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4:40: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异界求真记
  4. 第二章 生活的转机

第二章 生活的转机

更新于:2018-03-18 14:00:43 字数:3401

  弥漫几天的大雪终于停下,整个禁忌森林披上了一层洁白的轻纱,鸟儿在林间欢畅的啼鸣,野鹿猿猴在山间肆意地奔走。

  山丘下的小屋吱呀一声被推开,随即就见到一个少年连拉带扯地将一位银发白须的魁梧老人拉到一片宽阔地上,要给他表演拳法。

  中饭后,雪停了,白庆本要去扫雪,但被白明德抓住,要练什么拳法。白庆实在是太宠着这个孙子了,便跟着胡闹的孙子来到小屋前的开阔地上,看他要耍个什么名堂。

  随后见到孙子正经八百地站桩而立,练起一套在白老看起来软绵绵的拳法,这拳法白庆倒是没看不出什么名堂,因为异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拳法之说,这里有的只是魔法与剑。但是白庆看到孙子练习感到很是舒服,以他武者敏锐的感觉,他本能地感受到这套拳法是一套养身体的好方法,那绵绵舒缓,时而惊鸿一瞥的突击看得醒目,相信练起来也甚是舒服,更何况这拳法的节奏也十分适合白老这样上了年纪的人练习,自然顺理成章地学习了这套拳法。这套拳法是从哪里得到的,白明德自然不能说他是从异世界得到的,因此他推说是从前在多伦小镇上一个乞丐传授的。对此白庆也只是报以叹息,庆幸孙子的好运气。

  这山里的生活很是无聊,有了这套拳法,白庆的生活似乎也亮了起来,每天清晨都开始习练这套拳法,这拳法看似简单易学,但是精通却需要时日,刚练习不过半月,白老就感受到神清气爽,血脉流畅,往后越是练习越是感觉到这套拳法的玄妙,这玄妙说不清道不明,但是确实存在,现在他终于明白这绝不是一套简单的拳法,是什么,白老说不清楚,但绝不是斗气秘籍,但却有斗气一样效果的神奇拳法。如此练下去,白庆相信只要自己经过刻苦练习,一定能跨过一阶武士巅峰的瓶颈,进入二阶武士的行列。

  奥兰多大陆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但是能真正接触得到剑与魔法的人却只是极少一部分人。在这里,一切都要靠天赋,当你出生的那一刻,就决定了你是否是创世神的宠儿,一百个人中能有十个成为武士与魔法师已经是罕见,而魔法师的的比例则是一比九,条件更加苛刻,人数极其稀少,而且修炼起来极为困难,因此在各国,魔法师的地位极其尊贵,当然将武士修炼到高级的剑士也是受到各个贵族欢迎的。魔法师的等级分别是见习魔法师,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魔导士,魔导师,圣魔导师,武士等级为初级武士,中级武士,高级武士,剑师,大剑师,剑圣,其中初中高魔法师或剑士没二阶为一级,其后每一阶为一级。在白明德的印象中这九阶虽然存在,但是真正的中级职称在北方联盟中已经是极其稀少,高级职称的武士或魔法师只有在各个公国的帝都中才存在。至于更高职称的存在就不是白明德所能了解。

  看到白庆每天精神奕奕的模样,白明德心中终于有了一丝安慰,这是目前唯一能给这个小家庭的。

  大雪下过后,天一直晴着,地面的雪堆积在整个禁忌森林,仅地面的雪就要没过膝盖,人很难在上面行走,但这却是某些小型野兽出没的时间。对于生活在禁忌森林已经近十年的白庆来说,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家中的年货已经差不多,唯独肉类少了点儿,毕竟对于勉强维持生活的白庆祖孙来说,肉类高昂的价格也不是随时都能买到的,更何况自己运气好的话,的确不需要买。

  白庆去打猎,白明德自然不喜欢呆在屋子里,尽管白庆走前不断叮嘱白明德不要出去,小心生病。

  裹着厚厚的棉衣,白明德出了小屋,将一块大的木头墩子挤在门前,便拄着枯黄的竹竿向山里走去,山里人迹罕至,唯一预防的仅仅是野兽,不需担心有偷盗等事情发生。

  雪在地面上积得很厚,使得周围的地面看起来很平坦,但是白明德明白,这厚雪下面随时有小半米的前坑出现,因此一边前进,一边用竹竿探路,他要去对面的竹林中去寻找一根好一点的竹竿去,当然那里也有着白明德的一个小秘密。

  爬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前看到登山的人是何等的潇洒惬意,但当白明德真正地爬了眼前的这座小山坡后,才发现真的很累,当到了山坡顶上白明德明白了登山人在山顶上肆意豪放地作诗的缘故,原来是在抒发他攀过崇山峻岭后的那种劫后余生或者是成功后的喜悦。从山上往山下走确实是方便了许多,一路下来如同后面有个人在推着你一般,很快就到了山下。

