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7:36:4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湖畔的塔纳托斯
  4. 第二章:沦落的新仆

第二章:沦落的新仆

更新于:2018-03-15 20:14:42 字数:1597

字体: 字号:
  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

  贵族被推翻,人民举起高高飘扬的义旗——他们在遭受着苦难,他们要他们的领袖为此负责!人们呐喊着,将他们的皇帝送上断头台。整片欧洲大陆都战栗了,路易十六的臣子将自己关进书房,巴黎的贵妇人忍受着羞辱与恐惧。而拿破仑党分子们在群众间穿梭者,这一切昭示着,波旁王朝的覆灭,而拿破仑·波拿巴的帝国才刚刚开始。

  巴黎郊外的小路上,一辆破旧的农用马车乘着暮色疾驰着,而在不远处的村庄中,认为已获得自由的农民们,正欢庆着无能统治者的死亡。

  车中的男孩,正是那些人们口中“统治人民的牲口”的后裔。

  皇帝的血已染上了尘灰,而那过去的繁华也无可挽回的逝去了。

  “那个科西嘉的矮子「此指拿破仑」!”男孩提尔西利亚攥紧了拳头,骨节“啪”的一声脆响,苍白纤嫩的皮肤浮现出红白交替的色泽,那色彩也仿佛在宣泄着满腔的愤慨。男孩的泪滚滚而下,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沉闷的呜咽。

  “那些穿着礼服的恶魔!”

  马车咣咣铛铛地越过杂草丛生的道路,一路颠簸。男孩默不作声地抹去了长长睫毛上的泪珠,一双明亮的茶色双瞳灼着仇恨的火光,这些炽烈的感情配上他微卷的短发,显得很是疯狂。而紧紧抿起的唇线却预示着他未来的才能。他冷静而敏捷的头脑将为他开辟的未来。

  身旁的教士将孩子的头按入怀中,拍打着他的肩膀。

  这父亲一般的温暖并没有能安慰那颗受伤的童心,此时此刻,一切的草木、景色,一切的言语安慰,无不对他重复着:

  “提尔西利亚,你已是一个孤儿了”

  天色微白,车轮碾过夏末松软的土壤,马蹄虫鸣声都渐渐归于晨喧,一路载着波旁王朝未来的希望,通向天明。

  圣彼得大教堂的门窗紧闭着,唯有光线透过彩色的琉璃逃逸。鸟儿也远离这所谓的圣洁之地,周遭的花懒于晨妆,梵蒂冈的美丽仍在沉眠中。

  教皇维图里沃走到窗前,深沉的眸子透过琉璃瓦上刻板的宗教图画,望向西斯廷教堂的方向。两年前,在那里,上帝为他披上了光荣的战衣,为上帝,他可以奉献生命。身边的两位红衣主教,正静静地等待着。

  ——

  “帕特罗涅,人死后,生命真的属于上帝么?”提尔西利亚若有所思的吃着粗粮餐包,餐桌上没有一个人不为他的变化而感到吃惊和诡异。按理说,一个11岁的孩子,在巴黎富丽堂皇的宫殿,浮华奢靡的脂粉丛中长大,忽然经历朝代的变故,被迫离开故乡,寄人篱下,原不该是这样——这样正常。

  “啊——呃,是的···为什么问我这个?”

  男孩眼中闪过丝丝的失望

  “我认为生命是属于死神的,你知道,生命归于死亡。”

  “快走吧,去见教皇殿下。”帕特罗涅郁闷的放下杯子,喝不下去了···

  “教皇殿下,让你久等了。”、

  教皇正襟危坐在高处的圣椅上,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下面正在屈膝行礼的小男孩。

  “我的孩子,过来,过来这边。”苍老庄严的声音似乎隐隐敲动了钟摆,命令由上至下,传到男孩的耳中。他忽地抬起头,打量着这个高高在上的人。

  “他也只是个人罢了”男孩想。

  内阁主教波塞提推了推提尔西利亚,让他向前。然而圣椅上的教皇却迈着高贵的步子走下来,携着男孩的手。

  “不需要了”他微笑着,“聪明的好孩子,想必你想明白了。”

  提尔西利亚伏下身,亲吻着圣父的脚面。他头低着,谁也没看到他眼里急速闪过的一丝犹豫。

  “···是的。”

  接下来的两天,好似过了大半个世纪。提尔西利亚对着镜子将自己卷曲的褐发用火烫的钳子拉直,这被无数巴黎时尚的太太小姐妹绕在指间,揉在手心里赞叹的头发现在还有什么意义呢?这时的巴黎,已被那个科西嘉矮子烙上了印章啊!

  男孩的拳头猛地击向床板,烛光忽的一闪

  “你等着,家父的仇,终要用你的命来偿还!”「To—be—continued``」『The-ways-of—Death』

  ----------题外话----------------

  政治什么的果然最无聊了

  提尔西利亚亲的出场才是重点亲们如果对政治不感兴趣就无视吧看后面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