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5:03: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九衣
  4. 第二章 北蛰

第二章 北蛰

更新于:2018-03-16 17:31:59 字数:2928

字体: 字号:
  嗖嗖嗖——山林间一道身影在草丛中穿过,劲风在耳边呼呼作响,夏至步伐稳健,动作如风。

  抬头看了看天色,一朵晚霞在夕阳边漂浮。夏至眉头都快要纠结到一起了,停下脚步,找了一片草丛相对稀疏一点的空地,顾不上擦汗,从包裹里拿出一个旧水壶,咕咚咕咚就是一通猛灌,眼睛四下转动注意四周的一切动静,右手上的那根手臂粗的木棍却是一刻也没有松开过。

  本以为是一场新奇的世界之旅,现在夏至才发现是个错误。之前的预感没错,却没想到会是如此的艰难。十天了,这十天里,夏至吃尽了苦头,原本沿着树林里的小路往回走,谁能想到,半路突然窜出来一只野猪。不懂得内功使用方法的夏至,第一反应撒腿就跑,慌不择路的跑。庞大跟山似地野猪,变异的?这么大个,夏至严重怀疑就算是知道内功的使用方法也不一定能干的过,跑路是明智的选择。

  一路狂奔连回头的时间都不敢有,感受着身后越来越明显的大地震动,夏至仓皇而逃,深一脚浅一脚,狼狈不堪。夏至不是野营爱好者,作为一个现代都市人,完全没有任何山林行走经验。高低不平的山路,驳杂缠绕的藤蔓,一脚踩空就是一个大跟头。连叫疼的时间没有,爬起来抓起包裹继续逃命。不经意的时候,内功自主释放,你能想象一脚踏下去,另一只脚还没迈出去,整个人就已经飞出去的那种失重感么?不是撞树上就是重重的栽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烂不堪,浑身青一块紫一块。

  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知道方向,不知道时间。当夏至甩了野猪的时候,却早就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三四个人合抱粗的古树,一人多高的丛林,枝桠跟藤蔓是整个世界的主题,青色渲染了世界的色彩,郁郁葱葱,远方的视线,似乎有薄薄的雾气弥漫。

  诡异的是四周竟然无比的安静,没有虫鸣,没有鸟叫,什么都没有,只有风吹树叶,掠过藤蔓的沙沙声。莫名其妙的夏至竟然感觉到一股阴寒,呼吸声越来越粗重。一股不安四散开来。

  人都是逼出来的,接下来的日子里,夏至完成了从现代都市到山间野林的过度,渴了就喝山水,饿了采一些果子吃,自从碰到一种奇怪动物幼崽,并宰吃了后,夏至就没消停过,这动物完全没有见过。有点像兔子但却有健壮的四肢和利爪。不管夏至走到哪里,只要碰到就会上前撕咬夏至。一来二去,夏至的本事涨了不少,可身上的伤疤一天天也在增多。

  人在危险的情况下潜力是无穷的,夏至学会了侦查,学会了怎样隐藏自己,而且经过各种实验后,夏至甚至琢磨出了一些内功的方法。这让他的战力直线上升。经过这些天的研究和实践,夏至琢磨出来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识香!这个名字有点娘的功法。原来用起来一点都不娘,最明显的就是感知明显的提升,运行功法的时候,所有感官大幅度的提升,尤其是嗅觉,夏至觉得自己都快成狗了,甚至根据触感,声音,味道等等感官的信息能在脑子里模拟出一个模糊的影像。

  安全系数倒是提升不不少,好几次都是靠这敏锐的感触躲过致命的危机。

  ......

  一阵轻风吹来,正在喝水的夏至突然放下水壶,鼻子在空中迎着风吹来的方向狠狠的抽动了几下。有味道,这种味道...从来没有闻过,腐烂的味道,似乎有点不同。夏至忽然猛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划过一道精芒,神情激动不已。这,这是人的气息。

