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13:43:31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数字生存法
  4. 第二章 放下武器

第二章 放下武器

更新于:2018-03-18 20:58:01 字数:7925

字体: 字号:
  “屋里的匪徒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你们的武器,依次抱着头走出来,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我睁开眼,透过汽车挡风玻璃我看到外面有十几辆警车,每辆警车旁都趴着两名举着枪的警员。我擦,这是什么情况?我发现自己坐在一辆警车的副驾驶座上,旁边是一个女警察,很漂亮但不是我表妹。

  “师父,你醒了?”女警察笑着冲我说,“你都好几天没有怎么睡觉了,刚才你睡着了我就没有叫醒你。”

  ““你叫我什么?”我觉得头有些懵,这到底又是哪一出?

  “师父啊,你怎么了?我刚毕业跟着你实习,这些天一直都是叫你师父啊。”女警察说着捏了捏自己的鼻尖。

  砰砰砰,前面的屋子里传来几声枪响,紧接着外面的警察都开始开枪,一时间噼噼啪啪乱响。

  “师父小心”,女警察搂着我的脖子趴在了汽车里面。外面大概交火了五六分钟,我听到有一个人在大声喊什么。又过了一会枪声停了,紧接着是汽车发动的声音,然后一群汽车都跟着发动开了出去。

  “许之,许之。你他妈在干什么?”中控台上对讲机发出很刺耳的声音,“人都让你放跑了,还不赶快去追!”

  “师父,我来开车,你一定要记得掩护我。”女警察发动车子也跟着开了出去。

  “各单位请注意,歹徒驾驶的是一辆老款白色途观,正沿着南阳路行驶,B组在南阳路南段设卡。追击人员一定要注意行人安全,我们已经人工干预暂停了该路段所有无人驾驶汽车,一定不能让歹徒跑了。”

  “注意注意,歹徒拐进了一个小胡同,我们正在紧追。”

  “注意注意,歹徒车停了。歹徒正向我们开火,请求支援。”

  “师父,我还没有配枪,一会下车了能不能跟在你身后啊?”我们的车也来到了那个胡同。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歹徒所处的地点是一条死胡同,他们一定会做殊死反抗,大家注意安全,可以直接将歹徒击毙。”

  “师父,咱们也下去吧。”女警察打开了车门,准备下车。“师父?你怎么了?”

  我觉得身体紧绷,外面的枪响一声声撞在我的心脏上,我突然想去小便。突然对面枪声停了,我们这边还在不停的开枪。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A组慢慢向前靠近,其他各组掩护。”三个警察举着盾牌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后面跟着三个警察弯着腰举着枪指向停在路边的那辆车。

  “报告,没有发现歹徒踪影,没有发现歹徒踪影。”

  “******,又让他们跑了。”对讲机里传来砰的一声,像是什么撞在汽车上的声音,我看了看车窗外,一个中年警察正往我这边看,他旁边地上扔着一个摔坏的对讲机。

  “师父,咱们是不是闯祸了,局长正往咱们这边走呢。”女警察指了指后视镜里那个中年警察,问我。

  “许之,你他妈给我出来。”局长一把拉开了我的车门,伸手就拉我的胳膊。“整个局里为这场抓捕行动准备了一个多月,歹徒从你车旁跑过去,你却让他们从你眼皮子底下溜走了,你他妈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天生害怕警察,更何况对着我发火的是一个局长。我站在车旁,觉得双腿在打颤。

  “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我记得刚才明明在拍电影,怎么一转眼就在坐在警车里了。”

  “什么?你他妈说的什么玩意?”

  “我...我”

  “你他妈好好说话”,局长一脸的不耐烦。

  “我记得我是一个演员,刚才正在拍一个抗日剧,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我的表妹去哪?我看了一圈,周围全是一闪一闪的警车。

  “你他妈吃错药了吧?”

  “局长,您别生气,师父最近压力太大正在接受抗抑郁治疗,今天的事可能跟这有关系吧。”一直在我身边的女警察对局长说。

  “我才不管你有什么病,这几天你不用来上班了。”局长转身走了。

  “师父,我送你回家吧,你累好几天了,回家好好歇歇。”

  “你说我是一个警察?”我坐到车上,转过头问女警察,我实在不相信。

  “对啊,你都做了五六年警察了,你到底怎么了嘛?”她发动汽车,“请系上安全带,我带你回家,师父。”

  “那你叫什么?”

