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23:53:2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狭行
  4. 第一章:阳春面

第一章:阳春面

更新于:2018-03-16 21:03:01 字数:2356

字体: 字号:
狭行目录
共1章
  “人生真是寂寞如一碗阳春面呐。”于潇感叹到。

  桌子上的一大碗素面冒着腾腾白烟。

  城是一座小城,南疆以南,差一点就要出了虞国;店是一家小店,全店上下就一个师傅一个小二合计两个人;面是最简单的面,点缀在白净的面条里的七八朵葱花,俨然成了最为动人的风景。

  一边感慨着,一边熟络的提起筷子,往刚刚端上来的面里一搅,提起一大团面往嘴里塞的普通少年,姓于,叫潇。于是的于,潇洒的潇。

  店虽小,店里面人却不少,老师傅辛辛恳恳干了几十年的手艺活,名声远播方圆十里嘞,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便是这个道理。

  不过今天来的人格外多,江湖人士更多,面前大都放着一碗半碗面,却大多又不是为了这一碗阳春。

  “谁是于潇?”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时逢八月初,正是酷暑热气尚散去,飒爽秋意尚未生的冷暖交杂时节。这个女子的出现,却似是改变了长久以来的天气,又或者愈演愈烈?

  女子身上寒气逼人,在场不论男女,看到这女子的一瞬间,心中都涌出了一团火,男人为欲火,女人为妒火。

  “敢问阁下可是那青云观的仙子?”一名大汉开口问到,声音小意,与他外表即为不符,却没有人鄙视他,甚至很多人心里,对这名大汉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青云观”三字一出,原本不知情来凑热闹的人忍不住低呼出声,不禁抬头望去,这一望,便也移不开了眼。

  女子没有回答在场众人的疑问,清凌的目光寥寥几眼,就把小饭馆扫视了个遍,双眼锁定在了背对着门口低头大口吃面的青年,莲步轻移,女子分明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却有了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冷气质,让凡人下意识忽略了她的年纪,自行惭愧。

  “仙子!”最开始开口的那名大汉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声道:“鄙人张蛮二...人境巅峰修为,一生所愿就是入得道门,请仙子首肯!”

  那名女子顿了一顿,置若罔闻,继续台步上前。

  “仙子!我叫季凡,人境中期修为,能否恳请仙子收我入道门,季某一定一心向道,无怨无悔...”

  “仙子,我不求上山,只求您能带我这小儿子上山,我莫老七给青云观做牛做马也愿意啊!”

  “仙子...”

  女子没有再停下脚步,随着走动,一群群人扑倒在地,请求之声不断响起。一时间回荡在小小的店里。

  女子走到吃面少年面前,伸手一挥,一柄卷轴不知从何处而来,出现在她手中,打开,是一幅画像,与少年像了八分。

  女子开口:“你是于潇?”清冷的声音不再并冰硬,却带上了十足的把握。

  于潇吃完最后一口面,捧起面碗喝了一口汤,这才老神在在的把碗放下叹一声舒服,回头看向女子,女子在他眼中看到了惊艳。

  于潇勾起一个自认为迷人的微笑,问到:“小丫头,你知道我叫什么,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苏铃。”女子惜字如金。

  “很好...铃儿,你为何都不看他们一眼?”于潇看了几眼拜倒在地的人,有威武雄壮的大汉,也有年轻貌美的妇人,亦有尚未加冠的少年孩童。

  “师父让我下山接你上去。”苏铃着重说了“接你”两字,对于于潇先是叫她小丫头后又直接叫她铃儿,微微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什么。

  “这么多人,青云道观一个都看不上?男儿膝下有黄金,寻常不得轻易跪人。你别给我说,你不是人。”于潇打趣道,什么修道修佛,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未必就比儒家高明上一层半层,偏偏有人对此有种莫名的执着。

  他不信。

  “你入得我青云观,拜在掌门坐下,我是青云观弟子,你辱我不是人,等于辱了你自己。”女子眉毛一挑,竟挑出了万千风情。

  “那也不行,我还没上山呢,现在算不上青云观弟子,我就报个名儿...而且,我若是拜在掌门坐下,按辈我应当是你师兄。”于潇不紧不慢的分析道:“铃儿,连师兄的话也不听了?”

  女子不回话。

  于潇骂骂咧咧道:“那我还不去了,不就是青云观,天下道观千千万,也非你青云一家不可。”

  苏铃缓缓摇头,道:“我青云观虽然不大,也不是区区凡夫俗子跪拜一番就可以随意入的,师兄且随我上山去吧。”

  “合着你们都是吃那天上的蟠桃长大的,我于潇大小吃五谷杂粮,我也是凡夫俗子,你们不是照样收了我上山?”于潇轻轻皱了皱眉,语气依然跳脱,却有了些许质问的意味。

  “我们凡夫俗子的‘区区’一跪,比你们修道的‘仙人’就卑贱许多?”

  “师兄不一样。”苏铃再度摇头。

  青年不回话。

  苏铃再度开口:“在座的诸位,今日见我,也算半个有缘人,今日若有一人能胜了我,我便带诸位上山,检验是否有缘道途,如何?”

  话这么说着,却是问向了于潇。

  “这,仙子大驾,我等哪敢出手?我得也一定不是仙子的一合之敌啊!”在跪的人群中一人开口,赢得一众附和声。这话说的高明,示弱示的软,马屁拍的高。

  “仙子尊贵,与我等混迹江湖的人哪里是一个层面的。我等出不得手。”

  “对啊。”

  ....

  苏铃秀眉一蹙,明亮的眸子里充斥上了一丝不耐烦的意味。袖子一挥,一柄秀气的短剑便出现在了手中。

  短剑长约三尺,上刻浮世雕文,精致华美;剑一出,连带着气温又再度冷了一分,择人而噬。

  “不必多言,哪个若愿上山的,来战便是!”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竟无一人妄动,良久。

  “你们这群人!跪都跪得,却不敢站出来,要这男儿二字挂在头上何用?我替你们说话都觉得羞耻!”

  清朗中正的声音并不大,带上了些许怒火。青年默默提起了放在桌旁的一柄朴实铁剑。

  “在座的诸位,我于潇自然也算一个...若我赢了,带这里这些尚未礼冠的孩子上山,如何?”

  剑未出鞘,冰冷的气氛也无丝毫变化,客栈里唯一的变化,是站起来了一个面色不善的普通青年,青年持剑,骂骂咧咧道:“今天,只当是老子来踢馆的。”

  秋园八月开桃花,数枝冷淡无光华。

  北风萧萧吹汝寒,汝发非时谁复看。

  墙下牵月颜色鲜,故园欺汝相萦缠。

  何不藏英待时发,自有阳春三月天。

  ——《秋园桃花》宋·秋葵

字体: 字号:
狭行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