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37: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剑临八方
  4. 第三章 对不起,我不小心

第三章 对不起,我不小心

更新于:2018-03-17 17:14:43 字数:3368

  杨穹语看见鸿彪拿出来灵器也是吃了一惊,看来楚东城主还真是护犊啊,没想到灵器都被拿出来了。但这并不能让杨穹语就此退缩!杨穹语紧握着拳头,双目紧紧盯着鸿彪。

  鸿彪看见杨穹语并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心中反而有点不安,但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就这样收手会被人笑死的,鸿彪觉得杨穹语似乎已经成了它的心魔,如果不把杨穹语打敗,他这辈子都难也翻身了。

  鸿彪紧咬着牙齿,目光恶狠狠地盯着杨穹语,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杨穹语哪怕有两条命也死了。“看招!”鸿彪一声吆喝,提起那灵器就向杨穹语冲去,鸿彪手上的灵气往灵器中注入,灵器立即发出了光芒,一丝丝灵气在剑上汇聚。带着一阵破风声向杨穹语刺去。

  杨穹语感到一阵风吹过,在那剑芒快要刺向自己的脑袋那一刹那,杨穹语上身一低,竟然不避其锋芒,直接冲上去!

  “什么!居然如此大胆!那你就死吧!”鸿彪看见杨穹语对自己的剑芒不躲避,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脸上愈发狰狞!“蠢货,要死的是你!”杨穹语将身上全部灵力汇聚到右手上,显然是要对鸿彪出手。原本刺向杨穹语脑袋的剑被杨穹语身躯一偏,因为时间太短暂,没能完全避开,剑芒还是刺中了杨穹语的肩膀,但杨穹语被灵力包围的拳头已经来到,对着鸿彪的腹部就是一拳!

  鸿彪被杨穹语一拳打退了十来步才稳住身体,鸿彪感到喉咙一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杨穹语站立着,肩膀上的伤口不停地流血,但杨穹语丝毫不管,仿佛那伤口不是在他肩膀上一样,杨穹语目光冷冷地盯着鸿彪道:“来啊,你不是很拽吗?来打我啊!随时奉陪。”“语哥!你没事吧。”周围的少男少女们看见他们心目中的榜样被鸿彪一剑刺伤,都涌上去。

  “鸿彪真是太可恶了!”

  “就会考灵器欺负人的垃圾!”“真不知道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恶人!”

  一群少女看见自己醒目中的偶像被鸿彪所伤都愤怒地责骂鸿彪,鸿彪听见少年少女们的话,感动一口气上不来,又是吐了一口血。“鸿哥”鸿彪的随从看见鸿彪被杨穹语伤成这样,连忙上去扶助鸿彪。他没想到在他们看来先天中期的鸿彪应该是在场的人都无法打败的,何况他还有楚东城主给他的下品灵器。

  “我跟你拼了!看灵器之威!”鸿彪感到一阵羞耻,没想到他堂堂楚东城少城主居然被这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无名小子给打到吐血,如果不把他打败,以后都没脸见人了,杨穹语不在于鸿彪拼命,不断地移动身躯来躲避鸿彪的攻击。

  “来啊,你不是很拽吗,怎么不来了!”鸿彪看见杨穹语在他的攻击下无法还击感到十分满足,这才像我这种先天中期强者应有的威风,刚才居然被这小子给打到吐血,完全是意外,这才是真正的战斗,我可以轻易地把杨穹语踩在脚下,向楚东城证明惹了本大爷后果是多吗严重!他是楚东城年轻一辈的最强者,以前是,现在是,未来还是!

  鸿彪攻击速度越来越快,但杨穹语每次都险险地避开鸿彪的攻击,明明感觉就要被刺中了,但还是被躲过去,看得周围的少男少女们都是十分担心,忐忑不安。杨穹语依然还是紧紧地盯着鸿彪,面无表情,并没有因为鸿彪的话语而发生任何变化,鸿彪的攻击就想巨浪一次一次冲刺海岸的一切!,但杨穹语却如坚不可摧的岩石,在巨浪在依然不动。

  杨穹语在不断地躲避的同时,看着鸿彪的挥动频率,感觉到那剑的来得愈来愈慢,虽然在周围的少男少女们看来鸿彪的挥剑速度没有任何改变,但杨穹语却知道鸿彪的灵力有点支持不上了,那把剑他应该还不能完全驾驭,在灵力不够丰厚的情况下强迫使用灵器的确是个十分不明智的行为,这样只会让人灵力迅速流失没有任何好处,一旦灵力不足,就是杨穹语翻局的时候了。

  很明显,鸿彪也感到自己的灵力流失很快,“必须速战速决!一剑!就是一剑解决!”鸿彪运起身上损伤过半的灵气往那剑注入,那剑发出的光芒愈发强盛,仿佛无坚不摧!鸿彪向杨穹语假刺一剑后,对着刚刚闪避没定住身体的杨穹语此处最强一剑!

