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00:06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世界梦境计划
  4. 第一章 异变

第一章 异变

更新于:2018-03-17 11:20:04 字数:3455

字体: 字号:
  “咔嗒,咔嗒,咔嗒,滴滴……咔擦。”

  一只白嫩的小手从旁边伸过来,在闹钟快要响起之前打断了它。

  半梦半醒间,叶河觉得有谁在轻轻推搡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张凶恶的刀疤脸出现在他的梦境中,吓得他浑身一寒。

  “快!树懒!帮我跟教官请假,这次就说我胃疼……”他一个翻身下床,抄起旁边的衣服就往身上套。不过说着说着,他意识清醒了一点。

  好像……自己已经被革退了吧?

  “胃疼?”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叶河的床头边响起。

  叶河一睁眼,发现自己正站在老姐家的客房里,唔……不太雅观。一个身着校服的可爱萝莉正在床边看着****着上身的自己。

  “那什么……早上好?”叶河尴尬的举起手。

  “早上好。”小萝莉看见叶河已经起床,放下了手中的闹钟。“早上已经放在楼下的餐桌上了。”

  “啊……嗯。”叶河再次尴尬的点点头。

  “我去收拾一下书包,等下就走吧。”萝莉说完,扭头走出了叶河的房间。

  叶河愣愣的看着萝莉的背影,感觉自己二十几年活到这个小萝莉身上去了。

  “到底是谁在照顾谁啊……”

  ————————————————

  十五分钟后,叶河关上了车门。他借着系安全带的动作瞄了一眼端坐着的小萝莉,深深感觉到了什么叫“别人家的孩子”——虽然这不算别人家的……白灵曦,自己的侄女(无误),现在正在上初二。

  叶河,性别男,二十四岁。有记忆的时候就在一家孤儿院了,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不过倒是有一个从小到大相依为命的姐姐。长相普通,万幸个子不算太矮,再加上几年军队里磨砺出来的精气神,倒也不愁找不到女朋友。

  不过再考虑那些事之前,先好好完成老姐交给他的任务吧。==

  “大叔,”萝莉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着的街道,若有所思,“妈妈有打电话来么?”

  “没有……吧。”叶河想了想,“除了一个月前打给我的那个叫我来照顾你的电话,因该就在没有联系过我了。老姐的性格嘛……你明白的。”

  叶河的姐姐……怎么说呢,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恩,也只能用厉害来形容了。真的要说的话,大概就是顶级的乐天派吧。从小到大叶河似乎没有从姐姐脸上看到沮丧或是后悔过。超厉害的她凭借努力考上X京大学,年级轻轻就能支撑起一个家……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连上天都想奖励一下自己的姐姐,给了她一幅完美的外表和一个完美的家庭。

  “是么。”萝莉不讲话了。

  说到完美的家庭,就不得不提一下叶河身边的这位了。

  这就是完美老姐的完美女儿,白灵曦。老姐是个不愿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的人,所以从小就不是经常在白灵曦身边。不过说真的,虽然父母时常不在身边,这个小萝莉却是品学兼优,还能把家里的各种事打理的井井有条……不愧是老姐的女儿。

  叶河很喜欢这个孩子,可爱,懂事,就是……有点太老成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想到这,叶河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了揉白灵曦的脑袋:“安心,你老妈只是太忙。估计最近就会有消息了吧。”

  “我知道……别随便弄乱别人的头发啊!”白灵曦闷闷的回答到。不过手忙脚乱整理自己头发的样子终于多了一点这个年纪该有的生气。

  “有什么关系嘛。”叶河恶劣的笑了。

  “哼!”白灵曦狠狠瞪了叶河一眼,“变态大叔!”

  “小孩子就该撒娇啊!死气沉沉的像什么样子。”叶河辩解道。

  “你只是想揉我的头而已吧!”白灵曦一针见血地说道。

  “哪有!啊,快到学校了。”今天是报到日,所有学生第二痛苦的一天——顺带一提,第一痛苦的期末成绩发放日。“早点回来啊,我在车上等着你呢。”

  “哼。”白灵曦推开车门,气冲冲的走向教室。走到半路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板起了脸,端正而优雅的走向教室。

  叶河:“这小魔女还真是……”

  就不能坦率一点么……

  “那么,接下来……”

  “叮叮叮咚!叮叮叮咚!……”

  就在叶河思索着自己有什么娱乐设施能耗过这几个小时的时候,他的老爷机突然发乎了刺耳的铃声。猝不及防的叶河被吓了一跳。

  “!狐狸这送我的都是什么玩意……喂?”

