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7:51:5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霸道仙途
  4. 三 天眼破兵

三 天眼破兵

更新于:2018-03-16 21:34:39 字数:4625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降伏不了,打算要明抢吗?什么时候蜀山剑派也变成剪径强盗了?”看到面前众人那副严阵以待的模样,杨诚冷笑不止。

  连他自己也已经忘记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对道士极度不爽,也许是从当初太上老君提议要发配他到那荒凉垃圾空间的时候开始吧,可能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当初孙猴子跑到兜率宫偷来三界至宝『九转金丹』,说是要帮助杨诚增强修为时,杨诚几乎想都不想就吞下去了。

  而吞下金丹的后果就是,事情败露之后,杨诚被太上老君关进了八卦炉,说是要趁着他药力未散之前将丹药提炼出来,然后就是孙猴子和哪吒硬闯兜率宫救人,至于以后的事情,杨诚就不大清楚了。

  现在,看到太上老君留在凡间的这些徒孙们,杨诚似乎又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那老道的影子,再加上他们现在摆明车马就是要强抢『风火轮』,杨诚自然就更不需要对他们客气了。

  蜀山到底是名门大派,修真界的领袖,突然间被杨诚扣上了这么一个剪径强盗之名,就算是眼馋杨诚手上法宝的赤松子也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惭愧的神色,心想,也对,自己怎么说也是蜀山长老,如果现在跟这么一个开光期的后辈动手,一传出去,不仅自己颜面尽失,恐怕蜀山剑派也要跟着蒙羞。

  一想到这里,赤松子已经收回了身旁绕飞的飞剑,勉强堆出一丝笑意,抱拳道:“道友误会了,在下乃是蜀山长老赤松子,之前见这异宝为患翠屏山,于是特地带领门下弟子前来收服,不想道友跟这异宝有缘,我蜀山倒也不是没有让人之量,只是照规矩,还请道友随我到蜀山小住,交代好事情,我保证安然送道友离开。”

  事到如今,赤松子竟还将『风火轮』归为异宝,显然是贼心不死。

  看到赤松子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杨诚哪里会看不穿他现下的算盘,若是自己跟他到了蜀山,那岂不就等于是被变相扣押,到那时就犹如肉在砧板上,随便他们宰割了。

  “对不起,在下另有要事,恐怕不方便随你们去蜀山了,至于到蜀山小住一事,恕难从命。”杨诚可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赤松子摆明了就是威胁恐吓,难免是要在他身上碰一鼻子灰。

  “道友,急也不应该急于一时吧,从此处到我峨嵋金顶也不过片刻间工夫,道友如若是不去,赤松倒是难以交代,还请道友见凉一二才是。”说完,随着赤松子的一个眼神,周围的蜀山弟子已经从杨诚两旁绕行上去,将他团团围在了中间。

  也是在这个时候,杨诚才发现,原来在赤松子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再回想到自己现在这副衣不蔽体的打扮,杨诚反倒是有点不自然。

  “老道,你们该不会是打算要用强吧?”

  “还请道友见凉,我等只是希望请道友到蜀山一行,绝无歹意。”

  “哼,说得冠冕堂皇,你们还不是垂涎我手中的『风火轮』?想不到你们这群道士跟太上老君那死贼道一个德行,孙猴子果然说得没错,天下的道士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杨诚看了这阵帐,心里也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不能善了,说起话来也不需要顾忌了。

  “大胆,本来我等对你尚算礼敬三分,可是你这无知小子竟敢口出狂言,亵du道德天尊,蜀山弟子听令,给我拿下他。”

  三清四御是道教的至高无上,特别是道德天尊太上老君更是备受修道之人的尊重,现在听到杨诚口出不敬之言,哪里容得下,赤松子也怒极的撕破了脸皮,可是他们哪里知道,就算是当初当着太上老君的面,杨诚也还是这样毫无顾忌的骂他,更别说是在他的徒孙面前了。

  可能是感受到周围的剑拔弩张,原本乖乖停在杨诚双手的『风火轮』也开始绕飞在他的身旁,时不时的喷出一点焰火,那样子似乎在提醒对方,不要妄动,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让我来!”看到门下弟子顾忌到『风火轮』的威力,赤松子身为押阵长老,自然是要先出手了。

