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8:10:2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落洞族
  4. 醉香

醉香

更新于:2018-03-18 16:05:07 字数:2426

字体: 字号:
  望着甘肃琦投入花心中,钟山紧紧握住了拳头,眼神充满了愤怒与无奈。但随着甘肃琦的牺牲,落花谷也渐渐的稳定下来,此时钟山有个疑问,为什么20年前自己的娘亲离开落花谷这朵巨形食人花会闭合,而甘宝儿离开落花谷却没发生什么事。想不通的钟山只有带着宝儿离开了山洞。

  “娘~~~~呜~~~~~”宝儿醒了以后想起落山洞发生的一切哭咽起来。

  这时钟山从门外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粥走进宝儿身边,轻声说道“宝儿,人死不能复生,把粥喝了吧,别伤坏了身子”这不说还好一说甘宝儿哭的更大声。

  钟山皱眉沉思了会,说“宝儿,我娘和你娘都是为了落洞族而亡,希望你能振作起来,带着族人把那朵诅咒了你们多年的食人花毁了,才能慰藉你娘的在天之灵啊。”甘宝儿听了钟山的话往钟山怀里一扑“钟大哥~~呜~~~我娘她~~~她~~~~”钟山拍了拍宝儿不语。片刻后,宝儿的呜咽声渐渐小了,钟山又拍了拍宝儿说“来,把粥喝了吧,你都昏迷一天了不要伤怀了身子。”说完便向宝儿喂了过去,宝儿两颊红着说“钟大哥,我自己来吧”钟山看了看她笑了笑便递给了她,然后走了出去,刚走几步想了想回头跟宝儿说道“宝儿,族长说过族里有本族谱可以让我看看吗?”宝儿听到族长眼睛又一红,擦了擦泪水说“钟大哥,我们族的族谱其实就在山洞前。”

  钟山疑惑了一下,因为之前进洞前什么都没有发现啊,也没有进山前刻字的石碑啊。宝儿看出了钟山的疑惑,说“其实在山洞前挂的红条就是族谱。”钟山听到后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宝儿看了看钟山眼神又往向了别处,说“那些都是进入山洞里为族牺牲的祖辈,族里人为了纪念他们所以在山洞前挂的红条,每一条都代表着一个个前辈,钟大哥,你的娘亲也有在里面的。”

  听到后钟山便想返回山洞前看看那些红条,此时宝儿又说道“钟大哥,你知道为什么我族至今摆脱不了逃出山谷的命运吗,而我能出山谷却不能停留太久”钟山听到这个问题在脑海里里想了想。对呀,为什么落洞族一直屈服于这食人花的命运而不逃离此地呢?难道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吗?宝儿看出了钟山的疑惑,继续说道“钟大哥,你还记得进谷之前那棵树干吗?”钟山听到后回想起来,进谷之前确实有棵树干,说是树干但更像是从地底钻出来的树根。宝儿看着钟山接着说“钟大哥你还记得我我们进谷后我向树干插了一根树枝吗?其实那是我们出谷的唯一方式,身上带着那段树枝就能出谷,否者是不能通过出谷的通道的,没带树枝通过那段通道里面会散发出一股香味,闻到那股香味的人都会醉倒,但是树枝只能一个人带着出去,再多一个那股香味还是会出现。并且树枝离开树干太久就会发生今天的地动山摇。”宝儿说完似乎想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又悲伤的低下了头。钟山听后更加疑惑,看了看天说道“宝儿,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在探究竟。”宝儿点了点头。

  这时传来了一个声音“宝儿姐姐,宝儿姐姐你在吗”钟山向外望去,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进来看到钟山喊了句“钟叔叔,宝儿姐姐在吗?”钟山满头黑线的看着她。这时宝儿抿嘴笑了笑说“妙儿那是钟大哥不许这么没礼貌”妙儿嘟了嘟嘴哦了一声便跑到宝儿身边唧唧咋咋聊起来。钟山笑了笑便离开了。

  回到房间的钟山便开始打坐,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今天发生的事情让钟山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食人花凭借什么来困住落洞一族,为什么又只能一个人出去。想不通的钟山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敲门声响起,“钟叔叔,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钟山听到这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昨天的妙儿,便起床开了门,只见门外妙儿手里端着早点一双大眼睛调皮的看着钟山。钟山很无奈的对妙儿说了句“我长的很老么?”妙儿嬉笑道“不老啊,但是看起来很老实很好玩的样子”钟山无语的苦笑了下。妙儿接着说“宝儿姐姐让我来找你她在山洞前等你你吃完早饭就过去吧。”说完便把手里的早点递给钟山然后小跑走开了。钟山无奈的笑了笑便把早点端进屋里消灭了。

  吃完早点后钟山便往山洞走去,到了山洞前看见宝儿此时已穿上族长的服装拿着权杖在那望着山洞,钟山走过去轻声说了句“宝儿”宝儿转头看见钟山哀切的说了声“钟大哥”钟山点了点头便向山洞前挂满的红条走去,看着上面的文字不禁感慨,这是多少条人命换来的安宁啊。甘宁、甘丽、甘······

  终于他发现了一条,甘凤,钟山轻抚着这条红条,或许这是唯一跟母亲有关的东西。“钟大哥”宝儿这时对钟山喊了一声,钟山回神过来望向洞内,很想进入洞里查看,但是又怕不相信惊动了花心,想了想便跟宝儿说道“宝儿我们去你昨天说的那颗树看看。”宝儿恩了一声便带着钟山走去。

  到了树干前,钟山看着那颗树枝拔了出来怎么看都是一根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树枝,钟山想了想但是还是不信邪的把树枝插回去并向通道走了过去,刚走过去身子刚踏入通道钟山脑袋一混就晕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床上了,钟山揉了揉微痛的脑袋下床到了杯水,此时妙儿走了进来看见钟山就又跑着出去鞭炮便喊道“宝儿姐姐,钟叔叔醒了,钟叔叔醒了···”听到声音的钟山不禁感到痛更疼了·····

  过了一会就见宝儿端着一碗姜汤走过来,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妙儿,宝儿见到钟山就说“钟大哥你醒啦,有什么不适么,我给你熬了点姜汤。”钟山沉思的说道“倒没什么不适就像喝多了头有点疼。”宝儿把姜汤递给了钟山便走向钟山身后给钟山揉了起来,钟山老脸一红便急忙说道“别、别、别不用了现在好多了,喝碗姜汤就好了”说完便一咕噜把姜汤喝完。宝儿此时也脸红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钟山则尴尬的继续喝姜汤,一低头才发现姜汤已喝完,只好尴尬的放在一旁挠着头。“哈哈哈哈,宝儿姐姐你的脸好红喔”说完便上去掐宝儿的脸蛋。宝儿忙躲到一边尴尬的看着钟山,钟山也尴尬的看着嬉闹的两人轻咳了两声说“宝儿,那个我再去看看那树干。额···你们聊”说完便急忙跑了出去。看着远去的背影宝儿不禁有些失落。这时妙儿蹭宝儿不注意对着她胸部抓去。“哎呀”宝儿连忙跳了起来手护着胸部脸红着脸嗔道“你个死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说完便朝妙儿抓去,妙儿吓得赶紧跑了出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