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3:40:4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花前醉
  4. 第二章 村中、变故

第二章 村中、变故

更新于:2018-03-18 14:44:33 字数:3633

字体: 字号:
  一个人的变化,除了他的亲人能看的出来,还有就是他的朋友,在吕睿佳的眼里,刘求真的变了。曾经的他,几乎不主动挑起一个话题。即使你和他说话,也都用诸如,嗯、啊、哦,这样的词来回答。可是这回村的路上,眼前的刘求嘻嘻哈哈,仿佛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对待万事万物都那么的好奇,吕睿佳感到一丝丝的疑惑,但是在吕睿佳的脑海里,刘求全部的改变都归结到他的奇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真的被河水泡傻了,泡的性格改变了。。。

  回到村子已经是傍晚了,在刘求眼里,这个村子真的仿佛是世外桃源一样,黄发垂髫自得其乐。农人赶着牛儿回家,妇人生火做饭。对于刘求这个城里的孩子来说,这样的景象真的是美极了。他在心里默默地夸赞着村长的治理得当。

  吕睿佳指了指东边的第一家,那就是刘求的家。刘求顺着吕睿佳手指的方向看了看,诶?为什么这么和谐的村子,我家却这么的不和谐。只见一个妇人,大概30岁左右,虽然是农家妇女脸上却不见一丝风霜打磨的痕迹,长了个娃娃脸。虽然衣着朴素,却有着另一种美感。但是这样的美女却掐着个腰指着一个蹲在墙边的男人痛骂。

  “啊?你说你这么大个人,连个孩子都看不住,你呀你,你是他亲爸么,你死了得了。”

  这个男人哭丧个脸没有一句反驳。刘求以为这个女人是在说男人没看好刘求,让刘求这么晚才回家。所以没多想,刘求就开始打量这个男人,大概有40多岁,皮肤黝黑,脸上一道道的皱纹,最可气的是还有个啤酒肚。

  刘求在原先的世界受够了原先父母的争吵,而且在这个世界他们毕竟是刘求的父母,刘求不能看他们继续争吵下去。刘求想到这个身体的上一个主人的性格。走道他们跟前,大喊一句“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喊啥啊。”

  两人一愣,看向刘求而后异口同声“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刘求无奈,这个刘求在家的地位真低啊。

  刘母走过来跟刘求说“唉,求儿啊,别怪父母跟你喊,是你二哥走丢了,找半天找不到。”

  “哦,那个傻子啊。”刘求道。听吕睿佳说刘求和他二哥关系特别不好。他二哥总是想亲近他,而刘求对于有个傻子二哥特别的反感。刘求总是对他二哥拳脚相加,而他二哥总是傻乐。但是这句话,真的是刘求无意间说出来的,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你怎么说你二哥呢,你给我滚屋里去,屋里有些饭菜,你成天就知道出去野,隔壁家的刘嘉伟都凡阶一级了。你还是个普通人,人家一个人能打你两个。”

  刘求吐了吐舌头,表示这件事与我无关,跟吕睿佳打了声招呼,转身返回屋子。原先最讨厌父母说谁谁谁家的孩子这好那好的了。怎么到了这,说话都一个口吻呢。唉。

  这间房子很容易就可以看明白格局,除了一个吃饭的地方,就剩下两个屋子,一个是父母住。一个是三兄弟住的,当然现在只有刘求和他二哥住。刘求折腾了一天也饿了。看到桌子上的菜,就开始猛吃。吃完也不管桌子上狼藉,回到了自己小屋。

  听外面的声音渐渐小了,刘求也因为疲累也慢慢的睡着了。至于手中的那根笔,早就不知道让他扔在屋子的哪个角落了。

  到了半夜,刘求梦到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来索命。他一下就惊醒了。

  “呼,还好是梦,还好是梦。我说刘求大哥啊,你肯定是淹死的,虽然咱俩长的一样,姓名也一样,但是我没有恶意啊。只是帮你完成余下的生命么。唉,算了,继续睡”

  刘求这边嘴里神神叨叨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只见村门口,一个白白胖胖,嘴里躺着口水的男子向刘求家走来。没错,这就是刘求的二哥刘财。

  就在刘财准备开家门的时候,巨大的喊杀声传来,惊醒了许多安睡中的村民,这其中就包括刘求。打扰一个睡着的人一定会让那个人非常生气,而打扰一个刚刚被惊醒后睡着的人,那是非常恐怖的。刘求就是这样。

  “这大半夜的都干哈呢!你搬家也不能半夜搬吧!谁家闹鬼了吧!”刘求大喊。

  就在这时,一个啤酒肚冲了进来,连忙捂住刘求的嘴。刘母也赶紧走道刘求身边。刘父小声说道“赵二狗来了,你不要命了啊。”

  “嗯?二狗?这名字真带劲,他是谁啊?”

  “孩子,是不是吓傻了?赵二狗你都不知道了,咱们村外面牛头山上的大当家啊。赵二狗、赵满月两兄弟你不知道么?”

