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1 16:50:4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超强磁力剑仙
  4. 第一章 玫瑰夫人少年郎

第一章 玫瑰夫人少年郎

更新于:2019-01-24 07:29:20 字数:3488

字体: 字号:
  清明时节,暮雨纷纷。

  云陵山脚下,青青的蒿草已长至半人多高,渐渐掩住一年比一年低矮的荒丘废冢。

  倦鸟夜归林,天色越发的晚了,迷蒙新雨和渺渺青烟凑在一起,催促着孝子孝孙们不如归去。

  不多时,旷野中便只剩下一对艳丽的主仆,以及……一名十五六岁的俊美少年。

  “好俊俏的少年郎!”玫瑰夫人媚眼中升起些许惊讶,玉手轻轻拨了拨耳畔青丝,向着撑伞丫环问道,“你可知,那是谁家少年?”

  丫环素知自家夫人性取向异于寻常女子,闻言吃了一惊,心中虽有狐疑却不敢怠慢,如实答道:“夫人不知么,那是骆家骆安,信阳城出了名的美少年!”

  “骆安……原来是他,那个天生经脉淤塞的废物么?”玫瑰夫人恍然。

  “是啊夫人。”丫环惋惜的道,“骆安天生经脉宽阔,体质本是最适合剑道修炼的五行之金呢。”

  “哦,说下去!”玫瑰夫人极感兴趣的道。

  丫环点头,借着话头往下道,“只是他出生之时,体内先天金气太过浓郁,未能及时消散以至堵塞了经脉,无法正常修炼。”

  “过犹不及,原来如此。”玫瑰夫人暗道可惜。

  旋即一怔,突然想到,如果能解决骆安的金气闭脉问题,以他的卓越天赋,甚至极有可能成就剑仙之尊。

  “剑仙、剑仙……”玫瑰夫人脸现潮红,红唇翕合不定,胸前丰盈起起伏伏,露出一片白花花乳色。

  “夫人,您没事吧?”丫环小心问道。

  摇了摇头,压下心中悸动,玫瑰夫人喃喃的道,“也是个可怜人呐,听说……他的母亲是被家中妒妇活生生毒死的?”

  “奴婢不知!”丫环满脸的茫然,显然是不曾听到过如此隐秘的内幕。

  玫瑰夫人摆了摆手,静静凝视着风雨中的少年。

  除草、培土、立贡、上香,待得少年斜靠着坐在青石墓碑旁,玫瑰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渴望,咬了咬牙,突然的道:“走吧,去骆府。”

  ……

  骆安斜靠着墓碑,举了举手中的牛皮纸袋,轻声的道:“傻女人,我又来陪你说话了,顺便给你带了些金丝蜜饯,你尝尝合不合口味?”

  墓碑无声地沉默着,唯有雨珠顺着“先母明音之墓”流淌下来,瞬间湿透了半边衣衫。

  “傻女人,可惜我天生金气闭脉,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想要帮你报仇,怕是今生无望了。”

  “不过你放心,只要我在骆家一天,就绝对不会放弃的!”

  说着、说着,那俊美的脸暗淡下来,语音也带着些哽咽,“你啊,当初为什么要抢先喝一口呢,不知道汤里有毒吗?”

  “那么大的人了,还和个一岁的孩子抢东西吃,你这不是让我穿越过来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妈就要背上一辈子的人情债么?”

  泪水不受控制地溢出眼眶,滴滴嗒嗒滑到嘴边,骆安伸出舌头舔了舔,苦涩的笑,“和传言一样,是咸的。”

  沉默中,雨渐渐的停了,天幕已完全暗淡下来,四周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

  “我该走了,过些天再来看你。”

  骆安起身,拍了拍久坐发麻的双腿,挥挥手,迈步向小道走去。

  未出十步,习惯性扭头看向左侧一块躺倒的石碑,微弱的星光下,“爱妾明音之墓”六个字若隐若现。

  “爱妾?”骆安嘴角露出浓浓的嘲讽,双拳握起,“我骆安对天发誓,总有一天,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突然,骆安本能地感觉到不对,“雨天怎么会有星光?”

  一道流星拽着长长的尾巴疾速坠落,骆安瞳孔骤然收缩,下一刻,耳边轰然巨响,熊熊火光耀花了眼。

  片刻后,火光隐没,顾不得浑身灼痛,骆安第一时间睁开双眼,面前的景象,让他瞠目结舌。

  原先石碑位置,已被一块巨大的陨石所替代,而那块石碑,早被压成了齑粉。

  沉默良久,骆安突然大笑起来:“好、好、好,天意如刀!”

  咔嚓!

