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1:49:1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无耻海贼
  4. 第三章 拍马屁

第三章 拍马屁

更新于:2016-10-06 12:24:03 字数:3293

字体: 字号:
  第三章拍马屁

  想暗算我门都没有,连窗我都要堵起,好说歹说在国中的时候我也是在校里棒球队当过三年种子投手,还得过一届全市青年散打季军,难道我这些经历都要告诉你吗?看着那红物迎面而来我申手就是一刀(手刀),风吹落叶便把它斩于床单上。凑近去看看原来是包红色包装卫生巾。吓死哥了,还以为是带血的姨妈纸,细想一下也不可能啊,昨晚都没见来,唉!管她呢人都走了睡觉睡醒再说。

  看着乱成一团的被单真让我抓狂,我是个爱整洁的人,在我重新铺被单的时候发现被单的一处褶皱的地方有处红色的痕迹,不应该说是血迹应为已经变成暗红色,我脑子一下转不过来难道昨晚她还是处女?不会的处女那有那么随便还要收钱,再说这鬼台南想找个处女比找个处男还难,可是她走路的姿势不是新****的那种吗?我好纠结,待我跑出下船找她的时候她已经消失在码头的人流中。我甚至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更别提联系方式,我还赶人家走……

  没人打扰这一觉睡得真舒坦,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迷迷糊糊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了“哈喽,MOTO……”

  我接通了电话没有说话,因为我最愤恨的就是在我熟睡的时候别人打我电话,我正在谋划着如果是卖保险的或者移动公司推销套餐的我就给他来上一阵狂轰乱骂,让他后悔当初选择了这个职业。

  “喂!是乌贼吗?是不是乌贼?”对方很着急的样子。

  “你谁啊?乌贼是你叫的吗”我气不打一处来了,敢叫我乌贼的还能有谁,三年不见来个电话一来就扰我清梦,开口就伤人。此人非马大哈莫属不可。

  “我是雪蛤啊!马大哈啊!马大发,记得吗?和你同穿一条底裤的邻居马大发。”

  “知道,你三年前还欠我300元钱没还,加上通货膨胀和利息现在是369元了,什么时候……”我本想继续胡扯却没想到被他打断了。“现在没时间谈这个,赶紧来救我,东码头h区,记得带上家伙”他匆匆忙忙挂断了电话“啊!什么意思说明白点,几个人啊”我还不清楚怎么回事他已经收线。

  这人真牛简可以上天了,三年不来电一来就让我去干架,这都什么朋友啊!不过对于他我会毫不犹豫义无反顾我们的友谊你们不懂的。我简单的洗了把脸,从船舱里翻出了两条旧棒球棍和几条80cm长的铁棍,船上都需要备点这些东西,一来防盗防贼,二来作业时也会用得到。带上几对纱织手套和一些止血药还有纱布,一路飞奔直指东码头,我这是南码头距离东码头有16km,东码在山脚下规模较小也比较偏,可以说那只能算得上是渡头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码头,平时基本没什么大船到哪里卸货所以流也很少,大多数时候都是走私、打架、野战、偷情的地方因为那里面朝大海背靠青山景色不错风水也可以,反正给我没什么好印象我以前经过几次在隐蔽的地方地上很多针头还有避孕套。

  马大哈祖籍是哪里我没听他说过,只听他说过他爷爷是******夫人宋美龄的贴身侍卫,在内战败北后便跟着******一起“移民”到了台湾,到台湾没几年他爷爷便退役经商,便在台南搞起珍珠养殖场,主要供给蒋家和蒋家的关系户的夫人使用,随着蒋家权利交替。他们家的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关系户不在一直做专供生意,又没有散客生意,在养殖场生死边缘的时候再遇上台风袭击,养殖场损失惨重,还欠下不少外债,直到他十来岁的时候家里的环境才有所改善。

  我骑着毛驴飞奔在新镇街道上,街边的建筑和两旁的绿化树看上去都和7年前一样,唯一有区别的是建筑墙上多些风吹雨打的痕迹,以前的小树已经变成遮阳大树,一间24小时便利店从我眼前一掠而过,还是绿色招牌红色拉闸门--汇仁24小时便利店!