  “我叫马小茹啊,师父,你行不行啊,这个玩笑就此打住吧。”她叫马小茹,我表妹也叫马小茹,这到底什么情况。

  “我没有看玩笑,我真的是一个演员,我刚才还在片场拍戏呢,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来你真的是压力太大了,师父你先闭上眼休息一会吧到你家还得一会呢。”

  我休息什么啊我休息,短短两天时间我他妈超神了,明明跟王胖子喝酒喝得好好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表妹说王胖子是假的我信了,可是表妹又去哪了?

  “你见过我表妹没有?”

  “什么表妹?我没听说过你有表妹啊。”女警察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看向前方。

  “表妹说她要嫁给我,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对了,她也叫小茹。”

  “这么巧跟我同名,你要娶你表妹啊,近亲结婚法律好像不允许吧师父。”

  “小...小茹,我家住在哪啊?”

  女警察伸出一只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这也不发烧啊,怎么连自己家在哪都不知道了。”

  “我现在脑子里有些乱,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奇怪了。”

  “这两天?这两天咱们俩负责监视一伙制毒贩毒的团伙,就是刚才那一帮人,咱们一直都在车里啊。刚才终于找到证据,就要收网了,你却变成现在这样了,你说局长能不生气吗?”

  “行了,到家啦。”女警察把车停在路边对我说,“我陪你上去吧,看你现在这样子真让人不放心。”

  “这就是我家?”我面前是一座刚建好不久的高楼,大概有三十几层,旁边的建筑垃圾还没有清理干净。

  “对啊,不是你家难道还是我家啊。我真羡慕你啊,这么年轻就买房子了。”

  “我住在几楼?”

  “行了行了,你别说话了,我带你上去。”女警察拉着我就往里进。

  “许警官回来了”,门口保安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诶,许警官今天怎么了?看上去心情不好啊。”他从保安室出来跑到我面前,“谁惹您不高兴了?”

  “没事没事,许警官这两天太累了,你去忙你的吧。”女警察说着拉着我继续往前走。

  “奇怪,以前许警官每次见到我都和我打招呼的。”保安在后面小声嘀咕着,回到了保安室。

  “他们这种人啊,就知道敷衍趋势,特别烦人。”女警察一边说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向上的按钮。

  趋炎附势,趋炎附势,趋炎附势,这个词一直在我脑子里转。

  几秒钟时间,电梯停在了16层。女警察拉着我走到一个黑色单页防盗门前,门上面有一个椭圆形的金属片,上面写着1602。

  趋炎附势,我还在想着这个词。

  “钥匙呢?”女警察晃晃我的肩膀,“到家啦,师父。”

  “我不知道有什么钥匙啊”,我摸摸口袋,除了一把手枪和一部手机外什么都没有。手枪!我一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又伸过去手摸了摸,确实是一把手枪。

  “钥匙不就别在你腰上嘛”,女警察伸手拿我的钥匙。我打了个激灵,把手枪掏了出来。

  “师父,你的枪都没有上交,回去又要被局长骂了。”女警察拿到钥匙打开门。

  “我怎么会有枪?”我站在门口看着往房间里走的女警察,问她。

  “废话,你是警察当然有抢了,只可惜我是一个实习警察,还没有配枪的资格,要不然今天这伙歹徒怎么也跑不了。”女警察把钥匙挂在门旁边的一个小挂钩上,“进来啊,这是你家。”

  “我才几天没来给你打扫卫生,你家怎么又变怎么乱了,你看看都成什么样了,跟猪窝似的。师父啊,你真该考虑找个师娘了,家里没个女人怎么能行。”女警察不知从哪找来一个蓝色塑料筐子,她把沙发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扔到筐子里,“我早就跟你说过脱下来的衣服直接放到洗衣机里洗了,你看看你,这些衣服放在沙发上都臭了。每次等要我来给你收拾,要是哪天我嫁人了,看你怎么办?”

  “你真的不认识我表妹?”表妹在片场等着我呢,我这么长时间不回去,她该着急了。“我两个月前出过一次车祸,脑袋里有一块淤血还没取出来,所以记忆力有些混乱。但是我真的不记得在哪见过你?我表妹还在片场等着我呢,你能送我过去吗?”

