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44:0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转让女友
  4. 第一章 校花的电话

第一章 校花的电话

更新于:2009-01-19 14:30:20 字数:3069

字体: 字号:
  丁飞是在宿舍熄灯前五分钟接到舒雅电话的。

  丁飞他们刚刚在一天一度的宿舍CS对抗赛中险胜了隔壁306室,终于将这个月的总比分扳成了五比五,本来想赶紧去厕所冲个凉,回来趁着好心情美美的睡上一觉呢,就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丁飞接起电话,里面一个娇媚的声音传了过来:“麻烦找一下丁飞。”

  “找我干嘛?”丁飞听出了是舒雅。

  “我明天下午四点的火车,去车站接我。”一下子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话筒里已经明显不是刚才那个甜甜的声音了。

  “哦”丁飞无奈的应道,“那买明天几点的车票去青州?”

  “你看着办就行,我挂了。”舒雅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靠!又不是我招惹你了,干什么对我这个态度,不过丁飞也只能在心里抱怨了。

  舒雅,丁飞高中时学校的校花,但是和丁飞没有关系。当然,也不能说一点关系没有,准确地说,她是丁飞高中时的同桌兼老大葛耀的女朋友。说起这个事,丁飞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的。舒雅,校花,人长得漂亮不说,学习又好,基本上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前三的人物,老师同学都围着她转。葛耀呢,篮球体育生,喝酒抽烟,逃课打架,几乎是家常便饭,学习一塌糊涂,唯一的希望就是靠专业混上个二流大学的体育特长生。除了一起练体育的那些,就是班里学习成绩倒着数的那几个同和他混在一起,而丁飞则是葛耀朋友里面唯一的学习不错的好学生。

  其实丁飞开始的时候也像其他同学一样,对葛耀这样的人一向是敬而远之,两个人也没什么交往。直到高二下学期,葛耀原来的同桌和葛耀因为点矛盾打了一架,两个人没法再处,只能要求老师给调位置,老师找了好几个同学,可是不管怎么做工作也没有一个愿意的,最后找到了丁飞。老师几乎是带着恳求的语气跟他说的,丁飞觉得老师也挺不容易,平时对自己挺照顾的,再者自己脾气也好,一般很少和人红脸闹别扭什么的,葛耀在教室的大部分时间就是睡觉,应该不至于有太大问题,于是就答应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丁飞发现葛耀其实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坏,他很讲意气,从来不恃强凌弱,也不主动的惹事,更不会像有些城市里的同学那样看不起自己。而葛耀也觉得丁飞不像那些同学那样介意自己是个体育生,对自己很真诚,用葛耀的话说就是丁飞这小子没那么多吊事,于是两个人竟然慢慢地成为了好朋友。

  由于丁飞他们和舒雅并不是一个班,只是偶尔在跟葛耀出去玩的时候会碰到舒雅,所以丁飞和舒雅那时并不算熟。丁飞也只是隐约知道葛耀和舒雅家是世交,两人从小就经常在一起玩,幼儿园一直到高中都在一个学校,上学放学都是葛耀送舒雅,不过也仅此而已,具体两个人怎么好上的,葛耀一直都不告诉他。

  高中毕业后,舒雅如愿的考上了北京的一所知名大学,丁飞呢,也发挥得不错,去了省城泉市的S大,也是全国的重点大学。至于葛耀,在家里的帮助下上了一所二流学校的经管系,当然是作为体育特长生。这也算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可是没想到就在开学前的几天出了变故。

  丁飞的家在一个小山村,高中的时候一直住校,放假了就回家,或者帮家里干干农活,或者打点零工。而这个暑假期间丁飞一直镇上的小窑厂里烧砖,筹取上大学的学费,根本没有时间去城里找同学们玩。葛耀呢,则度过了一个最为轻松快乐的暑假。直到开学前几天,葛耀叫了几个同学朋友的出去喝酒,算是告别,听说那晚舒雅也去了。喝着喝着不知道因为什么,在饭店里和一伙混混打了起来,葛耀当时已经喝得有点多了,抄起酒瓶就朝那边领头的小子脑袋砸过去,也不知是葛耀手太重还是那小子太不经打,反正最严重的事发生了,那小子竟然挂了!

