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7:35:2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致命毒医
  4. 第一章、起死回生

第一章、起死回生

更新于:2017-04-17 13:22:25 字数:2780

  高雅豪华的别墅里,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审视着眼前的年轻男人。她长得很漂亮,身上充满了精干的气质。她是晟夏集团的总裁夫人傅惜月,这是要招个保健师。

  没错,眼前的应聘者具有高学历,是个博士!但却是个中医师。当然她并不歧视中医,只是她更请个西医。在家人眼里中医就是垃圾!

  “嗯?”傅惜月一时找不到准确的词表达意思。

  “咳咳,惜月我觉得这医师不错。”李雄杰尽力劝说妻子。

  其实说穿了也没啥,由于近期股市的原因他的资产缩水很厉害。而眼前这个保健医师要价很低,这可是打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儿。虽然是个中医师,但给他的感觉不错。

  “他是个中医……最主要的是他太年轻了!”傅惜月瞧了瞧静坐一旁的赵无名说。

  其实这些都不是她最想表达的,她更担心被姑嫂跟邻居们耻笑。在这个福兰小区住的都是富人,请中医当保健师准给人笑掉大牙。这年头谁还喝那些难吃的中药?不打针去刮沙?

  最让她不安的是,这个年轻人的眼神。那种灵动里充满自信跟傲气。上个星期死去的男司机张业也有这种眼神!

  “这……”李雄杰有点尴尬,如果不是615股灾他也不用烦恼了。

  赵无名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李先生李太,你们不用为难。这样吧,先试用一周,如果不行,你们可以找人换掉我。试用期间不用工资。”

  “好!就这样了。”李雄杰怕妻子继续反对立即拍板。心里乐开了花,再过一个礼拜股市会好点了吧,到时再请个西医师回来,反正有个试用期,好不好全是自己说了算。

  李太轻轻唉了口气,一个礼拜能让她丢尽脸。晟夏总裁家里竟然请了个中医!

  赵无名貌似不在乎李太的想法,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出去了。

  “李懂这个赵医师靠不靠谱?”站在李雄杰身后的保姆花艳梅轻声道。不知为啥她对这个中医师没啥好感。可能因为他帅气的脸庞里总是挂着那份傲人的自信吧。这么傲干吗不去大学当教授!

  “嗯嗯。”李雄杰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说实话他也没底。不过有医师总比没有强吧。请个医师可不是请个佣人,再咋说那犊子也有个博士文凭。

  李雄杰念头还没转完就接到了医院紧急电话。寄住在他家的侄子傅强发生车祸了,现在要亲人到场。

  傅强可是妻子的心头肉。有时他还蛮吃这个侄儿的醋,妻子傅惜月对她这个侄儿比对他还好。唉!不管咋说现在出事了,他也很心急,很怕妻子发飙!勉强镇定后火急火燎就想动身。

  一院是香市最好的医院,有高档设备也有一流医生。眼前这个刘主任便是院里一流的主治医生。

  “刘主任,情况咋样?”李雄杰很是担心地问。如果是一般的小问题也不用叫家属了。

  “这个麻,嗯,比较严重……”刘主任眼睛有些复杂地看了下李雄杰跟傅惜月。“左手跟右脚粉碎性骨折,胸骨断了两根。当然这不是最严重的,最可怕的是其中一根刺入肺叶。”

  “那还不快点手术!”傅惜月几乎是吼出来的。

  “呵呵,这种手术成功率不太,我们建议转院。”刘主任不急不慢地说。

  “这是香市最好的医院,还要往哪转?”傅惜月快要疯了。

  “省城吧,那里的医院还行。”刘主任慢吞吞地说。

  开啥玩笑,这么重的病情再给折腾下铁定救不了。只能在这里治,而他刘主任就是这里的主治医师,眼下情况只能求他了。

  “咳咳,我想还是不转院了,刘主任有办法是吧?”李雄杰取出一张支票填好递了过去。

  赵无名有点惊讶,医院早就不给收红包了,这刘主任还真胆肥。让他更惊讶的还是刘主任接下来的话。

  “嗯嗯,还是李懂理解我们这些拿手术刀的。不过吗,李懂这支票是不是少了个零?”刘主任只是扫眼支票并没接过去。

  两万还少?李雄杰有点离开的冲动,不过想到妻子他只好咬了咬牙。如果前段时间,这二十万的确不算啥事儿。现在资产缩水厉害,能少花点就少花点!

