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1 02:04:5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西风纵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8-03-18 14:49:31 字数:3911

字体: 字号:
西风纵目录
共4章
  那条六尺白绫还是挂在了庆央宫内殿的房梁之上。

  是长公主柴萱亲手挂上的。

  或许是因为心底那一点不甘,她最终将这条白绫连同整个庆央宫一起付之一炬。

  .

  柴萱从小没有父母,和弟弟柴荣相依为命,后来被郭威收养,生活才终于有所好转。

  不同于大明宫里那个温柔贤惠的才情女子,她的美貌是战场上最恐惧的噩梦。

  面对背叛大唐的乱党的次次攻击,她从不曾有过一丝畏惧,军队于她长剑所指之处所向披靡,战场之上,她纵横其中不曾后退,让堂堂七尺男儿也为之汗颜,便是大辽的国主——耶律述律也不得不赞叹她的勇敢,尽管对中原虎视眈眈,他也不敢贸然出兵进犯。

  为了改变这样的局势,耶律述律下旨,命南院大王耶律绾思前往中原,接近柴萱,伺机杀了她,但耶律绾思最终拒绝了,因为他厌恶这样的感情游戏。

  .

  有时候,命运这种事真是由不得人不信。

  很多年以后,耶律绾思回忆起初识柴萱那天的景象仍是历历在目。

  那个寂寥的月夜,初入中原的绾思和手下失散,迷失在林子,柴萱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问,你迷路了?

  他说,我走了很久,还是无法走出这个林子。

  她问,看你的装束,你好像是来自北方。

  他说,我确实是辽人,但是我没有恶意。

  她说,不要担心,我带你出去。

  他说,谢谢,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她迟疑了一下,才说,萱儿。你呢?

  他答,我姓耶律。

  “小休,你知道吗?我一生走过无数岁月,却只有那一夜才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绾思望着13岁的儿子,怅惘的说出这句话。

  “她比娘亲还要好吗?”小休的口气并不好,毕竟,他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的母亲以外的女人如此着迷。

  绾思不想破坏这段美好的回忆,可他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她不爱他。

  “爹,她真的比娘亲还要好吗?”小休又问了一遍。

  绾思偏过头,说道,“她不好。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却想着别人。”小休不懂。可绾思还是继续说:“我为了她付出了那么多,可最后她却告诉我,她并不是因为喜欢我才和我在一起。”

  “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身份,她根本就不会刻意接近你。”绾思猛然一惊,一抬头,耶律述律已经站在了房门口。绾思没有答话,只是起身,然后请述律坐下。“你还是放不下柴萱。”

  “我从未得到过她,何谈放不下她。”

  “你可知赵匡胤当日为何不顾与她的夫妻之情背叛柴家,甚至和周朝决裂,就是因为你。她和你的一场纠葛成为了她一生的噩梦。你以为你和她还会有什么未来吗?”

  “你不要再说了。”绾思打断了他的话,手中的茶杯也应声而落。

  述律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继续说道,“你为了得到柴萱,私自与赵匡胤结盟,这件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是应该同情你,还是得说你自作自受。”

  “我知道瞒不过你。”

  “我可以不追究,也可以答应你不再为难她,但是我不想看到现在这样颓废的你。”说完,耶律述律拂袖而去。

  “述律,你真的可以放过柴萱吗?”绾思突然站起身,叫住了已经走到了门口的述律。

  述律没有回头,“这世上不会放过她的人实在太多,你别忘了,她的第二任丈夫张永德是个什么样的人,丈夫欠下的债,做妻子的不还,还有谁会还呢?柴荣的江山撑不久了,中原的战事很快就会结束,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有数了吧。”述律说完这句话,身影已消失在了门口。

  张永德。

  这个几乎被耶律绾思遗忘的名字又一次被耶律述律提起。

  “爹,张永德是个什么样的人?”小休有些好奇。

  “他是个疯子,战场上的杀人狂。”

  耶律绾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为什么柴萱最后会嫁给一个这样的人。

  .

  周朝的皇宫像是一座死城。

  夜里的时候,柴荣站在正殿之前,望着这个没落的王朝,几乎绝望。

  赵匡胤的铁甲精骑已经兵临城下,耶律绾思的辽兵也在北面成包围之士,他的军队更是已经到达了抵抗的极限,待到天亮,必定城破。

  “是我对不起你。”柴萱的声音传来,拉回了柴荣纷乱的思绪。

  “姐姐。”

  柴萱握住柴荣的手,那双手冷得如同冬月里的寒冰,“你放心,我不会让恪儿有事的。”

  “小之怎么办?”

  “看她的造化了。”柴萱对小之的冷漠是大周皇宫里众人皆知的秘密。

  “她是你唯一的骨血。”

  柴萱回避了柴荣不解的眼神。

  “你是恨我,将你赐婚于他吗。”

  柴萱的口气满是无奈,“是我不好,当初不顾一切的要嫁给赵匡胤,没料到他是狼子野心。”

  “如果当初,我没有让你去接近耶律绾思,或者一切都不会是现在这样。”

  “接近耶律绾思并不是你的本意,是父亲的旨意,你我身为养子养女根本无从违抗。”柴萱叹了口气,“其实耶律绾思的事情也并不重要,一切都只是一个借口,一个赵匡胤要与我,与周朝决裂的借口。”

  “你告诉我,耶律绾思和赵匡胤,你到底愿意跟谁走,我知道那时候你是为了我才留在这里,可我已经没办法保护你了。如果他们还对你有情,你甚至还可以……”

  柴萱的唇角扯出一丝无奈,“你胡说什么呢?我已经嫁给了我的驸马,哪里可以再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柴荣沉默着,幼年时,与姐姐相扶相依的情景历历在目。

  “姐姐,你相信轮回吗?”