  这么一来,葛耀别说上不了大学了,还要面对牢狱之灾甚至更重的惩处。本来葛耀家在这个城市也算是有点势力的,就想通过关系给定个过失杀人罪,多赔点钱,少坐几年牢,孩子出来了也就二十来岁,还有希望。可是没想到对方也不是一般人家,而且那小子还是家里的三代独苗,这下事情就不好办了。对方放出了狠话,一定要告葛耀故意杀人,弄不死也得判个无期,给儿子抵命。最后这案子拖了一年多,两方家里都使了全部力气,可谁也没能如愿。去年秋天,也就是丁飞他们上了大二的时候,法院终于开庭审判,定了葛耀故意伤害罪,20年徒刑。对葛耀来说这虽然不是最坏的结局,也算不上好,20年徒刑,就是在里面表现得再好,到时候再找人给减减刑,那最少也得在里面呆上12年,等出来也30多了,最好的时光都要在牢狱中度过。

  法院判决后,葛耀就被送到青州的六九农场服刑,劳动改造去了。丁飞得到消息后,找了个周末便去看望他,终于时隔一年多后又见到了葛耀。那次见面,说来竟然是很男人的会面,两个人谁也没有哭哭啼啼,甚至连一点悲伤的气氛都没有,葛耀还是像以前一样开着粗俗的玩笑。问丁飞大学里是不是交了女朋友了,丁飞说没钱也没时间,其实他当时真的刚交了同校的一个女生,网上聊天认识的。丁飞不想刺激葛耀,他也不知道自己交女朋友会不会刺激葛耀,但是他就是不愿意说。临走的时候,丁飞说,我会常来看你的。

  农场每个月可以去探望一次,后来舒雅也知道了,就隔两三个月来一趟,先到泉市找丁飞,住上一晚,第二天一起去农场看葛耀。所以这段时间来,丁飞和舒雅很快的熟悉了起来,原来丁飞一直以为舒雅是个很高傲的女孩,慢慢的才发现,舒雅和一般的小女孩并没有什么不同,爱跳爱闹、爱吃零食、爱逛街、爱哭、爱幻想。。。丁飞这才知道,校花原来也是普通人啊。

  有时丁飞就会拿舒雅和自己的女朋友比较。

  丁飞的女朋友叫徐小珊,确切地说应该是前女友,因为五一节那天他们分手了。徐小珊和舒雅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徐小珊长的也算漂亮,瓜子脸,皮肤很白,身材也不错,总之和她走在大街上绝不会让你感觉到丢面子。如果说舒雅是一个大家闺秀,徐小珊绝对算得上小家碧玉。

  分手之前的这段时间,徐小珊和舒雅两个人并没有见过面,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每次陪舒雅去看葛耀,丁飞都告诉徐小珊是自己一个人去,而她也从来没有要求陪丁飞去过。其实丁飞并不是想要骗她,只是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徐小珊家就在泉市本地,平时虽然也在学校住校,可到了周末就回家陪父母,或者和高中的同学朋友们去玩。丁飞从来没有跟她的朋友出去玩过,他们喜欢K歌、跳舞,而这方面丁飞是个保守甚至木讷的人。两个人也就是一起吃饭,上晚自习,偶尔出去逛逛街,感觉并不像其他热恋的男女那样的如胶似漆,所以除了丁飞宿舍的几个同学,并没有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

  分手是徐小珊提出来的,至于分手的原因,徐小珊没有说,丁飞也就没问。两个人之间丁飞似乎一直是被动的,一开始的时候丁飞只是把她当作一个挺谈得来的网友,有时候也相约出去走走,直到有一天晚上在护城河边的花园里,徐小珊第一次拉了他的手,说在我们在一起吧,就在一起了;现在呢,徐小珊说分手吧,就分了。但是这并不代表分手后丁飞就不难过,就没有在夜里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过,因为这毕竟是丁飞的初恋,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恋爱。是徐小珊给了他这段永远不会忘记的经历,是徐小珊让他从一个男孩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丁飞甚至以为他们会一直走下去,会和她结婚、生孩子,一起慢慢变老。可是,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都只能成为一个永远也不会实现的梦想。分手后的几天里,丁飞就如同梦游一般,整天不知道干什么,他已经习惯了有徐小珊的生活,想想以后的日子,不再有人陪伴,自己总是一个人,吃饭,上自习,一个人走在校园里,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这感觉就像吴奇隆的那首歌唱得那样:

  孤孤单单一个人

  走在丽影双双的街头

  忘了我在找什么

  等待明天还是往回走

  总是在失去以后

  才想再拥有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