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43:4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诛苍穹
  4. 第二章 一场修行一场梦

第二章 一场修行一场梦

更新于:2018-03-18 12:32:03 字数:2401

  项天歌早有猜测,但多日来未踏出屋门,并未肯定,如今感受到周遭天地元气,便知他身处之地不是玄天域。

  玄天域是九大天域之一,天地元气充沛,此方天地虽然也有天地元气,但是就浓度而言,此方天地的元气只有玄天域的三分之一。

  不过这并未让项天歌感到沮丧,九大天域下辖无数小世界,项天歌前世曾为修炼一门炼体之法去过不少小世界,自然知道此方天地不过是还未被九大天域发现的无边地域罢了。

  不过这样更好,蒙声发大财,玄天域四大宗门的势力不俗,倘若他身在玄天域难免会在修为还未修炼至一定境界时就忍不住就找四大宗门的麻烦。

  凭借着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项天歌对帝都长安有了一个模糊的了解。

  就在项天歌沉思之时,本就破旧的院门被人突然猛的推开。

  一众穿着枣红色皂衣的壮汉抬着些许蔬菜肉食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白面汉子。

  “吆,小公子能下床了,今儿个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出来了!”

  白面汉子一边指挥着壮汉们将蔬菜肉食抬到后院厨房,一边靠在门墙上有些调侃的对着项天歌说道。

  林伯见这些人进来,便急忙上前,还招呼着,“有劳各位了。”

  白面汉子见林伯没有与他说话,眉头一皱,哼声道:“还真是老眼昏花!”

  林伯只当是没有听见一般,不去理会那白面汉子。

  项天歌仔细回想,想起了自家的身份,据说这具身体原主人跟长安城里的虞王府沾着亲,每月初一,虞王府便会派遣下人送来一些生活必须品。

  而那白面汉子却是可恶的很!

  “还真当自己是虞王府的嫡亲了!呸!攀高枝儿的破落户!”

  白面汉子一如往日在一旁嘲讽着。

  项天歌眼神中闪过一丝愠怒,向前走了几步,开口说道:“前几日,虞家姐姐还来问候我可有不如意的地方,我这病好了,还得去拜谢虞家姐姐一次,顺便说说我这几天不顺心的地方!”

  白面汉子闻声,泛白的面孔突然涌起了一阵潮红,他有些畏惧的看了看项天歌,暗骂几声,晦气!能让项天歌称作姐姐的只有王府里的三姑娘,三姑娘是出了名的暴脾气!

  想到此处,白面汉子倒也干脆,直接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急忙赔笑道:“你看我这张臭嘴,总是管不住,小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小的一般见识!”

  项天歌都懒得看白面汉子卑躬屈膝的样子,冷哼一声,单薄柔弱的身体散发出一股往日里没有的气势,让白面汉子不再敢轻视半分。

  这些人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少许功夫便鱼贯而去。

  项天歌望着那破旧的院门,不禁想到,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没有强大的实力,任谁都敢上来踩上几脚,即便是这样一个从未被他放在眼里的狗腿子都敢嘲讽他。

  半个多月来,项天歌终于开始正视眼前的处境。

  看来是时候修炼了!

  先前身体不允许,连床都下不了,更别谈其他,如今身体好转,可以开始打磨体魄,想办法纳元筑基。

  修行本就是玄而又玄之事,天赋、根骨、机缘,缺一不可。

  感应元气,沟通已身与天地,嫁接桥梁,纳元筑基,此境便为修行第一境元基。

  但世间之人十之八九没有气感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感应到天地元气,感应不到天地元气就无法纳元入体,筑基成功,也就无法成为一名修士。

  好在这具身体虽然孱弱不已,但却可以感受到天地元气,不然的话即便是项天歌有炼体入修之法,也要多费几番周折。

  项天歌吩咐了一声林伯,不要打扰他,他要再休息一番,便转身回到屋内,坐到了床榻之上。

  就在项天歌踏入屋门之后,林伯却在心中惊叹不已。

  一场大病,让往日里性子有些沉闷的小公子也变的颇有威势,刚才项天歌一句话就将虞王府的恶仆震慑,昔日小公子虽然有急智,但却不如现今这般,不论如何,小公子的成长在林伯看来是十分值得高兴的。

  强者自强,项天歌感受端坐于床榻之上,整个人的身体表面散发出一层若隐若现的黑色光芒,仔细看去这些黑色光芒却是一层薄薄的冰霜。

  在项天歌看来,修行本就是一场大梦,如果无法修行,人这一生不过匆匆数十载,祈求活的更久一些,是生灵的本能。

  故而一入修行便要高歌猛进,一路向前,纵使前路艰难,也要不畏前行。

  所以当项天歌感受到来自身体本身与天地元气的激烈碰撞时,才发觉自己的准备并不充足。

  前世项天歌天赋根骨绝佳,自然想不到根骨一般,想要沟通天地元气是如此这般困难。

  每个人体内都有一座雪山,雪山越大便代表着根骨越差,雪山下有气海,元气必须透过雪山,才能进入气海,才可以纳元筑基。

  而此刻项天歌体内的雪山正在阻碍着天地元气进入项天歌的气海中,一次次牵引,一次次鼓荡,项天歌的脑门上开始有了细小的汗珠。

  但偏偏他身体表面又是一层寒霜,汗珠凝结,附在项天歌身体表面,黑色冰霜渐渐犹如实质。

  “嗤!”

  一声脆响,项天歌发出一声低吼。

  冲撞雪山,就是打磨根骨,断骨断筋,骨血连筋,自然是痛苦不堪。

  大凡天赋不错,但根骨一般的,想要踏入修行道,都会或多或少的进行几次药浴,从而使自身在感应元气沟通气海时多几分把握。

  像项天歌这般野蛮冲撞的,不是没有但也极为少见,毕竟是要忍受常人不能忍受之痛苦。

  此刻的项天歌已然是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这种状态是每个初次感应天地元气,试图沟通天地与已身桥梁的必经环节。

  不知道在进行了多少次冲撞之后,一声如同蝉鸣般的声音自项天歌的体内散发出来。

  再看项天歌体表那犹如实质的黑色冰霜竟然不知何时消退,只留下一层淡淡的腥臭味道。

  项天歌睁开了眼,一双明亮至极的眼睛,在不知何时已经进入黑暗的陋室中,熠熠生辉。

  “只是元基境就如此费力,根骨还真是一般。”

  项天歌喃喃自语。

  不过千里之行终是迈出了第一步,抬起胳膊,项天歌便闻到了身上的腥臭味。

  知道这个时辰,林伯必定已经入睡,项天歌便轻手轻脚的推开屋门,跑到厨房边上的水井旁,打了几桶水,使劲搓洗了一番。

  月明星稀,大汉元鼎十六年春天的这个夜晚,整座帝都长安恐怕都没有想到又有一人踏入了修行道。

  PS:这周就一天一更了,下周开始一天两更或者三更!收藏推荐请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