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6:1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帝尊风华绝万载
  4. 第三章 滚

第三章 滚

更新于:2018-03-18 08:58:28 字数:2406

字体: 字号:
  白光散尽一道人影出现。关弈见此大吃一惊,因为他看见那个人影竟是呈现半透明状的。

  “你、你,你是谁?”关弈惊恐道。那人闻言笑道:“我是谁?哈哈,在百万年前整个大陆都叫我寒王。至于我的真实名字大概是叫夜寒吧!”

  关弈闻言大惊。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十年里,对这个大陆的历史也有了一些了解。相传寒王夜寒乃是上古大能幻灭的大弟子。

  在百万年前夜寒与其师弟安王安兮并称“寒极兮噬”,那时两人天资都极佳,因此才会被当时的大陆第一高手幻神幻灭收为弟子。

  而当年在幻神幻灭证道成神失败陨落后,两人却不知因何打了起来。那一场天地大战值打得天昏地暗、日月失色。而最后却又不知什么原因安兮重伤,而夜寒却不知所踪。有说是安兮把夜寒击毙,也有说是夜寒将安兮打成重伤,而后就带着幻神幻灭留下的武学传承隐居了起来。

  不过传说归传说,事实归事实,究竟当时的情形如何,恐怕也只有身为当事人的两人知道了吧。

  旁边的夜寒见关弈不语,继而道:“当年事,是非浊,安兮这个欺师灭祖的叛徒,乘着师傅陨落,无人能降服他,便为所欲为,整日地花天酒地,滥杀无辜。到最后,竟然连师傅的武学传承,甚至是这把剑也想抢走。”

  说着,夜寒手中便浮现一道紫芒。光芒散尽,一把剑出现在了夜寒的手中。

  “只不过,让安兮没想到的是,师父早就知道他心怀不轨,所以师父在陨落之前就在这把剑里留下了一道探寻法阵。”夜寒继而道。

  关弈不解道:“哦,探寻法阵。那是什么东西啊?”

  夜寒答道:“法阵,顾名思义就是修士用元力或精神力构成的阵法。探寻法阵则是法阵中的一种,主要作用就是用来寻找某种东西的。”

  关弈似懂非懂道:“哦,原来是这样啊。”

  夜寒没有理会关弈有没有听懂,而是继续道:“而当年师父留在这把剑里的搜寻法阵则是为了寻找这把剑真正的主人。”

  关弈听此惊讶道:“真正的主人,难道你师父不是这把剑真正的主人吗?”

  “师父当年只是暂时得到了那把剑的认可,通过星月评定后才暂时成为了这把剑的拥有者。”夜寒答道.。

  “哦,星月评定,这又是什么啊?”关弈不解道。

  夜寒说道:“星月评定,大概就是这把剑用来衡量被选中者资质的这么一种仪式。”关弈问道:“大概?难道你也不知道吗?”关弈小同学前世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抓别人的口误,现在到了这里,这习惯还是没有消失。

  “咳,咳……

  。这个嘛,这小孩子家家的,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夜寒老脸一红,马上岔开了话题。

  关弈见夜寒不好意说继而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和那把什么剑为什么会在我体内啊。还有,为什么十年前我会从地球来到这里啊?”

  夜寒沉默半晌后,悠然道:“因为你……,就是被这把剑选中的人!”

  “啥,我……我是被这把剑选中的人,你………你开玩笑呢吧。”关弈诧异道。

  夜寒不置可否地答道:“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那谁知道啊,万一呢。”关弈似乎又回到了从前在地球的感觉。

  夜寒无语了,没有回答他。而是道:“安兮他迟早会在邪月大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到那时以他的修为恐怕没有人能阻止他。而你却是能够阻止他的人。”

  “啥,我能阻止他!好吧现在我可以确定你是在开玩笑了。”关弈道,“丫的就我这么一什么都凝不出来的废柴,去当炮灰啊!”

  夜寒听关弈这样说,淡淡的笑道:“你真的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废柴吗?你来到这里这十年来我可是以为吸收了你的力量才能这么快就醒过来。”

  关弈有些气愤道:“靠,丫的我说我怎么什么都凝不出来啊,原来是让你给吸了。你知不知道你害的我有多惨。”两人正说间,空气中的雷元素已是越来越狂暴了,似乎随时都有倾泄下来的可能。

  夜寒没有理会关弈的愤怒,而是缓缓道:“你愿不愿意接下这个担子,去阻止安兮的阴谋,拯救整个大陆?”

  关弈说道:“这个么,拯救个大陆,这是不是离我有点儿远啊。”“不!这件事对别人来说可能遥不可及。但是,你却不一样。现在,我,寒王夜寒,正式收你为关门弟子。先前对你说的我师父,在陨落前曾创一派,名曰“幻门”。而今日起你为我的闭门弟子,即为幻门唯一传人。”夜寒正色道。

  此时,不只是天空,就连身旁的空气中也充斥着象征狂暴的雷元素。

  关弈虽修炼荒废十年,没有丝毫元力与灵魂力,但此时也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便道:“这个,我说咱收徒可不可以等一下啊,貌似天上有些不对啊。”

  夜寒没有丝毫惧色,(可能和他是一个魂体有一定关系)只是淡淡道:“关弈,现在你身为幻门唯一传人,必须时刻谨记我幻门宗训。那就是‘天若无道,必逆天也。’说白了就是,天,天算老几啊!”

  话音刚落,天上的雷劫似乎也听到了这句话。霎时间,一道水桶般粗的劫雷朝着夜寒劈去。

  关弈吓得差点惊呼出声,而夜寒那半透明状的身躯浮在半空中对那转瞬即至的劫雷却好像没看见一样。

  直到那遥远空中的劫雷距他不足百尺时,夜寒终于有了动作。只见夜寒抬起右手,虚空一指,轻喝一声:“滚!”这个动作在关弈看来显得十分苍白,而且仿佛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所做一般。

  关弈不禁闭上了眼,“唉,没想到来这里十年来一直没有发觉在自己的身体里竟住着一个疯子。看来今天这是死定了,想我关弈这两世英名啊!唉!”在这关键时刻关弈心里想的居然是这些,如果让夜寒知道他现在心里想到的是这个,恐怕会当场呕血三升吧。

  而空中,以雷劫的速度却是以至夜寒身前。当“滚!”这个字喝出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原本马上就要轰到这个山头上的劫雷竟是拐了个弯,回身又劈回去了。而空中的雷云也渐渐消散。

  旁边的关弈已是惊呆了。前世就算自己上课没有认真学习,但是身为一个“半合格”的中学生,一定的物理常识是有的。先不说电流在导体中是单向的,单是空中的雷云劈下的闪电的电压就在一亿至十亿伏特之间,而闪电的电流则是能高达三十万安培。(注:伏特与安培分别是物理上电压与电流的单位。)

  所以根本不存在使它发生逆转的可能。而此时原本不可能的事却真真的发生在关弈面前,不由得他不信。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