  看着李雄杰心里滴血的样子,刘主任嘴角弯了弯。麻痹的,两万块就想打发人,以为劳资是叫花子吗?没钱看啥病,早点回家等死吧。

  就在接过支票的时候,一个护士急冲冲撞了进来。

  “不好了!傅强……心跳停了……”

  “快!”刘主任一把推开身旁的人冲进了手术室。

  傅惜月脚一软跌坐沙发上。

  “没事!他收了钱一定会救回傅强。”李雄杰坐下安慰妻子。

  傅惜月完全没了之前的气度,象个孩子似的低声在李雄杰怀里哭泣着。今天的打击对她来说实在太大了。

  “李懂,我们在急诊室门口等吧?”赵无名有一丝不安的情绪。

  “嗯。”李雄杰扶起妻子。

  时间貌似过得特慢,李雄杰跟傅惜月焦急地等待着结果。

  也不知过了多久,急诊室的门开了。不过出来的却不是刘主任,而是刘主任的助手,一个年轻的医生。

  “那个,嗯,对不住,我们尽力了。”

  “叭!”地一声傅惜月再也支持不住,软软地晕倒在地。

  “啥?尽力了!”李雄杰觉得要杀人!“刘主任呢,叫这犊子出来!”

  “那个……”医生一脸冷汗“别激动,别激动。”

  医生倒是很乐意李雄杰冲进去找刘主任算帐,因为拖延的原因耽误了治疗最佳时机。但是自个前途捏在刘主任手里,要是给家属冲进去,以后的事儿可以预见。

  “能不能让我看看?”一直静坐着的赵无名站了起来。

  “你?”医生有些吃惊。“嗯嗯,那个等车子推出后自然见到了。”

  本来按正常程序现在车子已经推出来了,但刘主任死活不肯出来,说是等家属情绪稳定了再出来,显然是怕找麻烦。

  赵无名没再说话,一把抓起李雄杰往里边闯。“帮忙照看李太。”

  病人双目紧闭,医疗设备还开着,一切迹象表明躺着的病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赵无名放开李雄杰之后慢慢走了过去搭起了病人的脉。

  “你谁?”刘主任取下口罩,双眼瞪着赵无名。

  “保健医生。”

  “靠!原来是个垃圾!出去吧,我们已经尽力了。”刘主任扫了眼李雄杰“李懂节哀,那二十万现在就还你。”

  “哼!”李雄杰眼里充满了怒火。

  “他还有救。”赵无名闭目搭着脉说。

  啥?最震惊的要数刘主任了。病人啥情况他最清楚。不要说他了,现在就是关省最出名的何神医来了也没办法。不然咋说也会把病人送过去。刚才是他托大了,没想到病人这么脆弱,才拖了个十几分钟就这样了。

  “真的吗,小赵?”李雄杰难以置信。

  “嗯,不过要快,还得有人帮我。”赵无名眼里充满自信。

  “我来!”李雄杰很快反应过来。

  “咳咳,李懂就免了,这几个护士妹纸能帮忙吗?”赵无名对身旁的护士笑了笑。这个李懂只是看场子的,把他拉进来只是想借借他的势。“吸痰器。”

  赵无名没再说话,掰开病人的嘴,一手操作吸痰器一手按在病人胸口。一股暖暖的气流涌进了病人气管。由于气管堵塞病人才停止呼吸,当然,这个情况一般医生发现不了,那股子血不是很多,而且位置隐蔽。只有他这样的中医高手才能发现。

  “咳!咳咳!”傅强瞬间有了呼吸。

  刘主任惊该地看着赵无名动作,因为吸痰器他刚才也用过,只是没起到作用。很明显,这次建功了!不过,老奸巨滑的他很快就恢复了情绪,一转眼间又冒出个主意。

  “那个,嗯,小伙子干得不错,你现在可以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