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4 17:44:5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源荒传奇
  4. 第一章 孤峰青年

第一章 孤峰青年

更新于:2017-04-21 18:02:10 字数:2813

字体: 字号:
  独龙山上有一座最高的山峰,孤峰。之所以叫孤峰,是因为此峰在独龙山可谓是一支独秀,高出其它的山峰很多,就算白天也很少有人会上孤峰,上山一次,用部落中最好的猎手,也至少要用上三个时辰以上,且不说山路难行,一个不小心,就会摔下来,摔的粉身碎骨,上山以后,山顶上风景不错,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但呼吸困难,也不是一个值得享受的好地方。

  傍晚时分,在孤峰山顶上,却有一个黑色的人影,坐在上面一动不动,如不细看,还以为是山峰上的一块黑色山石。

  这时,黑衣人的耳朵动了动,头不回,身不转,忽然伸手抓住一个飞来之物,将飞来之物放在口中咬了一口,“够甜”,这才慢慢地睁开双眼,一双有若星辰的眼神,没有人会怀疑,在这样一双眼睛下的青年,会有什么事是办不成的。哪怕这个青年是一个乞丐,也不会有人认为,这个乞丐会比一个,身穿华丽衣服富翁穷上多少。

  青年慢慢站起身来,在青年十七八岁左右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在这样的笑容下,有哪个怀春少女经的住诱惑,但站在对面的不是一个怀春少女,而是一个满身臭味,五六十岁的老乞丐。

  乞丐虽说一身粗布衣服,背还有一点驼,手中一根齐腰长的,不知什么材料做成的灰色棍子,脚上一双破草鞋,但一双眼睛却有如两把利剑,让人不敢直视。

  “老叫花子,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青年口中虽然叫着老叫花子,但眼神是却没有带着半点不敬。

  “今天来的晚,是因为以后都不会再来了。”老乞丐平静地说道。

  一向平静的青年脸上出现了紧张之色,脱口而出”师。。。。”“傅”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在老叫花子的眼神下,硬生生地收了回来。

  老叫花子虽然一直教青年武艺,但不知为何,一直不让青年叫自己师傅,两人虽没有师徒之名,但却有师徒之实。

  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青年脸上就恢复了平静,冷冷地说说道:“为什么?不会是人老不中用,现在就想在地下长住了吧!”

  看到青年这么快就恢复了平静,老叫花子没有因为青年的话而生气,反而心中暗自点头,孺子可教也,但老叫花子还是面色一紧,将手中的棍子舞成一个棍花,向青年击来。

  “小子,找打,看招!”

  面对老叫花子的棍花,青年脸上并没有慌乱之色,只是平静地看着棍花,待棍花只有不到半尺的距离时,青年猛地上前一步,一拳向棍花的中心击去,满天棍花顿时消去,但棍尖却在青年的手臂上轻轻地击了一下。

  老叫花子收棍,如同一颗青松,站在五尺开外,背棍而立,脸上严肃,对青年说道:“看好了”。

  看到老叫花子熟悉的神情,青年脸上也变的严肃,老叫花子今天说要走,以老家伙的性格,自己是留不住的。

  之前之所以激老叫花子出手,是因为知道老叫花子仇家众多,以这老家伙的性格,要是有什么事,多半会自己顶着。直到老叫花子出手后,青年全力出招,至少有八层肯定老叫花子没有受什么伤,至少是重伤,男人之间的关心,是不需要言语来表达的。

  “第一招:回旋式”

  老叫花子将手中的棍子向青年点来,青年用手一挡,只见棍子好似灵蛇,转了一个圈子向青年的头部击来,棍子带着阵阵风声,青年心中一惊,向后退去,这两式,一虚一实,青年刚退一步,老叫花子借势而上,棍随身转,向青年胸口扫来,青年胸口顿时吃了一棍,老叫花子双脚落地,棍尖直顶青年咽喉,一招四式,青年还没有反应过来,老叫花子又说道

  “第二招:移山式”

