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23:52:3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与黑暗同在
  4. 第一章 黑暗组织

第一章 黑暗组织

更新于:2017-03-07 07:18:58 字数:3174

字体: 字号:
  文彬在黑暗中被人摇醒“文彬,文彬,怎么样了……”

  文彬勉强用左手支撑着地面,右手捂着腹部坐了起来。“没事,还可以坚持,还剩几个人?”

  摇醒的文彬人叫柳拓,是一起行动的伙伴:“还剩四个,你在这等我。剩下的归我了。”说着,柳拓站起身,准备好手枪的子弹,揣在怀里,冲出了地下室的,并将铁门重重地关上。

  文彬中了枪,无法动弹。所以只能在这里等待柳拓回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地下室的铁门依旧是柳拓走后的样子,没有丝毫的移动。周围是一片寂静,甚至连自己的汗珠掉落在地文彬都能清楚地听见。由于失血过多,文彬倚在角落里,虚弱地喘着气,目光注视着铁门,心中默默祈祷。他知道,自己已经伤成这样,仅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逃脱的……

  另一方面,柳拓从地下室出来后,上了二楼,他知道仅凭自己的力量,对付四个,实在是困难。好在这四个人并不是在一起的,可以各个击破。

  柳拓从二楼向下望去,搜寻着敌人的身影,终于,他发现了第一个目标。他纵身一跃,跳到了楼下的桌子上。由于自己出色的弹跳能力,他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取出藏在皮靴里的匕首,冲上前去。为了避免发出太大的声响,他用手捂住敌人的嘴,挥舞着匕首在他的脖子上一划,鲜红的血瞬间喷涌出来,不到三秒钟,敌人就不动了。这只是第一个。

  柳拓借势向上望去,他发现了剩下的三个人,一个来到了二楼,另外两个还在三楼。

  几步小跑,他跳上了桌子,一个空翻,到了二楼。

  他静悄悄的来到二号敌人身后,又以飞快的速度冲上前去,用同样的招数,左手扼住他的下巴,右手挥舞着匕首向他的脖子划去。“滴嗒,嘀嗒……”,血滴掉落。

  动作干净利落,可以说没有给敌人任何还击的余力,也没有让他死去的太痛苦。

  奇怪,这个敌人怎么这么容易就解决掉了?

  柳拓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警觉的用余光向右边走廊扫去。走廊那边慢慢浮现出两个黑色的影子。他倒吸一口凉气,向后退了几步。在后退的过程中,他向刚刚死去的敌人看了一眼。天哪,他的腹部竟然插着一把刀。

  原来这个人早就被杀了,由于这座废弃古堡里实在是太过黑暗,柳拓竟然没有发现这把刀,而掉入了敌人的陷阱里。敌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逃,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可恶,他们竟然牺牲自己的伙伴!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可稀奇的。如此可怕的境地,人性的恐怖与丑陋尽显无遗。比起他人的性命,谁都会以自己的性命为首要,而牺牲他人的性命。

  没有多久,三个黑衣人距离刘拓已经不到十米。

  柳拓从衣服里取出准备好的手枪。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们的距离不到五米。

  柳拓举起手枪,指向左边那个,猛地扣下扳机。由于古堡实在太大,手枪发出的声音由于回声扩大了数倍,乃至藏在地下室里的文彬都听见了。

  接着,柳拓又连续发了三枪,可竟都被敌人诡异地躲掉了。不过这也尽在柳拓意料之中,像他们这样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杀手,速度绝对比子弹还要快。

  柳拓向后直退几米,将手枪丢在一旁,从皮靴里又取出一把匕首,做好准备后,他冲了上去……

  开始的两刀,竟都被躲掉了。自己反而被其中一个险些击中,怎么办?要解决剩下的两个对自己来说太困难了。但是自己已经没有余地退缩了,只要一个不小心,死的就将是自己。何况自己的伙伴还在地下室等着自己。

  柳拓将手中的匕首调整一下位置,再次进入战斗。这次是那两个人先攻上来。

  其中一个先是一个空翻,再一记飞踢扑面而来。柳拓凭借着矫捷的身手躲开了攻击。可竟忘记了自己背面还有一个人。柳拓清楚的听见身后传来金属的声音,猛地转身,一脚将敌人手中的沙漠之鹰踢飞,重重地摔在墙上。