  “楚东剑法”

  周围的少男少女们看见杨穹语就要被刺中,都大喊起来“语哥小心!”之前的那一剑已经让杨穹语伤的不轻了,如果这次再中一剑,杨穹语不死也得重伤。

  “来不及躲避了,怎么办?”杨穹语感到一阵无力感,看来先天初期和先天中期还是有不小的差距的。何况鸿彪还有灵器相助,看来今天是大意了,阴沟里翻船。竟然如此,那就只有尽自己最大的哪里去拼了!哪怕是死也要死的威风!谁怕谁,反正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可以恐惧的?

  杨穹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斗一斗鸿彪!杨穹语用灵力包围自己的拳头,对着迎面而来的剑芒就是一拳。

  拼杀中的二人都没有注意到,杨穹语衣服里发出了一阵又一阵波动,居然是那一直沉静的玉佩发出的,那玉佩在两年了被杨穹语尝试了无数次,就算注入了灵力也无动于衷的玉佩似乎被杨穹语的情绪给触动了,第一次发出了这种灵力波动。

  在那自己拳头与鸿彪的剑碰撞的那一刹那,杨穹语突然感到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慢了下来,就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那剑与自己仅剩的那点点距离那剑竟然迟迟都没有度过。杨穹语看见了鸿彪那阴谋得逞的奸笑,五官都笑开了。周围的少男少女们那因惊讶张开的嘴迟迟都没有在闭合,这个世界上似乎就只有他,——杨穹语可以正常地运动!

  杨穹语想不明白这是为何,但他看自己的衣服里发出一阵阵灵力波动,“什么,竟然是那玉佩,果然我的直觉是对的,这块玉佩不会是那么简单。”

  “竟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杨穹语明白这是他翻盘的最好机会!杨穹语轻易地避开那灵剑,十指紧握,一股灵力涌上,随着杨穹语一声吆喝,带着破风声向鸿彪连续打了两拳。鸿彪带着惊讶的表情倒飞出去,手无力地再握那灵剑,灵剑掉落在地上,与地面碰撞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刚才.....”

  “刚才发生了什么?有谁看清了吗?”

  “怎么回事!明明是拳头碰那灵剑,怎么就打到鸿彪了!”周围的少男少女们看到这奇艺的一幕都傻了眼,这么可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了避开那灵剑的刺击,在把鸿彪击飞。过来一会儿,他们从吃惊中走出来。他们才意识到杨穹语打赢了。

  “语哥赢了!语哥霸气!”虽然他们并不明白刚才杨穹语是怎么打飞鸿彪的,但他们看见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再次打败了这个灾星,他们都兴高采烈起来。这才是他们心中的偶像,无论敌人是多么强大,依然能把他打败。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在一刹那躲过我的攻击!”鸿彪在随从的搀扶下才站起身来,捂住自己被杨穹语打了两拳的腹部,感到腹部传来一阵阵剧痛,鸿彪的脸上都青了下来,就连说话都显得十分艰难。“我不服!”

  杨穹语对鸿彪的话仿佛没有听见,只是有点奇怪地把玩手上的玉佩,显然是对自己刚才感到怪异,刚才时间怎么会慢了那么多?那玉佩也没有再发出刚才那样的灵力波动,依然是如同往常一样古朴无华。杨穹语在往里面注入灵力也没有任何反映。看来这玉佩还真是大哥啊关键时刻有他保卫。“刚才那奇迹并非是我可以控制的,如果我能掌控刚才那种状态,那么还有谁能与我为敌?”杨穹语有点惋惜道。

  “对不起,我不小心。”杨穹语目光转向鸿彪淡然地道,鸿彪感到脸上火辣辣的,那是看待失败者的眼光,难道我真的败了吗?鸿彪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因为那耻辱已经让他麻木了,他无法想象,杨穹语那小子究竟是怎么以后天初期的实力打败自己这个突破了后天中期而且还拥有灵器辅助的自己!

  自己曾经以为自己突破了后天中期就可找回场子了,反没想到还是被杨穹语再一次打败,难道自己真的一辈子都没法打败他吗!为什么眼前这个少年能做到她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事情。究竟是为什么!

  杨穹语笑着看着鸿彪道:“你输了,不过你已经是楚东城里年轻一辈最强之一了,但是你想打败我,还是差了点,回去努力修炼,我相信你可以打败我的”

  杨穹语说完,转过身对在场的少年少女们道:“今天练习到此结束,回去吧!”“欧耶!终于可以休息了!”周围的少男少女们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明众兄弟,你是否忘记了什么?”

  “宇哥哪有什么?你是不是记错了?”明众已经走到空地边缘,听到杨穹语的话,身躯忙地颤抖了一下,款款地转过头露出了虚伪的笑容,但脸上那点点冷汗已经暴露了他的紧张。

  “去把明众给我捉回来!”周围的少男少女们听到语哥的命令后,把那目光转向明众,一个个露出了看待猎物的表情。

  陈少枫感觉看不下去了道:“明众小朋友,你自安吧!”少男少女们在陈少枫说完后已经向明众冲过去了。

  “不要啊!!!!语哥我知道错了!”

  空地上只留下鸿彪一行人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