  柴萱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信,我就信。”

  “那约好了,下一世,我们做夫妻吧。”

  柴萱一愣,不懂。

  “这样,我就不会让其他人有机会伤害到你了。”

  柴萱沉默了,她强忍住溢满眼眶的泪水,想要再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

  “姐姐,你什么都不用说,做弟弟的,懂。”

  .

  天终于亮了。

  第一丝晨光照进静心堂的时候,柴恪就醒了,他的腰背因为一夜倚在墙角而有些酸麻,但他依然不敢挪动,因为小之正倒在他的怀里,睡的很熟。

  他轻轻的抚mo着妹妹稚嫩的脸颊,心中感慨万千。

  “这么多年,你有开心过吗?”

  小之轻轻的睁开眼,却没有说话。

  “你开心过吗?”柴恪又问了一遍。

  “多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

  “对我还用说谢谢吗。”

  小之笑笑,说,“我听说,明天,宫殿就守不住了。你说我们会不会死。”

  “只要我活着,你就一定不会死。”

  “我不怕死。”小之站起身子,“我只是,怕疼。”

  柴恪大笑,“这个时候,你还说的出笑话。”

  小之也跟着笑,不再说话。

  远处的炮火声传来,柴恪和小之知道,一切大限将至。

  柴恪牵着小之的手走出静心堂,身后的佛像在袅袅的烟雾中等待着最后的命运。

  “哥哥,我冷。”

  柴恪脱下了自己的长衫替小之穿上,“记住,有哥哥在,你就不会受冻。”

  “嗯。”

  小之点点头,唇边一抹笑也大概是她这一生最无邪的微笑了,这一刻过后,她再没能有机会像现在这样,毫无顾忌的畅怀而笑。

  “哥哥,你先去正殿,和皇上会合。指挥使和长公主一定也在那里。”

  “那你呢?你去哪里?”

  “我要去找柴羽。”

  “找他做什么?”柴恪的口气忽的变得不屑。

  “我不能不顾他。”

  “罢了,你要寻他就去吧。我先去正殿。”

  “好。”小之没有给柴恪更多思考的时间,急匆匆的就离开了。

  很多年以后,柴恪回想起这件事情,依然后悔当时没能摒弃嫡庶观念,和她一起去寻同父异母的弟弟,如果他去了,那之后的悲剧或许就不会发生了。

  小之在北宫院邸找寻了很久,却依然没能找到约在此地会合的柴羽。

  小之有些灰心,无奈的倚在树下,自言自语道:“我都说我一定会来的。”

  “你怎么会来的?”

  听到了柴羽的声音,小之兴奋的转过身,“你躲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

  “我没想到你会来。”

  “怎么会呢?我答应你的。”

  “连父皇都没有像你这般关心过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因为同情我吗?”柴羽的口气有些恶劣。

  “我为什么要同情你啊?”小之倒是有些莫名。

  “你别再管我了,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开这里的。”柴羽任性的甩下了这句话,转身靠坐在了树下,“反正从来也没有人顾过我的死活。”

  小之跟了过去,坐在了柴羽的旁边。“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

  “一个废妃的儿子有什么可羡慕的。”

  “因为你可以称呼自己的父亲为父皇,称呼自己的母亲为母妃。可我不能。我从出生起就只能叫我的父亲为指挥使大人,母亲为长公主殿下。”

  “我听母妃说起过,姑姑和姑父似乎有些芥蒂,所以你也因此受累。”

  “我和他们的关系并不好,他们之间也是这样。整个公主府在我的眼里,如同一座坟墓,整个皇宫在我眼里,如同一座死城。”小之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绝望,“这世上本就已经没有人再对我们好,难道我们不该自己对自己好一点吗?”

  柴羽没有说话。

  小之站起身,朝柴羽伸出了手,“柴羽,我只问你这一次,你跟不跟我走?”

  柴羽看着小之清亮的眼神,终于拉过了小之的手,“我跟你走。”

  .

  耶律绾思的军队已经一路直逼周朝皇宫。绾思命小休带领一支先锋部队先行打开了北边的宫门。

  柴羽和小之跑的很快,因为耶律休哥的马队走的更快。

  小休的刀上满是鲜血,一路而来,四散的宫人们几乎都人没能逃过他们的杀戮。小休轻蔑的看着前面慌张奔跑的两个宫女,一支箭已经搭上了弓弦。

  “我们逃不掉了。”小之已经精疲力竭,若非柴羽一直拉着她,她早已倒下。

  “若是我们被抓,他们一定会用我们来威胁父皇和姑姑投降的。”

  “那可怎么办?”

  柴羽没有说话。柴羽依然无动于衷,小之有些着急,索性不再理他,继续往前走。

  见到小之已经往前走去,柴羽才悄悄的拾起地上的一根木棒。

  突然小之回过头,兴奋的说道:“柴羽,我有办法……”话音还未落,柴羽手中的木棒已经重重敲在了她的头上。

  昏迷之前,小之清楚的看见了柴羽脸上一扫而过的冷漠。

  “柴羽,你……”

  柴羽下手很重,转瞬之间,小之的头上已布满血迹,他有些慌,但是还是努力的镇定下来,他扯下了柴恪披在小之身上的袍子,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西风纵目录
共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