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1:15:2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大罗史记
  4. 第一章 同根相煎

第一章 同根相煎

更新于:2018-03-16 21:23:35 字数:6323

字体: 字号:
大罗史记目录
共1章
  “死老头,自己舒舒服服地躲在山洞里,却让我半夜三更的翻山越岭去看陷阱里有没有抓到猎物,真是太卑鄙了。”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满脸的不情愿,嘴里不停地咕哝着,从一个山洞里钻出来,朝着密林中走去。

  “老四,你进来吧……”少年的身影刚刚隐没在山林里,山洞里就传出了一个老者浑厚的声音。

  “刚刚就是少主么?”老者的声音一落,一身着长衫的儒雅学士瞬间闪进洞里。“十年…..十年都长这么大了……可惜,先帝却是看不到了……”

  “嗯……”山洞里一个老者正坐在石凳上,手里拿着一截枯树枝,拨弄着火堆,听到儒士的话,身子微微一颤,手上的动作不由停了下来,浑浊的双眼紧紧地盯着不停跳跃的火焰,似乎也在回想些什么陈年往事。

  “不过看少主的身姿步法还未曾练过武技,先帝当年不是把全部……”

  老者闻言回过神来继续拨弄着柴火,打断儒士说道:“不错,但当时也只是形势所迫的权宜之计,如今造化弄人,反倒成了少主修炼武技的禁锢,我虽是一代宗师,却也帮不了他丝毫,今后也只能看少主自身的造化了,也许……少主命中注定只能做一个凡人。”

  儒士知道自己二哥修为惊人,刚才一番话说是要看少主自身的造化,实则已经对少主在武技一途上下了定义。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洞里一时之间静的可怕,火焰中时不时蹦出几个火星,发出“啪啪”的响声,显得十分刺耳。

  儒士动了动嘴唇,沉吟了一下,说道:“其实这样也好,当年先帝也曾说不希望少主再踏上他的老路,仙游之际对少主那样做的意思也无非是想少主能有个自保的手段,二哥你也不必太自责了。”这番话说出来,连儒士自己都觉得有些苍白无力。

  老者深叹一声,似乎要把一生的苦恼都吐出来一般,随后却又话锋一转,说道:“先不说这个,我找你来还有别的要事!”

  儒士闻言走到火堆旁挨着老者坐了下来。在火光的映照下儒士的相貌也逐渐清晰起来,让人吃惊的是,这名气宇轩昂的儒士竟然是一个两眼有白无黑,似要流脓一般的瞎子,让人看了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其实此事也与少主有关,可能……我们已经暴露了……”

  “什么?”儒士听到老者的话,身子猛的一震,仿佛遭受了晴天霹雳一般。“暴露?怎么会暴露?先帝仙游之际,曾特意命我躲在暗处,除非生死关头不得与二哥你和少主见面,怕的就是少主身份暴露,招来杀身之祸,现在你们又隐居边陲荒蛮之地,怎么会暴露呢?”

  “你先别急,这件事我也只是猜测,所以找你来商量。这几日山中悄然之间已驻扎了不下三千火影卫……”

  “什么?三千火影卫?”瞎儒士听了老者的话顿时又是倒抽一口冷气,“坤离那老匹夫倒还真瞧得起你我兄弟二人。”火影卫是什么概念,虽然人数不多,编制始终控制在三万人左右,平时也仅作为守卫皇城之用,但是其成员个个都是师字级的高手(火罗大陆武技修为自下而上分为:夫、士、卫、师、宗、尊、圣、仙),放眼整个火罗国,乃至整个大罗州都是无可比拟的一支精锐之师!

  “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虽说火影卫个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但想拿下你我二两个“尊字级”高手却是打错了算盘,所以我猜测有两种可能,一是对方顾忌我们拉拢前朝遗忠和各方义士,背后隐藏有自己的军队;二是对方根本就不知道少主藏匿在此,此番行动另有目标。”老者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虑和见解。

  “二哥的意思是……”瞎儒士此刻也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对老者询问道。

  “今晚,我们夜闯敌营,一探究竟!”老者“啪”的一声折断手里的树枝,一双浑浊的眼里竟突然射出道道精光,变的炯炯有神起来。

  “好,就依二哥所言!”

