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36:38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自由星球
  4. 第一章 月面的阴影

第一章 月面的阴影

更新于:2018-03-16 20:03:32 字数:2204

  科幻,我一直觉得是一种脑力游戏,去设想各种场景,按照规律去推导这种场景下的发展。所以,这是一场逻辑游戏,让人乐在其中。这是我第一次尝试我最爱的游戏,希望大家能喜欢这游戏,作品中如果有不符合逻辑的地方请坚决指出,因为,这也是游戏的一部分。

  原地球历公元2018年,5月21日。地球上各个国家的空间观测站不约而同观测到在月面出现巨大的阴影。这一现象在晴朗的夏日夜空,肉眼也清晰可辨。根据射电望远镜和光谱分析这是一些金属物体,其中含有未知的元素,令人费解的是光谱分析中出现了Hs等人工合成元素。要知道这种质子数高达108的元素其半衰期为0.001秒(注:高质子数原子在自身原子核内电子的巨大斥力作用下会自动裂变成几个较小原子核,该物质裂变一半所需时间称为半衰期。类似Hs等元素都是在实验室中用大质子数原子核互相撞击形成。然后迅速衰变成较小的原子存在时间甚至只有千分之几秒)根本无法稳定存在。然而在这些未知的金属物体中这些元素的特征光谱却稳定存在。由此可以推断这些金属物体必然是人工物体。至此困扰人类几百年关于地外生命是否存在的争论结束了。

  因为肉眼可见,消息无法封锁,一时众说纷纭,见解共讨论一色,流言与专家双飞--。顾玉看完了一段某中国专家关于月面阴影的高见,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拨通了好友琴心的电话:“你看过那专家蒋道德的狗屁文章没----月面阴影是由于月球质量一直缺失导致质量过小引力难于维持自身,裂出碎片,很可能形成大规模陨石袭击地球。”

  电话那头的琴心用鼻子嗤了一声:“从不看那些自找气受的文章。这人蒋道德但没说一定要蒋道理。”

  顾玉怒道:“他蒋道德个妹夫!他推荐某房产公司的楼盘,称其加固屋顶型的楼房可以提高陨石下生存概率。”

  琴心轻笑了一声:“且不说他的月球分裂论的可笑,陨石落在人口密集区的概率小的可怜,陨石落下铁打的房顶都能击穿水泥加固的房顶又有何用,明显的商业炒作概念,估计是收了点房产商的钱,帮想出来的理论。也算是苦心孤诣了。知识分子最大的特点本就应是骄傲,这种骄傲源于骨子里对自己信仰的坚持,别说金钱收买,生命的威胁都无法动摇的信仰。从而用这信仰的坚持去推动民众思想的进步。蒋道德之流有知无识更无德,最多是个书架而已你又何必当真。”

  顾玉叹了口气:“这样的社会环境造成的啊,人人趋利,知识分子又怎能幸免。”

  琴心摇了摇头:“你把责任都归在社会环境而生闷气你也就只能做一个愤青。社会的环境是民众自己选择的结果。社会的最小组成是个人。个人的人格的形成赖于家庭教育和社会的教育,而社会的教育落实在个体上就是人对人的教育,而这些人又都是家庭养育而成,所以社会的风气很大程度上是个人家庭的教育而成的,责任不是社会更不是政府,而只能是每一个民众自身。”

  顾玉回想了下从小家长关于好好读书才能赚大钱否则只能扫大街的论调,不觉也跟着摇了摇头:“我每次来找你发牢骚,为什么我只能更郁闷呢?”

  琴心笑了一声:“因为你是愤青,我是理性的人,秀才遇到兵会有有理说不清的郁闷,同理可证,兵找秀才发牢骚自然只能更加郁闷。”

  顾玉奸笑了一声:“我怎么感觉你在说我们是两个层次的人?”

  琴心道:“有吗,你的领悟力有那么高么?”

  顾叹了口气:“不说这了,我们来谈谈热门话题吧---关于月球阴影,元芳你怎么看?”

  琴心压低了声音:“大人你注意到没,各个政府都没有就此事发表见解,此中必有隐情。”

  顾玉装模做样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此话怎讲?”

  琴心道:“以现在的科技来说探测那是什么绝非难事,政府却不公布真相。”

  顾玉故做恍然:“那说明真相一定非常恐怖会引起恐慌!嗯还有一种可能:不知道是福是祸。”

  琴心笑了笑:“孺子尚可教。那么会引起恐慌又不知是福是祸的最大可能是什么?”

  “地外生命!不错。地外生命!这也是网上讨论的最热烈的可能性。”

  琴心笑笑:“知道又能如何?知道什么是天命,哪些是人力所能企及,也是脱离愤青必须的素质之一啊!”

  “真是太郁闷了,好吧,我就是愤青!愤青总比年纪青青看破红尘的好,每个年纪做每个年纪该做的事情,这才是人生吧。喂我说琴心,我们出来喝杯茶吧,龙井,我请客,电话聊太不核算了,你走12个楼梯下来吧,可以锻炼你那孱弱的无法负担大脑的身体,又可以节省话费,不是一箭双鸟么?”

  琴心笑了:“双鸟你妹夫!好吧”

  顾玉和琴心这一对好友在人行道上慢悠悠的踱着步子,手里端着一杯一次性杯子装的绿茶。琴心抱怨顾玉是GDP增长的杀手,全民都如他抠门,中国的GDP早跌到谷底了。月光本就算不上皎洁,大气中悬浮的东西近年来比较丰富,如水般的月光是不可能了。月亮那本来就满是雀斑的脸上狰狞添上了一大块阴影,让人感觉好像一个哀怨的嫁不出去的疤面女子。身边车流飞逝而过,尾灯的光幻化成一道道游弋的虹。生活依然是如此平静而平凡。感受不到任何的改变。生活太深了就像一潭水,静了那么多年,人人想当然的认为也会一直这样静下去。月面的阴影的消息像一颗小石头,激起了一点点涟漪又迅速的平静下来,最多多了一些饭后网上的谈资。正如琴心所说的,小民应该有小民的觉悟,那些远不着边际的阴影不该是小民的操心范围。对于小民来说,月面有没有阴影不影响夜晚的照明,更没时间去欣赏月色的风情。对小民来说,果然房产的涨跌消息要有杀伤力多了.

  在这静谧中,命运之轮悄悄的偏离了轨迹。没人知道会滑落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