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9 17:31:1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尘云梦
  4. 第一章 傲骨铮铮少年郎

第一章 傲骨铮铮少年郎

更新于:2017-04-21 12:25:59 字数:3296

字体: 字号:
  “苏家苏清澜侍女流玥故意打翻淬体灵液,污损十三幅雏符,以致三名灵符卫死亡、七名灵符卫受伤。因此,经小刑堂商议,特判流玥受十五蚀灵刺流年之苦!”高居在赤红雅座上的白袍中年人面色阴沉的说道,凛冽的语气不带有一丝的感情色彩,“你可有异议?”

  “是流玥太过拙笨,造成如此损失。”在下面跪着一道清丽倩影,约莫十五六岁的样子。姣好的容颜十分苍白,更是有着几道刺目血痕,“还望刘管事莫要告诉我家公子……”

  “莫要告诉我?流玥,你也是知晓我的脾气,这其中的苟且之事凭你的能耐定是看的清清楚楚。不要再因为我的缘故,屈服在这老狗的淫威之下!”名贵的木门被生猛的推开,一位白衫少年急匆匆的赶来,轻狂的话语之中带着熊熊的怒焰。

  白袍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很明显他对于先前少年的一席话颇为恼怒:“小子,你还当你是两年前的天才么?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坠尽深渊的废人罢了,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辱骂管事,不从刑罚,先来五道蚀灵刺!”

  “的确,我不是从前的那个天才了,但是也绝对不是任人欺辱。至少我还在苏家之中,至少我还能够保护我的侍女!”少年清朗的声音掷地有声,回荡在这刑堂之中。那张清秀的面容上,泛出些许愤慨。

  “那好,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守护你那小侍女!”刘管家厉声说道,“二十蚀灵刺的流年苦,立即执刑!”

  话罢,在两边站立的道道人影之中,有一人走出。走在一排嵌有铁梭的紫红木板前,张开双臂,一股强大的能量便是破体而出。那股能量直接是将五枚蚀灵刺卷起,席卷向那名叫苏清澜的少年郎。

  “哈哈,好家伙,刘管事还真看得起小人啊。竟是化形境已经裂道中期的苏蒙执刑,这莫不是要让我苏清澜的小命?”看到此番景象苏清澜不慌反笑,嘴角向上有些癫狂的笑起。面对疾射而来的五枚蚀灵刺,少年并不慌乱,反倒是十分镇定。

  “咻咻!”道道破空声响起,少年张开手臂反抱住一旁的清丽女子。用力的臂膀环住女孩娇弱的身躯,流玥将头伏尽少年的胸膛,贪婪地吸允着那股好闻的熟悉味道。

  “噗噗”

  五道入肉声接连响起,苏清澜不禁闷哼一声,流玥扬起那张清丽的容颜。澄澈而灵动的眸子中倒映着少年渐渐苍老的面孔,泪水不禁盈满了那双明丽的眸子。

  随着每一道蚀灵刺入体,少年的身影都会佝偻一分,秀气的容颜也是苍老一分。低下头,溺爱的揉了揉怀中娇弱女孩的头:“傻妮子,为什么要哭?当年凤旸谷独战三千鬼灵兵的冰霜女皇去哪了?这点小伤,压根就算不了什么。”

  “咳咳。”话到最后,几声剧烈的咳嗽作为了结尾,咳出了些许血沫。苏清澜的胳膊渐渐松开,脸上的笑容渐渐牵强,“你还别说,这东西还真是蛮疼的……呃啊!”

  话未说完,背后深入血肉的蚀灵刺却又是被生生拔出,第二波的蚀灵刺又开始了酝酿。这蚀灵刺能够吸取人体生灵之气,刺激人体内的神经兴奋,从而使得人对疼痛的感知特别剧烈而且清晰。这一刑罚本是为些大恶之人所备,可这刘管家看苏清澜历来不顺眼,然后……

  “公子,我来吧。”流玥起身冲着脸色苍白,面容有些暮色的苏清澜柔声说道,“这本来就是流玥的过错,怎能够让公子代之受过?”

  “这样也好,那……你就先去顶上吧,小心点,这滋味还真不好受。”苏清澜有些幸灾乐祸的笑着,露出一排雪白的牙,冲着一旁扬了扬下巴。

  “那,流玥就先离开了,公子先歇息一会儿。受完刑罚,流玥便回来侍候公子。”流玥那张清丽的容颜依旧淡然,为流露出任何的惊慌。十分冷静地轻柔起身,解开上衣为苏清澜轻轻披在身后,便是莲步轻移。她不像是去受刑,反而像是去参加一场盛大的宴会。不慌不忙,风华依旧是那般绝代的美。但是脸上,还是不经意的闪过一抹失落。

  “咻咻。”依旧是五道蚀灵刺迎面袭来,流玥收敛起嘴角的笑容后,便是缓缓闭上了双眸。以一个十分平淡的姿势,迎接即将到来的刑罚。却是突然听到,背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好一个薄情的少年,那份所谓的情意在……”刘管家的话还未说完,后半句便是生生的咽了下去。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劲风,其中无比熟悉的味道,流玥嘴角刚刚收起的笑意再度如同绽放花蕾一般出现。

