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8:49: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太古墓主
  4. 第二章始祖陵墓

第二章始祖陵墓

更新于:2018-03-16 15:20:41 字数:3235

字体: 字号:
  第二章始祖陵墓

  还不等所有人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灵姬身上蓝光大盛,一股庞大的气势荡漾开来,仅仅只是那股波动,便让她周围众人脸色非常难看。

  只有在旁边的人,才能够深切地感受到灵姬的可怕之处。按照这凡间帝国的说法,此时的灵姬那就是惊为天人,对于这些凡人来说就是传说中仙人般的存在。

  灵姬周身法力汹涌澎湃,攻击迅速凝结,准备将少帝手下的那些文臣武将全部击杀。

  灵姬面无表情,极其冷酷,虽相貌极美,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但此时她的做法,完全已经将她内心的残酷,无遗的暴露了出来。

  纵使她貌若天仙,此时对于这些凡人来说,那便是来自地狱的魔鬼,比妖魔鬼怪更为可怕。

  眼看那一众文臣武将要死在灵姬的手中,发生了让包括灵姬在内的所有人出乎意料的事情。

  只见掉落在少帝身旁的御龙剑白光大盛,璀璨的光芒散发而出,极其刺眼。哪怕是灵姬,此刻也难以睁开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光慢慢的温柔了下来,逐渐暗淡,但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变得非常的柔和。其上流光溢彩,似乎有一股能量,沿着剑身上的纹路流动,神秘异常,玄奥无比。

  而少帝的鲜血沿着御龙剑身上的纹路流进了点将台中。

  一时间点将台表面竟然显现出无比真繁复杂的纹路,其上流光溢彩,一股神秘的能量流转不停。

  刹那间,整个点将台形成了一道白色光柱,冲天而起,白虹贯日,正好与天上的太阳,遥遥相对。时间慢慢的遗逝,还是光柱仿佛见到了天空中的太阳之手,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更加璀璨的光柱从天而降,与原先的光柱重合。

  顿时,一股庞大的威压荡漾开来,不远处的灵姬瞬间被这股庞大的威压压制,任凭体内的法力,有多么浩瀚,多么强大,但在这股威压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眼前的情景,让灵姬内心震荡,露出了一副极为吃惊的表情。此时的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后悔,早知如此,给她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做出如此行径。

  但这种情况又有谁能够料到呢?只能说她运气不好,偏偏遇到了这种事。

  过了足足半个时辰有余,光柱才慢慢消散。少帝的尸体以及御龙剑不知所终。

  灵姬感受到那股威压散去之后,才惊惶未定地站了起来。脸色极其苍白,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良久之后,才突然的吐了一口鲜血。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嘴唇蠢蠢欲动,但是总是没有说出半句话来。

  少帝的尸体此时正在一片黑暗之中,唯有身旁的御龙剑散发着暗淡的白色光芒。

  之前灵姬的那一掌,对于尚且是凡人的少帝来说,简直就是毁灭的一击。五脏六腑早已被那一掌震碎,奇经八脉早已断裂,才打通不久的任督二脉,也充满了淤血。整个人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就在刚才被那一阵白色的光芒笼罩之后,五脏六腑竟然被奇迹般的修复了,奇经八脉也完好如初,任督二脉,也重新被打通。

  少帝的意识慢慢复苏,又过了少许,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地狱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少帝露出了一副极为痛苦的表情,稚嫩的面容都有些扭曲了。

  “嗯?御龙剑?”

  少帝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身旁的御龙剑,不由得微微的吃惊。

  少帝四周一片昏暗,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处于一片虚空之中,不停的坠落,不停的坠落,好像在黑暗深渊中,无边无际,永远没有尽头。

  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他坠落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个月,又或许是一年。在这黑暗之中,他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他只感受到了,自己在不停的坠落。

  忽然间,他发现下方,渐渐的露出了一丝微弱的光芒,幽暗昏昏。

  渐渐的,那光芒越来越强,四周的黑暗静静的消逝,它的四周逐渐被光明充斥。

  他看见下方有一层幽蓝色的光芒,离地面只有约二十丈高,好似一层薄膜一般,又感觉坚硬无比,难以穿透。

  少帝以极其恐怖的速度,撞击在了那层幽蓝色的光芒薄膜之上,激起阵阵涟漪。他身体一瞬间被禁锢在空中,难以动弹分毫。

  而在下一个瞬间,御龙剑也随之坠落了下来,刺在了幽蓝色的薄膜之上,在那一瞬间被御龙剑穿刺得支离破碎,顿然消散。

  少帝的身体也随之坠落了下去。

  少帝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将御龙剑拿在手中。随后他又开始观察这一处地方。

  这个地方大约有方圆三里那么宽广,高三十丈有余。在他的正前方是一扇非常高大厚重的石门。石门高达二十丈,宽十四丈。门两旁分别坐落着两头威猛、高大、凶悍的石狮子,面目狰狞,锐齿獠牙。

  少帝看见这个地方不禁有些吃惊,心中不由得猜疑道:“这里难道在点将台的正下方?莫非我还没有死?”少帝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随即他又摇了摇头:“我身中那恐怖的一掌,如今又怎会完好如初?”

