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20:2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极道成天
  4. 第三章 夜里遇险

第三章 夜里遇险

更新于:2018-03-16 07:52:06 字数:3006

字体: 字号:
  “嗯?那在你的认知里,什么为仙?”看着对方从包袱里拿出口粮,嘴里不停的咀嚼,吐词不清的反问自己。唐臣天顿时愣了愣。

  “当然是会飞天走地,排山移海,点石成金,起死回生之能才能称为仙!”唐臣天眉飞色舞的解释道。秋日的阳光透过密集而又光秃秃的树干,将他自己的影子拉得老长。他看着自己的斜影,忽然觉得是如此陌生。如果所谓的仙真的有那通天彻地的神通,那这世间还会有“反面”存在吗!这一刻连他自己都怀疑自己了。“如果你那样认为的话,世间根本不可能存在仙。”看着唐臣天有些伤感的样子,语气轻柔的解释道:“我们修士所指的仙,是指成就元神境,历经天劫,飞升而去的一代强者。与你所指的仙,相差是在太大。还有至今为止从未有人再见过历劫飞升之后的仙,叫我说,世间存不存在仙还两说。”说完抬头凝望着天空,像是在寻找着心中的答案。

  唐臣天有些失落,虽然自己心中有些怀疑,但此刻听着雪青给的答案,不免还是有着深深的失落感。但他究竟是心性坚毅之人,稍微的失神后,抬起头、神采奕奕地笑道:“既然你也不知世间是否存在真仙,那我们就做个约定吧?”

  “什么约定?”望着面前这个稚嫩的少年、他的心里忽然就有了一丝悸动。赶紧有些别扭地转过身去,吞吞吐吐的反问着。“如果将来有一天,我们两人之中,有一人飞升成仙。一定要告知对方这世间是否有仙。如何?”

  “不如何!你现在只是一只小白,距离成就元神境,历劫飞升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而我······反正就就是不公平?”雪青转过身来振振有词的说着。听着雪青的这些话,联想到之前他使用的法术,以及能轻而易举的推断那鬼面老者的来历等等。唐臣天明白身前的少年决非等闲之辈。稍微思索之后便道:“再外加一项赌注,赌谁先到达元神境,输的一方要答应对方一个条件。怎么样,敢不敢?”唐臣天带着自信的笑容,故意激怒对方。

  “好!谁怕谁。就这么定了。”雪青狡黠的笑着应允。心里想着,反正之前你欠我三个条件,万一到那时输了,大不了就用掉一个。看到对方答应的如此爽快,唐臣天心里异常高兴,嚷嚷着要和雪青义结金兰,结为异姓兄弟。无奈雪青说什么也不肯,并威胁再提此事,不要怪他翻脸不认人。唐臣天见他意已决,便不再提及。······

  入夜,皎洁的月光和淡薄的星辉撒向苍茫大地。

  位于人间界两国之一的禹国境内的山林里,唐臣天拿着树枝拨弄着即将熄灭的篝火,干柴在火中燃烧着,不断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咧声。偶尔从林子深处传来几声动物的鸣叫,他很困,但他睡不着,也不敢睡。这几日自己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他觉得十分的讽刺与孤单。

  秋夜里的山林,偶有寒风吹过。刺骨的寒意将他的心神拉回,紧了紧领口,看着对面篝火对面那个早已熟睡的身影,微微地笑了笑,“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呢!”说完,起身从自己的包袱里拿出换洗的长衫盖在了雪青的身上。就在此时,原本安静的林子异变突起,从不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吼声,树上的鸟兽带着唧唧喳喳的叫声四散而去。接着不远处的丛林里大片的树木不断得倒塌,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古林热闹非凡。原本还在思索着发生什么状况的唐臣天神色巨变,原因无他,古木倒地的坍塌声越来越近了,不容他思索片刻,拉起睡眼惺忪的雪青便跑。

  “怎么回事啊?还让不让人家睡觉了?”雪青揉着眼睛,语气极为不满,另一只手试图从挣脱汤臣天。

  汤臣天气急反乐,感情对方完全没弄清楚现在生死一线的状况,现在还要任性的挣脱开自己。

  不远处的身后,山林里参天古木拦腰齐断,以往栖息在山林间的野兽带着惊恐的嘶吼早已闻风而逃,期间有一只高约五六尺的大白虫【老虎】从二人头上一跃而过,带起一阵劲风,头也不回的逃向山林深处。这一幕让两人唏嘘不已,究竟是什么能让百兽之王退避三舍,闻声而逃。

