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4 17:48:3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不小心多活了
  4. 第一章 旱魃出世

第一章 旱魃出世

更新于:2017-04-21 16:14:50 字数:3386

字体: 字号:
  春秋战国时期,夏王朝名存实亡,各地诸侯王纷纷起兵相互征战,夺取领土城池。导致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到了秦大举清灭六国,更是山谷平原鸦羽蔽日,血色大地,风起所向,百里之外尸臭刺鼻,正所谓;盛世出祥瑞,恶世走邪魔。战火所到之处群妖并起,狂魔乱舞,是时各家名门以及深山修仙之人,纷纷出来斩妖除魔,联手还天下人一个太平。不日,天地变色,漫天星宿乱麻一片,不显天象,又有晴空震雷,黑箭射日等大凶之兆,使得百家变色,道仙动摇,集天下情报网,想要找出源头,但是世界好像忽然平静了一般,妖魔不在出现,天下忽然出现了祥和之象,就在众人以为虚惊一场的时候,忽然有一天,晴天白日,太阳出现三圈晕,正北之方向出现巨响,震得大地瑟瑟发抖,房屋开裂,一组黑光冲天而起,夹带鬼哭狼嚎之声,吓得百姓躲在屋中抱头躲避,这时再抬头望天,三条晕已被冲去两条,众人顿时大惊,到底出现何等妖魔,连太阳都要自我保护,待到黑光散尽。各仙道与天下正义之士用了整整七天才赶到黑光的出处,整整数座大山,被烧成通红,满地的妖魔的尸体,空气中没有半丝的水分,无数的尸体没有一丝丝的恶臭,上去一碰立刻化为尘埃,看来是一瞬间就被烧成灰烬和焦炭了,各个名家拿出法宝侦查,在山中寻找线索,最后风玉楼庄的二少爷风夜月实在热得受不了了,一个龙卷腾空,把自己带到云霄偷懒,正是打算偷闲惬意之时忽见一条火线正在到处乱冲,马上就要回来了,马上警示下面有危险,因为与其说是火线不如说是一个黑点带着一片火海,正快速的向着这里冲将过来。众人听到警告满脸警惕,纷纷向天上冲去,但是还有些飞的慢的还有一些能力低的,直接就葬身火海,一声惨叫都没有,就没有了生命气息,面对滚滚的热浪,让飞上天空幸存的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何等强大啊,大火停下来以后还在持续燃烧,大约一个钟头过去之后,火海逐渐消退,众人终于看到了妖物的真面目,竟然只是一只旱魃,虽说旱魃所过之地赤地千里,旱不生苗,但是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啊,高空中的叶序上人腰间的玉瓶里就有两只正在炼化的旱魅,但也没有这么强啊。难道这只是旱魅之祖不成?然而这只旱魃在洪荒时代就已经存在于世间,并非是恶尸所化,而是天地之间的一个精怪罢了,那时候天地灵气十分旺盛,她从地火之中出生之时,正好是人类母系社会,从地火中取火种,于是定化为女性,后来共工和祝融大战之时,被祝融的火源之力吸引好奇的去看个究竟,结果不小心被共工散落的弱水淋个正着,当时就悲剧了,身上的所有火源之力根本使不出来,于是回到地火之心休眠修炼,再次醒来便是姜子牙带兵讨伐商纣之时,刚刚醒来就被拿着打神鞭的姜子牙封印在了极北之地。这也是中国最早期人们对旱魃有了认识。然而数百年的战争和杀戮,又一次的唤醒了她。虽然还没有回到全盛时期,身上的封印依旧在。身体只比人类强一点,但是复仇之心驱使她,冲向人类居住的山村。不会飞的她,贴着地面,犹如一只离弦的利箭,带着一道道虚影从山上冲将下来,然而人有失足,旱魅有失脚,跑的太快没有看地面,被地上一只老藤绊倒,在天旋地转不知多少转,也不知道多少个跟头之后,旱魅看到天上的星星被浓雾住,两眼一黑,昏迷了。等到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户人家的床上,一个清秀少年正拿着一碗热药走过来,“姑娘,你醒了?来来先别说话,喝了这碗药,要不是我打猎经过,你可就喂了野狼了,这地方穷乡僻壤,山路又危险,你是怎么来的。”旱魅接过药端在手里,用鼻子闻了闻又喝了两口,太苦了!泪花都出来了看着女该眼里转着泪花,少年也有点慌乱,以为触动了姑娘的伤心事“好了,我不问了,你别哭啊,看来都是苦命家的孩子,你还有家人吗?”摇头“哦,那你先住我这里吧,我叫黎弓,不是什么坏人,你一个女孩子,单身一人出去是要挨欺负的,世道这么乱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说着叹了口气,自己就是家人被大军入侵时候杀光的,只有自己逃到了山里,还好这里保长和自己以前有过来往,让自己在这里安了家。