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21:44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无极刀帝
  4. 第二章 拜师

第二章 拜师

更新于:2018-03-16 08:43:13 字数:3041

字体: 字号:
无极刀帝目录
共2章
  第二章拜师“只是什么?”林清寒,见父亲一脸愁容,不禁急道。“此毒,乃我今生仅见最顽之毒,我虽可以控制其蔓延速度,但想要根除,除非有金丹期及以上的强者出手,否则...”看向床上躺着的夜雪,老爷子,唏嘘不已,心中不由的一阵恍惚。“父亲,难道不可以请他们出手吗?”南宫问天,闻言,不由问道。南宫老爷子,斜了自家儿子一眼,有些失落,自己的希望看来只能放在夜雪的身上了。“俗世那些东西,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一堆破烂,求有何用!”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房门。“夜雪...”“放心吧,夜雪他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看着怀里的妻子,南宫问天紧了紧双手,语气温和道。不久,夜降临了...床上的夜雪,依旧静静的躺着,小脸白的吓人,无一丝血色。识海中,一道虚影盘坐中央,五心朝天,闭目修炼着,不一会儿,缓缓睁开了双眼,一道厉芒划过眸间。“呼!”心神恢复的夜雪,终于松了一口气,随即一脸的愤怒。“妈的,幸亏小爷修有一丝元神虚影,不然,这下子就玩完了!”站起身来,想着当时的情形,不禁一阵后怕。“好隐秘的手法,居然连刀爷都满过了,看来,我还是小觑天下人了!”小小的虚影,在混沌的识海中,眯着眼睛,喃喃自语道。自从夜雪觉醒以来,仅仅只有数月,虽保留了一丝先天之气,凝练了虚影,可终究是个孩童而已,再加上家世极好,渐渐的消去了以往的防范,才会中招。“附着性极强的慢性剧毒,好可怕的手段,还有那根乌黑不透光的银针,看来,此事背后颇为复杂啊!”夜雪苦着一张脸,有些郁闷。“还是先回归躯体再说吧!”说着虚影一闪,床上躯体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但不一会儿便消散了。慢慢张开眼睛,试着动了动手指,很痛,但可以动,不由松了口气,没瘫了就好,总算情况还不算坏,几个月就搞定了。略显吃力的爬起来,望了望外面,已经黑了,只有室内被灯火照的通明。顾不得观夜景,缓缓盘膝而坐,闭眼,五心朝天,按着前世的基础功法路线,缓缓运行,只是大半个时辰,仍不见效果。睁开眼睛,神念探出,查探着手掌中的那根黑针,便见其被一股阳刚之气缠绕,困在原地,不得动弹。“还好、还好,应该可以坚持一半个月,到时候,应该可以修炼成功了!”说着,再次闭眼,感受着经脉路线,运行着功法。一遍,俩遍...整整运行了俩百周天,还是一点儿的动静也没有,不过,夜雪并不急,即使全身酸疼,腿脚发麻,亦是咬牙坚持,想他前世,足足感受了俩天,才产生一丝真气,差点饿死他。运用强大的神念,时时关注着经脉路线,又一百周天过后,终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的热气。心中一喜,神念顺着路线更快速的运行,渐渐的眉心那一股热气越来越盛,渐渐跳动起来,经脉中一丝丝细不可闻的白色真气,缓缓的顺着经脉流淌...渐渐的,真气越来越壮大,变得有丝线那么粗细了,不再是那么虚散,显得异常凝练。“终于,成功了!”神念扩散,探查着那丝真气,夜雪不禁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轻松多了,虽然可能有点疼。“来吧!”长痛不如短痛,咬了咬不是发育很好的牙齿,心中一横。“天地无极,乾坤颠倒,以神为引,无有相生...”默念前世修行功法,催动那丝细微的真气,顺着奇异的经脉路线,缓缓运行。那细丝般的真气,如尖针一般,不断顺着经脉乱钻,偶尔遇到堵塞,便不断地冲击着。一次次的冲击,使得夜雪苍白的脸上,冷汗密布,不一会儿全身都湿透了。虽然很想用神念断绝联系,但为了凝实虚影,只能咬牙撑着。一柱香后...“轰隆隆”一阵阵的轰鸣声从夜雪的体内传出,粉嫩的肌肤表面,渗出丝丝污渍,散发着淡淡的腥臭味。