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10:10:5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世间无常
  4. 第三章 目视玄空境,清荷蕴灵华(上)

第三章 目视玄空境,清荷蕴灵华(上)

更新于:2018-04-03 14:05:31 字数:2520

  元青:“不急不急,这事儿哪是你这么快能明白的。合理的控制,释放自己的情绪也是一件有益身心的事儿嘛。切勿好高骛远,将这一步走好再说。”

  吴常走到茶几旁,在元青对面的蒲团上盘腿做好。将面前一个茶盏中渐凉的茶水倒入茶海,给自己斟上一杯茶,呷上一口,说:“师父这几日怎么只见你喝茶,不见你喝酒呢?准备戒酒了吗?”

  元青倚着沙发大笑道:“好好可不是,你可儿姐不让我喝,不就只能戒了吗。”

  吴常:“现在喝点儿吗?雨泠的事之前一直是压在我心上的一块石头,如今石头暂时卸下了,我想试试喝醉的感觉。”

  元青:“臭小子这还未成年呢就想贪杯。不过今天就算了。”

  “哼哼,竟然拒绝了。啧啧,爱情果然是一种奇妙的力量,能够让老猫放弃吃鱼。”吴常调笑到。“对了,有件事我想问一下。”吴常接着说到。

  元青:“哦?什么事?按照法门修行下去你现在也碰不上什么修行方面的问题呀。”

  吴常摸了摸鼻子说道:“其实也不算修行方面的问题,还是我的感应能力。昨天师父你说我已经能感应到万物的灵,所以可能有被窥视的感觉。所以昨晚我整夜冥想,去感受窗外的爬山虎,梧桐以及小虫的灵。我感觉到我之于它们只是一个它们无法理解的东西,但是对于它们而言又像是擦肩的路人,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可我这两日上学经过学校荷塘时却总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荷塘中看着我一般。”

  元青慵懒的说:“你是想说,荷塘里不可能有人,所以也不可能有人看着你。而你的感觉是你所非常依赖的东西,不可能会欺骗你。若这种感觉出现一次,那么可能只是错觉,而隔着一夜再次出现便只能是这荷塘有问题。”

  吴常点点头,道:“嗯。如今我也知道世界除了我肉眼所见之外还有不那么轻易的被我得知的一面。所以我更有理由怀疑这并不仅仅是我的错觉。”

  元青:“很好,有理有据,你已经能做到不盲目的相信自己了。”

  吴常:“您从小就告诉我科学与我们这玄学都是追求真理。”

  元青:“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你生出这种感觉呢?”

  吴常:“这…这我真不知道。”

  元青轻笑,道:“算了,不为难你了。入门快十载,我只教过你一些法决法门,而神通法门只授过你两门。就这样让你猜,你怎么也猜不出啊。”

  元青直起身子,一改之前的慵懒之气说道:“今天,我来教你天眼通。”

  吴常:“天眼通?这不是佛门法门吗?这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呢?”

  元青:“怎么,你还有门户之见吗?”

  吴常:“当然不…只是好奇。”

  元青:“听我讲来。天眼通,可观气,观天,观地。观眼所不能观。修行者通过修行而得天眼神通,可以看见凡人所不能见的自然奇异之处。”

  吴常:“那我该怎么做。”

  元青:“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你睁着眼睛看世界眼睛将你所看到的东西反馈给大脑,而你的心呢?”

  吴常:“常听人说,有人失明之后其他感官能力得到很大的提升。有时我们静下心来也能感受到许多平常感受不到的东西。”

  元青:“不!静下心来所感受到的东西一直都能感受到,只不过你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而已。所谓天眼通,不但要你用眼看,还要你用心,用神去看。所以要修得天眼通则需要心,神,眼合一,来看来观察。来,用我所教你的师门心法入定,入定之后运用泥丸宫中的精神力,静心沉气,感受一下我与这间房子,再收心神于身,睁眼。”

  吴常听完立马端正身子,闭眼,右手手掌朝上平放于腿上,左手拇指指腹掐着中指指腹静放于右手之上,默念心法口诀。

  吴常随师父修行也有一些年头,这些年来从不修神通,只修法门,入定冥想是每天必修的功课。不消一会儿吴常就进入了入定状态,在入定状态人无欲无求放空所有的思想,而吴常师门心法玄妙,偏偏能在这个“空”的境界里修行法门,事半功倍。

  吴常从初次入定以来,就能够感受到脑中精神力的存在。在师父元青的指点下,他也摸索到了精神力的储藏地泥丸宫的所在,也学会了如何控制精神力。吴常将精神力调动到自己的双眸,发现并无其他感觉,又试着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心上,可也没有任何感觉。虽然此刻正在入定状态,吴常却能感到自身有一丝窘迫,面色微红,额头上也冒出了一颗颗汗珠。

  我只是尝试用精神力去接触眼睛与心,可是心力是什么呢?我初次入定就感受到了精神力,修行者一法一神通都随意而动,意是指精神力,而心力是什么呢?吴常在心里喃喃到。显然几次尝试都是失败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用错了方法。

  不对,按照师父说的,不可能有错……让我想想……

  静心沉气,对!静心沉气。

  吴常不再尝试控制自己的精神力,也不在入定中乱想。扑通...扑通...静静的感受着自己的心跳。

  也不知时间过去多久,在入定中吴常开始体会到师父所讲的心力,心力与精神力交织让吴常进入了另一个境地。吴常感觉自己好像身处一个净白的世界中,到处一片白茫茫,又感觉这片白玲珑剔透。

  吴常感觉自己泥丸宫溢出的精神力仿佛有了实体一般,如一张巨大的网,随着自己的意愿向外蔓延。吴常控制的这张网蔓延出自己的身体,蔓延过茶几,蔓延过自己在二楼的房间,蔓延到院子里的梧桐树那儿。这张无形大网所覆盖的地方全部真实的呈现在吴常的脑海中,就如亲眼所见。他看见师父坐在他的对面朝他微笑,看见自己房间没关好的窗,看见愿意里的梧桐在晚风中舞动,他也看见自己分明就盘坐在蒲团上。

  吴常睁开眼睛,双眼爆发出一阵短暂的金光。再次用眼睛来看这个世界,吴常发现自己的视力似乎比原来好了很多,也能看见茶几下的酒杯,墙外的院子,眼睛好像能够看穿一切障碍。

  吴常再把目光转向自己的师父,发现师父自发三丈金光,金光自师父身体冲天而起直接宵宇。

  元青:“怎么样,体会到了吧。”

  吴常:“是,入定时就能看清周围,睁眼后我还看见师父你有金光护体。这是什么神通吗?”

  元青:“并不是,这是功德业力。行善者,有功德加身,所以以天眼视之有金光护体。而行恶着,自有业火焚身,所以若以天眼视之,则可见有血光围身。”

  吴常:“我还发现这天眼神通似乎能看透障碍,那岂不是…”

  话还没说完,元青立马打断道:“若用神通行鬼祟邪恶之事,心中生贪欲邪祟这样的人还谈什么修行呢?”

  吴常:“那师父教我天眼通,是想让我用天眼通去看那荷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元青:“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