到底还是心智未开,脑子一时没有转过来,她是来复仇的,刚刚化形就被弱水淋了休眠,好容易醒了又被一个大白胡子的人类把它镇压的好惨的,但是看着少年又是做吃的,又是端水,傻看着就把这事情给忘了。第二天一清早,旱魅就起来了,黎弓正在院子里弄昨天打回来的猎物,黎弓在那操刀剥皮,旱魅在旁边蹲着看着,黎弓看她眼巴巴的看着,就问是不是饿了。点头。“这些本来就是要给你吃的。哎......这还没烤不能生吃的。快把嘴上的血擦掉。”这是正巧保长其老爹要去打猎路过.看到黎弓院子里有个姑娘,更甚的是姑娘满嘴是血的咬着刚刚开剥的生肉,上前询问“小黎啊,这是哪来的姑娘啊,怎么吃生肉啊。”“呵呵呵,其老爹,这是我昨天在山下救起来的姑娘,像是山外的,外面打仗逃进来的吧,不会说话,哎.....看来是吓得不轻啊。”“哦,小姑娘你爹娘呢?还在吗?”其老爹转头问了下正在咬肉的旱魅,旱魅傻傻的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也是个可怜孩子,留下吧,我这个保长同意了。”说着笑呵呵好的那拿着弓箭上山去了,着兵荒马乱的年代,哪个村子没有几个难民啊,不困难的话都会收着,毕竟都是为了活命。旱魅在黎弓这里转眼过了三年,深山之中免去了战火的烧灼,学会了说话有了自己的名字小冉,并且在村里人们的撮合下决定和黎弓成亲,山村虽然没有几个人但是很快大家都把家里的好东西拿了出来,起了篝火,把酒庆贺。黎弓端着一碗浊酒,与村里的小伙男人们交杯换盏,满脸通红的脸笑的早就开了花,火堆上烤着一只大野猪,女人们在旁边做着下酒菜,老人拿出了好久没用的皮鼓,敲打着唱着山里的调调,小孩围着火堆跳着舞,跟着唱。但是他们不知道就是巨大的篝火的火光吸引了秦国的军队的注意。小冉带着红盖头正在床上坐着,害羞的等着黎弓招呼客人回来,忽然外面喊声四起,门被强力的撞开,飞进来两个穿着盔甲的秦兵,黎弓满脸是血,拿着木棍冲进来。拉起小冉就是往外跑,进了山林还能看到后面火光冲天,火把在山林中闪烁,看来是还在追。次日,天亮,黎弓已经不行了,虽然带出了小冉但是受伤太重了,看着围着一圈的秦兵,黎弓拉着小冉的手;"冉,黎照顾不了你了,把我身上的箭拔出来,我们自己了断吧,千万不要落在他们手里,这些坏蛋不会.....”黎弓长着嘴,肺部早已被箭支射穿,只能喷出一团团血沫,再也发不出声来,拉着小冉的手已经落下。小冉默默留着泪看着好像有东西堵着喉咙,想说张不开嘴,想喊发不出声,想抓住丈夫落下的手,又好像全身瘫痪一般,移动不能动。“哈哈哈,小妞,你男人已经死了,咱兵哥哥,可是好久没碰过荤腥了,哈哈哈哈”虽然秦军的盔甲带着面具,但是依然能感觉到他们笑得是多么的得意与张狂。最终小冉从呆若木鸡中醒了过来,抱着黎弓的尸体嚎啕大哭。再听到秦军的话后,猛地回头带着泪眼的眼睛愤恨的看着他们。“你们,害死了他,我要你们,你们全部都要死,叽~~!!!”说完就向着黎弓的脖子咬去,留着眼泪疯狂的吸允着。身上一股股的黑气正在缓缓升起。身上的封印如同瓦罐一般哗啦的化成了青烟“她不是人,是妖怪,在喝她男人的血,快杀了她。”秦兵有点惊慌了,举起手中的长戟就要刺下去......“啊。。。。救我!”血液染红了周围的灌木丛,山林中响起了,秦兵的惨叫抹去嘴角的血渍,“黎,我们生不能在一起,死,你就在我体内和我合一我们一起报仇”缓缓地走出山林。是夜,秦军大营惨声不断,五千驻守官兵,全被吸光鲜血而死,一个长发女子穿着血染的嫁衣,走进了废弃的山谷战场。旱魃小冉虽然是地心本元火诞化的生灵,但是终究没有接受正道的修炼,出于本能吸收战场横死之人的怨气,吸食士兵们的血肉,本来封印就已经年久失修薄弱的很了,这回吸食了大量怨气和鲜血,弱水剩余的封印脆弱的一碰即碎,终于,在一座山里,战争刚刚结束,尸体的中心,食尸怪正在美美啃着一只手。小冉吸收着死去战士的怨念,能量越积越多,吸引来了各地的妖怪。越来越多,怨气越积越盛,阴气被挤压出地面,就是红日当头山谷里仍然烟横雾绕,终于一注黑火冲天而起,弱水封印被尽数冲破,上万年的修行回来了。战场霎时间变成了火海。被吸引来的妖怪也成了焦炭,多年积攒的力量一次性爆发如同火山爆炸,旱魃小冉一时间无法控制如此庞大的能量瞬时间暴走,满山遍野的乱串,释放自己身体内的狂暴霸道的能量,就在这时前面忽然好多人类。于是二话不说就冲了过去,但是他们飞到了天上,旱魃不会飞,停在地上抬头看着他们。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