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3:13:40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木之风
  4. 第三章 技术活

第三章 技术活

更新于:2018-03-17 20:07:36 字数:3361

  从木风得到乾坤甲,已经过去十天。这十天里,木风都在自己的小院里,足不出户。之所以这么久都没有出来,一是为了熟悉乾坤甲;而是为了躲避许家的追查。

  这十天里,除了刚开始时的兴奋,慢慢地,木风便冷静了下来。突获至宝是好事,但怀璧其罪的道理,却是血的教训。首先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因此,木风专门去交易坊买了一些防御类符篆。

  顺便着,打听了点关于许家的情报。想必是木风的毁尸灭迹起到了作用,直到前天,许家才意识到许石的死亡。想想这也可以理解,作为修士,不管是修炼还是猎杀妖兽,动辄十天半个月的。想要追查到木风身上,估计还有一段时间。

  但当木风返回外门时,却发现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袁师兄,这次又是为了哪根鸡毛打起来了?”木风一脸感兴趣地问道。

  原来,外门弟子由于出身问题,一直就有矛盾。家族弟子看不起散修弟子的穷,散修出身的弟子更是看不起家族弟子的纨绔。这一来二去的,便结成了仇家,互相看不对眼。往往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便能打起来。因此,木风才会有此一问。不过,只要不出人命,门派也乐得如此。

  虽然说家族弟子的资源更好一点,但这也造就了他们不努力修炼的天性。相反,虽然散修弟子需要靠自己的努力猎杀妖兽,或者完成门派发布地其他任务,来获取修炼资源,但战斗力却比那些纨绔子弟要高多了。一边是靠着装备,一边是靠着战斗技巧。倒也斗得个旗鼓相当。

  “这次可不是因此鸡毛蒜皮的小事。许家的许石死了?!”袁至远袁师兄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

  “许石死了?那许石死了,许家为什么找我们麻烦啊?”

  “他们呐,是怀疑我们这些散修出身的弟子做的手脚。”袁师兄倒是个健谈的人。

  “许石可是外门排名前十的弟子,听说修为都已经达到炼气九层了。再加上许家的资助,要杀他没那么简单吧?”木风一脸不解的问道。

  “谁说不是呢,听说许石身上还有许家赐予的防御类宝甲一副。我看呐,也只有那些筑基期的内门弟子有这个实力了。”说话的是王卓王师弟,虽然修为只有炼气六层,但要说外门中谁的消息最灵通,那就非他莫属了。

  “许家可不这么认为,这不,连许非都亲自出马了。”袁师兄把嘴努向了对面的一个人。

  说起许非,那却是比许石更加厉害了。外门弟子排名前三,炼气九层大圆满,随时有可能筑基成功的高手。

  “没想到许家这次这么重视,看来麻烦了。”木风小声嘀咕着。

  就在这时,场上的战斗出现了结果,代表散修出身的弟子一不小心,被对面的修士一脚踹中了胸口,眼看是不能再战了。

  而对面的修士一脸潇洒地来到许非面前,

  “许师兄,幸不辱命。”

  “恩”许非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石豪,你去试试他们的手段。”许非始终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没想到这次竟然派出了石豪出战,他可是排名第九,我们这边也只有孟显孟师兄和付子金付师兄有一战之力。可惜薛师兄闭关未出。”王卓一边说着还一边懊恼地摇着头。

  果然,出战的是孟显孟师兄!

  孟师兄用的是一把孟黎剑,火属性二级法器,听说是孟家祖传的宝贝。与孟家的沧海剑法相互配合,效果更甚!

  “石师弟,请了。”孟显做了个起手式。

  “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吧!”石豪却是不想废话。

  只见孟显手持孟黎剑,整个气势陡然一变,而且气势还在慢慢变强。像是面对海浪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这也是沧海剑法的由来,相传,孟家先祖观沧海而悟剑法。与之对决,如临沧海般,让人生不出抵抗的念头。对于这套剑法,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气势起来之前就抢先出手。

  石豪也是知道这套剑法的厉害,还没等孟显准备充分便抢先出手。不过石豪用的却不是大路货,而是金剑门独有的金刚剑法。这也是身在家族的好处。木风可没有这个待遇,能在外门就可以得到金刚剑法。

  两个人都是大开大合的招式,石豪一招金刚降魔,孟显一招东临碣石接招,接着孟显使出了一招水何澹澹,那把孟黎剑突然出现在了石豪的后面,不过石豪像是后背长了眼睛一样,一招金刚揽月,恰到好处地挡住了孟显的进攻。二者你来我往,修为又都是炼气九层。这样打下去,比拼的就是耐力了!