  只见他的飞剑循着一道青光,直取杨诚,而『风火轮』似乎也感受到飞剑的来势汹汹,顷刻间也飞射而出,双轮一剑在半途相碰,相互缠斗,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这赤松子身为蜀山长老也确实是有点本身,一身修为早就达到了出窍期,再加上他那把中一品的飞剑,如今盛怒之下,全力施为,竟是凭着强横的实力将『风火双轮』缠住,不让它有驰援杨诚的机会。

  反观『风火轮』,顾忌到杨诚肉体凡身,根本不敢全力施放不大受控制的『三昧真火』,而遥控它的欧扬本身实力跟赤松子相比更是有着天壤之别,如今只不过是凭借着法宝本身的灵力勉强相抗,若要败敌,难如登天。

  另外这边,众蜀山弟子一看到杨诚手上的『风火轮』被制,一个个使出了飞剑,由于之前赤松子也没有交代是要活捉,还是要重创教训杨诚,所以众多弟子的出手也是有轻有重,但是无疑全都是招呼向杨诚。

  凛冽的剑气近身,『风火轮』被赤松子的飞剑缠住,根本没有机会驰援,眼看着杨诚就要受制于飞剑之下的时候,一道刺眼的黄芒突然从他的身上爆射而出,刺激得周围的蜀山弟子个个闭目,而就在他们闭目的这一瞬间,半空中传出了一声声碎金脆响,当那些蜀山弟子惊讶的睁开眼睛时,眼中所看到的竟是十数把飞剑的碎片,而黄芒已然隐去,刚才形势危急的杨诚则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处。

  “炼化入体?”修为较高的赤松子刚才并没有受到黄芒的影响,自然是看清楚了那道黄芒的来历,这不禁让他大吃一惊,因为他怎么也无法把『炼化入体』的功法跟眼前这个只有开光期修为的青年联系在一起。

  还有,刚才黄芒一闪而过,虽然赤松子认出了那是青年炼化入体内的法宝所出现的光芒,可是他却对青年击碎门下弟子数十把飞剑时所用的手法感到惊奇,这种惊奇丝毫不比从青年身上见识到『炼化入体』这一功法来得弱。

  要知道,虽然法宝有强弱高低之分,但是不管是用来攻击、防守,甚至是布阵用的法宝,所用的材料都不是凡品,所造出来的法宝自然就是坚固耐用,这也是很多法宝和飞剑能够流传千万年的原因。

  以赤松子这一身出窍期的修为,就算是想要毁去一件下三品的法宝也需要用点功夫,更别说是在顷刻间毁去十数把下二品以上的飞剑,所以当他看到杨诚眨眼间毁去门下弟子十数把飞剑时,那种吃惊确实不小。

  可能是感受到青色飞剑劲道一滞,『风火轮』趁机将它震退开去,想要回到杨诚的身旁守护,但是不想,杨诚在击碎了那些飞剑之后,停都不停一下,整个人就冲了上去,大喊了一声:“『风火轮』速退,看我破它!”

  听了杨诚的话,赤松子本能的觉得有些异常,在看到杨诚不费吹灰之力就碎去十数把飞剑之后,赤松子心下已经有些惊讶了,此时再听他这一喊,本能的想要收回宝贝飞剑,可是哪里来得及。

  『风火轮』退后,青色飞剑滞在半空,杨诚则恰到好处的拍马赶到,眼中金光一闪,运指在那剑身上一点,在被他点中的那一霎那,青色飞剑从剑身被点中的那处『破点』开始裂开,当杨诚回到地上站稳脚步时,那飞剑已经裂成无数碎片,掉落在地上了。

  “天眼破兵?”这一次赤松子总算是看清楚了杨诚所使的手法了,但代价却是他失去了那把陪伴了他数百年的宝贝飞剑,而虽然他并未将飞剑『炼化入体』,但到底是人剑情深,看到飞剑被碎,他整个人不住的往后退去,心神激荡下竟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师叔。”旁边,原本护在少女身旁的段雷看到赤松子吐血飞退,赶紧用上了『神行诀』,来到赤松子的身旁,护住他,提防杨诚进袭。

  但是,他们显然都错估了杨诚的意图了。

  就在段雷赶去护住赤松子的同时,杨诚身旁的『风火轮』也动了,但是对象却不是赤松子,而是段雷刚才保护的那少女。

  这娇滴滴的美貌少女虽然修为不错,但是似乎对战经验不足,『风火轮』一进击,就逼得她招架得手忙脚乱,待到杨诚来到她身旁时,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给制伏了,而原本少女握在手中的飞剑此时则是被杨诚紧紧抓在手上,另一只手则是扣在她粉嫩的脖子处。