  “噗噗。”依旧是五道入肉声,流玥睁开眸子,那张稚气未脱的俊朗面孔却是给他一种十分安全的感觉,好像就算是山崩地裂他都会逐一挡下,不会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笨死你算了,还真站在那一动不动,你不会稍微躲一下啊?脾气还挺倔,这坏毛病倒是一点没变,就不能够稍微求求我咧?”那张面庞更加苍老衰颓,满头黑丝也是有些花白,脸上却依旧挂着那玩世不恭的笑。流玥看得有些失神,迷失在他的微笑之中。

  “小爷可从来不是薄情寡义之辈,老匹夫出言辱我名誉,这也欺人太甚了吧。我家流玥心地善良温文尔雅,怎会做出那丧尽天良的举动?敢问刘管家,您的眼疾可曾医好,莫不是老眼昏花,颠倒了这是非黑白?”苏清澜转过身去,扬声喝道。

  “黄口小儿,竟敢责骂管家?再责罚五道蚀灵刺,今日我就治治你这嚣张的脾气,让你看看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刘管家气愤的喝道。

  “很抱歉,若是你来的话,还不够资格!先前我已受过十道蚀灵刺的刑罚,而流玥并无过错。此番如此行事,谁又知道是不是你这老匹夫鬼迷心窍,妄图染指我苏家灵藏?”苏清澜更是桀骜的驳道。

  “桀桀。小子,的确他这老匹夫不够资格,我也知道你能够多看到些什么。不过既然主上派我来夺取灵藏,那就休怪本座心狠手辣了。那些护卫也的确不关那丫头的事,可谁让她撞上了呢?既然事已败露,那你和那妮子都得死!”一个狞厉的声音传入苏清澜脑海之中,心神差点被其上缭绕的邪意侵蚀。

  “迷心魔?!”苏清澜用灵魂力量将话语传送至刘管家的脑海之中,“竟然会是你!我们之间的恩怨,也是该清算清算了。”

  “小子,没想到主上说的是真的,你的确有资格让我出手,不过可别死得太早啊!”声音中断后,便是再也没有信息传来。

  此刻苏清澜体内,正有一道繁琐晦涩的字符缭绕的苍茫古印,透出一股剧烈的蛮夷之气,旋即便是在苏清澜灵魂力量的猛攻下,碎开一道细小缝隙。一道粗犷而生猛的能量便是奔出,紧接着便是散入了苏清澜的四肢百骸,滋养苏清澜的肉身。

  “这一步总算是踏出了,小爷的修为总算是在淬体两层之上再进一步!”感受到自己的经脉释放出的莹莹光泽,苏清澜裂开嘴笑了。

  “咻咻!”又是五枚蚀灵刺袭来,苏清澜冲着在身后的流玥大声喊道:“流玥出去!你清澜哥,可不会一直被人压着打啊!”

  抖了抖身子,抬起头来望向那五枚蚀灵刺,苏清澜突然有种仰天长啸的感觉。体内积蓄的力量缓缓凝聚起来,目光中透出一股锋锐的光芒。小心翼翼的避开要害,第四道蚀灵刺捅入了苏清澜的血肉之中,但是第五道蚀灵刺却始终没有到来。

  转过身来,却是发现那道蚀灵刺竟然袭向了流玥!

  “老匹夫,你怎样伤我都无所谓,小爷贱命一条罢了。可是……”苏清澜疾驰而去,陡然增加的速度,如同潜卧在草木之中突然暴起的狮虎般,近乎暴怒的咆哮彰显出他的愤恨,“你不应去伤她!”

  修长的手掌死命钳住那枚蚀灵刺,锋锐的边缘划破苏清澜的手掌,与骨骼摩擦发出一种令人牙酸的声音。磅礴的能量支持着蚀灵刺强大的破坏性,汲取着苏清澜的生灵之气,执拗的少年那股深入骨子的狠意似是被激发出来。

  “公子,流玥只不过是一介奴婢,不值得公子如此维护啊!”流玥看到苏清澜的举动,心疼地娇呼道。

  “奴婢?”苏清澜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钳住蚀灵刺的手更加用力了,“呵,流玥你曾经三番两次救我于危难之中,荣华同过,落魄同过。就算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依旧还是不离不弃。流玥,我从来没把你当奴婢看待,我们可是同生共死的伙伴啊!”

  “伙伴?可是公子,这样下去,蚀灵刺会夺取你的命啊!”

  “流玥,伙伴是值得用命来守护的。”苏清澜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一字一顿的认真说道。那张面孔就像和煦的日光一般,但右臂上的青筋如同虬龙一般蠕动,那被能量所控制的蚀灵刺竟是被苏清澜给阻了下来!

  “乒乓。刺啦”苏清澜将手中的那枚蚀灵刺狠狠地甩了出去,蚀灵刺砸在地上,溅起些许火星。苏清澜缓缓抬起头,冲着流玥温和的笑了笑:“流玥,先出去,公子给你拿回点利息。”

  (小北回来了!说一下更新,每天保底四千字,基本上每周爆一次,话不多说,撸文走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