  碎响声起,陨石中心出现一道裂缝,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随着时间的推移,陨石表面的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宽,终于啪嗒一声,完全碎裂开来。

  “那是?”碎石堆中,闪起一道奇异的光芒,这不寻常的反应,立即吸引了骆安的注意。

  不由自主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拨开碎石,一块拳头大小的幽色圆球赫然呈现在眼前。

  “这是什么?”幽色圆球中,隐隐有不明液体流转,那液体看似极不平凡,更透露出一股极其神秘的气息。

  下意识地,骆安伸出双手,将幽色圆球捧在手心,细细地打量着。

  突然,幽色圆球剧烈颤动,不等骆安反应,那薄薄的球壳已然溶化,里面不知名液体落入手心,瞬间消失不见。

  骆安大骇,连连甩手。

  渐渐地,骆安感到手心越来越热,骇然摊开双掌。

  那股灼灼的热度,沿着手臂向上蔓延,不长的时间里,已是扩散全身,外表看去,骆安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着幽幽的辉光。

  受不明液体刺激,奇经八脉中,一团团凝固的白色光华轻轻颤动,骆安只感全身酥麻,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血管中乱爬。

  感应着白色光华的异动,不明液体犹如闻到血腥的鲨鱼,急急窜入经脉中,对着白色光华发起一遍又一遍的冲击。

  “啊……”

  骆安跌倒于地,浑身颤抖,承受着难以想象的万蚁噬咬,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嚎。

  偏偏不明液体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仍旧疯狂地冲刷着,不只如此,经脉中的白色光华,仿佛是荡妇遇到狼,颤动得更加厉害。

  一声声的惨嚎,骆安的意识已渐渐模糊,只是本能地咬牙坚持,仿佛一旦陷入昏迷,便永远不会醒来。

  时间在半梦半醒间流逝,不明液体不知疲倦的努力终于收到成效,经脉中的白色光华越来越小,渐渐融化,主动没入液体中。

  分解出的细碎白点发生着莫名的变化,兀自凭空漂浮起来,一颗颗整齐排列在经脉中,自发地运转起来。

  这一刻,被先天金气堵塞的奇经八脉,竟然变得畅通无阻,再没有一丝凝滞。

  苦尽甘来,啃噬之苦尽去,体内像是进补了万年人参一样的舒服,骆安忍不住呻吟出声,心中紧绷的那根弦一松,再也挡不住困意,缓缓陷入沉睡中。

  ……

  半个时辰后,一行两人挑着灯笼沿着小路走过来,看着躺在碎石边的骆安,其中一名年岁与骆安相仿的圆脸少年忍不住骂道:“该死的贱种,果然和那个死了的贱人在一起。”

  “云表弟当真是料事如神!”另一名长脸男子谄媚地竖起大拇指,连声夸赞。

  圆脸少年闻言,一脸的得意,快速走到骆安身边,厌恶地踢了踢,大声呵斥,“贱种,快些起来,也不知玫瑰夫人为什么会找你这么个废物。”

  长脸男子露出淫荡的笑容,“嘿嘿,云表弟,玫瑰夫人虽然喜好女色,可时间长了难免也想换换口味嘛。”

  想起那个媚骨天生的美艳女人,一颦一笑都那么的勾引人,长脸男子也是下身发胀,心头升起一股灼热的无名之火,恨不得立即钻进销魂窟中快活一番。

  圆脸少年一怔,错愕地望着昏睡中的俊美少年,又摸了摸自己长满豆豆的脸,心中更加的忌恨。

  “竟然愿意便宜这个贱种,为什么就不给本少爷啊!骚货,干死你!”但他也只能想想,玫瑰夫人可是连父亲都忌惮三分的人物。

  又是一脚重重踢出,骆安闷哼一声,茫然睁开双眼。

  “贱种,竟然还要本少爷出来找你。”圆脸少年心中懊恼,抬脚再踢。

  骆安瞳孔一缩,终于看清来人,右手下意识挥出,自以为难以幸免之际,手心一震,竟然抓住了!

  啪!

  势在必得的一脚被抓,圆脸少年也是错愕,随即恼羞成怒,伸手拔剑,想也不想挺剑刺出。

  “不要……”长脸男子大急。

  骆安平日里虽然不受待见,但若是如此将他杀死,骆家必定怪罪,不仅云表弟要担当杀兄的骂名,自己这个外人更逃不了干系。

  圆脸少年也反应过来,这个贱种可不能死,玫瑰夫人还要见他呢。

  不过那一剑完全是下意识刺出,根本来不及收回,只能听天由命地偏了偏,心中却已做好被责罚的准备,当然,也仅仅是责罚。

  骆安没料到对方竟敢拔剑杀人,更要命的是,自己恰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而对方却是黄级高阶的剑修,哪里能够躲避?

  惊骇中,下意识地想要错开心脏要害,双眼更是绝望地瞪着疾刺而来的剑尖,骆安的胸中涌起前所未有的仇恨,“若是今日不死……”

  唰!

  “刺空了?”

  剑尖突然偏转,擦肩而过。

  三人都是心有余悸,不过,长脸男子是庆幸,圆脸少年是不解,骆安则是深深的震惊。

  只有骆安明白,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

  啪!

  一巴掌甩在骆安脸上,圆脸少年转身就走,“贱种,有客人来了,点名要见你。”

  “安大少爷,快些吧,真把自己当少爷了?”长脸男子揶揄一声,疾步跟上。

  醒过神来,骆安摸了摸火热的脸颊,心中更恨:“骆云、韩文山……”

  一路上,骆安默不作声,一步一步跟在两人身后,但他的心神,已完全被经脉中的奇异变化所吸引。

  渐渐地,骆安脸上露出惊喜交加的神色,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

  “吃”下的幽色圆球,竟然是……

  【新书上传,后续更精彩,如果各位大大看得满意,还请点击收藏,手上有票的也请捧个场,房子先谢过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