  “无耻狂徒,放开我师妹。”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师妹被杨诚抓住了,段雷顿时暴跳如雷的想要冲上去救人,但是当他看到杨诚紧了紧手中那把本属于师妹的飞剑时,哪里还敢近前。

  “放开她?她现在可是我的护身符啊。”紧贴在少女的粉背,嗅着从少女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芳香,但是杨诚此时却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而且眼下形势危急,杨诚自然是更加不敢心猿意马了。

  “无耻,用弱质女流来当人质,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吗?”段雷怒声喝道。

  哪知道,听了他的话,杨诚反倒是笑了,“弱质女流?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她的这一身修为应该达到心动期了吧?我可是只有开光期,就算是传了出去,我以开光期的修为在你们蜀山这一班大小杂毛的手上抓走一个心动期的女弟子,这恐怕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吧?”

  “你。。。。。。”段雷顿时无话可说,杨诚说得没错,今天这一战,蜀山算是栽跟头栽到家了,先别说是门下弟子飞剑被碎,就连身为长老的赤松子也受了伤,虽然这伤是他自己引起的,但是别人可不会管你这个,况且,赤松子的宝贝飞剑也被碎,这几乎可以说是蜀山开宗立派以来少有的耻辱。

  “段师兄,别管我,动手杀了这个无耻之徒。”别看怀中少女娇滴滴的,不想却还是有点骨气,但是她愿意牺牲,却不代表赤松子及段雷能够狠心的牺牲她。

  杨诚紧了紧扣在少女粉颈的手,凑到少女的耳边,冷笑道:“小姑娘,你最好别那么冲动,要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的法宝会对你做什么,要是不小心把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烧焦了,那可不关我的事。”

  极具灵性的『风火轮』似乎也听明白了杨诚的话,绕飞到了少女的面前,示威性的喷了喷焰火,吓得少女赶紧把头靠后,整个人就好像是靠进了杨诚的怀里,那姿势哪里还象是被人抓了当人质,简直就是情侣间在亲热嘛。

  幸好,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那种谈情说爱的兴致。

  这时候,赤松子也稳住了自己的心神,走上前来到众弟子的跟前,看着眼前这个毁去自己宝贝法宝的家伙,简直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撕成碎片,但是此刻雪卉在他的手里,只能是强忍怒气,对着杨诚喝问道:“那你打算要怎么样?只要你现在放了雪卉,我担保你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今天的事情就此一笔勾销。”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老杂毛,这小女生可是我的护身符,小爷我现在要走了,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会放人,还有,你们最好是别跟着,否则的话,我可不保证不会把她怎么样。”

  赤松子恨得咬牙切齿,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得心绪再一次波动了起来,心神激荡下,竟然又是吐了一口血来,颤抖的手指向杨诚,半饷说不出话来。

  看到没人说话,杨诚神识一动,右手环到少女的腰间一扣,抱着她往上一跳,『风火轮』出现在他的脚下,载着两人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师叔,难道就这么放他走?”段雷担心师妹的安危,着急的问道。

  赤松子正愁没地方发泄,此刻看段雷主动上上门来,立即大发雷霆震怒,“不然你说还能怎么办?别说我们现在没有飞剑,就算有,有他那法宝快吗?而且就算真让你追上那又能怎样?投鼠忌器,我们也拿他没办法,追上去就能救回雪卉吗?你这个笨蛋!”

  说这话时,赤松子一脸想要吃人的模样,他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也会有这么羞辱性的一天,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但是他却偏偏拿对方没有办法,眼下连宝贝飞剑都碎了,他真恨不得将杨诚抓来撕了,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啃他的骨头。

  “段雷,你有飞剑在身,即刻飞回蜀山,通知门下弟子,沿途关注那个杨诚的行踪,还有,寻找机会救出雪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赤松子总算是再一次平复下心神了,开始安排善后事宜。

  “是,师叔。”段雷一抱拳,跳上飞剑,划出一道绚丽的剑光,往蜀山的方向去了。

  目送段雷离去,赤松子也集合起门下弟子,由于飞剑被碎,所以他们现在只能是在山上等蜀山那边派飞机来接送他们了。

  “天眼破兵!看来这件事情还是要尽早通知掌门师兄为好。”看着杨诚离开的方向,赤松子恨恨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