  7年前

  那年是2009年我刚来到台南的第十个月,那天我记得是旁晚夕阳斜挂在竹稍上,我和马大哈国中是同一个学校,我家里没有车对这地方也不熟上学放学都是和大哈一起的,他骑自行车我坐车尾,他比我大两岁16岁我14岁。

  “伍仔坐好啦!马哥带你飞一段”

  “嗯!”我抓紧紧抓住车架生怕摔倒。过了一会也没见车子有加速的迹象反而更慢了,我正想问他怎么了,却见眼光一直盯着一家便利店。汇仁24小时便利店。

  “马哥你口渴了吗?要不你停车我给你去买水”我以为他是想买水便问道。

  “正点啊”他突然冒出这一句让不知道怎么接。

  “正点水吗?好像只有娃哈哈吧,正点可乐吗?”我疑惑的问道。

  “太正点了”他继续说着莫名其妙的话。

  “嗯这门口蛮正的,正对大街。”

  “伍仔,你看见那24小时便利店门路的马子没有”他突然停下车问我奇怪的问题。

  “没有马啊!只有一个姑娘的,不过穿得太少了不怕着凉吗?是我穿这样少衣服早被妈妈骂了”我看了看便利店门口有个姑娘穿着热裤和露齐衫慵懒的斜靠在便利店门口的芒果树下,倒有几分撩人。

  “什么马啊!是马子”

  “什么是马子,是小马吗?没见有啊”我疑惑道

  “唉!你真单纯,你看那马子是不是很正点,********腿子长,美得冒泡,在那里等人骑呢!”大哈一副陶醉的样子根本没有理会我的疑问。我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怎么能把人说成是马子呢。

  过了一阵子他眼睛一亮坏坏的看着我,说道“伍仔,想不想喝珍珠奶茶”

  “想啊!可是我今天只带了20新台币钱不够啊”我对珍珠奶茶本来就很向往但也达不到非喝不可的地步。

  “没事!好兄弟讲义气,只要你敢拍一下那女的屁股我就请你喝”

  “她要是打我怎么办?”

  “怕什么你马哥我可是打拳击的,她要是敢动你我一拳放倒她”大哈拿着拳头在我面前比划了几下。

  “那为什么要拍呢?不拍也去喝啊”我很不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和喝奶茶有什么联系!

  “废话那么多,为了奶茶,我等下骑慢点过去你到她旁边就大力拍她屁股知道了吗?”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只要你敢拍,我请你喝珍珠奶茶再加一杯烧仙草怎么?”

  “好,成交,不过我要两杯烧仙草!”对于烧仙草的诱惑我是完全没有抵抗力,因为里面的花生米葡萄干太好吃了,一杯要35台币这可是我一周的零用钱平时我基本都喝不到。

  “两杯就两杯,你要拍得她尖叫就两杯,不叫就只有一杯珍珠奶茶。”大哈咬牙牙答应道。

  大哈骑着自行车慢慢的晃了过去,距离那个被他称为马子的姑娘越来越近,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我的手心在冒汗,我握紧拳头练习性的比划了几下为了烧仙草不能失手。二十米,十米,我似乎都能问道那姑娘的发发香了是飘游的味道,两米姑娘就在眼再往前我可以味到她身上淡淡的体香味的时候。

  我一申手对准她那穿着热裤的****就是一巴掌,啪!我似乎能感受到臀部的反作用力,弹弹的软软的直接把我的力道完美吸收。马大哈对着姑娘长长的打了个口哨。姑娘没有叫她只是瞪大眼睛愤怒的瞪着我。我心想你倒是叫啊,妈哒我的两杯烧仙草啊,你叫一下我就有两杯烧仙草了,大不了分你一杯,我真的很想下车和她协商一下我的想法,可是时间不等人,车子马上就要过去了,我咬咬牙豁出去了,我抬腿就是往她屁股一脚,这次力度没把握好,直接是把姑娘踹扒在了地上她“啊”的一声哭了起来。我的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怎么就哭了,摔倒爬起来不就得了?我妈妈从小就教我摔到要自己爬起来从来没扶过我,难道你妈妈没教你?不过想到等下有两杯烧仙草喝我的过意不去又过得去了。

  自行车因为我是一脚外力相互作用差点就要摔倒了,见我这么一脚大哈也大吃一惊,好在他人高腿长一下撑住了,急忙蹬蹬的几下屁股冒烟般的开溜了。

  走了一段大哈回头问我“你怎么就踢她了?”

  “因为她没尖叫”

  “有关系吗”

  “有,叫了就两杯烧仙草,不叫就一杯珍珠奶茶”

  大哈对我彻底无语沉默了一下又坏坏的问道“感觉怎么样”

  “什么感觉怎么样,还没喝呢”

  “我是说饿拍她屁股,感觉如何有弹性吗?”

  “嗯,比你的软一点弹一点吧”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便抓了一下他的屁股做对比。没想到他这么敏感身体一阵颤抖,自行车头往边上一歪便一起摔倒了。

  坐在地上他似有所想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又拍了一下,然后再抓了抓陶醉的说“原来我的也那么翘,这么有弹性”

  我两一起哈哈傻笑起来

  远处一小队自行车队正带着蔽日的滚滚黄尘往我们这边驶来。

  非常感谢亲们对本书的关注,立哥会继续努力码出更多更好的情节,只是立哥做的是苦力活工作时间长,回到家基本倒头就睡了,更得慢万望大家谅解。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