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6:20:26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在二次元之旅
  4. 第0001回 樱满集的蜕变

第0001回 樱满集的蜕变

更新于:2018-09-28 12:25:19 字数:3608

  “嗯~”

  一声呻咛,集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

  摸了摸昏昏沉沉的头。

  自言自语道:“又梦到‘那个’了吗。”

  早晨,阳光很清澈。樱满集起了床,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出了门,赶到附近的车站上了电车。

  樱满集站在靠门边的位置,无精打采的,用电子通讯终端ECT翻看着东西。

  校条祭从另一节车厢走过来,向他打招呼。

  “早上好,集。”

  碰巧樱满集打了个哈欠

  “怎么了,老打哈欠。”

  “嗯,有点困。”

  “彻夜上网了吗,还是打游戏?”

  校条祭看见了樱满集手中的屏幕上拉动的书页。

  她有点惊讶,“看书?”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

  “那就好。”校条祭松了口气,看着集。

  她喜欢集。

  电车行驶速度很快,很快经过了六本木边缘地区。

  樱满集抬起头,发现外面的天桥上满是内骨骼远程控制装甲车EndRave和GHQ的士兵。他很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今天的警戒真严。”

  校条祭惊讶的看着他,“没有看新闻吗?昨天好像发生了恐怖袭击。在御台场,不对,现在叫24区来着。”

  恐怖袭击吗?

  樱满集望着外面,正好看见巨大的三角柱型结晶建筑基因塔,心中有点迷茫。

  来到天王州第一高校,樱满集独自走到自己靠窗的那个位置坐下,有两个人走了过来。

  “喂,集。”

  樱满集抬起头,发现是魂馆飒太和寒川谷寻,想起了那个东西,解释说:“啊,不好意思,比赛用录像还没有做好。”

  “没...没有要催你的意思啦。”飒太有点尴尬。

  “那还有什么事情。放心,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

  虽然说是朋友,可集总觉得看见飒太心中就有点烦躁。

  魂馆飒太看见他这种态度有点恼火,声音有点大,“那个!集,我...”他被寒川谷寻拉住。

  “还是算了,飒太。他都说自己能做了。”寒川谷寻望向集,“那就拜托了。”

  樱满集嗯了一声,低下头继续收拾东西。

  谷寻看了他一眼,将魂馆飒太拉回座位,自己也坐了回去。

  上课的时候,坐在集右前方的校条祭忽然低声说:“飒太真可怜。”

  樱满集自然知道道校条祭是在说自己的不对,“怎么了。我也是非常努力的看人脸色行事了。”

  “太迟钝了。”

  校条祭不再说话

  樱满集也沉默

  是我迟钝吗?

  要是说我的感觉和大家不太一样我倒觉得有可能。我只是不知道,不知道和大家聊什么好,每次谈话只能应声附和,心里很着急,可没有解决的办法。好像有了些类似朋友的人,才能活到至今。我总感觉我丢了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

  日本现在的主权“好像”独立国家一样。妈妈这样说的。

  十年前因为启示病毒的大流行,这个国家也变得杂乱无章了。在周围国家的大力支援下,这样的支援现在也在继续,许多技术传给了我们,而日本也终于挑起了大梁。

  很多事实也告诉了我们,不能都推给你们,你们没有保护心中珍视的人的能力。

  但是,这样好吗?

  我能够做出什么事情吗?

  还有,那些梦。

  樱满集提着饭盒向废弃的映研活动室走去,他在那里制作着一些东西。门口有一串血滴,一直延伸进了活动室里面,隐约的歌声从里面散出来。

  樱满集并没有注意到。

  进了活动室,在残破房顶处漏下来的光中,他忽然看见那个如绽放之蝶、身上有多处伤口的少女。他停了下来,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那个少女像极了著名声乐节目EGOIST的楪祈,她是樱满集最喜爱的歌手。歌声好听,年龄也与他相仿,昨晚几乎就是因为听她的歌才导致很晚都没有睡。他有些兴奋,不由自主的走向她,途中不小心碰到一个罐子。

  声音惊动了楪祈,她停下了那首欧忒耳佩的歌唱,警惕的转过身,命令小机器人Fyu-Neru进行攻击。

  Fyu_Neru在地面上旋转,毁坏的部位被拖动,蓝色的电话闪耀间,它彭射出白色的胶绳打在樱满集身上,将他拉倒。

  樱满集从地面上挣起来,急忙解释:“那个,不是的...我完全没有那个意图,你难道是...”边说边捡起饭盒,身体因心情激动而有些躁动。

  楪祈向后退,撞在了后方桌子的边沿上。桌面上睡眠的电脑被唤醒,白鸽从沉睡中展翅废弃,撕咬冲破屏幕的禁锢。干净的云朵柔和的浮着,房子上的黑鸽仰天废弃,追逐自由。

  “还...还没有完成。这是我故乡的景色。”樱满集急忙解释。

  “真美。”楪祈有些情不自禁,她感觉到一丝...熟悉?