  “拜托,你到底是怎么了嘛?你什么时候出过车祸,我怎么不知道。我跟你认识半年了,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什么表妹啊,也不记得你在什么片场执行过任务啊。”

  “你不信?你看看我的右胳膊。”我把袖子捋上去让她看。

  “怎么了,很白啊?”

  “不是,这里有条疤痕就是那次车祸留下的。”

  “哪有什么疤痕呢?”

  我转过头看着自己的胳膊,我他妈,胳膊好好的没有一点痕迹。

  “你该不会是精神分裂了吧?你可别吓唬我师父,我刚毕业跟着你还没学到什么东西呢,你要是挂了,我该怎么办?”

  “不是,昨天我这里真的有一条疤痕。”我指着自己的右胳膊。

  “师父,你饿了吧?我给你做点吃的,你坐沙发上等一会。”

  我突然觉得特别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表妹被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用刀逼着往走,我拿着枪在后面追。突然他转过头对我笑了笑,一刀扎在了表妹胸口上,表妹冲着我喊了一声表哥救我,就倒在了血泊里,我发疯似的对着那个男人开枪。

  “师父,师父,醒醒。”

  我睁开眼,女警察正弯着腰摇晃我的胳膊。

  “你做噩梦了师父?我听到你再喊什么,就赶快跑过来了。你没事吧?”

  “我梦见表妹了,她有危险。”

  “就是一个梦,现在没事了。师父,我给你做了蛋炒饭,你去洗把脸清醒清醒赶快吃吧。”

  “一会吃完饭记得吃药,你的抗抑郁的药放哪了?”

  “我不知道有什么药啊?”

  “就是你早上在车里吃的那种药啊,算了,我帮你找吧。”女警察说着打开我从警车上带回来的包,里面没有一瓶没有标签的药。“我记得你早上吃的就是这种药,你说一顿要吃2片,我帮你拿出来两片放在桌子上,你一会吃完饭记得吃。”女警察拿出一张餐巾纸铺到桌子上,从药瓶里拿出两片药放在餐巾纸上,随后她又拿出一片药放到自己的包里。“吃过药就睡觉吧,我回局里帮你写这次行动的报告,要是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我先回去了,师父。”

  我本来想起身送一送她,可是没等我站起身,她就已经走了,身后响起锁门的声音。我吃了她给我端来的那碗蛋炒饭,把那两片药放到嘴里没有喝水咽了下去。之后困意再次袭击了我,我倒头就睡着了。我又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条蛇,在水里不停的游啊游啊,怎么都游不到岸。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嘈杂的门铃声把我从无边际的海水里拉了回来,我睁开眼准备站起来去开门,这是只听见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

  “师父,师父”,刚才那个女警察从门外跑了过来,身后还跟了一个胖胖的警察。

  “师父,我离开的时候给你拿的药,你吃了没有?”女警察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我想站起身,可是觉得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双手按着沙发勉强坐了起来。

  “我记得吃了”

  “师父,你吃的药我拿去化验了,里面含有大量的LSD,是一种高强度致幻剂,还有一种成分,化验室的警员称没有见过那种物质。”

  “什么意思?”我没听懂她在说什么,她说的这些情节,我在电视里好像见过。

  “就是说有人要害你,你还记得在是哪个医院看的病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医院?”我被她搞蒙了,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有跟警察接触过,除了去办过两次身份证,今天一下子遇到这么多警察,我的心里特别紧张。

  “你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吗?你好好回忆回忆,这个人一定非常了解你,知道你最近在看心理医生,这样你就会很危险。”

  “老许,你好好想想,兄弟们替你报仇。”胖警察一只手放到我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

  “什么报仇啊,我师父又没有遇害。”女警察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师父,你好好想想那个给你药的假医生还给过你什么?”

  我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搞不懂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头晕目眩,他们两个开始在屋子里找东西。

  “师父,这张名片是那个医生留给你的吗?”女警察拿着一个纸片问我。

  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有一个医生给过我什么名片,我点点头。

  “名片上有地址,咱们赶快过去,师父你也跟着一块去吧。”女警察拉着我往外走,胖警察紧随其后。

  我们的警车一路鸣着警笛呼啸而过,不一会就到名片上印着的那个心理诊疗室。我们径直走了进去,里面一位穿白大褂的医生正在跟坐在他对面的女人交谈。见到我们闯进,医生看了我们几秒,对着我说:“许警官,你怎么现在才来?”

