衣领,一下子把他提了起来:“我是问你叫什么名字!”

  军哥痛苦的说道:“我叫......钱......军许......饶命啊,英......雄。”

  我对着他微笑道:“我记住你的名字了,钱军许,下辈子不要做害虫。”我将钢管插入了他的心脏。

  周围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想的都是:太残忍了吧。

  我转过身,看着这二十几个人,解除了重力,问道:“今天的事,你们会说出去吗?”

  他们迅速的摇摇头,没有一个是慢吞吞的。

  “很好,你们走吧。”他们都疯狂的离开这里,可是。“在我眼中,只有死人才会保密。”这一刻,我再一次宣布了他们的死亡,他们纷纷被无形的力量摁倒在地,我施展开了最大的重力。骨头碎裂的声音在这个房间回响。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嗜杀了?

  我跳到了上面来,正打算离开,被人叫住。

  “小兄弟,你没事吧”是那个老头,我送走他后,他还没走,难道一直在等我?

  “我没事,大爷,你赶快回家,这么晚了,不安全的。”

  “小兄弟,谢谢你啦,要不是你,我这个老骨头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他的眼中蕴涵着浓浓的感激之情。

  最终,我把老大爷送回了家。我再次回到了小山头,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个世界杀人,心里丝毫没有愧疚感,反而觉得这是他们的宿命一般。

  “这身行头迟早会暴露我的身份,还是低调点好,或许,我该好好打扮一下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