  “哦~~~我知道了,土匪呗。”

  “你小点声,他们这次来者不善,前一阵子洗劫了好几个村子呢。”

  “啊?别啊,我这才刚活过来,啊不是,我还没活够呢”

  “这孩子真让人吓傻了,嘘,别说话,村长大人会有办法的。”

  刘求心想,村长都100多岁的人了,能走道不错了,还有办法,不行,我得赶紧想办法。

  刘求从屋子里的小窗户借着月光向外看,一些长相恶劣的人正在放火,一些人在用脚敲门,一些人逃命,还有一些人正在向刘求家走来。刘求慌了,说道。

  “爹,虽然咱们见面时间不长,但是我觉得你是个好人,我死过一次的人了,不怕死,你快和娘走吧。”

  “嗯?孩子我知道你害怕,但是你也不能说胡话啊,我都养你16年了。怎么叫见面时间不长?走,咱们趁乱逃出去。”

  他们三人刚要动身走人,谁知道刘求家根本没关门,三个强盗就大摇大摆的登堂入室,强盗们看到餐桌庞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子在吃着剩饭,其中一个男子笑道“诶?你们看啊,别人看我们都跑,这个胖子还敢慢慢悠悠的吃饭。真有定力啊。我说你呢,胖子,是不是相当个饱死鬼啊?哈哈哈。”

  其余两个强盗也跟着笑了起来。刘财充耳不闻,依旧笑呵呵的舔着最后的几粒米饭。

  最先说话的强盗怒道“无视本大爷说话?你是不是活腻歪了,我让你特么吃,你特么吃。”说着就举起了旁边一碗冷饭,摁在了刘财的脸上,直接给刘财摁倒了,刘财终于不吃了。开始哭了。

  另一个强盗谄媚说道“大哥,大哥,别生气,这个肯定是个傻子,正常人从不跟傻子生气。”

  强盗头暴怒,身体仿佛涨大了一号,举起手中的刀,就给刚才说话的强盗抹了脖子

  强盗头怒道“你的意思就是我不正常被,对,我不正常,正常谁当土匪啊,嗯,我不正常,我弄死你。”

  看到这么不正常的强盗,还有这么离谱的二哥,刘求再一次的感觉到了,活着,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刘求也不躲了,催促着刘父刘母赶紧逃命。挣脱了刘父后,挡住身后的父母,向强盗头大喊。

  “你,我说的就是你,别怀疑,就是你,你个不正常的人,我不爱活了,求死。”

  强盗头满脸狰狞的向刘求走来,拍拍刘求的肩膀说道

  “小伙子,你们家的人都挺有意思啊,派两个孩子来当垫背的,我偏不,我就先杀你身后那两个老的,我让你看看父母如何让我一刀刀砍死,哈哈哈。”

  刘求没想到这个强盗还没过青春期,还是这么的叛逆。所以为了吸引强盗的注意力,刘求挺身向前,准备给强盗一个直拳。强盗头也不躲,就让他打在身上。

  “哈哈哈,小屁孩,再打两下,再打两下,我觉得我山寨里放几个男宠也不错,哈哈哈。”

  刘求菊花一紧,趁强盗说话的时候就是一记撩阴腿。强盗头痛呼。

  “你真的惹怒我了,你该死。”

  强盗头扔下刀,一手抓着刘求的头发,另一个手,化掌为拳,正中刘求面门。血液,就向小蛇一样从刘求的塌塌的鼻子中留了出来。再一拳,正中小腹。然后强盗头就将刘求像破布一样扔在了地上。刘求只觉得,世界都颠倒了,疼,麻,酸,各种感觉。在自己身上游荡。但他知道他没死,他带着眼泪的眼睛上还能看得到,一个胖子,捡起了强盗头的大刀,猛然劈向强盗头。

  “你敢碰我弟弟!!!啊~~我杀了你。”

  刘求隐约的感觉到了,那个胖子就是刘财,而刘财的身上好像有了一种奇妙的变化,最直观的改变就是,刘财的身上竟然开始发光。

  强盗头转身面对刘财,看到异像,依然不惧,大喝。

  “凡级三阶的力量怎么能是你们这些平民能够领会的。”

  强盗头反手一握,抓住刘财手腕,欺身向前,后脚发力,背摔。而后一跃而起,屈膝砸向躺在地上的刘财。

  哪种声音真的很渗人,刘财好像就这么死了,不对,刘财身上的光芒好像越来越亮了。

  就在全屋的人都在看刘财的时候,门外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大胆逆贼,你好狗胆,竟然敢来我刘家村作乱,赵二狗,你的同党都已经去了,你也该死了!七杀掌!”

  强盗头好像被一个无形的掌风拍到,强盗头就好像被一面掌型玻璃推着,直接被推到了房子的墙边,但是余势不衰,又把墙壁弄了个手掌的形状。而强盗头就被砖瓦堆了起来,也不见他出来。村长又打出一掌,直接把余下的一个强盗轰杀。这时刘财身上的光芒消失了。正当村长要扶刘求等人起来然后皆大欢喜的时候。强盗头破砖而出,一记飞刀打出,向村长而来,那飞刀被强盗头的力量加持,好像快如闪电。可是村长好像不在乎一样,还是慢慢的将刘求扶起来。在飞刀接触村长的一瞬间,村长再打出一掌击向强盗头。强盗头吐血身亡,身子好像被压扁了一样,而村长身上金光一闪。飞刀就落在了地上。

  刘求内心震撼,这就是修炼的世界的么,刘求想要为看到这一切而欢呼,但是刘求感觉浑身难受,索性刘求就闭上了眼睛,想要睡一觉。

  这可吓坏了刘父刘母,二儿子生死未卜,这小儿子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们赶紧从二儿子身边扑到刘求身边,大喊“孩子啊,你醒醒,你醒醒。”

  刘求沙哑的声音传来。“哭什么,这有外人呢,我难受睡会不行么,真是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