  林子里,透过树叶的缝隙,依稀能看到月朗星稀的夜空。此刻,一个身着粗布衣衫的少年正沿着一条极不起眼的小路在绕来绕去。不用说,这少年就是老者和瞎儒士口中的少主了。

  少年脚不停歇地走了足有二三里山路,前面竟隐约传来了轰隆隆的水声。随着少年不断往前,水声越来越大,湿气也重了起来。又走了约莫一里多路,少年才停了下来。眼前竟是一个落差百丈的瀑布,加上头顶是一轮满月,竟给人一种“光华落九天,居此便是仙”的错觉,当真是美轮美奂。

  潭边水气朦胧,被夜风微微一吹,都湿湿地扑在少年脸上,带来一阵清凉,好不惬意。

  “嘿嘿,死老头,让我出来干活,自己在洞里喝大茶,哪有那么好的事,嘿嘿……先洗个澡,回头给你摸几条大鱼回去赔不是就是啦……”原来少年对老者安排自己深夜出来狩猎憋了一肚子的怨气,所以并没有去狩猎的陷阱,而是半途改道来嬉水了。

  少年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衫,仅留了一条底裤挂在身上,从岸边巨石上一头扎进水里,身体与水面撞击,发出“咚”的一声响。

  “咦,什么声音?”此刻,就在瀑布对面正有两个身穿火红色战甲,手持精钢长矛的汉子。显然是刚才少年跳水时的动静引起了其中一人的注意。

  另一个更精壮些的汉子屏息静听了一会,显然什么也没发现,反问道:“哪有什么动静,你小子是不是听错了?”

  “可是,我刚才明明听到……”

  “行了行了,别他娘的大惊小怪,这边陲蛮荒之地,又是深山老林,那还能没几只凶猛野兽,兴许刚才就是它们弄出的动静吓到咱们六爷啦……哈哈……”

  瘦小一点,被称作六爷的汉子还想争辩,却又被同伴骂骂咧咧地损了一通,脸上挂不住,嘴硬道:“哼,我蔡六会怕了那些畜生?赶明儿看我不宰了它,拿来下酒……”

  “哈哈……快走吧,一会侍卫长要点卯了。”精壮汉子看着蔡六一副不服输的嘴脸,顿时觉得好笑,却也没再纠缠,两人拉拉扯扯的走了。

  “啊……舒服啊……”两人刚走过不久,少年才突然从水里冒出脑袋来。原来少年下水时憋足了气,一个猛子直接游到了水潭对面才浮上来换气。这也难怪刚才那两个人没发现他。

  “咦,好多的灯火,这深山老林的,怎么凭空多出这么多人家来?”少年游到对岸,本意是再游一个来回,却惊奇的发现在距离水潭不到百米之处,竟驻扎了百来个帐篷,刚才在对面有山林怪石挡着竟没能发现。

  “嗯?竟然还有守卫?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来这深山老林里做什么?”少年趴低身子,心里寻思着,“可惜我不会武功,要不然就可以飞天遁地进去探个究竟了……嗯?什么东西?”就在这时,少年突然看到两条影子从自己头上掠过,待到抬头去看,却什么也没发现。

  这两条影子不是别人,正是让少年出来狩猎的老者和瞎儒士。这两人都是尊字级高手,放眼整个火罗大陆也不过百八十人,修为何等了得,在掠过少年头顶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少年。

  “是少主?”瞎儒士密语传音给老者,想证实自己的想法。

  “随机应变。”老者密语传音只说了四个字,显然不想多说,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哎……少主你千不该万不该,最不应该不听老奴的话来这啊,哎,也罢,一切就看少主的造化吧……”

  老者心里虽是千思百转,却也只是一念之间。两人身形毫无停滞,径直飞进敌营,轻飘飘地伏在帐篷上偷听起来。

  两人都曾随先帝征战四方,对军营里的布局相当熟悉,彼此又心融交汇,默契十足,倒也不用商量,一进来便选定了这顶主帅帐篷,一来是便于探听火影卫在此集结的真正目的;二来是一旦确定其目标是击杀少主,则可“擒贼先擒王”占尽先机。

  “大人,三千火罗卫已全部整顿完毕,只待大人一声令下即可发起攻击,一举击杀这些……”帐篷里,一个身着火红色甲胄的侍卫长毕恭毕敬地向帐篷正上首端坐着的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说道。

  “此事不急于一时。”中年男子摆了摆手打断侍卫长说道,“虽然你们火影卫是整个大罗州最精锐的部队,但我们这次要缴杀的也绝非等闲之辈,绝不能打草惊蛇坏了陛下的大事。”

  “这声音……啊……是他……”瞎儒士伏在帐篷上听到中年男子说话,脑海里猛的想起个人来,心里竟不由咯噔一下,身子一颤。

  “我命你们在此驻扎,就是为了利用瀑布的水声遮盖三千火影卫的庞大声势,待到午夜再发起突然袭击,将敌人一举擒拿,不过我千算万算,却是漏算了一点……”中年男子顿了顿,又继续说道:“那就是,对方也可以籍着瀑布的水声悄悄摸进军营,浑水摸鱼!”

