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1:50:04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腾龙脉
  4. 第一章 星辰

第一章 星辰

更新于:2017-10-03 12:43:34 字数:2245

字体: 字号:
  “师傅,师傅,你怎么了?”

  “贪狼出世,这世道要乱了。”

  “那......”“这世道也该乱了......”

  莽林盟“族长,盟主,盟主他不行了。

  ”“哦,这个老家伙总算该死了,要么怎么能有我佫虎族的出路,走,我们过去看看,见这个老家伙最后一面,看看他还有什么威风!”

  “佮虎族,怕是要有什么动静了,我们郯拓族,自然也不能落了后,盟主的位置非我莫属了!哈哈!”

  “父亲,父亲。”

  “我大限以至,咳咳,咱们莽林族的男儿留着的是金色的血液,我们奉的是神的旨意,我们的使命就是统治这片森林,无论是谁都夺不走,来跟着我念,伟大的森林天神啊,您的守护者,需要您的力量,请赐予我们您的神力吧。”

  “伟大的森林天神啊,您的守护者,需要您的力量,请赐予我们您的神力吧。”

  “我们将为您扫除黑暗,带来光明!”

  “我们将为您扫除黑暗,带来光明!”每念上一句,星空中最暗的哪颗星,就更暗一分,他们都是那是森林天神的眼睛。而现在这颗本就不不亮的星,更如狂风中的烛火一样暗了下次,而随之亮起来的,却是一双眼睛,而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莽林王,也就是你的父亲!而你的爷爷却也在那一天去世了。

  “哦。”小察尔哈摸了摸头“我知道父亲厉害,大长老,你知道吗?这一段你已经跟我讲过好多遍了,后面是我父亲打败了所有企图逃破坏莽林盟的族群,是莽林盟第一个称王的人现在我可以去找叶赫拉妹妹去玩了吗?”

  大长老满脸无奈的摆了摆手,“将来你也是要称王的人,我希望你比你的父亲更伟大。”

  “擦尔哈会努力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远了。

  而此时大长老口中那伟大的王,此刻却愁眉解锁,嘴里如梦呓般说着;“贪狼以现,腾龙既出,难到真要与大齐言和不成?”

  “叶赫拉妹妹,你知道大齐吗?”擦尔哈此时正啃着个山羊腿,歪着头看着编着小草帽的小姑娘。他是莽林族大将军多罗的女儿。

  叶赫拉抬着头看了看蓝天,想了一会说,“我听我父亲说,那里没有山也没有树,地上都是平的,比咱部落都平,嗯.....还说那里没有老虎,连狼也没有。有很高很高的墙,就是那些墙,才挡住了我们的大军,我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去攻打那里了,那里什么都没有。你说呢,小王子?”

  “我不是说了嘛,就咱两的时候不要叫我小王子,叫我擦尔哈。”

  “我倒是忘了,那你说说,为什么要攻打那里呢?”

  擦尔哈想了一会,没想到什么,“谁知道呢,不过我倒是挺想去看看的,部落里我早就呆够了。”“那你要是去了,还回来吗?”

  叶赫拉低着头小声的问着。“我当然要回来啦,回来娶你!”“谁要嫁给你啊”两个孩子嬉戏打闹起来。

  齐宣帝二十三年,莽林盟和大齐王朝这一对打了二百多年大大小小的仗的宿敌,却握手言和了。没人知道为什么,有人说是因为齐宣帝不善战事谷主动言和,有人说是莽林王厌倦了战争。不管怎样,这一年被史官称为元吉之年,意为太平,安和。

  而莽林盟的小王子十三岁擦尔哈也南下进入大齐游历了,这一去,却不知何时归,归来时莽林还是不是莽林,家还是不是家。

  齐宣帝二十四年,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擦尔哈,已经像是个地地道道的齐人,还起了个大齐的名字叫罗林竹,这是夫子府的李夫子给起的,他说这个孩子有股韧性,像颗竹子!

  李夫子是大齐皇城夫子院的院长,凡是能进夫子院的人都是大齐这一代最有学问的人,而李夫子更是太子的老师,最是德高望重,而一直顽劣不堪的擦尔哈,也就是后来的擦尔哈王,来到大齐后在李夫子的教导下也渐渐收起了顽劣的本性,也至于才有了后来的擦尔哈王,可是李夫子的晚年却极力否认,却一直说,那孩子想家了.....

  先不提,擦尔哈王在大齐是否顽劣,但至少,现在的擦尔哈,不,罗林竹却是知书达理,仪表堂堂。

  现在已经是深秋了,皇城的气候渐渐冷了起来,可是纵使是如此,皇城依旧比丛林大山之中温暖许多。皇城城墙跟下的小酒馆里,温暖的炉火温暖着这个小小的酒馆,来来往往的底层客商们喝着最廉价老谷子酒,看着窗外的深秋细雨,听着酒馆的艺人们唱着南方的青城小调,静谧而安详,繁华热闹的皇城中却也隐藏着这样的地方。

  而在最靠近火炉的桌子上,坐着两个衣着华丽的少年,两个少年虽然不大,但一眼也看出,这二人是大家的公子,这另周围的客商连说话都不自觉的小声了起来。

  “韩野,你为什么总是喜欢喝老谷子酒啊,我一点也不喜欢,总觉的还不如我们部落的酒呢。”罗林竹敞开了衣襟,火炉烧的有些旺,这让习惯了寒冷的他有些不适应。

  韩野好像还在发呆,视线早已落到外面的雨中,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者,纵使他的容貌确实那样年轻。

  “咚,咚,咚”皇城须臾庙里的钟声响了起来,韩野回过神来,看了看手中的酒杯,还剩下一小半酒,他随即放下了,其实,他并不喜欢老谷子酒,这种酒没有什么香味,比白水也就好那么一些。

  走吧,擦尔哈,改回去上课,去晚了可是要挨板子的”韩野起身,把放在桌子旁边的刀背在了身上,他已经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把刀,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身。若不是这把刀,韩野也许在哪一个冬天就死去了,也就不会有那盛世春秋。

  “哦,”罗林竹起身很费劲的整了整他的齐服,这复杂的齐服一直都让他不适应,但至少也不至于坦胸露乳,还是可以穿戴整齐的。

  二人带上了斗笠,渐渐的消失在在深秋的雨中了。

  “师傅,你要走了吗?”

  “是啊,你就留这那也别去。这世道该乱了。”

  “师傅,你什么时候回来”

  ”等到哪颗星暗的的时候我就回来了。”随即他又喃喃低语道:“贪狼以现,腾龙既出,一龙飞天,万龙泯灭,我还回得来吗?”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