  “你认识我?”我对眼前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他却一眼就能认出我。

  “当然认识啊,你怎么了许警官,你已经在我这做过三次心理疏导了。”医生站了起来,看着我。

  “这个药是你给我师父开的吗?”女警察掏出那个没有标签的药瓶,递给他。

  “我没见过这种药啊,我给病人开的都是正规的药,不可能连个标签都没有。”

  “那19号那天我师父,就是他”,女警察指着我,“有没有在你这做心理诊疗?”

  “19号20号两天我回老家了,根本不在诊所。我记得让助手帮我联系许警官更改治疗时间了。”

  女警察抬起头盯着角落里一个监控摄像头看了一会,“那两天的监控录像还有没有?”

  “有啊,我马上放给你们看。”医生走到办公桌旁打开放在上面的电脑,“都在这里了”。他往旁边挪了挪身子,给我们腾出空间。女警察找到19号那天的录像,从八点开始往后快进着一点一点的看,很长一段时间画面里一个人也没有。九点十七分的时候,我出现在了画面里,但是也就一闪而过,接下来又是什么都没有了。

  “九点十七分到十点的这段录像怎么没有了?是不是被你给删除了?”女警察问站在一旁的医生。

  “我一直都没看过监控的内容,怎么可能删除它。我不知道这位警官是怎么进来的,我明明锁着门的,而且现在门还好好的,没有被撬的痕迹啊。”

  “还有没有其他人拿着你这里的钥匙?”站在一旁的胖警察问道。

  “我的助手也有一把钥匙,只是我从老家回来之后他就请假了,一直到现在也没回来。”

  “你最近跟他联系过没有?”

  “没有,最近工作不忙,他的工资是按天算的,少来一天我就少给他一天工资。而且我发现他经常私下里偷看我的客户档案,我觉得他在我这工作只是为了挖走我的客户。”

  “你知道他住在那吗?”

  “不知道,他是我在网上招的兼职,我只有他的手机号。”医生打开手机,查找联系人。

  “你看,就是这个号。”他把手机递给女警察,“你的意思是许警官那天来见到我的助手了?”

  “我怀疑那几瓶含有致幻剂的药就是你的助手给我师父的。”

  “什么致幻剂?我没听明白。”

  “我在我师父这几天吃的药里面查到大量的致幻剂,而这个药就是从你这拿的抗抑郁的药。”

  “我一直都是为许警官做心理疏导,从来没有给他开过什么药。”

  “队长,我觉得应该马上把这个号码发回局里让技术人员定位。”女警察举着手机对胖警察说。

  “让医生给他打个电话,不是更快捷吗?老许,看来你徒弟的思维还是太程序化啊。”胖警察看看我又转身看着医生,“麻烦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现在哪,要自然一点。”

  医生拨通了电话,等了二十几秒,电话接通了。

  “喂,小周,你最近怎么不来上班啊?”医生打开了免提,让我们都能听到。

  “我这边的事还没办完,再过几天才能回去上班,真的不好意思。”对面传来的声音有很多杂音,应该是信号不太好的缘故。

  “你现在在哪啊?我今天把钥匙搞丢了,现在进不到办公室里面了,你那把钥匙先借我用用吧。”

  “哦,我住在广茂大厦2号楼负1007号,你要是方便,现在来找我拿吧。”

  女警察拉着我就往外走,胖警察对医生道了声谢,跟着跑了出来。

  “这家伙跟我师父有什么愁啊,想要害他?”

  “等找到他就什么都清楚了。”

  我们回到车里,我的依然心狂跳不止,这一切也太疯狂了。

  “我真的是个警察?”我问坐在我旁边的女警察。

  “师父,你真的是警察,我怀疑你吃的药里不单有致幻剂,还有让你丧失记忆的东西,要不然你怎么会不记得你这么漂亮的徒弟了。”

  “小茹又开始自恋了”,正在开车的胖警察转过头看了一眼我们俩。

  “对了师父,我帮你把枪领回来了,一会要是遇到歹徒反抗,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女警察把枪递到我手里,“你还会用枪把?”