  “嗯?”侍卫长显然没能明白中年男子的意思,刚想追问,只听中年男子道:“朋友,既然来了就请下来坐坐吧!”说完,中年男子猛地朝帐篷顶击出一拳,牛皮做的帐顶竟被轰出了一个大洞,显然是已经发现了有人在偷听。

  老者和瞎儒士眼见行踪暴露,也不再遮遮掩掩,顺势跳进帐篷里。

  待看清来人,中年男子却是一下愣住了,“二哥?老四?”

  “哼,高攀不起!”瞎儒士早就听出了对方是谁,此刻早已冷静了许多,闻言不禁冷哼一声道。

  “哈哈……一别十载,老四的脾气还是这么倔,真不愧是铁笔判官。”中年男子身为主帅,也绝非等闲之辈,瞬间就恢复了神态。

  “魏震东,你又何必假惺惺!当年你吃里爬外,甘做坤离老匹夫的走狗,害死先帝与大哥,,你我兄弟情义已尽,不说也罢。”老者道。

  “好好好,二哥骂的对,不过我与陛下苦心经营十年,都没能抓到你们,今天你们自投罗网,我若不吃里爬外,再做一回走狗,岂不是辜负了你们的好意!”

  “哼哼…….就凭你和你的三千火影卫么?你这算盘打的未免大了点。”老者负手而立,显然还不将魏震东和三千火影卫放在眼里。

  “哈哈……凭我自己自然是不行,不过……”魏震东哈哈一笑,叫道:“吴大先生,你也来见见我的好二哥、好四弟吧。”

  “见过二位!”魏震东话音未落,一人从魏震东下首的位子上站起来拱手行礼道。

  “嘶……”老者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暗道:“虽说刚才乍见老三,心里怒恨交加,以至于分了心神,但此人自始至终坐在这里,我却没能发现他,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只怕已经有半只脚踏进圣字级了,尤其是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还能从容不迫的拱手行礼,好似会客一般,心神念力更是惊人。看他年纪也就二十左右,难道是十年间成长起来的新秀不成?若真是这样,那此人该是怎样的武学怪才,就连老三这样的尊字级高手都要尊称他为大先生,此人到底是谁?与朝廷又有何渊源?”

  “不过你们似乎还少了一位,说吧,少主在哪里?”魏震东再次开口问道。

  “哈哈,魏震东,你晚来了一步。少主天资聪颖,早已堪破师字级境界,一个月前就已下山历练去了,你要把我们一网打尽的计划怕是要落空了。”瞎儒士此时也看出了吴大先生的厉害,知道今晚可能要栽,索性耍起诈来,想要保全少主。

  “报!”瞎儒士话音刚落,一个火影卫手里拽着一个瘦小的少年闯了进来。

  老者回头一看,不由惊出一身冷汗来,因为那被带进来的瘦小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瞎儒士极力保全的少主。

  原来,少年在潭边发现灯火后,好奇心作祟,穿好衣服后也悄悄摸了进来,但他不会武功,没走两步就被哨位发现给带到主帅营来发落了。

  “是你?”老者不待火影卫说话,吃惊的问道,“前几日我救起你的时候就起了疑心,却怎么也没想到你一个不会武功、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竟会是朝廷的探子,真是枉我对你的一片怜悯之心,今天老夫就先宰了你,以解心头之恨!”说罢,老者瞬间移动,一双铁拳结结实实轰在少年身上,直打的少年口鼻窜血,像只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眼见是活不成了。

  这一系列动作,都在瞬间完成,旁边的火影卫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得手上一紧,人就不见了,手上只剩了一片被扯下来的破衣衫。

  但最无法明白的还是少年自己,直到老者将一双铁拳轰在自己身上,打的自己七窍流血倒飞出去的时候,少年也没能明白为什么自己可爱的“死老头”要亲手杀死自己。

  “现在,是该我们算一算国仇、家恨的时候了……”老者缓缓转过身来朝魏震东说道。

  魏震东虽然还未弄清楚刚刚是怎么一回事,却也知道此刻不是细想的时候。“哈哈,也好,十几年不与二哥交手,小弟倒想看看二哥的武功精进了没有!”说罢,全身一震,竟带起了一股邪风,直吹得那火影卫和侍卫长头皮发麻,禁不住往后退。再看魏震东身上竟似有电流流转一般。