  这却是木风他们想要看到的了,相较于家族弟子这些温室的花朵,他们可是有能与妖兽比拼耐力的坚忍!

  “上次石豪输给孟师兄,就是输在耐力上。跟我们比耐力?他们还嫩了点。”

  听到王卓的话,木风他们都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确实,对于拿命换来的东西,他们比谁都有自信!

  但就在这时,石豪的剑势突然一改,变得诡异莫测起来。如毒蛇出洞,令孟显非常难受。石豪的每次进攻都会出现在孟显想不到的地方。

  显然,在输给孟显之后,石豪这次是有备而来。不出十招,孟显便败下阵来。所幸没有出现太大的伤害。

  “哈哈哈!孟显,这次就饶你一命,下次见面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石豪胜了之后,还不忘往伤口上撒盐。一时间,散修出身的修士群英激愤,便要上去理论。但此时孟显大手一挥。

  “石师兄技高一筹,孟某甘拜下风。”孟显说着便被人扶着疗伤去了。

  看着孟显这么爽快地离开,许非的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沉思片刻之后,又开口说道:

  “许荣,你去领教各位师兄的高招。”

  “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怎么突然让一个炼气八层的过来挑战?”按理说炼气八层,在外门已属高手。但在孟显受伤的情况下,更应该乘胜追击才是。

  就在大家还在猜测许非的目的时,一个人影已窜到许荣面前。

  “在下木风,请许师兄赐教。”

  一时间大家就更摸不着头脑了。原来在平时,木风虽不是个怕事之人,但也没主动出过风头。今天真是奇了怪了。还好,木风在修为上不输于许荣。

  说着,也不等许荣说话,便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两张轻身符,贴在双腿上,然后又往身上贴了一张金刚符。接着也不使用武器,一边利用轻身符在许荣身边游走,一边使用金箭术进行攻击。

  要说许荣在家族弟子中也算个异类,别的家族弟子往往会选择威力更大的二级甚至三级法诀修炼,而许荣却偏偏钟爱一级法诀金箭诀。不过在许荣的手上,金箭诀的出手时间却减少了三分之一,相应地,发出一次金箭所消耗的金元力也少了将近五分之一,但威力却没有减少。至于原因,就无人知道了。

  也正是因为许荣的这个特征,才使得他在很短的时间内便适应了木风的速度。而同样是金箭诀,木风差许荣也不是一丁半点。因此,没出二十招,木风的身上就出现了伤口,虽说不大,但架不住积少成多啊。

  就在大家为木风担心的时候,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木风快速地拿出一张火球符,然后不计消耗地,在最短的时间内引爆扔向许荣,接着是第二张,第三张……

  刚开始,许荣还可以用金箭诀抵挡,但就算你出手速度再快,也快不过符篆啊!一边是直接引爆,只需要极少的元力,而另一边却需要花费时间制造出来再使用,不管你制造的时间有多短,都不可能少于直接使用的时间。虽然金系修士使用火球符效果会打折扣,但对于一级符篆来说,却可以忽略不计。

  这纯粹是拿灵石砸啊!即使是一级符篆,也要八块一品灵石一张。以前都是家族弟子利用装备欺负散修出身的弟子,这次却遭了报应。袁师兄他们恨不得也掏出符篆扔他几个。

  “玩灵石,这可是技术活。”看着许荣被抬下去,木风小声地嘀咕着。

  木风却不知道,他的这种战斗风格,在后来,被许多散修出身的修士学习,“高级装备我买不起,一级符篆哥还是有的!”当然,这是后话了。

  ****

  外门,许非的房间里。

  “许师兄,你觉得孟显有没有嫌疑?”说话的是许辉,许石的亲弟弟。

  “不像!孟显太正直,他做不出这种事。而且,孟显的修为与许石一样,以孟显大开大合的战斗方式,如果是他杀的许石,今天他的状态就不可能这么好了。”许非手托着下巴一脸沉思状。

  “那会不会是付子金呢?”

  “不可能,付子金的个性我了解。如果是他杀的,今天他就不会出现了。”

  “那个木风呢?”

  听到****说木风,许非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连战胜许荣都要依靠符篆的人,你觉得有可能是他吗?你可别忘了许石身上的那件宝甲!”说道这里,许非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狠。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联系一下内门的族兄。现在只有这个可能了。”许非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虽然还想说什么,但看到许非的表情,许辉也只好告辞。

  “宝甲!那本就应该属于我许非的宝甲!现在却被许石那个废物弄得不知所踪,死了?死了正好!现在家族应该会全力栽培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