  山的另一面景色与山的前面是完全不同的,隐隐有绿色的痕迹,气温似乎也高上不少,而那处绿色就是白明德此行的目的地。

  从前小的时候,虽然身体不好,但孩童好动的心思使得白明德曾经来过这里一次,不过那是冬天要结束的时候,路已经很容易走,雪也没有此刻厚实,就是在这里,白明德找到了手中的那根枯黄的竹竿,不过那时候竹竿还是翠绿翠绿的。

  从前认为那是好玩的地方,但是从地球世界来到的白明德却明白,冬天哪里还能拥有如此新鲜翠绿的植物,更何况竹子这种喜欢温度和湿度的植物。这其中一定透着古怪。

  走近这片竹林,迎面扑来的是一股温热的风,这里不仅生长着竹子,还有一些其他的诸如散发着绿意的杨树柏树等,甚至树下还生长了认为在冬季已经灭绝的各种食用菌类。

  白明德穿进林中,越往里面深入,白明德越感受到此处地方的奇异,植物越来越茂盛,个体越来越大,这里的元气竟然已经达到了一种近乎恐怖的程度,白明德几乎要忍不住立即在此地打上一个时辰的坐不可,但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白明德仍旧向前面走去,向林中的深处走去,他想看一看这林中元气的密度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自己能否找到这片林地奇异的根源。

  灵气太过浓密,近乎使得白明德窒息,不得不停下脚步,在原地调息打坐一会儿,抱守元一,心神放松,默念先天诀,随即白明德便感到一股极为浓郁的灵气流入自己的身体,心中无思无念,无为无法,心中突然浸入一种修行者罕见的空灵之境,整个人逐渐被一层浓郁的灵气层笼罩。

  当白明德从定中醒来,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情,感受着全身暖洋洋的舒服感觉,顿时明白自己残破的身体已经得到了更进一步的修补,心中突然一阵憧憬,或许自己真的能够从先天的元气虚弱中解放出来,此刻他已经明白自己身体之所以虚弱,完全是由于自己是一个早产儿,先天不足所致。

  “此刻既然自己已经不能向前再进一步,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白明德自语了一阵,语气中透着惋惜,便返回小竹林边,折了一根翠绿坚韧的竹竿,又捡了一些食用的菌类和可以吃的野菜,用外套包裹着回了家。

  此时白明德的身体已经比之前来时的身体好了许多,力气增加了不少,因此回去时身体并未感到有多么的寒冷劳累。

  回到家不久,白庆也回到了家中,但看到他面上一脸沮丧的模样就知道这次打猎没有什么收获。白明德忙上前去,献宝一样将自己的丰硕成果送到爷爷面前。

  白庆看到白明德送到自己面前的食用菌和野菜,开始只是一怔,随即眼睛瞪得老大,随即眼睛露出疑惑的表情。

  “明德,这是哪里弄到的?”白庆好奇地问道。

  “后山弄到的”,随即白明德便将自己到后山取竹竿,以及见到的见闻告诉了白明德。

  白明德听此奇闻,先是惊讶,随后心中一阵兴奋,眼神闪烁,心中有了定计。便详细地询问这野菜的具体地方。

  午餐中,白庆忽然将已经储存大约有半个月之久的猪猡兽肉放到菜锅里炖了,这猪猡肉乃是大陆上有名的香肉,平民家庭只有在重大节日的时候才能够吃上一顿两顿,这块猪猡肉本是半个月前白庆准备过年用的。白明德对于爷爷今的做法也没多想,整个人的精神都被那炖菜吸引。

  满屋子里都是野菜炖肉的香味,使得白明德口水直流涎,恨不得立即吃到嘴里。从前白明德由于身体不好,对于油类的东西通常吃得不多,即使吃一点儿,也迅速吃饱,加之家里的经济环境不是很好,肉类真的很难吃到,而今天,白明德的身体元气得到一定的修补,跟着饭量似乎也好了起来,食欲大增,当饭菜端到桌子上面时,白明德竟然一口连吃了三大碗米饭,这可是创了以往的记录的,看得白庆因此也高兴地吃了两碗。

  午饭后,稍作休息一下,白庆便提着着篮子向山后走去,相对于白明德的亦步亦趋,白庆这位拥有一阶武士巅峰的老人速度确实是快了许多,脚下健步如飞,盏茶功夫便到了后山,按着白明德告诉的方位,找到了那片绿意盎然的林地,看着这片神奇的土地,即便事先已经知道但亲眼看到仍旧给白老吓了一跳,良久缓了缓心气,才大步向林中走去。林中的灵气十分的充足,吸上一口,白庆便感到自己似乎精神了不少,当然他也只是认为这里的空气格外的好,根本未想及灵气,也不能想到这里,做了一次深长的体呼吸,便俯身捡起地面的野菜和菌类。

  天将晚时,白家的小屋里已经堆了不少的野菜,菌类只是一少部分。因为野菜是明日要带到镇子里去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