  透过夜空中繁星的余晖,俯视而下,一条波纹型的通道在山林间自东向西而去。借着皎洁的月光,依稀可以看见两道人影在山林间飞奔。此二人正是唐臣天与雪青,不过此刻却是雪青在拽着唐臣天在跑,身后的唐臣天早已累得气喘嘘嘘,连连摆手示意让雪青放下自己先走。这也难,他本是读书之人,从小身体羸弱,还好父母持家有道,几间铺子被二老惨淡经营,才使他安然度过童年。不过即便如此,他天生羸弱的体质经常使他大病不犯、小病不断。

  就像刚才从拉起清雪开始跑,不到三十息的时间他便坚持不住了。好在清雪及时调整状态,在他体力不支的时候拉着跑,速度竟然比唐臣天快了不少。身后参天古木横截而段,树身应声而倒,“嘣嘣······”之声不绝于耳,古树倒地,敲击着地面的同时带起飞沙走石。唐臣天忽然觉得那些倒地的古树不是在敲击着地面,而是,他的心。

  山林子里原本便没有平坦大道,有的只是荒草荆棘覆盖的小陌。唐臣天低着头,喘着粗气,眼角的余光瞥到雪青早已被血水染透裤脚上,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够了!”短暂的观想后,唐臣天甩开雪青的手掌,一声轻叱,“再这样下去我们谁都走不掉。”

  雪青看着一脸决然的唐臣天,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几欲开口,但望着对方那坚毅的眼色,明白自己即使再怎么好言相劝,成功的机会极其渺小,当即转身,几个闪烁,宛若脱兔般绕过拦道的古木,消失在唐臣天视野的尽头,只留一声“珍重”响彻在耳边。

  “好讨厌被人放弃的感觉啊!”这一刻的唐臣天忽然生出了讨厌自己的感觉,讨厌这个渺小无能的自己。

  “也许在哪里可以变强了吧!可是,我好像到不了了。”唐臣天拖着两条重逾千斤的腿,麻木的挪动着,原本苍白的脸庞竟因过度劳累而显现一丝病态的潮红。

  “你怎么回来了?”望着雪青去而复返,唐臣天有一丝惊喜但更多的是疑惑。

  “跟我来!”面对唐臣天的疑惑和越来越响的隆隆之音,雪青焦急地搀扶着唐臣天奔向一颗雷击之木。

  “竟然是颗空心之木。”

  “别说话。它要来了!”唐臣天与雪青呆借助缝隙,眼睛一眨不眨地盯向他们来的方向。

  “什么味道?”唐臣天露出疑色,低声询问道:“怎么有种淡淡的腥臭味······”

  雪青也嗅了嗅,而后瞬间变色道:“屏住呼吸,气味有毒!”

  就在这时,“嘶嘶·······”的响声从前方传来。借助微弱的星月之光,就在前方数百米的林子深处,一个狰狞的蛇头自古木后探了出来,腥臭的嘴里上下各长着两颗寒光闪闪的剑齿,浑身布满了黑色的鳞片,一双腥红的蛇眼能有碗大,乌黑色的蛇信子嘶嘶作响,从其嘴里喷出的绿色气体直接将身边的植被化为黄水,腹部爬行的两侧长满了一个根根的巨刺,直接将其身边两侧的树木连地划断,蛇尾的分布这两个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倒钩,有节奏的相互敲击,铛铛之声乱人心神。

  “上古钩蛇后裔”雪青当场色变,没有想到在这古林中竟然有如此凶兽。但转而一想,这种洪荒异种后裔,性情虽凶猛好斗、有剧毒,捕食的方式是用尾钩钩住猎物注入毒素,而后进行吞食,不过他们一般是傍水而居的,这四周自己刚才探查一番,根本没有溪流,难道真的是被夜间取暖的那团篝火引来的?

  “哈哈!怎么不跑了?”戏谑的笑声夹带着一分自得,从古林深处传出,振聋发聩。随后一声破空之声传来,只见一道人影站在一柄木剑之上,速度极快,御剑转瞬而至。

  一个中年男子,披头散发,面容如玉,俊朗非凡,身着青色长袍,背后背着三柄古剑,从木剑上一跃而下,大袖一挥,收掉用以代步的木剑。带着自信的笑容径直走的钩蛇跟前,像是打量猎物般,围着钩蛇不住的点头,道“不错,不错,成年了,都是些上好的材料,追了你那麽久,浪费了我不少功夫倒也值了,呵呵······”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