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8:06:1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不小心多活了
  4. 第五章 “天才”回家

第五章 “天才”回家

更新于:2015-12-28 22:18:41 字数:3955

字体: 字号:
  风夜月的昏迷,让各大门派的当家头头当时就炸了锅了。

  这可如何是好,旱魃再一次下落不明。身边的东伊凡早已哭成泪人。

  待到第二天神农家主将风夜月就醒过来,对风家说道,不是什么致命伤,就是劳累过度并且好像在山崖上摔下来过,伤的不重,已经没事了。

  议会厅上,风夜月开始讲述经过,原来是蚩尤族例外一个候选人天庭蛮在外出期间惹了麻烦,当初九幽祖与天庭蛮一个向东北进发,一个向西北进发,九幽祖幸运出门不久就遇到了我们追击的旱魃,天庭蛮就没那么幸运了一直到了西北的道山之祖昆仑山都没有收获,后来听说昆仑山多奇珍异兽,想来用异**差,便上山狩猎,结果碰到天帷族人,双方因为争夺猎物打了起来,天帷族人很是欣赏他并与他结交,请他为座上宾客,可就是因为太欣赏他了,天帷女王对其动了鸾心,想他做天帷的武王,下嫁与他,可这小子吃了就走,说自己还有家室不能和天帷女王成婚,这就是赤裸裸打脸啊,睡了女王又不想担责任,跑了。

  后来就是天庭蛮回到部族,族中正在等他回来,比较功过,竞选族长,因为什么都没有带回来,所以族长顺理成章的成了九幽祖的了,风夜月也因为九幽祖成为族长,很受族人待见用美酒很精美的丝布换了很多稀有药材和烟草,但是好景不长,就在风夜月打算回家的前一天,天空中忽然飞来了一只巨兽上面驮着一座大城,说天庭蛮侮辱他们天帷女王,并逃出了昆仑山。现在人家多方寻找已经上门兴师问罪来了。

  双方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可惜蚩尤部族虽然武力强悍,但是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人家举全国之力打一个部族。蚩尤部族没了,风夜月也是一心逃命才侥幸逃了出来,还落了一身的重伤。

  说完,将靴子脱了下来从鞋底夹层拿出了一个乾坤袋,将里面的稀有药材和神效烟叶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这就是我在蚩尤部族的半年说得,虽然没有带回旱魃。但是这些药材都是价值不菲并且这些烟草对修行有奇效,也算是不枉此行,让大家白白等了这一场。”

  议会厅里顿时气氛都变了,除了东伊凡以外其他人看到堆成山一样的草药和烟草都喜形于色。好歹自己没有白忙活一场,再说旱魃要回来了也没法分,这些草药和烟草可是解决了分账的问题,同时也得到了很大的好处。“

  只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雷驼子问道“旱魃,现在下落何在,你可知道,如果她被解决了还好,如若她再次出现,养好了伤成了气候,恐怕到时候,她出来为祸天下,就是举我们所有人的力量与其以死相拼也没有胜算啊。

  “哦,这个雷长老倒是可以放心,因为在逃跑时我已看到旱魃被天帷的人以冰棺封印,已经镇压了,昆仑山为道家祖山,怕是也不会容许一个祸害在人间作乱的。”风夜月解释道。

  “好,如是最好不过了,昆仑山虽然神秘不与世间的人来往,但是正气不阿,法术高深莫测,从能灭了蚩尤部族来看,倒是不用我们多虑了。”

  待到各个门派将药材和烟草分配完以后,各个族长都各自启程回到自己的门派驻地,毕竟半年的等待没有白费。虽然有心想要去蚩尤部族看一下,但是一来门派主事都已经修为十不存一,再者身怀巨资怕有闪失,如今之计,要做的就是躲回自家门派等到两年半过去以后了。

  而风门一直没有走,东伊凡一只跟着风夜月,等到所有人都走了,风夜月从裤裆里又拿出一个乾坤袋送给自己的父亲,说这是咱自己私藏的,您拿回去吧。东伊凡和我一起有事情要办,我要和他回一趟蚩尤部族料理后事,你们回去吧。

  风门家主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看到自己儿子坚毅的目光,和手中的乾坤袋,现在他也是身怀重宝。必须要马上回到门派才行。

  “万事小心,这是你爹我这次出门最后的财产了,你拿着吧”说着扔给风夜月一个小型乾坤袋。带着众人走了。

  等到所有人都走得无影无踪以后,东伊凡随手从桌子上抓了个蔬果边吃边说道,夜哥别装了,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风夜月一听顿时垮了下来,确实装了一天,演了一天戏,累的自己都快垮了,但是自己自认为演技了得,连那些大长老门主都骗过了,为什么东伊凡会知道自己在演戏。

  “小子说说,你咋看出来我在演戏的,我感觉我自己演技很好啊,并且故事前后逻辑完全没有问题。为了演的真实,我让你爹和你表哥还有那个天庭蛮一起揍了一顿,然后跳崖,并且一鼓作气跑回来,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没有破绽啊。那些老家伙都没有发现,竟然被你小子发现了,说你咋发现的。”

  “倒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发现,先不说你逃跑背后没受伤,而是伤了前面,你说你没有战斗一心逃命,他们不可能在后面追你打到你前面,另外,我部族人都是打猎的,说佩戴的兵刃上都有毒素,你在部族里面吃的东西里正好是克制的成分,所以毒素对我们没有用的,但是砍完人以后伤口周围还是会有残留毒素,这是一种麻痹的药物,就是伤口周围变色过两月才能好,不会出现后遗症和中毒的症状,另外就是你的草药里面有很多珍贵药材是我们部族里面还有山里没有的,但是已经作为成药了,也就是药材一部分不是我们的。可能是你说的天帷送的。既然会送珍贵药材怎么会和我们打仗到灭了我们部族呢?”