  收好水壶,身子微微蛰伏,拿好木棍。认了认方向,向前奔去。大概跑了半个时辰,周围的树木,草丛渐渐的稀疏起来。夏至心里阵阵激荡,终于要出去了么。

  嗅了嗅空中的味道,夏至放缓了脚步,步伐变得轻盈起来,落地的声音渐有渐无,眼睛不住的撒向各个方向,紧了紧手中的木棍。就在这附近么?夏至心中喃喃自语。

  用木棍拨开面前的草丛,一件破烂不堪的衣服碎片映入眼帘,斑斑血迹早已干涩。夏至眉头皱了皱,看了看地上深深沟壑,似乎是很锋利的武器划出来的。

  跟着四周的线索渐渐的走到一个山洞口。洞门口外圈明显撒了什么粉的痕迹,跟血液混合在一起干巴称砣了。运起功法全力感知洞内的情况,半天,夏至轻吐了一口气,出了腐烂味道,没有任何声音和味道,而且感知里也没有任何危险的讯号。于是夏至提着木棍,小心翼翼的迈进洞去。

  跟想象的不同,洞内一目了然,没有太大的空间,除了一具腐烂的尸体外没有任何别的人。走近了看,尸体是个男人,浑身衣衫残破,血肉模糊,尤其腹腔处,隐隐能看到里面的各种器官。“呃...”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场面的夏至跑到洞外就是一阵狂吐,吐得胆汁都出来了。

  待稍微缓过劲儿后,夏至重新走进洞内。

  ‘恩‘?这是?刚才注意力都在尸体上,无心观察别的,现在进来发现,原来这山壁的根角处密密麻麻写了许多字。全部都是繁体汉字。仔细阅读后,原来这人叫闽重,是河阳闽家之人,因少年时的一时激愤,愤然离家,在外漂泊二十年。对于当年的冲动,早有悔意,却一直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回家,临近死亡,觉得甚至遗憾,希望后来之人能帮忙把其脖子上的铭牌送往其家族。一身之物当做报酬,到闽家后还可以在要一笔酬谢。

  河阳?这是什么地方?夏至满头雾水。不过人死为大,入土为安。你也算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见的第一个人。如此缘分,这忙我帮了。想到这里夏至一抱拳,按照前世的礼节做了一番,:“前辈,你也算是我见得第一个人了,既然有这样的缘分,这样的缘分不容易,你放心,铭牌只要我活着就一定帮你送到地方。你安息吧,一路好走。”说完就是深深的一个鞠躬。

  半晌,夏至在洞外的空地上给闽重立了一个墓碑,用木头做成的,上述:河阳闽重长眠于此。想了想又在右下角添了几个字,夏至必践其诺!忙活完,夏至站在坟前思绪漫天,不知道另一个世界家人都怎样了,若是有朝一日是否我也像闽重一样,死后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想想这些,突然之间有些索然。原本见到人的兴奋心情也烟消云散。

  夜里,山风微凉,夏至打扫了山洞,原本腐烂的味道也早就被山风吹散,点起篝火,拿出收集的果子吃了起来。吃完趁着火光,整理下包裹,一把小刀,作料的小竹筒四个,旧水壶一个,换洗的衣服一套,鞋子一双。这些都是原来夏至的娘为夏至准备的,这些天一路逃命,倒是掉了不少东西,现在只剩下这些了。看着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唉,明天该换一换了,山风中能感受到一丝丝很微小的烟火气息,想来离出山不远了。

  把这些东西都归类收好,夏至拿起一本很薄的古书,说是书,也就寥寥的十几页纸张。封皮上的字早就模糊的看不清楚了,里面的内容到是没毁坏,是一本武技。这对夏至来说简直有如甘霖。可惜的是里面的东西有点难以琢磨,看不太懂什么意思,只能日后慢慢研究了。除此之外还有一把武器,是应该把剑,通体乌黑,两边剑锋有一条很细的白色刃线,剑柄有点长,剑刃有点宽,没有剑尖,说是从中间截断吧,它又有那么长。拎在手里挺有分量,挥舞下,恩,还挺趁手。接着火光,剑身上隐隐有北蛰两个字。奇怪的剑,姑且叫剑吧。

  到底是热武器时代的人对冷兵器没有什么太多了了解,不过这不妨碍夏至对它的喜爱,运转内功,随手一挥,刺啦一声,对面一石头应声而裂。让人喜不自胜。

  收拾完,在洞口设置了一个小陷阱,聊胜于无,好歹有个警示作用,都是自己瞎琢磨出来的东西。握着北蛰浅浅的睡去。

  睡梦中夏至的并不知道夜色里一道道月华扭转成薄薄白色的光带飘进山洞被吸进身体,清清凉凉的,仿佛整个身体的细胞都放松了一样。原本身上今天的磕磕绊绊的青痕也缓缓的消失不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