  这一些事情联想起来,少帝感觉更加的疑惑了。

  “这个地方莫非就是我皇族中世世代代相传的始祖陵墓?”

  想到这里,少帝已经有些震惊。

  自他登基三年以来,年年都在祭台上祭拜先祖,没想到今日不仅神奇地捡回了一条命,更是意外的闯入了这始祖陵墓。

  这如何不让他震惊。

  这始祖陵墓乃是皇族中的禁忌,非登帝位而不得知。哪怕他已经登临帝位,却也是不能够擅自闯入族中禁地——始祖陵墓。

  “先祖在上,后世不肖子孙紫玉误闯始祖陵墓,实在是情非得已,望先祖恕罪。如今所做之事,皆是身不由己,冒犯先祖长眠,还望先祖海涵。”

  紫玉跪在那一扇厚重的石门前,拜了三拜。

  “想出去,从上方看来是行不通的了。那只能冒犯先祖,破门进入陵墓之中,方才有可能出去啊!”

  紫玉对着大石门又是抱了抱拳。

  “这么大的石门,估计有一百了吧!这么重,以我一人之力,恐怕还难以打开。虽然我才刚刚进入二阶不久,但此地乃是我皇族始祖陵墓,皇气浓郁,可助我一臂之力,墓气森森,以我皇族中禁忌功法修炼,却也非凡,因为定能够一日千里。”

  此地对于紫玉来说,虽然是修炼的绝佳之地,但毕竟此地没有任何食物,能不能坚持到那一天还未可知。但如今也只有此法可行,多少也只能够拼一拼了。

  “天墓决,以先天之力,逆天而行,引墓之气,以修我身,以淬我气……”

  紫玉当机立断,将御龙剑插在了石头筑的地面的缝里,便在此地,开始修炼。

  始祖陵墓数百年来汇聚皇气,墓气之浓郁,超乎常人所想象,这一点在紫玉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便深切的体会到了。

  平日天墓决对他帮助已然是非常大了,此刻这始祖陵墓之中,修炼天墓决,更是如鱼得水,一日千里。

  “御龙决,御龙千离,以我皇血,入我皇气,醍醐灌顶,气冲九霄……”

  此刻紫玉将皇族两大秘法同时运行,御龙决主引皇气,天墓决主引墓气,同时吸入体内,在有无上禁忌功法,这两种力量与灵气融合一体。

  此法甚是危险,将三种不同的力量融合一起,若有一点差池,都将功亏一尽。轻则修为尽废,重则就此陨落。

  古往今来,不同力量之间乃是相互排斥的,无一例外。紫玉此行可谓是危险至极,破天荒的头一次。但这也是迫不得已,终归是一死,那何不在最后拼搏一把呢!

  此刻在紫玉的丹田之中,灵力为主,与皇气墓气周旋,形成一个漩涡。

  而在丹田的正上方,悬挂着三把虚幻的小剑,其中一把小剑正是御龙剑,剑身散发着紫色的光芒,由此剑辅助,快速的吸收着天地灵气,第二把剑则是散发的金色光芒,吸收着皇气,而最后一把剑,则呈现出黑色的光芒,吸收着这始祖陵墓中的墓气。

  但以紫玉如今的修为,还难以达到内视的地步,当然难以发现丹田之中的异变。这种奇特的,壮观景象,也就难以一睹真容了。

  三大法诀,三大灵剑,以紫玉为中心,吸收着三种不同的力量,那力量漩涡,以丹田为中心,扩散于其外,最后在紫玉头顶上方,形成一个巨大的三色旋涡,仿佛汇聚着无边无尽的力量,引入紫玉体内。

  整个场景,蔚为壮观。

  这种奇遇,千年难得一遇,恐怕数百年来,历代先帝,都未能够有如此奇遇。这已经完全超出了紫玉的预料。

  如此一来,那从这里出去的可能性,便已经由原来的一成,提高到了八成之多。

  紫玉此时已经完全沉醉在了这种修炼的享受之中,与此同时,在那深处隐藏的危机中慢慢的向他袭来。

  原本被插入地中的御龙剑突然紫光大盛,冲入了力量漩涡之中,打破了三种力量原有的平衡。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