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8:28: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命之幻
  4. 第六章

第六章

更新于:2013-04-20 20:50:40 字数:3218

字体: 字号:
  “在天阶之前,可服用两颗,天阶之后,可再次服用两颗,但这天阶的实力是用药物提升的,境界上难免有些虚浮,别说那么多了,离天阶还早呢,知道太多了对你不好,天快黑了,天黑之前达到地阶初级就好了。”

  天幻盘膝坐下,慢慢运功,待行至三十六周天后,将聚灵丹服下,运功消化药力,天幻只觉得一股热力自丹田而起,缓慢向全身蔓延,空中的天地灵力不断的向他身边聚拢,天幻不断的向外界汲取灵力,继而转化为自身灵力。

  “不对啊,怎么还没有突破的迹象?”

  宇在一旁皱眉道,他没想到,几个月前的那次反馈将他的经脉扩张到当时的极限,经脉承受能力要比一般人强大得多,所以突破自然要比其他人晚一些。突然,空气中的灵力疯狂汇聚过来,近乎实质的灵力不断进入天幻的丹田,而后,一股股黑色的物质字天幻的毛孔中渗透出来,并散发出阵阵恶臭,在这个大陆有着人阶扩经脉,地阶炼筋骨,天阶炼体质的说法,但一般很快便会结束。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突然一道金光从冲天而起,又瞬间消散而去。唐浩宇盘膝坐在那里,尽力巩固着初升的境界,总共用了近乎三个小时!

  “呼~终于好了,地阶了啊。”

  天幻睁开眼睛,虽然说现在是天黑,但自己却能看到百米米开外的任何东西,甚至是空气中的浮尘。

  用力握了握手只是觉得此时的力量是突破前的数倍还多。

  “先起来洗洗身上吧,臭都让你臭死了。”宇说着还捏着鼻子向后退了两步。刚刚沉浸在突破的喜悦之中,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就在刚才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粘糊糊的。

  “好吧,我去洗洗。”说罢,便快速跑回房,吩咐下人准备好水。

  第二天

  “现在咱们来谈谈外出的事情,你今天下午就去跟你爷爷说一声,明日清晨便出发。”

  宇盘膝坐在床上,一派仙人的风范,看着对面苦着脸的天幻。

  “就不能不去么?”天幻试探着问道,

  “不行,坚决不行!”宇喝道。

  ···中午,唐胤的书房冇中···“爷爷,我想出去历练历练,我也长大了,想见见外面的世界。”这是天幻花了半天的功夫想出的一个蹩脚的理由。

  半晌,唐胤开口道:“唉,是啊,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也该让你知道了,你跟我来。”

  说完,便走向书房的一角,转动了某样东西,机关转动的声音响起,书橱便向一旁移去,露出一道石门,里面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和一些简单的布置。

  “进来吧。”唐胤的声音从石屋内传来。

  “这里除了我之外,你是第二个进来这里的,我经常会进来这里,祭奠两位故人。”

  唐胤深吸冇一口气,缓缓道:“而这两位故人···便是你的父母。”天幻身体一震,震惊的看着唐胤。

  “当年,你父母被人追杀逃到这里,两人当时都是身负重伤,而那时你母亲还怀着你,在我的帮助下躲过了三个月,而在这段时间你出生了,当时我膝下无子,你父母便让你认我做干爷爷;并取名天幻,一年后,那些人找上门来,要带你父母离开,便在这里,交给了我一个盒子两把残缺的兵刃和留给你的一封信···”

  唐胤转身从一个暗格中取出一个锦盒、一封有些泛黄的信封、一把断刀和一把短剑,交给天幻,天幻接过东西,便打开信件读了起来:

  “孩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应该都已经不在人世了,你爷爷应该告诉你了,为了避免以后有麻烦,便让你姓唐······对不起了孩子,自你出生以来我们从未尽到作为父母的责任,等你达到天阶时,便分别到天元、天灵、天金、天火、天水、天风、六片大陆找几位我的老熟人,将令牌给他们看,说你是弑的孩子,他们便会帮助你的;还有那两把残缺兵刃,找到另外一半,滴血认主,有了他们在,我们便安心了;最后在跟你说一下,杀死我们的人十分强大,除非你的实力达到天人之境,可以破空而去,就千万不要去尝试复仇,我们只希望你可以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

  “当时地敌人实力远非你可想象,共来接近三十人,其中多为冲霄境高手,另更有破天境数名,虽然拼命施展禁术拼杀拼死敌方大半的人,但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被擒了,或许不甘这样被擒,他们···选择了自爆,将剩余的几名破天境高手生生打落到化天境。”

  “他们的任务本是将你父母抓住回去,可没想到他们选择了自爆,所以他们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唐胤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头顶上的石板。

  “是谁,到底是谁逼死我的父母!”