  接着,那人又从袖子里抖出数根铁针,针头是黑色的,很明显,有毒!只见那人将手一甩,一手的铁针向自己飞来。柳拓则仍是从容不迫,单手撑地旋转360度,再向后一翻。他轻易的躲开了所有的攻击。借势从口袋中取出一根细针,这针并没有毒,是柳拓在地下室捡到的一根铁丝。他向前一倾双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同时将铁丝深深的插入。随着柳拓的手收回,那人倒下。第三个,结束。

  就在他刚刚舒一口气时,他感觉后脑突然撞到了什么……

  是抢!只顾躲避铁针和对付刚才那个人,竟忘了还有一个活着的敌人。

  那个人用手枪抵着自己的后脑,柳拓不敢轻举妄动,头脑飞速的转着:“怎么办?难道就要在这里结束了么?眼看就要成功,怎么可能……”

  “嘭……”

  厚重而可怕的枪声在古堡中回荡。“就这么完了么?”可是自己分明一点事也没有啊。柳拓伸出手,放在眼前。自己还可以看到东西啊。

  柳拓缓慢地转过头来,他发现是文彬拿着手枪倚在角落。而自己脚下则是最后一个敌人的尸体。是文彬在最后关头救了自己的命……

  柳拓高兴得几乎跳起来,他冲向文彬,深深的拥抱了他:“文彬哥,我没死!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你我就没命了。”刚刚沉着冷静的柳拓瞬间变得像小孩子一样。

  文彬则虚弱地说:“你这小子,就这么对待自己的恩人啊?”

  柳拓随即意识到文彬身上的枪伤,立即松开了手,扶着文彬说:“我这就联系组织,我们马上回去。”

  ……

  大约十分钟左右,他们来到古堡的庭院。天已经快亮了,天东边的云彩遮着挡着,却怎么也挡不住黎明的光辉。又过了大约十分钟,天空中响起“隆隆”的声音,直升机到了。

  “太好了……”由于失血过多,说完这几个字,文彬就晕了过去。

  ……

  文彬觉得睁开眼睛,突然觉得十分刺眼。过了大约一分钟,他才发现自己原来躺在手术台上,四肢被固定,难道……

  组织里从来没有止疼药和麻醉剂的,可以说是对于任务中受伤的惩罚吧。所有受伤的人即使是要截肢,也得忍着。

  强烈的集中灯光照在文彬的脸上,显得他更加虚弱。除了喘息,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静静的等待惩罚的来临。

  “嘶……”文彬的衣服被撕开,一个身穿白衣的人不停的用酒精棉擦着伤口周围,丝丝的痛楚开始蔓延。白衣人冷冷的来上一句;“我要开始了。”……

  话停刀落,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从文彬的腹部蔓延开来,直至全身。

  他极力忍耐着痛,甚至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他的汗像雨水一样,密密麻麻的分布在额头上,甚至头发都湿透了,一滴一滴的滴着水。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任凭手术刀无情地割着自己。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只能静静的承受。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子弹被取出来了……

  由于文彬的合作,手术仅仅进行了二十分钟。可这二十分钟,对于文彬来说就像二十年一样漫长,一样痛苦。

  这是组织里专门的医院,所以不用支付任何费用。技术也比外面的医院好得多,医疗设备也是从国外引进的最新的。所以组织里的人在任务中只要不死,回组织就都会被医治好。

  这个神秘的组织在这个圈子里叫做帝国,是整个圈子里最大、最强的杀手组织。这个组织里有一百多位成员,全部都是这一行业里的精英。而这个“帝国”之所以有这么强的经济实力,全部都是这些成员的努力。“帝国”向外接下暗杀的业务,然后委派给成员们,让他们去执行暗杀任务,每次任务最多有五位成员执行,而执行人员的多少取决于任务的难易程度。当然,被暗杀的人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知道消息后便会找其他的组织保护自己。有的也会雇佣其他组织为被暗杀的人复仇。所以这个圈子就是一个冤冤相报、黑暗、罪恶的恐怖漩涡。这个组织的制度也是相当残酷的,类似于禁用麻醉剂这类惩罚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每位成员再加入组织的同时都会签下契约:凭借出色的业绩,升职成为五级的杀手后,便可以选择退出组织。当然,这是一个漫长、恐怖和痛苦的过程。

  不过,加入这个“帝国”也有相当丰厚的待遇,高超的医疗技术只是其一,除此之外,每位成员执行任务后都会拿到相当丰厚的酬劳,仅仅一次的酬劳就够成员享用三到五年。所以成员们加入“帝国”以后,基本上就不用担心生存问题。另外,这个组织也有非常强悍的防御系统,其它组织根本就不可能找到组织的所在,就更不用提警方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