  樱满集有些惊讶,心里很高兴。

  这时候的楪祈似乎是饿了很久,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她愣了一下,脸红起来,别过脸庞,不想让樱满集看见。

  为什么感觉会这么熟悉呢?楪祈心中在想。

  樱满集愣了一下,挠了挠头,温和的笑了笑,“要不要吃饭团。”

  楪祈吃完了刻有小熊图案的饭盒里的饭团,将饭盒放在一边,来到活动室二楼,摆弄起手中的绳子,结出不同的形状,哼唱着一首儿歌。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项活动,在她醒来之后,直到现在。

  潜意识里最喜爱的。

  樱满集从楼梯走上来,蹑手蹑脚的,轻声问道:“那个,你是祈吧?EGOIST声乐节目的。”虽然心中已经确定,但她还是想要对方亲自承认。

  楪祈停了一秒,又开始唱歌。

  樱满集有些泄气,无奈的叹了口气。

  “话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受伤啦?”

  楪祈停下了歌唱,忽然楪祈转过,张开手,蓝色的绳子缠绕在她细白的手指间,一个个菱形的图案略显孤独的紧紧挨着。她手臂伸直,呈给樱满集,虽然距离很远。

  “解开它。”

  “唉?”樱满集愣一下。

  “解开它。”楪祈又重复了一遍。

  “我叫集,樱满集。”他鼓起勇气大声说,身体微微前倾。

  “做的话,说不定可以成功。但是不做的话,一定不会成功。”楪祈歪了歪头,红色的双眸有着淡淡的哀伤和期盼。

  樱满集很奇怪,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些。

  “樱满集是胆小鬼吗?”

  他们的视线重合在了一起。

  看着楪祈手中的翻绳,听到她说的似曾听过的话,一股莫名的情绪翻腾起来。

  火焰。

  是火焰的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樱满集心里很慌乱,精神有些恍惚,他好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少女突然从黑暗中挣扎出来,满脸惶恐,他向樱满集伸出手,喊着集,希望他能救自己。

  她的周围满是火焰,金属色的晶体如同湖面涌起的水花般从她的身体里刺出来。

  樱满集没有伸出手接她。

  不过一瞬,一切归于耀眼的白色。

  如同黑暗中的双瞳被抢光照射,无法看清世界。

  血,尸体,火焰,渐渐清晰。

  蒸腾氤氲的空气燥热不堪,血滴从地面升起,环绕着一个十字架浮在樱满集身

  前。周围的火焰突然暴涨,淹没的一切。

  樱满集惊醒,眼睛睁的大大的,瞳孔在眼眶里慌乱。

  周围并没有改变,楪祈依然跪坐在地上,双手撑着翻绳。那个萌化版的、只有四个腿一个圆脑袋的机器人Fyu-Neru躲在楪祈伸手,好奇的眨着眼睛。

  “真名。”

  听见他无意识说出的人名,楪祈的心也突然震动了一下。

  “刚才的景象是什么。”樱满集还没有拜托刚才的震惊。

  正思索间,映研活动室的大门被踹开,GHQ的士兵冲了进来。樱满集吓了一跳,有些不知道所措。

  “Fyu-Neru。”

  楪祈喊了一句,似是交代。然后急冲冲的二楼平台跳了下去,刚好落在GHQ队员的正前方。Fyu-Neru挣扎了一下,扯动了毁坏的接口,重又瘫倒在地,无力的叽叽叫了几声。

  楪祈从地上站起,好像没有看见GHQ一般,想要向外面冲出去。

  “站住。”GHQ第三中队长古恩少校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拽住。旁边的一个士兵冲了过来,用抢尾将楪祈打倒,楪祈疼的**了一声。

  这时古恩发现了在平台上的樱满集,抬头厉声询问,“是学生?”

  她的声音粗壮雄厚,加上周围气势逼人的GHQ士兵,樱满集不由自主的向后挪了一步,然后重又踏回来。

  “是...是的,话说...那个女孩受伤了,如果可以的话...”

  “这个是罪犯。”古恩的声音不容置疑,“如果你想包庇她,你也会被视为同党,一起被净化处理!”

  GHQ的士兵围过来,抬起枪口,瞄准樱满集。

  “啊...”

  基于本能,亦或是另外的情绪,樱满集急忙退后,趴下来,脱离了士兵扫射的视野。

  樱满集为自己下意识做的动作感到羞愧。

  古恩嘲笑的看了一眼。

  他转过头,向身边的GHQ士兵问:“数据比对结果怎么样?”

  “没错的,六木本葬仪社成员。”

  古恩看着晕倒在地上的少女,冷哼了一声,走过去,想着昨晚的事怒气更大。

  “区区恐怖分子。”他狠狠地踹了楪祈一脚。

  古恩偏偏头,“带走。”

  “是。”

  两个士兵架起楪祈,随着古恩及第三中队离开。楪祈伤口处流下的血滴洒在映研活动室的中间宽阔处,如同怒放的野花,阳光倾下,因沾上了破旧屋顶的颜色显得有些无力的昏黄。

  房间中很安静,偶尔响起一两声电火花的劈啪声。

  樱满集趴在平台上,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就连这样的我也可以吗?

  意识一瞬间有些模糊。

  ………

  “这样做真的好吗?”

  虚空之中,一道人影说道。

  “别着急,‘蜕变’就要开始了。”

  虚空中,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声音那里传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