  “这哪是风啊,分明就是不死不休的杀气啊……难道这就是尊字级高手的真正实力么?要是在战场上碰到宗字级高手,恐怕自己连一个照面都走不过。”火影卫与侍卫长心里都惊讶道,虽说他们个个都是精锐,但也仅限于在正统军队中,若论单对单地打斗,别说是尊字级,就是与宗字级比起来,也不是差了一星半点。

  就在两人还在心里嘀咕的时候,老者与吴大先生、瞎儒士与魏震东已两两斗在一处。

  “哈哈,老四,想不到几年的功夫,你的拳法竟然如此精湛了,不过你仍不是我的对手。火阎罗,爆!”魏震东嘴上说着,手上结了一个奇怪的印,猛的发出一个蓝色的大火球朝瞎儒士轰击过去。

  “坤离老匹夫还真是大方,连皇室密典‘火罗鬼手’也传给你了,厉害、厉害!但你以为凭一记火阎罗就能留下我么?判官笔,给我破!”瞎儒士手上一抖,一支乌金打造的三尺有余的判官笔便握在了手上。判官笔虚空一点,正戳在蓝色火球上,火球顿时失了准头,砸在一旁的火影卫身上,那火影卫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被焚化,连点渣都不剩。

  “想不到你一双眸子虽然废了,这耳朵上的功夫倒是愈发精进了,竟能听声辨位!”

  “全是拜你所赐,当年你刺瞎我的双眼之后,本以为可以不再理会你跟坤离那老匹夫的暴政,想不到所到之处听到的还是你们鱼肉百姓、酒奢肉糜的恶行!”

  “哼,所谓顺势者昌,逆势者亡,我不但要鱼肉百姓,今天还要取你性命,火流星,疾!”魏震东知道瞎儒士听风辨位的本领超群,一般的攻击根本无法对他构成威胁,猛地发出一记火流星,瞬间就有无数个鸡蛋大小的火球结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罩向瞎儒士。

  “不好……”瞎儒士心里暗暗叫苦,知道这一击自己无法可破,只能双脚一点,猛地向后退去,继而顺势腾空躲避开来。

  “就知道你会这样,这下我看你往哪里躲!”魏震东好似猜透了瞎儒士的心思一般,身形一动欺身而上,正到了瞎儒士的正下方,紧接着又是一记火流星拍出。

  瞎儒士身在半空,毫无借力之处,想要躲闪已是不能,只觉身上一轻,便开始往下坠落。瞎儒士落地后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胸前的伤口,只觉得凉飕飕的有风吹过一般,却并未流血。其实如果此刻瞎儒士能看到的话,就会发现自己身上已经足足被击穿了十几个洞,只是肉都已经被烤焦了,所以才不曾流出血来。瞎儒士身子晃了几晃,嘴唇张了张却最终没能说出话来,身子便轰然倒地。

  另一边,老者拳势刚猛,虎虎生风,而吴大先生则掌走轻灵,片叶不沾身,老者的铁拳虽然威力无穷,却是根本奈何不了吴大先生,显然吴大先生的修为要远远高于老者,但他好像无意为难老者,只防不攻,可一旦老者想脱身向瞎儒士施以援手,他又纠缠不放,老者拼尽全力却也奈何不得。

  “啊……”老者眼见四弟被人击杀,自己却无能为力,不由地震天一吼,浑身骨骼啪啪作响,眨眼间变得披头散发、双眼通红、杀气冲天起来。

  “吴大先生,快拦住他,此人外号狮虎兽,一旦进入癫狂状态,你我二人都不是对手!”眼见老者开始变得癫狂起来,魏震东又自付不是对手,只得向吴大先生叫道。

  “临行前师尊授命我仅需完成圣上交办的事情即可,别的事一概不理,尤其是别人的家事!”言语间,吴大先生显然是对魏震东这种残害自己结拜兄弟的行径有所不满,“刚才若不是怕他们两人联手伤了你误了正事,我才懒得出手,你要擒他,还是自己来吧!”说着,吴大先生竟向后一跳,放开了老者。

  老者没了束缚,好似一头发狂的雄狮一般,扭头就朝魏震东冲了过来。

  魏震东心里一紧,刚要躲闪,却只见老者跑了没几步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不再动弹,七窍之中正不断地流出黑血,竟然是急火攻心,经脉尽断而亡了。

  “就这么死了?”良久,魏震东才回过神来,颤巍巍地说道,“临死的样子倒还真像只狮子,也对的起你这狮虎兽的名号了!只是……狼狈了些!”

  至此,两大武尊全部陨落!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大罗史记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