  “药材可能是你们部族珍藏的啊,也可能天庭蛮从天帷带回来的啊,再不行就是天帷先礼后兵也是说的过去的嘛”

  “其实破绽最大的就是天庭蛮,你不提天庭蛮我还不会说,天庭蛮那家伙谁都知道是个武痴,他走时候根本没有结婚,别说结婚,连相好的姑娘都没有一个,你说他骗了天帷的身子说家中已有妻室。骗鬼呢?就他也就是被天帷女王骗的份,还有让他往回那药材,不到半路就吃光了。给他两座药材山也不够他从昆仑回部族的。”

  行啊小子,脑子很活泛啊,

  你以为我这半年就在这里吃饭等你们嘛,你们这边的书我都看得差不多了,不敢说集百家之长,但是多少都懂点,其中包括你们百家和五十二道家仙门修炼法门都会一点,

  这怎么可能,百家不说了,五十二家道家仙门都是严守自己法门你是如何学到的?

  我天资聪慧,另外他们没想到一个小孩会在门外玩耍时会记下他们教导弟子时候的口诀和诀窍。我这人没什么好处,多年在丛林里生活耳力惊人,另外就是记忆力天生就好。他们说的现在我还无法理解但是文本口诀基本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包括他们的压箱底的功法也知道,就在你们走的前半各月时候,各家精英要出去历练,各家长老都私下传自己得意弟子保命的功法和底牌。你说这个客栈虽然很大,但是毕竟不是门派官邸,隔音差的很,别说口诀每晚哪个门主找了姑娘我都听得出来,他们的道术心法什么的,我就一不小心听走了。就是现在功法次序还没有排出来,不然可以写出来了。呵呵、、。

  我现在真想把你脑子打开看看到底什么构造,要不我练习噬魂大法把你知道的都抽出来,我就能集合天下功法所长了。

  你还是算了吧,你的事情我听得最多,打小挺聪明的孩子就是不学好,自己的功法都学不全,还想学别人的。

  你..........

  好了不和你拌嘴了,走吧我回来就是接你回部族的。九凤天可是一直问你这个凡哥哥哪去了。想不到你小子在家还有个情儿”

  “没有的事情,走吧”说着脸红的走出去了。

  不过夜哥,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猜的八九不离十,你们一族和旱魃算是有缘,旱魃去了你们那里变乖不少,后来被神女带进了不老洞,老族长也没办法,后来天庭蛮回来了,被天帷巨兽载回来的,和你说的一样,天帷女王喜欢他,这家伙就是个武痴,几本功法就被骗走了,被人家女王收了,这次是回来道别的,并且带了不少礼物,其中有一部分半路就被那个蛮子吃了,要不是天帷发现的及时预计这批药材真没了。

  那你呢?不回家还来干什么?

  我喜欢这边人的性格,合得来,就先不回去了。。。。

  你是喜欢上了我们这边的人了吧....

  风门别过头不说话但是红了的耳朵已经出卖了他

  哈哈哈哈哈,山谷丛林里响彻了东伊凡的嘲笑声然后被哎呦取代

  别以为我真的不打你,你爹说了,你丫聪明但是修行也是个半吊子,我打你妥妥的,别跑。

  崇山峻岭之间,天地灵气异常浓郁,风夜月运起风卷残云术拉着东伊凡踩着无形的风快速的行进。

  要说风夜月最得意的法术就是风卷残云,飞的不高仅仅是贴着树冠,虽然不高但是胜在快速,当年每次惹祸被他爹追着打的时候,就是这招,让他免了不少皮肉之苦。

  不多时,眼前被一团黑雾遮盖,原先看到的青山绿水都不见了,二人停将下来。雾气中树木干枯,奇形怪状,这就是蚩尤部族的唯一一道屏障,毒瘴。并且瘴气之中布满了巫术的阵法,没有族中的解药和带路,任你是多大的大能也不可能进得去。

  二人吞下药丸,并且九曲十八弯的开始走起来。避免毒瘴中的机关,其实两个人在如此浓郁的瘴气中根本是看不到的,如若强行去看,怕是眼睛是要废掉了,只能是靠记忆力一步一步的记,一步一步的走。(说白了就是两个人,全是偷懒修为不够,才变成睁眼瞎,不然多少能看到些距离)

  出了瘴气林,已经是夕阳西下。面前又恢复了青山绿水,远处依山而建的寨子,就是蚩尤部族的村落,远远望去,男人们挂刀背弓带着一天的猎物正在回家,女人们有的洗衣服有的正在照顾自家的菜园,渺渺炊烟下,很多孩童还在练功。完全是世外桃源的景象。

  而面前是一男一女两个孩童,一个是自己的表哥孟黎,一个是圣女的弟子也是自己的青梅竹马九凤天。

  “凡哥哥你回来了,好想你啊”说着九凤天就要扑上来,但是被东伊凡巧妙的躲开,对自己的表哥胸口一拳。然后表哥也还了一拳,兄弟之情不需要任何语言。

  “哟,这不是废物东伊凡吗?”忽然从道路草丛边闪出几个少年,为首的魁梧少年说道

  “听说你做了人质,我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哎。。。。族长家的孩子也有不中用的,所以血脉这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蹊跷。给部族抹黑的废物啊又回来了,一年后的成年仪式武斗我们不用担心垫底了。”后面的孩童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