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19 16:00:3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道六界
  4. 误入异界

误入异界

更新于:2017-05-04 11:56:46 字数:3181

字体: 字号:
  “轰隆——”天上惊现异雷。惊雷如九条金色大龙盘旋天空,仰天咆哮,吞噬外物,似与天一争高下。各路武者,修道者,修丹师等都诧异得望着惊雷,在无形中给人一种压抑之感。天地异象,实在惊人。

  在一个小山村内。

  “儿子,打雷了,快去收衣服。”一位中年男子在楼下冲楼上喊着,一个年仅七八岁的小男孩从窗户中探出头来,道:知道了,父亲。”

  “真是的,好端端的天气怎么会下雨呢,这雷看上去怪恐怖的,难不成有人干坏事遭天谴?唉,是一个下午又要荒废了”,那中年男子望了望惊现九道巨雷的天空,不停地叹息。“孩子他娘,记得将后院晒的稻谷搬,免得淋坏了。”

  “知道了,孩子他爸。”里屋传来应声,一位妇女匆匆往后院走去。

  “唉,这日子,没法过了,赚钱养家难啊。这余唐国好端端的干嘛和南岳国开战啊,是国库有空了呢还是政治上发生矛盾?苦的还是农民,农民的税收又要加重了。”哪位中年男子一脸愁苦,蹲在门口不停的自言自语。

  “啊~~~”后院传来妇女的尖叫声。

  那男子顿时惊了一下,立刻回过神来起身向后院跑去。“孩子他妈,怎么回事?”

  “这,这儿有个人躺着。”

  惊颤的声音将那男子吓出了一身冷汗,他跑到后院一看,晒稻谷的网旁躺着一个衣衫破烂不堪的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地上全是散落的稻谷,那妇女目瞪口呆的望着。

  “还愣着干什么,抬进屋去再说。”

  “哦,哦。”

  “那妇女顿时回过神来,两人一前一后地正要将那少年搬进屋去。

  “怎么了?”后院走出了一个颤巍巍的老人。虽满头稀疏白发,但细看缺个人一种强劲之感。

  “爹,你看这…….”那男子满脸焦急地望着那个老人。

  那老人显然是见过世面的,没有被吓一跳,也是立刻说道:“快抬进屋去。”老人的有一声令下,那位少年被夫妻两抬进了屋。

  “这天空忽然惊现九道巨雷和这位少年的突然出现有没有关呢?”老人边想边拾起了散落在地上的稻谷。

  “吗,这是谁呀?”一个小男孩好奇的望着那位少年,但还是有些胆怯,躲在他妈妈身后探出小脑袋眼睛一眨一眨的。

  “嘘,不要和别人说这件事,你要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知道吗!”

  望着妈妈如此严肃的神情,吓得小男孩直点头。

  “他还有救吗。”老人从后院走进来问道。

  “嗯,我稍微把了下脉,心跳呼吸虽微弱,但也不至于死去。看他衣服上尽是被利物划伤的痕迹,可奇怪的是尽然没有明显的皮外伤,但是内伤去有点严重,像是被人从高空中抛下的。”那中年男子疑惑地说道。

  “先不想这个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将他救活,不管他是谁,毕竟他也是条人命。”老人镇定地答道。

  “那我去叫大夫。”那名妇女回过神来,拿了把雨伞急匆匆地往外跑。

  “爹,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此事是有些古怪,还是等这个少年醒来再说,还有,你去找点合身的衣服来给他穿上。”

  “知道了,爹。”

  不久,大夫来了。

  “张大夫,你看看这孩子。”

  把脉之后,那名张大夫有些迷茫地望着这孩子,摇摇头道:“就只有些难度,不过也并不是不能救,只是要等完全康复时间太长,不能让他再有意外。”

  “那痊愈需要多长时间。”

  “少则一个月,多则至少一年。这是药方,记得每天三次,半个月后来复诊。”张大夫交代好后站起来,看似要走。

  “张大夫,这加起来一共需要多少钱。”那位老人也站起来道。

  “陈老伯,看在您以前帮过我的份上这钱就免了吧。”

  的确,十年前有几个外来村的无赖混混看病不付钱,还行殴打张大夫,都亏陈老伯及时出手,制服了那几个混混,硬要他们赔双倍的钱给张大夫。而这陈老伯,年轻时在村子里可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谁能敌过。他也凭借这个,才有了在村里不错的地位和家产。

  “张老兄,你就不要推脱了,几个月的药钱,很多了。”那位中年男子也这么说。

  “陈老弟,算了算了,都街坊邻居的,再说那些药不不值钱。”