就在越演越烈之时,夜雪突然控制着壮大的真气进入丹田。睁开眼睛,抬手,扫了一眼发黑的手掌,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身体内排出的杂质,运转真气,一阵冲击,瞬间干净,一股舒爽的感觉萦绕心头。站起准备下床,奇异的发现衣服变短了,不禁做扶额无奈状。迅速洗漱一番,开门而出!此时,天刚破晓,遥远的天边,露出一丝光亮。快步走向花园,爬上假山,盘膝而坐,等待着紫气东来。又半个时辰...太阳,开始慢慢抬头,山边的云朵被染的通红,一丝丝眼见不得的紫气,向着四方飘散。夜雪见状,连忙运转功法,渐渐的一股淡淡的紫意环绕在他的身边,眼中紫芒萦绕,随即躯体一阵吞吐,那些紫气瞬间消失,而这时,太阳已迫不及待的向着世人,宣誓着自己的到来。夜雪体内,那丝丝紫气很快被白色真气争相吞噬,然后平静了下来。眼中的那股紫意亦是渐渐消退,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再过俩天,就可以拔出了!”“话说,没实力的感觉真不爽!”心中吐槽一番,身体一跃,平稳落地,而后缓缓走向自己房间。当他回到房间的时候,他的父母,早已在哪里焦急的等待中。“咯吱”推门而入,还没看清什么,便觉眼前一黑,一股淡淡的清香钻入鼻口,耳边不时传来阵阵抽泣声。心中一痛,随即伸出短小的胳膊,环住眼前的身影,不时的用脑袋蹭着,满面笑容。“家的感觉,真好!”心中如是想到。过了好一会儿,林清寒才松开夜雪,见儿子活奔乱跳,不由破涕而笑。“母亲...”试着张了张嘴,一个不是很清晰的声音,从口中发出。“夜雪?”林清寒见此,一愣,转而欣喜若狂,双手托着夜雪的小脸,不住的摩挲。“母亲...”或许适应了一般,俩个熟悉而陌生的字眼,再次脱口而出。“好,好,好...”再次听到儿子稚嫩的声音,林清寒忍不住,再次落泪,引得夜雪一阵心疼。天下间,最美的事,不过母慈子孝,最苦父母心。“感谢上天!”心中如此想到,伸出另一只粉嫩的小手,轻轻地为母亲抹着眼泪,仰着稚嫩的声音,关心道:“娘亲,不哭……”。“好,娘亲不哭,我们家夜雪真乖!”林清寒抹了抹眼泪,抱起夜雪,轻笑道。虽然很平常,但在夜雪心里,那抹笑容,比得上他前世的所有。另一边,看着母子二人,南宫问天这些天的担心和焦虑,也渐渐消散,眉心舒缓,嘴角微微勾起,足以迷倒万千少女。“夜雪,你的身体?”南宫问天走上前去,抬手拿出夜雪你只发黑的手掌,不禁问道。“有个、老爷爷,传我一个法门,说修炼有成,就可拔出毒针!”吃力的开口,向着南宫问天道。后者眉头一皱,心中有些惊疑,不过也没在意,只以为自家儿子福运浑厚,苦尽甘来。“清寒,你在这儿陪着夜雪,我去找父亲谈点事儿!”说着缓步走向东苑。夜雪望着远去的背影,心中一阵郁闷,有个聪敏的老爹,好像也不是件好事情,什么都瞒不住。“小机灵鬼,你那点小心思,哪能满的过你爹!”知子莫若母,林清寒轻轻点了点夜雪的额头,嗔怪道。夜雪没办法,只得撒娇卖萌,惹得母子二人一阵欢笑。另一边,东苑...南宫问天向着老爷子,汇报着关于夜雪的一切,老爷子听后,眉头紧皱。“不用管了,小夜雪既然不想说,应该有什么忌讳,只要他没事就好了!”老爷子,沉吟片刻,淡淡道。“那这次的刺杀,怎么处理?”老爷子一听,双眸中一丝杀机闪过,随即暗叹一声。“叫老洪准备好一切,以被不时之需,这片天地终究太小了!”“雄鹰,应该飞往更广阔的世界!”说着,浑浊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是,我这就去办!”南宫问天,闻言,眼中一亮,随即躬身退走。老爷子随即转眼,望向强壁上的画,面容渐渐柔和起来,失神道:“月竹,我就快来找你了!”。少时,南宫岳行至一饰架边,轻轻转动一个花盆,一道暗格随之开启,里面有一个精致的金属盒,慢慢取出,关掉机关,然后行至桌前。那个盒子通体漆黑,呈方形,长宽高各一尺,四面刻着奇异的图画,盒盖中央有一凹槽,想来是镶嵌什么东西。手掌成刃,对着另一只手一划,一滴血液随之涌现,滴在盒子上的凹槽里。瞬间,一阵“咔咔”的响声过后,盒子慢慢打开,里面除了一块玉简,一个戒指再无其他。(未完待续)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无极刀帝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