  老叫花子将手中的棍子向青年的左肩膀劈来,青年身体一矮,想近身出拳,迎来的是老叫花子的一脚,青年向后一退,老叫花子一个青龙摆尾,青年身体一低,躲过了老叫花子的青龙摆尾,老叫花子的棍子从下向上,棍尖又一次顶到了青年的咽喉。

  “第三招:无招式”

  老叫花子手臂一翻,将手中的棍子轻轻向青年头上一点,然后手中的棍子毫无章法地向青年东一指,西一划的,但青年好似中魔一样,每次出招都主动往棍子上撞,开始的时候中招后,手中的招式开始慢慢地慢了半分,每次停下来之后,“停”还没有叫出口,就会被棍子连续击几下,连接三次后,青年便陷入了沉思,手中的招式反而越来越快,被棍子击到后的地方好似不知道痛一样,手中的招式也没有慢下半分,反而越来越快,青年身上的一身黑衣,也比老叫花子身上的衣服好不到哪里去了。

  青年时而摇头,时而点头,时而又陷入沉思,老叫花子手中的棍子从来没有停下来过,青年脚下的步法时进时退,但始终没有脱离过棍子的攻击范围,半个时辰后,青年身上出现了一条条血丝,一个时辰后青年身上黑衣一大半变成了红色。

  老叫花子将手中的棍子一收,说道:“就到这里了,现在下去你也不会再大的进步了”。见到老叫花子收起了棍子,青年不舍地看老叫花子手中的棍子一眼,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然后闭上双眼,手中毫无章法地慢慢地笔划,一刻钟后,青年睁开了双眼,感激地向老叫花子看去,但口中却说出了与眼神完全不相符的一句话:“老家伙,有本事留下名号,好让小爷改日好报这一棍之仇”。

  老叫花子微微摇了摇头,转身向崖边走去,几步就消失在青年的视线之外。

  青年几老叫花子已经走远,双腿一屈,便向老叫花子走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双眼带着蒙蒙地雾气,在眼泪快掉下来的那一刻,青年似乎意适到了什么,身体猛的一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擦干眼泪后,站起身来,但目光还是一动不动地看向老叫花子离去的方向。

  十年师恩何时报,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陆上,武力代表的就是权力,金钱,美女,以及所有的一切尊严,最重要的是可以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没有武力,就没有一切,就只有被别人奴隶的命运。师恩有如再造。

  大陆最低层的平民,几百或几千个平民,组成一个部族,有的是一个姓氏,这样的部族相对比较团结。有的部族是由多个姓氏组成的,这样的部族会比较分散,在部族危难之时,很难做到一致对敌,和部族同生共死,但几事没有绝对的,青年胡剑,就是这样的部族中的平民。

  每个部族都会有城主发下的部族令,部族令在谁手里,谁就是这个部族的一族之长,族长有掌握平民生死的权利。但每个部族的人数不可超过万人,否则会遭到城卫军的镇压,轻则解散部族,重则灭族。

  大陆的武者分为兵级,先天级,武将级,武王级,武皇级和传说中武帝级,每级分九阶,每阶又分上中下三等。

  兵器和功法都分为人级,地级,和天级,每阶又分为上中下三等。

  半个时辰后,胡剑才移开目光,来到先前打座的地方,从地上捡起一把尺余长的匕首,这把匕首是第一次爬山时,老叫花子随手丢给自己的。

  八年前的那天傍晚,和部族中别的小孩一起练拳,忽然觉得头一昏,醒来时已在这独龙山的山脚下,对面站着一个老叫花子。

  “想不想打败部族中所有的小孩”老叫花子开口问道。

  “想”当时自己还没有回过神,本能地回答。

  “想不想当族长”老叫花子接着问道。

  胡剑摇摇头

  “难道你不想掌握一族人的生死?不想做人上人?不想高高在上,笑看众生?”

  胡剑又摇了摇头

  “为什么?”老叫花子有点失望地问道。

  “因为族长收养了我,给我饭吃,给我衣服穿,还教我练拳”胡剑小声地回答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