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2:52:3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七十九摄氏度
  4. 第一章 流氓还是“流氓”

第一章 流氓还是“流氓”

更新于:2017-07-02 10:16:25 字数:2069

字体: 字号:
  泉省市最南端有个小城,夜晚的小城显得很寂寞。月光悬在空中,看这时候应该是九点左右。

  水华县第二初中。

  “叮叮叮......”随着响亮的铃声响彻整个校园,顿时整个校园一片喧哗声,初中多么从满青春活力啊!学校大门学生们蜂

  拥而至,互相结伴有说有笑的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简晓爱背着她的斜挎包,吹着口哨拐进自己家所住的那条僻静的小路,虽然已经走过无数次,但是今晚的这条路让她有阴森森毛刺刺的感觉......

  简晓爱心里感觉毛毛躁躁的,像是有人跟着自己,她吹着口哨装着悠哉悠哉的样子为自己撞着胆“我就不信邪了,这世上又真没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嘴上虽然念着但还是心虚的回头看了看,却发现周围仍然是一片死寂。

  “各位大神大仙,我简晓爱一不惹事,二不杀生,见到小蚂蚁都要问声好的,别害我啊。”一边说着还一边回头看看,就在这时一双手捂住了她的嘴,只感觉捂住嘴的手很大,很大,并且伴有点古龙水的淡香,这种味道很让我们晓爱同学着迷。

  当简晓爱从迷人的味道重回过神来才感觉到她像是被胁迫了,不过证明了一点,晓爱的感觉很准很准。条件反射的用手肘向后使劲的顶,想要挣脱,但那个神秘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肘。“妈的!完了,真没想到本小姐会遇上这种事情”在心中暗骂一声,简晓爱反抗的跟加强烈,因为她意识到自己惹上了大麻烦。

  此刻神秘人将晓爱拖进一条小巷内,“遭了,他该不会要那啥吧?流氓!还是个有迷人味道的流氓!”晓爱不顾一切的挣扎,但是一点反抗的用处都没有。

  “别动。”是一个男人,声音很有磁性很有特点,是那种只闻其声,便晓其人的声音。

  “放开我!臭流氓!”简晓爱咬牙切齿的说。

  “叫你别动就别动,话怎么那么多!在说话我就向你施暴了。”神秘人在我耳边悄声的说着,声音很冰冷,然晓爱感觉如果真不听话就会被强暴了似的。

  这时候有些脚步声渐渐逼近我们。

  “妈的,应该在附近没错啊,他受伤了,应该跑不远。”

  “四处搜。”

  “是。”

  就在这时,那个神秘人赶紧将晓爱调转,紧紧抱住,把头埋在她的耳边,并且逼近墙角边,就像两个恋人。晓爱懵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和除了老爸的男人亲密接触啊!“完了,完了,我16岁的花季啊!看来都要献给一个尾随我的色狼了,啊,上帝啊,啊,老爸老妈啊,你们来帮帮我啊!!!”心里呐喊着,但已经涨红的脸的晓爱不知所措。

  “这有一对情侣在亲热。”

  “恩,嗯,呜,呜。”我不断发出来的支支吾吾声音,神来了,晓爱心中不断欢呼雀跃,“哼!臭流氓,有人来了,看你怎么办!快!哥们!快啊,制止这个流氓的行迹,不是情侣在亲热,是强暴啊,赤裸裸的强暴啊!!”那些人没有理会晓爱心中的呐喊,只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心凉了下来,“妈的,天妒英才啊!!我要被流氓侮辱了......”

  但是,神秘人松开了手,把她一把推开,“哈哈,这个傻流氓,竟然留个空子给我钻。哼!姑奶奶我走了也不放过你!”晓爱往前上去就是一脚,那个神秘人像是知道晓爱要干嘛似的,竟然挡住了,扶着自己右臂的伤口,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想跑?门都没有!你给我站住!”简晓爱一击未中,在原地蹦跳着喊着。

  “为什么要听你的?又不认识你这丫头。”神秘人无力地回答。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占人便宜还有理了?现在的**犯还真硬气啊!”晓爱一边说一边观察着他的举动,发现这个人有些虚弱无力的拖着脚步走,左手扶着另一边臂膀,好像那有伤口,因为能看见右手正在往下滴着什么液体,并且还夹杂着血的浓浓地腥味,“你受伤了?”晓爱问道。

  “要你管啊?”神秘人不想多言继续无力的向前走。

  “刚刚那些人是来找你的吗?你真的没事吗?流了这么多血不要紧吗?你怎么惹到他们了?”晓爱继续问。

  “如果你在多话小心一下我真把你给强暴了!”神秘人快被小爱问得崩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丫头面前那份冷静快无法保持。

  晓爱听到着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人放出的话,打了个冷颤,转身十步换五步的跑向家去。关上房间门,躺在自己的床上,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和那个神秘的男人吐了吐舌头,“受伤了嘴还这么硬!为什么不多伤点!哼!本小姐善良才会关心你。呸,呸,我说什么呢?你就应该被那些人给捉住好少一个祸害!臭流氓!哎,不想了!不想了!睡觉!臭流氓!臭流氓!......”晓爱越说越小声,到睡着了都还在念着“臭流氓”。她也许不知道,自己永远也忘不掉那迷人的味道,以及那充满磁性的声音。

  不远处的街道上一辆兰博基尼正在最强马力的朝着医院飞驰,那个晓爱口中的臭流氓正坐在车内昏迷不醒,汗水已经和血融合在一起,座椅已经红透了。“燃,开快点,K快不行了。”坐在旁边正用手帕给神秘人擦汗的中年男人说道。

  “我知道,已经是最快的了,福伯,你照顾好K就行了。妈的,我一定要这些地头蛇死无葬身之地!”叫燃的这个少年说完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哎,希望K能坚持住。”车内又如死寂般。

  这个叫K的神秘少年的脸是那般的迷人如同他的声音一样,但是此刻却是如此苍白,他的嘴角却是微微向上扬了扬,他笑了,笑得如此神秘诡异,但没人知道他为什么笑。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