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0-20 00:03:3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青鸾劫天记
  4. (1)一叶障目

(1)一叶障目

更新于:2017-09-02 15:16:15 字数:2151

  凉白的月光下,在青鸾镇长街一角,有一棵粗壮的老槐树,也不知有多少年岁,树干粗大异常,枝繁叶茂,树冠亭亭如盖,大槐树旁有一处院落,一个小院,三间茅草屋。

  屋内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桌子,点着一盏微弱的油灯,一张土塌,塌旁是一个别致的婴儿摇篮,婴儿已经睡熟,塌上有一张草席,草席上有一个老头,老头侧卧其上,双目微睁,不知睡着与否。

  梦境接踵而至。

  师父,难道真的要离开吗?百里跪在一个白发老者面前。

  为师曾想凭借自己一己之力来改变这天下原有的面貌,现在看来是为师错了,所以为师放下了执念,该是离开的时候了。我早就对你说过,我终究有一天会离开,你不必伤心,记住,我走之后你莫要寻我,你也寻不到我,勿要给自己平添烦恼。

  弟子遵从师命。百里磕头的时候景象戛然而止。梦境又转到另一番情境。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当年师父不过一句戏言,陛下竟然信以为真,就算是真的那也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又岂是你我能够左右的。虚空你的歪门邪道又能改变什么,仅凭你一句话就要害了多少无辜之人的性命,陛下竟然真的信了你的一派胡言乱语,这岂不是让陛下深陷于众多因果之间,这难道是你们想要的,就算陛下能得到他想要的,但那真是他想要的吗?

  面对百里的声声质问,虚空哈哈哈哈大笑,这我得感谢师父啊,若不是师父的那一番话,我还找不到机会说服陛下呢,哈哈哈,那些道貌岸然的人凭什么将我们踩在脚下!可悲啊这世间蝼蚁苟且偷生,浑浑噩噩度日而不自知。人没有不自私的,你说我自私也好,为大义也好,终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我说做的一切是对的,哪怕在这之前这天下所有愚昧无知的蝼蚁因我而亡,我也自认不负这天下人,无愧于心。

  你果然已经疯魔,就为心中一个不切实际的执念便背离天道,可以牺牲无辜人的生命,你难道忘记了五千年前的教训,你们可知自以为的拯救其实是是重蹈覆辙!

  这世间事,总须有一人来做。虚空抬头看着高高在上深邃天空,平静的说道。

  梦到这里便醒了,老头又闭了眼睛。

  漫天大火,身后是大周最为精锐的禁卫军,无数张牙舞爪的禁卫军披坚执锐磨刀霍霍,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杀无赦,他们在追一个老头和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此刻婴儿在老头怀中,小家伙不哭也不闹,睁着大眼睛冲着老头笑,老头叹了口气,心中略有一丝欣慰,看这孩子的眉眼,到底是像他母亲多一点,想到这里老头心里又难过起来,明明知道要发生的事情,却还是改变不了结局,没能及时赶到将她救下来,所幸孩子是救下了。老头摸了摸孩子的小脸蛋儿,叹了口气,以后就叫你无忧吧,小无忧,希望你以后能无忧无虑,快快长大吧。

  老头再次醒来,眉头皱了皱,似乎不满这连番的梦境相扰,无可奈何的翻了翻身体紧接着又睡了。

  一路南逃已有数个时辰,老头精神尚好,但怀中婴儿却已是饿的呱呱乱叫了,百里此时此刻也是愁眉不展,荒山野岭哪里去给孩子找些吃食呢?或许现在的情况也是百里始料未及的。

  百般无奈之际忽见一女子飘然而至,裙裾纷飞,女子一袭青花衣衫,面蒙薄纱,眉目间清新脱俗,有种不似人间的气息,看模样最多不过十七八年华,扑面而来的是女子身上散发的芬芳。老头诧异的看着女子,心想以自己的修为竟然完全感觉不到女子何时而来,也完全感知不到女子的境界,这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女子的修为比我高!老头心中骇然,手悄悄的抓住腰间的利剑如临大敌,若有任何风吹草动可以第一时间动手!老头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想我历经四十余载而且得到大能的指点方才到达如今的境界,这女子年纪如此稚嫩境界竟然在我之上,难道她真的是人间的人儿?女子没有在意老头脸上的疑惑,示意老头莫要惊恐,只是一瞬间便来到老头尽在咫尺的距离,如此之快的速度老头平生闻所未闻。

  那女子伸手拨开婴儿的襁褓,说来奇怪,刚才还在啼哭的婴儿看到女子便停止了哭闹,朝着她咯咯的笑了,女子亦是微微一笑,透过薄纱依稀能看到她好看的唇角上扬,这一笑,可是能倾国倾城?

  老头定了定思绪,只见女子两指并拢轻轻在手腕处一划,一道鲜红的血液顺着白晰的手腕流了下来,她将手腕递到婴儿的嘴边,婴儿竟是欢快的吮吸起来。百里诧异的说不出话来,向女子深揖而谢,女子只是淡淡的说,你不必谢我,我只是路过这里恰巧遇到,或许这便是我与他的缘分。

  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打断了老者的梦境,老者扭头,摇篮里的婴儿睡得正香甜,那啼哭声是哪里来的呢?老者起身,声音大概是在门外,声音越来越近,老者推开门,门口放着一个竹篮,篮子里睡着一个婴儿,是一个女婴,篮子里只放着一块玉石,一张白帛,上面写着女孩的生辰八字等等,老头将婴儿抱起来,怜惜的摸了摸女婴的额头,叹了口气说,想来也是个苦命的孩子,那你就留下来跟无忧做个伴儿吧。

  进屋的时候小院的地下已经不知不觉落了一层枯叶,老者掐指一算呢喃叹息了一声,原本以为立秋尚早,不曾想原来秋天真的快要来喽!那你就叫知秋吧。

  女婴奶声奶气的咿呀了两声,好像是认同了这个名字一样。老头看着襁褓中的女婴微微笑了笑,心中嘀咕着,看这丫头眉目清秀,倒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却不知她的亲生父母是谁?老头虽然心中疑惑,却也没有深思。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