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35:02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追心:迷茫
  4. 第一章 轮回

第一章 轮回

更新于:2018-03-16 14:26:45 字数:2162

字体: 字号:
追心:迷茫目录
共3章
  楚羽躺在太平间的床上,了无生气,纵观一生,终于也是终了。

  在其上,灵魂盘旋不散,一道金光射来,消散于无物,却是被拖入梦境之中。

  人生如梦,三千世界,究其一生之力难寻至其终。

  谨以吾有生之年,寻矣,未得其终。

  吾以平生之法力,燃己生命,创轮回之境,尔得此可免于生死轮回之苦,跳脱于众生之外,

  吾以生命之代价,非求名利之物,吾仅望尔尽其所力,完成吾未能所及之事,探寻三千世界。

  万望有缘人完成吾之心愿,吾此生无憾,虽吾弃轮回,消隐与天地之间,谨信灵魂及肉身以外,仍有其奥秘存在,

  故望尔谨记吾之心愿,勿忘!勿忘!

  ——无名

  一行行的字幕闪过眼前,直至署名,良久,陷入黑暗。

  楚羽感觉一种失重感,猛然惊醒,却是在一处山洞之中。

  心脏强健有力的跳动着,楚羽感觉自己有一些微妙的变化,似乎,体魄与以前相比,更加强健了些。起身走出山洞,四周荒无人烟,判定东方,走去。

  终于,看到一城池,抬眼望去,不识此文字。却忽然感觉脑中清明,转眼,却识得那城门书写着霁城二字,走进前去,跟着人流挨到城门口,却是士兵把着城门,进出的都要登记在册,幸是语言沟通并无障碍,只道自己姓楚排行第三,单名一个羽字,流落到此地,独自一人,一一登记在册,便放入城中去。

  进城,挑一条大路缓缓走着,路旁屋舍里,道路上百姓脸上皆有惶急之色,楚羽皱眉,抬头望天,怕是这城中有灾难即将降临,无可奈何。

  寻一客店,无钱,但还是摇摇头,挪动脚步还是走了进去。

  抬头看见在店中歇息的店家,移步走过去,“店家,我漂泊至此,身无分文,能否容我在此歇息一宿。”

  店家抬眼,看面前的楚羽,“如今这世道,有钱人跑的跑,搬的搬,你我能在此相遇,说明咱们都是一类将死的人,偌大的楼房,现今只有我一人了,容你何妨?”

  “多谢。”楚羽微微躬身行礼,上楼寻房间去了。

  上得楼去,推开一空房间门,当下觉得疲累不堪,关上门躺在床上睡去。

  不消一息,便已熟睡,

  不久,店家推门而入,见楚羽熟睡,长叹一声,关门退出。

  醒来已是黄昏,一轮夕阳即将落于地平线之下,楚羽看了,不由伤感。

  自从父亲去世,便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浪迹天涯,如今算是在另一个世界寿终正寝了吧,偶然得到的轮回之境,究竟有何作用尚未可知,却是不由感觉有些寂寞与孤独。

  叹了口气,旋即不再想,何故自己愁自己。起身走到门边,开门,下楼。

  遇店家在喝闷酒,走到他旁边,微微躬身施礼,坐下,“先生何苦,有道是‘今日不知明日事,愁什么?’如今你我皆安然无事,难道还不够么?”

  “蓟州已失,辽兵乘势挺近,如是这样,不出三日,大军可兵临城下,届时,城破,屠城放火,十存一二。”又喝一口酒,“你我要想生还,难如登天。”

  “何苦如此,谁又能料到以后所发生之事呢,不要继续颓丧下去。”此时楚羽看着店家的眼,“与其这样,不如去争一把自己的命。”

  却是醉眼朦胧,舌头打结,“还能怎么争?”

  “你我皆是青壮男子,不如去守城迎敌,就算死,也反倒少受在城中担惊受怕的罪。”楚羽说完,径直走了出去,留下他,须臾,趴在桌上,醉倒了。

  楚羽看着天色,夕阳已落去,月亮还未出现,却是一天中最为黑暗的时刻,通达的大道悄无声息,家家户户闭门熄灯,楚羽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颇觉得四周阴森恐怖,摇摇头,轻笑一声,起身继续游荡。行走数百步,一股萧瑟荒凉之感涌上心头,屋门大开,半人高的野草已显枯黄。

  走进去,空无一人,见四周摆着打铁的用具,似乎是个铁匠住处。

  只剩一个空武器架,立在角落里。想是打造的刀剑之类都带走了吧,乱世之中,也好防身。

  长叹一声,走到一个小门前,推开,又是一个房间。

  一具弩放在里面,见一弩上有一纸条,天色已黑,只隐隐看到‘五十’两字,放在怀里,观察那一具弩。

  走到那具弩旁边,入手一片冰凉,却是铁质的。

  试着拿了拿,却是早有预料的沉重。

  到屋外,月亮已经出来了,满月。月光冷冷的。就着月光,勉强看清了纸条其上的字迹。

  铁弩重约五十斤,今吾弃屋逃难,因携带甚是不便,故留在此处,另墙角处有木制弩箭数支,铁质弩箭数支,木箭主距,铁箭主伤,有缘之人愿取走杀敌则取,不愿则留置此地,万望将来之时,此物不在辽贼之手,屠杀我国之人。否则,让其贻笑大方,吾甚觉己罪孽深重。以此致有缘之人,嘉庆十一年留——铁匠苏和

  楚羽看完,长叹一声,将纸条放进领口里,回屋拿起这具弩,又在屋里翻找到了个箭袋背着弩箭。

  把门关好,走出这个铁匠的家,清冷的月光幽幽的照着,楚羽在街上游荡着,他迷路了。道旁都是些空舍,看过心中满是凄凉。

  不知这样漫无目的的走了多久,两只手臂提着弩已经是酸疼,把弩放进箭袋里,摇摇头,嘲笑自己几句。又走了几步,却是有隐隐的啜泣之声。

  心中满是复杂,上去敲了敲门,听见啜泣之声停止,却无人来开门。看看天色,月亮正中,夜色已经过半,深更半夜,不好叨扰,把箭袋放在自己旁边,靠在门边,准备在此歇息一宿,明天再来劝说房内哭泣的人。

  靠着墙,抬头望天,月光清幽,漫天的星星皆是暗淡,不久,一云遮住月华,良久,云飘过,月光仍然洒在地上,提供着光明。

  觉得有些睡意,打个哈欠,头靠着墙,闭着眼休息。

  不知何时,垂下头,却已经是靠着墙睡熟了,就着清幽的月光,洒在身上,此情此景,颇令人感叹些什么。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追心:迷茫目录
共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