  “呦!和我可爱的女儿相处了一个月,感觉怎么样啊?”电话的那一头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女声。叶河一听,笑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反正比我当年是可爱多了……老姐你的女儿还真像你啊。”叶河笑着说道。

  “哦?”姐姐也笑了,“哪个方面?”

  “认真,爱照顾人……就是太老成了一点。”叶河想到刚刚白灵曦被捉弄后的样子,笑得特别开心,“好吧这也是可爱的地方之一。”

  “你可不准对她下手啊,不然你姐夫会找你拼命的。”听到叶河夸奖自己的女儿,姐姐也是很高兴。

  “这点她不像你,她超严肃的,从不开玩笑。”

  姐姐立马正色道:“我可是很严肃的,你要是真的下手的话,姐夫一定会飞过来砍了你。”

  “他又砍不过我……”叶河弱弱的说道。

  “长本事了是吧?想下手了是吧?顶嘴了是吧?”

  “没!绝对不敢!”

  姐姐霸气一开,叶河只能拜服。不过叶河真的是不喜欢自己那个精于算计的姐夫,一张小白脸,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斤斤计较的样子。叶河都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看上他。当年要不是老姐婚礼时自己还在军营里……

  ……难道这也是老姐计算好的?!

  叶河摇了摇头,把这个奇奇怪怪的念头甩出脑袋。这么多年下来了,姐姐和姐夫之间的恩爱早已不用证明。

  “对了,姐,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马上~惊不惊喜?我们已经在飞机场了,可能几个小时就后就到了。”

  “是么?”叶河换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坐姿,“那我要不要带小魔女来接你们?”

  “小魔女?”

  “……啊……那个……”糟糕,说漏嘴了。

  “恩……这个外号倒是挺贴切的。”姐姐笑笑,“不用了。反正到了她也就知道了。”

  “那行,我先挂了。”

  “嗯,我和老白也快上飞机了。那就先这样啦。”

  ……

  叶河放下手机,手指规律地轻敲起了方向盘。自己总不能在老姐家住一辈子,是时候找一份工作了。之前自己一直住在军营里被刀疤脸各种折磨没时间注意这件事,现在想想自己都已经自立几年了,还一直依靠着姐姐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对了,幼鲨他们家好像就是开屠宰场的吧?离这里也挺近的……自己这几年没学什么,屠宰应该还算在行;嗯,土豪树懒家也在周围,那也是一个狗大户,实在不行去他那里混混任务也可以……

  ————————

  “……怎么了?”叶河猛地一抬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现在是被外面吵杂的声音吵醒的。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间过去了快一个小时,已经有大量的人往外走了。“提前放学了?”叶河猜测到。

  很快,人群已经不满于这样的离开速度了。开着车来的家长们似乎同一时间忘记了什么叫交通规则,乱哄哄的往校外开去。

  开始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叶河愣住了。

  人群开始互相推挤,向门外疯狂的冲击着。尖叫声,怒骂声,哭泣声……各种各样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可怕的是,事态还在进一步的变得严重!

  “有点不对劲……”叶河连忙打开车门下车。校门不算太大,人群拥挤在一团不但他们看不清路,还让叶河看不清人群后发生了什么。忽然,叶河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叶河的眼神变了。“啧……血啊……踩踏事故发生了么?”

  人群像炸了我的蚂蚁一样向外冲击着,场面混乱不堪。如果从上空往下看,叶河就会惊讶的发现:相同的事情在不同的地方同样的发生着。警察局的电话快被打爆了,却没有人去接听。

  叶河听到了熟悉的直升机声,他抬头看去——是军队里的直升机。

  军队已经出动了。

  就再叶河正经的同时,全世界看到了难以想象的一幕。

  “那是……什么东西?”

  起初只是一个小黑点,然后开始慢慢地扩张开来。到了最后,一面漆黑的“镜子”似得东西出现在了叶河的不远处。那面镜子几乎没有厚度,就这么漂浮在不高的半空中——出现的没有一点征兆。

  很快,一只有着绿色皮肤的,瘦弱的手就从里面探了出来。

  【好梦……】

  地球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面面或大或小的“镜子”加速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打开,各种各样的怪物从那后面一涌而出。

  门。

  这就是镜子的真名,很贴切不是么?

  ————————————

  某个教堂中,一群教徒们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一扇“门”打开,一具骨架从里面踏着各种供品缓缓走出。

  某个医院里,一株不起眼的植物悄悄地钻出“门”,在太平间里扎下根来。

  某个空旷的地下室中,一具古旧的棺材被“门”吐了出来。

  某个房间里,一个银发红瞳的小萝莉从“门”里摔了出来,万幸,她的身下就是一张柔软的大床。她显然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愣在了那里。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身边的东西和刚刚似乎有点不大一样……

  “相位法术?!这是哪?”(血族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