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48:3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纤雨纤泷
  4. 最初与最后的回忆(一)

最初与最后的回忆(一)

更新于:2018-03-18 09:51:06 字数:2035

字体: 字号:
.?

.在这熟悉而迷茫的天空下,其实有许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人’和‘物’。他们是我们身边的存在,却也不是我们身边的存在。明明在一起的理所当然,却又说不出的朦朦胧胧。也许,我们都是‘不同的人’吧!

.『你说,为什么我们的天空不一样呢?』这是一个躺在河堤草坪上的青年提出的,这青年身边只有一团白色的物体!似乎是一只宠物。那他究竟是在对谁说话呢?自言自语?

.『因为我们是‘不同的人’。』某个神秘的声音突然冒出来回答了一句。这声音带着些许漠然,但从这轻柔的声音中听的出声音的主人是个异性。

.『不只是你和我吧,你和他们的天空也不应相同罢!拥有洛神之赋的你…早已注定了你不可能平凡一生。』依旧些许冷漠,似乎并不愿谈起这话题。

.『‘不同的人’、吗?是啊。冥界的天空怎么可能和这地方一样呢?!茗,可以和我说说那片天空是什么样的吗?』青年缓缓坐了起来,伸出手宠溺的在那团白色宠物身上抚摸着。而他也安逸的挪动了一下身躯,刚好可以看出那是一只纯白的雪狐。

.『非,我知道你很想记起过去的你,可是,那对你是一种伤害。那样,你会恨我的!而且,那个你也不会希望我告诉你的。所以,别逼我了,好不好…』〖如果可以,我希望受到伤害的是我。只要你快乐,就好了。〗茗再没了那漠然的语气,有的只是一种忧伤…她、很在意他吧…

.茗所说的非便是故事里的男主人公。全名宇非,一个十六的青年男生。六岁父母出车祸双亡,跟着奶奶洛颜一起生活。所幸父母生前开了一家跨国大公司。由于宇非年纪还小,便是由唯一的亲人,奶奶在管理。而公司里面也有些父母生前交好的下属,都尽心尽力的辅佐宇非的奶奶一同经营。所以这些年公司的生意也一直保持着平稳的状态。而宇非,作为宇家唯一的继承人,从小到大也没有辜负奶奶的期望,无论是学习还是做事,样样都是非常优异。为人处世也早熟的让人有些吃惊…记得他十岁大的时候便代表着公司谈成了一笔出国的大生意,为公司赢得了一位大客户。成为了公司的总经理。试问这样的孩子心智得需要多稳重?!但,也许也因为他的过于早熟才使得他十六岁大了却连几个玩伴都没有…但即使如此,他还是这样过了十年…而且背后的这个他,也许谁都不知道吧……不过,话说回来,咋们的总经理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呢?一身休闲装,短寸的头型,一张清秀的脸。躺在这河堤草坪上。更像个邻家男孩般。

.『茗,别这样!我不问就是了。』〖我知道,你不愿意我受伤害。我都懂…我,又何尝不是呢!〗知道她不开心了,他也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似乎不开心的是他自己般。他、也很在意她...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清风缓缓地拂过草堤,那过膝旳草被风拂过如同浪潮般,煞是好看。加上某个帅气的男孩儿,将此地印成了一幅绝美的风景图…

.过了许久,茗打破了这沉默…

.『非,好不容易的一日假期你不会就如此浪费在这里了吧?』茗的语气中带着无奈,带着心疼…是啊,〖我心疼你,总是不顾一切的努力着,为了家人,何时想起了自己。十年,自我见到你那一天,你就一直为了你父母留下的事业所操劳,明明你这个年龄段应该是快乐的童年,却让你如此,好不容易你昨日给了自己一日假期。〗他有他的坚持,所以她无奈。只是他的坚持却让她如此心疼。如同那时一般…

.『茗,我累了,让我睡会儿。等会儿叫我好吗……』听着他的声音越来越弱,似乎已经沉沉的睡去。……

.她轻轻的应了一声。她知道他已经睡着了,他如今只是个普通人,可是他的累,却比那时的他更累…至少那时,他强大,不曾为了工作或是应付他人心机而烦恼。

.突然…在宇非的身旁,一阵淡淡的白光闪现,似雾茫般,将宇非笼罩在其中。

.『落,是你,对吗…即使,过了万世的轮回,你还和那时一样,总为别人着想,为了他们却是连自己都不顾…如此的你,让我好心疼。记得吗,那时,我们相依相偎。那时,你也轻抚我的脸庞。那时,你还叫我茗儿…』

.说着说着,雾中竟传出了啜泣声…隐约看清,雾中有一只纤细的手轻轻的抚过宇非的脸庞,那么轻,那么温柔,仿佛怕这熟睡中的人儿醒过来…『落,我该怎么办?我该告诉你吗?我真的不想你受伤了,如果可以,我就想这样陪着你就好了。不管怎么样的你我都爱…』她如此爱他,甚至超过了爱自己,无论自己多委屈。只要不让他受到伤害,她都会忍受…因为她爱他。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就这样,她就这样一直待在他的身旁诉说属于他们的回忆…直到他悠悠醒来。

.『唔~茗儿,我睡多久了?』刚醒来的他揉着惺忪的睡眼。连自己对她的称呼不一样了都没察觉到。却不知引起那伊人心底的波澜壮阔。

.『落?』那不确定的声音里带着多少期待。是你吗?

.『落?谁啊?茗,你说的谁吖?刚才我睡着了有谁来过吗?』不知缘由的他,猜测。却不知,他的话让她心凉了一半。

.『是啊,怎么可能是呢。尽管他是他,他也不再是他了。』多少的失落。充满无尽的忧伤,仿佛连空气都随着变得压抑。『你睡了两个小时,现在已经是十点了。要去哪儿玩?』再度变回了那个冷漠的茗。

.『两个小时吗,嗯。陪我去海边走走吧。自从爸妈走以后,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去过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