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36:3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风逆天下
  4. 第二章 有点杀机

第二章 有点杀机

更新于:2018-03-17 11:56:41 字数:2317

字体: 字号:
  陈家,一间幽静的小院里。陈方站在一颗大树下,看着小水池有的欢快的金色鲤鱼,出神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在他身后一个长相普通,双眼豆小的男子似乎有些着急。陈方,在家族排名第二。一身修为达到了固体境十层。但在这个家族里面没有什么权势,他也不想参与这个。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今天,他穿着一件朴素的长白衫。身材也高大威猛,皮肤有些暗黑。给原本有些严肃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威严。小眼睛男子看着一动不动的陈方,有些不耐了。“二哥,现在可是大好机会啊!你难道就不心动吗?”小眼睛男子正是陈方的兄弟陈树。听到陈树的话,陈方没有转过身。继续看着池塘里鱼。看到不为所动的陈方,陈树脸上似乎有些焦急。继续道:“二哥,你难道忘了二嫂吗?”“哼!”听到陈树的话,陈方陡然转过身来。眼中精光一闪,威严的冷哼一声,道:“我希望你不要再提婉儿!”听出陈方的话有一丝不快,陈树连忙摆手道:“二哥,不要生气。我也只是......”“不要说了!有些事,我自己心里清楚。”打断陈树的话,陈方似乎也没了兴致在看池中的鱼了。顿了顿,陈树看了一陈方,小心翼翼,询问道:“二哥,你看...眼下的事....”陈方知道陈树的话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挥了挥手。有些不搭边的问道:“四弟,那个陈风...回来没有?”心里虽有些奇怪,但还是回到:“没有,自那天家族测试后。一直没有回来,我想,是受不了打击。独自一人...”“好了,我知道了”打断陈树的话,陈方似乎意有所指的自语道:“这一天终于来了......”听到陈方的话,陈树心里一喜。立马拱手,道:“二哥,那我就先走了。”陈方没答话,有些无力的挥了挥手。陈树退下了。......陈元在家里等了几天,一直没有陈风的消息。心里急的不得了,但奈何公事在身。又抽不出时间,也只好在家慢慢等待了。但陈风的母亲却一直担心,这几天硬是急的茶饭不思。还催促着陈元安排手下人去找找。但陈元说了,陈风现在不能吸纳灵气入体。就等于被家族所抛弃了。而且,就算是派出人手去找了。那假如被有些人利用,那可就不妙了。因为,在陈氏家族里面。只要发现,测试的弟子没有吸纳灵气。那就不管了,更别说是到处派人找了。就算是一家之主也不行。而且,在一家之主上面,还有元老一派。他们才是这个家族的决策层。当然,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们还是不会管的。可陈方想的是,自己的这个位置现在恐怕是蛮多人盯着。假如在做出什么事儿来。那岂不是更让那些人找到借口,来压迫自己吗?所以,陈方对自己的夫人只有一句话“没事的,风儿吉人自有天相。他过几天就会回来的”听到这些话,易婉儿不干了。“你就知道这样说,可你看看,都几天了。风儿还没回来。难道你就这么狠心吗?呜呜...”说完,又哭了起来。“我..”看到易婉儿的表现,陈方的话说不出来了。是啊,再怎么说陈风也是我陈方的儿子啊。但,陈方也为难啊。“哎...”摇了摇头,叹一声悠悠的坐回到位置上,看着门外一阵沉默。......看着城门上的三个大字。陈风心里一阵无奈。但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要回去。深吸了一口气,整了整衣冠。向着城门走去。来到城里,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群,看着那些小贩兜售的表情,陈风心里暗暗想到“也许,做一个普通人比较好吧......”站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去。“让开,让开...”前面,一个身穿仆人衣服的下人。在前面扬武扬威的对着挡道的行人,肆意喝骂着。不幸,到了陈风的跟前。“让开让开......”看到眼前的陈风,那个仆人也没当回事儿。伸出一只手向陈风拨去。“恩?”陈风感觉到有人拉自己,心里一动。脚下用力,上身微微一侧,一个反擒拿,扣住这人的手一推。“啪”一声脆响,这个仆人的手就在这不经意间断了。没什么奇怪的,这个仆人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是习过武的陈风的对手。所以,毫无悬念的这个仆人的手废了。“啊...”杀猪般的声音从仆人的口中惊叫而出。顿时,热闹了。过往的行人,摆摊的小贩都陆陆续续的看了过来。“哎呀,不得了..”“这人怎么惹到了叶家的人啊...”“是啊是啊,看来这个年轻人要倒霉了....”“......”四周,人群里不时对着陈风指指点点,就是摇头晃脑的在哪里瞎议论。有同情的,有讥讽的,有怜悯的。反正各种表情,那是应接不暇。同理,谁都知道在落槡城里。三大家族的势力。罗家就不用说了,陈家也算是除了罗家,排名第二的大家族。可排名第三的叶家也不逞多让。而且,叶家在城里基本是无恶不作。只要惹到叶家,那就没有好日子过。据说,叶家现任家主的儿子叶柳。看上别人家的女儿,硬是被他强抢过去,玩弄一番后将她给打活埋了。而且,就连那个女孩儿的家人也没能幸免。也有人说为什么不报官?可是,报官有用吗?而且,叶家可是跟官家同气连枝的。谁不知道叶家的一个什么姑姑,嫁到了罗家为妾。且,谁不知道罗家就是这个城里的霸主!所以,报官没用。不难想象,在这些普通人眼里。陈风是有多倒霉,而且,可能会死无全尸吧?反正,这个就是在站的所有人心目中的想法。但是,他们也不知道陈风的背景。关键是陈风基本上很少在外面走动。陈风基本就是在家族里面的练功场,和自己家里走动。所以,外面的人很少见过他。就算是见过,可能也就是三大家族的某些人见过。陈风对那些议论,充耳不闻。默默走到那个仆人身前,问道:“干嘛拦我?”仆人脸色惨白的看着走过来的陈风,惊恐的向后退着,脸上豆大的汗珠随意滚落。喉咙发干,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别...别过来!”看到这个仆人惊魂未定,在看他被自己废掉的手后。陈风眼中若有所思。“哟呵,这不是陈家的陈风吗?真是巧呵!”这时,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长相俊美,衣冠华丽,手拿折扇的年轻男子,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听到有人喊出自己的名字,陈风回身看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