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6-27 06:13:28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史上最儿戏修仙
  4. 000章:谁写的剧本!

000章:谁写的剧本!

更新于:2017-09-21 10:01:41 字数:2313

字体: 字号:
  “哧溜——哧溜——“

  吃面的声音在空旷的小房间里回荡,一个身形消瘦的年轻人顶着个光头,翻着死鱼眼,边吃边盯着桌上的一沓纸来回的看。

  检查结果可以用几个字来概括:唐枫,男,20岁,脑癌晚期。

  主治医师的私人建议依稀环绕在耳畔:“小伙子,抓紧时间给家里留个后吧。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唉······”

  良久,他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生死间有大毅力,这一刻,唐枫悟了——他发出了一声感叹:“我信了,方便面致癌,真的不能多吃。”

  不过无所谓了,他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了。

  “哧溜——哧溜——”

  ······

  唐枫这辈子概括起来其实挺容易的。

  五岁父母双亡后唐枫的抚养权到了他爷爷手上。他爷爷是退伍伤残军人,行动不便,对小唐枫当然是疏于管教。

  白发人送黑发人之后他爷爷的思想也出了问题,整日里净说一些不可描述(总之绝对不能写进书里,我还想靠这本书吃饭呢)的言论。

  如此环境之下,从小就缺乏了父爱母爱家庭关爱,唐枫的性格也就随之出了点‘小’问题。

  比如现在,对自己生死的漠不关心就是其中之一。

  指望他像一般人一样哭天抹泪是不可能了,解决得了的问题他想尽办法也会解决,注定的事情,他从来都懒得浪费时间。

  况且他也没什么人可以哭诉,性格怪异的他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基本没啥关系好的朋友。他爷爷几年前也去世了,只给他在‘百八十环’外留下了一所小房子。

  至于房子······当然早就卖啦。难道你以为癌症的治疗费用很便宜吗?

  唐枫其实不想死。

  这好像是句废话,谁好好的想死啊······

  ······

  解决了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香辣牛肉面,唐枫起身开始打扫出租屋。邋遢了一辈子,死前他想死的干净点。

  就是委屈了房东刘大妈,几十岁人了还有老胃病,听说吃饭一直胃口就不好。过几天自己死后要是尸体发现的晚,不知道得给人恶心成啥样呢。

  一想到这里,唐枫就觉得······就觉得······就觉得爽啊!就觉得痛快啊!

  该!让你丫天天玩了命的涨房租,我这么惨,这么可怜,你竟然逢一三五关我水阀,二四六拉我电闸?不就是交不出房钱吗,你坐拥半条街的门面加租屋,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嘛!

  ‘大不了我死之后,所有东西都留给你抵债好了。’

  心里这般想着,唐枫竟真的跑过去把自己的值钱物品收集在了一起,码成一堆放在了饭桌上。

  “手机,笔记本,平板······嗯,算上折旧率也只多不少。”唐枫一直自诩是个讲究人,从来不欠人东西不还。虽然房东没有人情味,他还是想把该给的给上,这可能也是他最后的坚持吧。

  打扫完卫生,唐枫下楼扔垃圾。他在桌上写了个纸条,上书‘些许财物,以抵房钱‘八个大字。

  纸条是用诊断报告写的,一时间竟然营造出了些许悲切凄凉之感······

  ······

  唐枫拎着个垃圾袋走在破旧的楼道里,一想到自己的人生即将被画上句号,不禁又发出了今天的第二次感慨:

  “谁能比我惨啊······”

  “我······“

  一个微弱沙哑且低沉的声音冷不丁的从前方拐角处传来,给唐枫吓了一跳。

  谁呀这是!半下午的楼道里也没个人影,突然发出这种要死人的声音吓唬人是要闹哪样啊?

  唐枫心想我都要死的人了还有人吓唬我玩,现在的人怎么这么没公德心呢,心里不禁有了一丝怒气。

  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去,刚一转弯就破口大骂:“你大爷的!这么吓人有意思吗······吗······”

  “我去!大叔你比我惨呐!”看清了眼前的场景,唐枫骂不出口了,发出一声惊呼。

  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半靠着墙角倒在血泊之中,他面色苍白,显然是失血过多造成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一架贯穿他半个胸膛的伐木电锯!电锯大的不像话,穿过他身体后直接小半个钉进了墙里,怎么看怎么无厘头。

  “给······给······”大叔已然进入了弥留之际,却艰难的举起手想把一个东西给唐枫。

  唐枫见状赶紧接过来,发现是一枚巴掌大,透明的椭圆形水晶球。

  “一定要拿好,千万别打碎了。”大叔把东西给出去后语气变得流畅了许多,目光中透着一丝欣慰:“小光头,我快不行了,你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经典桥段吗?”

  由于化疗,唐枫的头发确实是掉光了,他特讨厌别人叫他光头。

  但现在显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惨的家伙貌似回光返照了,得赶紧想办法救他啊!

  “大叔你伤成这样快别胡言乱语了,我帮你打120!”唐枫倒底是个好同志,没有第一时间选择拍照留影发微博。

  一摸裤兜,手机还放在桌上呢······

  “不!来不及了!”大叔闻言却发出大吼,情急之下硬是表情浮夸的接连吐了三大口血才缓过气来。

  大叔语出惊人道:“我连个名字都没有,一般伤成这样的龙套是绝对活不成的,你让我说!你让我说!“

  纳尼?唐枫闻言都惊了!伸出去扶他的手吓得停在了半空。

  “你听好了,凶手就是······就是······就是······呃!”大叔咽气了,死不瞑目。

  唐枫:“······”

  竟然就这么死了啊喂!就是个屁嘞,有那功夫你早就把台词说完了啊!这剧本是谁写的也太不负责任了喂!

  唐枫觉得自己脆弱的心灵被一群草泥马给无情的践踏了,愤怒的把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砸就准备去找作者拼命。

  等等?我刚刚砸的是什么?

  水晶球砸在地上被摔的稀碎,一阵光芒闪过,唐枫消失在了原地。

  【系统激活,玩家身份已确认:地球人——唐枫】

  【游戏绑定成功,请玩家努力完成游戏内的所有必选任务。玩家死亡或任务失败将被强行踢出游戏,失去游戏资格。】

  【您是本次游戏唯一玩家,主线结局已设定完成:成为九州大陆最牛X修仙者。】

  【游戏通关奖励设定完成:永生药剂×1】

  【新手礼包已发放,游戏开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