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10:11:39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世间无常
  4. 第二章 痴心犹不改,悲喜就人心(上)

第二章 痴心犹不改,悲喜就人心(上)

更新于:2017-03-22 19:57:13 字数:2623

  吴常下床走到窗边,伫立在窗前。春日的晨光透过窗外的梧桐,透过干净的窗户丝丝倾泻在他的肩上。吴常就这么看着窗外好一会儿,空叹一口气,转身洗漱去了。

  梳洗完毕,吴常如往常一般骑上自行车赶去学校上早读,但他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幸亏这是清晨,路上行人车辆都不多,否则照他这个状态真容易生出些什么事来。

  行至校门口,吴常从自行车上下来,推着自行车从校门走进去。门卫大爷正坐在门卫室外的椅子上看着一份昨天的晨报。

  吴常:“大爷,早啊。”

  门卫大爷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回应:“后生,今天来的比往常早啊。”

  吴常:“今天起的早了点,就早点来学校。大爷您先忙,我去上早读了。”

  门卫大爷:“好嘞好嘞,后生仔好好读书。”

  吴常跨上自行车,朝教室方向去了。其实学校有给学生设立的停车棚,就在门卫室的旁边,不过吴常从来不将车停在那儿,倒也不是吴常特立独行。毕竟虽然只是一个高中校园,可园区占地却有接近四百亩的面积了。下课后从教学楼走到食堂小卖部虽然也不用太久,可能快一点儿能方便一点儿总是没人会拒绝的。加上学校在这方面管的也不是太严,所以只要和门卫关系稍微好一点就行了。

  从校门到教学楼所要走的是学校内的一条主干道,主干道两旁各有一个荷塘。学校建校至今已快百年,两个荷塘也默默的在这儿待了有一个甲子。荷塘中荷花不多,稀稀疏疏的几株拥簇在一块儿。刚经过了一个寒冬的洗礼,迎来了初春,干枯的荷花也焕发了一线生机。其实也只是稀疏平常的景色而已,今天却不知为什么给吴常带来一种特殊的感觉。

  吴常扶着自行车站在荷塘边上,看着稍带绿意的荷枝荷叶,总觉得有一丝说不出的怪异。

  “嘿,班长。你在看什么呢?”一声清脆的女声从吴常背后传来。

  “子衿,早啊。”吴常转过身来,对身后的女孩打了个招呼。

  原来是同班的一个女孩儿,谢子衿。

  “班长好雅兴啊,大清早的在这儿看荷花。连有人站在背后都没发现。”谢子衿皱了皱鼻头接着说到:“不过这才初春呢,离荷花开花还久着呢。现在这荷塘里除了一片枯黄还有什么让你看的那么入迷啊?”

  吴常一怔,确实,自己可以感应到一些常人无法感受到的东西因此才在此停下。不过若直接告诉同学自己只是在发呆而已岂不是容易被当成神经病。随即找了个借口:“你看这水里的倒映,是不是很漂亮?”

  谢子衿听完,朝水中望去,眼神突然痴了起来:“啊…真的好美。”

  原来此刻还是早晨七点不到,朝阳把云朵晕染成金色、橙色,倒映在水中。就这样,荷塘水面上漂浮着云朵,水面下沉睡着墨绿的藻荇,勾绘出一副绝美的画卷。

  吴常听子衿这么一说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竟然真的给自己带来一丝惊喜。

  “没想到班长你一个大男生竟然这么心细,连我都没发现这有这么精致的景色。”子衿仿佛打量一个怪人似的看着吴常说到。

  “走吧,快上早自习了。”吴常面无表情的说到。

  “哼,本小姐还想夸夸你呢。怎么又变回了冷冰冰的样子。”子衿显然对吴常的态度不满。

  不过吴常却当作没听见一般,继续推着自行车走着。

  学校的生活大多都是平平淡淡。晚自习结束后,意味着一天的功课已经结束。吴常回到自己的住所。

  “小子,今天过的怎么样啊?”吴常这刚一进门,就听见坐在沙发上的元青说到。

  吴常:“嗯?师父。你不是说以我目前的能力阴神出游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吗?”

  元青:“对啊,不过昨天有我罩着你嘛,不然你现在还躺在床上昏睡呢。”

  吴常:“罩你个鬼哦。我今天一天都昏昏沉沉的,一大早就看哪儿感觉哪儿有问题。”

  元青:“这不能怪我,是你自己的问题。你想啊,你已经箓职于阴司,成为一名无常,你自然不同于常人了。我们说,万物有灵。可作为平常人,有很多事物的灵你是感觉不到的。比如说咱们院子里那颗梧桐,作为生命,他定然也有他的灵魂。可是在成为无常之前的你是感觉不到的。而现在不同了,作为阴司灵罗殿在职者,你能感觉到他,这么一来,你就会觉得他也如一个实实在在的人一般。你想啊,之前你没有感觉,可今天那么多花草看着你,而你又能感觉到,能不感到有问题么?”

  吴常:“你这么说我会有一种时时刻刻都在被窥视的感觉。”

  元青:“人在做天在看嘛。正常,正常。”

  吴常:“那师父,你让我箓职于阴司成为了无常。你总得让我做些什么吧?按理说白无常行走阳间,维系阴阳秩序,偶尔除魔卫道,可如今天下太平鬼怪之事也少有耳闻,你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元青:“天下太平就好呀,天下太平就什么都不用做。”

  吴常:“师父,我有一件想问。”

  唉,元青叹了一口气,说到:“你先帮我把柜子里的茶拿出来,我们边喝茶边说。”

  吴常将茶叶取出,烧水,温杯,投茶,倒水,将头一道茶倒入茶海,再出汤。完成之后,便在茶几一边的蒲团上盘腿做好,向自己对面的师父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元青端起一只茶盏,轻嗅一下,吹了吹盘旋在茶盏上的热气轻呷一口,道:“我知道你是想问小泠的事。”

  吴常听到这句话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显然有些激动。

  元青:“你想问,我有没有办法查出小泠的灵是正生活在阴间,还是已经转世,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她。是不是?”

  吴常的声音有些沙哑:“确实,我太想雨泠了…”

  元青又喝了一口茶:“我可以。但是,你不行。”

  吴常的声音高了几分:“怎么会,您帮我找到她不就行了。”

  元青:“修行不是斩情灭欲,却也需要戒痴戒嗔。假设,小泠生活在阴间,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有七年之久了。你与小泠一同长大,相识到她去世之时也不过五年,你与她共同生活的时间也只有三年。而她如今在阴司七年,五年时间,给了你与她敢共赴黄泉的感情,而你不在的这七年,他人将给她什么呢?”

  吴常:“我…”

  没等他说完,元青有说到:“再退一步说,你与她都是难见的心智过于成熟,可那时候你们也不过是十来岁的小孩儿,你们俩的成长经历赋予了你们高于常人的心智,让你们早早的有了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可爱情观呢?现在你俩都已经快成年,而这些年又经历了不少事情。你曾经固步自封,将自己陷入抑郁,甚至这些年来一直有意识的保持和其他的距离,所以你还对她念念不忘。可她毕竟是去了另一个地方,她也知道和你不再能相见,所以你能保证她对你的感情还如以前一般吗?”

  元青放下手中的茶盏,摇摇头叹了口气:“这还不说她已转世了呢。所有的记忆都随前世一起成为过往,重新接受这个世界,重新成长。而且她此刻可能还只是一个七岁稚童,你该怎么和一个七岁的小姑娘解释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