  “张大夫,如果你真的不要的话,陈中。”陈老伯望了望那名叫陈中的中年男子道。

  “是,爹。”陈中转进里屋,背出了包大袋子,打开一看,里面尽是农副产品。

  “陈老伯,这是何意。”

  “既然已不收钱,你这些瓜瓜果果你总要收下的,刚摘的,蛮新鲜的。如果你不收,老朽可要翻脸了。”

  “好好,既然陈老伯都这么说了,张某也只好收下了。对了,陈老伯,我记得你家没有这孩子,是你家的远房亲戚。”

  “是的,途中遇上劫匪,将他从山上抛下来。想他小小年纪,就如此可悲,唉……”

  “我刚才检查了一下,大的皮外伤没有,尽是外伤。”

  “哦,是因为他穿了件能保护肉身的衣服,因此皮外伤几乎没有。”

  “那可真是件好宝贝。”

  “可惜已经破了。”抚摸着那少年的身体,陈老伯故意装做惋惜的样子。

  “那真是可惜……”张大夫也为此感到可惜,毕竟他认为这东西在村里算地上至宝了。

  “哦,陈老伯,如果没什么事,张某就先走了。”

  “不多坐会?”

  “不了。”

  “那陈中,送客。”

  “我自己可以的。”张大夫说完,就匆匆走了。

  “爹,你为什么怎么说?”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之所以不把实情告诉他,是怕他因此惹上麻烦。陈中,把他抬进屋去。”

  当陈中正要将此少年抬进屋去,陈老伯又补充了一句:“对了,以后要有人问起,你们就按刚才我说的说,明白了吗?”

  全家人都点了点头,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也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这是我哥哥。”幼稚可爱的声音使全家人都笑了,那妇女走上去溺爱地摸了摸孩子的头,道:“小浪浪真乖,玩去吧。”

  五天后,那位少年醒了,他缓缓睁开双眼,感觉闷得慌,再扫视这所房间,陌生的不能在陌生了,他感觉脑袋嗡的一沉,双眼迷茫。这情节怎么我尹东在哪本书上见过?唉,顺其自然,符合情节内容吧,他终于吐出一句:

  “这是哪啊?”

  十多天过去了,这名叫尹东的少年病情有了好转。经过几天的交谈他对这地方也有了一定了解。

  他的所在地是一个叫没山镇的小山庄,因紧邻没山,因此得名。没山镇坐落在余唐国边境,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

  “余唐国?在哪。”显然尹东对这个地方并不是很了解。

  “不会吧,你连余唐国都没听说过,你到底是哪国人?”

  “我靠,余唐国?这么难听的名字,我怎么会在这里呢。?”尹东心中叫骂道。不过他还是回答了:“易云国。”

  “易云国?”这次该陈老伯吃惊了,他活了一大把年纪,连这个国家听都没听说过。

  “你不是想告诉我你不知道吧?”

  “嗯,我是没听说过。”

  望着慈祥的陈老伯,尹东找不出任何他骗自己的理由。

  “您确定?”尹东还是不肯放弃。

  “至少在我知道的国家中没有此国。”陈老伯若有所思地道。

  “天哪,老伯,那我总不可能是外星人吧。”尹东苦笑道。

  “我也纳闷,你的语言服饰都与我们一样……”

  陈老伯没有说下去,但尹东却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他开始思考,心中的苦涩开始蔓延。

  “如果我真的不属于这个世界,那我还能回家吗,我永远也见不到我的父母了,还有那自以为是丑的稀巴烂的老管家。”

  “小东啊,别伤心了,也许是老头子我阅历太少,没准易云国真有。就算没有,你也应该顽强地活下去。大千世界中,干什么都有可能,连仙都有,那你一定能回去。要回去,你首先不能放弃一切希望,你要坚强的活下去,接下来开始修炼之路,以武打开回家之路”陈老伯对尹东的开始颓废有些担心,连忙收回刚才的话开始安慰他。

  望着陈老伯慈祥的眼神,尹东不忍再垂头丧气,他轻轻嗯了声,强露出微笑,转头望向窗外,可不争气的泪水在眼眶内打转。窗外凉风习习,落叶缤纷,心如刀割的他陷入苦境。

  缓缓抬起右手,摸了摸上面漆黑的戒指,这是父亲在他十岁生日那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如今物是人非,再也见不到父亲了。怀念之前的种种好处,虽然生活有些枯燥,被母亲逼着练功,但还是苦中有乐的。

  “只有失去了的才知道宝贵,为什么当初不珍惜呢?误入异界,何去何从……”面向窗外,尹东潸然泪下。


更多精彩男频小说微信关注公众号“阅者悦心”(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悦心”关注)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

添加方法: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关注公众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