  天幻双眼通红,双手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纸张因为用力过度也显得破烂了。“我也不清楚,他们似乎并不是本世界的人,衣着金丝的边血色长袍,背后纹着一条五爪金龙,这是唯一的线索。”

  “我知道了,我会顺着这条线索找下去,等到时机成熟便出手灭了!”唐浩宇说得斩钉截铁,眼中凶光毕露。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你···尽早···出去吧,还有,出城时多注意一下,我怕...唐天他会对你不利。”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双眼微眯,心中暗道:哼,他们敢来,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三个时辰后。

  “怎么样,天幻那小子来了没有?”城外树林中一位黑袍人说道。

  “他出去历练,首先去的必定是奉天府,认证实力、领取月俸,这里可是去奉天府的必经之路,我们守株待兔便是。”

  中间那位说道。

  “来了,准备。”右边那位说道。

  “唉,既然来了,三位何不现身一见呢?”出城门之前,宇就提醒天幻城外有三股相当的气息。

  三人皆是一惊,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和惊异心中杀意更甚。

  “虽然你们三个收敛自身气息,但仍有些许杀气溢出。”天幻笑着摇了摇头。

  “哈哈,不愧是昔日的天才,就是不一般啊哈哈哈···”

  三道身影自中出来树后一个闪身来到天幻面前。

  “没想到是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啊,不知为何拦我去路?”毕竟对面三人是长老,态度要恭敬些,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不论原因是什么,你,都不能让你活着离开。”

  大长老的脸越来越狰狞,眼中的闪过一丝灰芒。

  “那就来试试吧,就算,你们是长老,拦我去路者,必诛之!”唐浩宇拔剑前冲,直指咽喉而去。

  “哼,就让老夫来领教领教公子的剑法!”

  中间的四长老向前几步,灵力内蕴于手掌,向前抓去。天幻冷哼一声,在剑将要被抓住时,将身一侧,连带将剑横扫,又在三长老胸膛上蹬了一脚,借蹬力后退,而四长老躲闪不及,被砍掉了两只手指,胸膛又受了一脚,吐出一口鲜血。

  啊,一声惨叫冲天而起,两旁树林中栖息的鸟儿顿时受惊冲天而起。“老四!”

  当时异变突起,两位长老反应不及,想要出手时,唐浩宇已借力返回了。

  在老大、老二心中,老四虽是实力最低的,但也是地阶中级,在境界上应该稳赢才对,难不成···天幻这小子在这短短三个月中竟然突破到地阶了不成?

  他们想的还真没错,境界的突破,加上对剑道的感悟,让天幻有了越阶挑战的资本。

  “小辈!竟敢伤我四弟,纳命来!”

  大长老心中气愤不已,凝聚灵力,一掌向天幻拍去。

  此招若是硬接,不重伤也会失去战力。天幻暗暗想到当下便决定将那套剑法使出。

  “风轻云静!”

  天幻在心中默念道,缓慢的身法与剑法,硬是将大长老的全力一击抵去,招式被破,大长老后退半步,口中溢出些许鲜血,而天幻也不好受,破去一位地阶高级强者的全力一击接连后退近十步,更是鲜血连喷。天幻勉强压下伤势,继续施展剑法,

  “清风徐来!”

  “落日残阳!”两招连贯而出,竟是逼的大长老连连后退,能守而不能攻,可见这套剑法之凌厉!三招完成,天幻顿了一顿,之后又动了起来,这次要比前三招的动作要快很多,残影连连,左挥右砍转身再继续,潇洒写意之极,俨然以致人剑合一之境,而三长老且战且退,见招拆招,渐渐跟不上天幻挥剑的速度,身上长袍也被长剑划破数十次!

  第四招!疾风化刃!在原有招式的基础上,融入自己对剑道的感悟后,自创的招式。

  大长老在拆招之时,因为天幻剑招凌厉而快速,猝不及防之下,露出破绽,天幻利用这个,跳起后将剑横斩,大长老见势不妙,向后仰去。一招不成,天幻并不放弃,运起幻影绝尘步,利用其飘忽不定的特性,空中一个旋转,将手中的剑也是带着旋转,在大长老震惊的目光中,身子被拦腰斩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