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05:17:27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世间无常
  4. 第一章 梦里识乾坤,纸上定无常(上)

第一章 梦里识乾坤,纸上定无常(上)

更新于:2017-01-18 18:53:59 字数:2270

  引子

  说我巍巍华夏,自大神盘古开天地以来,有大巫女娲捏土造人,有神农亲尝百草传授农耕,有始皇横扫六合四海归一,也有蛮夷来犯乱我家园。行善者逝后升天为仙,作恶者逝后跌入地府受刑受难。这是千古以来的法则,到了今天这些话却不过孩童口中的歌谣,是迷信人的呓语。我们上学上班日复一日,生活中偶尔有些小惊喜却也一直平淡无奇。偶尔得空闲下来胡思乱想,是否也曾想过这世界就是我看见的这样吗?

  梦里识乾坤,纸上定无常(上)

  “几日前跟你说过,今天为师就要带你去阴司箓职,还记得吗?”

  “弟子已经准备好了。”

  “好,那便走吧。”

  只见得一中年男子与一少年谈话间忽生耀眼白光,两人便凭空消失。

  不消片刻,二人又突然出现在一座气势恢宏的城门前。

  中年男子朝城门内走去,少年东张西望的跟在他的后头。

  “还记得跟你讲过一些阴间相关的事项吗?”中年男子突然说到,显然是考验那少年。

  “记得。阴间与天界一样独立于阳间。阴间与阳间一样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不过阴间使用时辰为时间单位,也就是一天十二个时辰。”少年说到这儿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一轮巨大的银月与漫天星辰点缀着这深邃的天空,继续道“阴间没有太阳,只有一轮银月亘古不变的挂在天上。”

  “嗯,继续。”中年男子道。

  “万物死后魂入阴间,阴间由阴司掌管,阴司也掌万物生死。阴司将阴间划分为五域,并设立九座大城以方便管理,除此之外还有小城无数。”少年顿了顿继续说到,“刚刚入城弟子看到城门上有酆都二字,所以此城应该是阴间都城阴都酆都城,那么我们现在正在五域中的中域灵域。师父说过,要领我去阴司箓职,而阴司的中心枢纽便在这酆都城。”少年说完,继续跟在中年人身后走着。

  “你再说说这阴司。”中年人说到。

  “自大神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天地生万物,万物有灵。天地无尽而万物却有尽时。而阴司之职所在便是掌控万物生死。万物逝后灵归阴间,再由阴司管理。故阴司分三殿六府以管理阴间与万物之灵。其中以酆都大帝所在的冥殿为主统管阴间,又有主管轮回的转轮殿与管理阴阳两界数亿冥灵的灵罗殿。”少年说到这儿低头沉吟了起来…

  “那日为师讲课见你心不在焉,想必接下来的你也说不出了吧。”中年人说到。

  少年微微脸红,显然是有些尴尬不过随即又满脸不在乎的说道:“少摆你这个臭师父的架子,平常都老不正经的怎么今天突然这么严肃。再说了,我可是个活生生的人诶,你突然咻的一下把我带到这么个地方,还告诉我这儿是阴间。我没吓尿就不错了好吧,你还让我背这些东西。”

  “咳咳…”中年人明显被少年这话给呛了一口。“你也知道,为师既然能带你来阴间授箓自然在阴间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你总得给为师留点面子是不?而且带你来之前不是给你打过招呼了么,怎么能算突然呢?”

  “没想到这就是阴间,简直不敢相信,我这算死了吗?”少年边嘀咕着边向四周张望。刚刚自酆都城城门走来,沿路两边都是古香古色的阁楼,道路上行人络绎不绝,也有许多摊贩在道路两边叫卖着。“看起来就像电视里的古代一样。”

  “别多想啦,你没死。阳间还有很多事等你去做。还记得我传授你的阴神出游法门吗?”中年人回过头对少年说到。

  少年:“神识内守,阴神入梦。意驻灵台,破虚破妄。”

  中年:“寻常人几乎夜夜有梦,而你天生无梦。我们称梦中的身体为中阴身,称梦中的世界为中阴界。而中阴身,便是阴魄。梦里不知身是客,那是因为阴魄本就是我,就好像自我与本我,其实都是我,我当然无法区分我与我。而修行之人持有法门诀窍,入梦之后便可识梦,识梦方能破梦。破梦以后的境界便是无梦,此时便可自由控制自己的阴魄畅游天地。”

  少年眨巴眨巴眼睛:“也就是说,我已经到了可以控制阴神出游的境界了?所以现在的我只是我的阴魄,而我的本体应该正在床上躺着。所以这对我来说既是梦境也是现实。”

  中年点了点头说到:“不过阴神出游可没那么容易,就好像你的身体平常一举一动都要消耗一定体力,你控制你的阴神到处行走也要消耗你的精神力。并且你的阴神脱离肉体越久,离肉体越远所要消耗的精神力约多。”

  “这个之前你就说过啦。”少年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到:“夭寿啊你个死人,我明天还得上课啊,你把我带到这么个全是鬼的地方肯定得消耗太多的精神力,我明天还醒的了么!”

  “咳咳咳,都说了让你严肃点,在这儿给为师我留点面子啊。不过你放心好了,阴界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下。它之于阳间就像是一个与阳间重叠而又独立的空间。而且,一切都有为师罩着你啊。”中年人苦着脸说。

  “嘁,谁稀罕你罩着。回阳间后还指不定谁罩着谁呢。”少年一脸不屑。

  “咱们可都是男子汉大丈夫,有本事你跟我决斗啊,打小报告算什么。”中年人也丝毫没有长辈的架子。

  少年:“对了,不是说好带我来箓职的吗?怎么一直在这儿瞎晃悠啊。这路还有多远啊,你肯定会飞吧。带我飞过去呗。”

  自之前入城以来,沿着主道一直走,也不知拐了几道弯。可貌似离师徒二人要去的地方还有十万八千里。主道两旁阁楼依旧林立,来往行人还是络绎不绝,各色各样的摊贩发出一阵阵叫卖。不过少年显然是有些乏了。

  中年:“也罢,照你这脚力走下去恐怕还得一两个时辰才能到。来,臭小子,让为师带你飞。”

  中年人话一说完,该不等少年反应过来,一把便提住少年的衣领就像猫妈妈叼着小猫一般拎着少年腾空而起。

  “夭寿啊你个死人,没让你这么飞啊。”少年显然很不满中年人这么对待宠物般的对待他。

  “你再嚷嚷,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去。”中年人露出一个带着玩味的笑容。

  “你敢?”少年话还没说完,只见中年人手一松,随即传来一阵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