  我接过手枪,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分量,曾经我做梦都想拥有一把自己的枪。

  “我见过电视里的人用它”

  胖警察把车停在离广茂大厦2号楼稍远的地方,我们下车走了过去。

  “一会如果有危险,你就躲在我们两个身后。”胖警察对女警察说,“我跟你师父会保护你的,对吧老许?”

  “对,对。”

  我们走到写着—1007号的门前,胖警察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他让女警察敲门,我们俩个则躲在两边。我见他掏出枪,我也把枪掏了出来。

  “谁啊?”里面传出开门声,我的心跳再次加快,握枪的手有些颤抖了。

  “不许动,警察!”胖警察率先冲了进去,一把将开门的年轻人按倒在地,紧接着把他拷在了旁边一个板凳上。

  “知道我们为什抓你吗?”胖警察问被反手铐在板凳上的这个年轻人。

  “知道”

  “为什么?”

  “因为他”年轻人看着我说。

  “19号那天是你给他的药吧,里面有什么问题?”

  “药里面含有大量的LSD还有WM。”

  “什么是WM?”女警察走上前问道。

  “那是我哥哥刚刚发现的一种能够阻断神经细胞之间交流的酶,它能让人发困,甚至昏厥,大量使用就会使人丧失记忆。”

  “你为什么要害他?”胖警察厉声问道。

  “为什么?哈哈哈,为什么。因为我哥哥死在了他的枪下,我制定了多种计划杀了他为哥哥报仇,可是一直没敢下手,我是个懦夫,我对不起我的哥哥。我给他吃的药就是我哥哥在实验室里合成的,他是个天才,却被这个警察给谋杀了。”年轻人一边说一边晃动身体试图挣脱束缚,“看他现在的情况,一定是丧失记忆力,哈哈哈,哥哥,这个害你的警察变成废人了,我总算替你报仇了。”

  “你是怎么知道许警官要在19号去那个诊疗室的?”女警察问。

  “我通过跟踪他,发现他经常去那间诊疗所,刚好那间诊疗所在招兼职,我就去那里工作等待时机。本来他跟那个医生约好19号做心理咨询,医生让我通知他需要更改预约时间,我就趁这个机会把药给了他。”

  我们把这个年轻人带回了警局,经过调取以前的档案得知他的哥哥因为非法贩卖******药遭到批捕,在抓捕过程中持枪打伤警员被当场击毙,开枪的那个人正是我。

  局长把我和马小茹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他示意我们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见马小茹坐下,我也随着坐了下来。

  “小茹在这次行动中的表现非常好,我们这些老警察都没想到有人会在老许的药上做文章,小姑娘心很细,是个做警察的好苗子,从现在起你就是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了,你和老许还是搭档,他现在出了这个问题,我和其他同事都很心痛,以后在工作上你要多帮帮他。”

  “是,局长!”马小茹腾一下站了起来冲着警察敬了一个礼,我还在犹豫要不要也站起来敬礼时,她又坐下了。

  “我们会联系国内最好的医院来帮许之恢复记忆,在此期间咱们局里的那些大案你们两个就别跟了,就先帮着附近的几个社区管理一下治安。你们两个如果没什么事就去忙吧。”

  “师父,看来以后你要跟我混了。”走出局长办公室后马小茹笑着对我说。

  “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个警察,今天终于实现了。”

  “走吧师父,我带你巡逻去。”

  “许之,许之,刚接到报警新港湾小区有人持刀抢劫,请你们火速前去处理。”

  “收到”,马小茹放下对讲机,发动警车冲了出去,我急忙系上了安全带才算没有被甩出车外。

  “师父,一会见到歹徒不要害怕,我保护你。”马小茹将油门踩到了底,我们的警车在繁忙的大街上呼啸而过,身后留下一串警笛声。“以前这句话都是你对我说,今天换我说出来,真爽啊。”

  “那个...慢点,现在路上车多。”

  “放心吧”

  过了一分多钟,我们赶到了新港湾。小区旁边的超市门口围了一大帮人,我们挤了过去,里面有一个瘦弱的男人正拿着一把水果刀逼店员往一个购物袋里装什么东西。

  “放下武器”,我掏出手枪瞄准了那个歹徒,“我是警察。”

  “师父,你这姿势老帅了。”马小茹凑到我的耳朵边强忍着笑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