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31:3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毁天灭地之战神归来
  4. 第一章:遗失的过去

第一章:遗失的过去

更新于:2018-03-17 16:24:47 字数:3032

  风,在平原上轻轻地划掠而过,一道绿色的风刃在脚下由近至远地延伸开来。

  不远处池塘边的腐树下,我倚靠而坐。目光空洞且呆滞地望着远方。眼前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在它的面前,所有东西都显得渺茫、低微。很不幸的,我也被归类在这些弱小的群体之中。

  两个月前,我在一个偏僻的部落里苏醒过来。据救我回来的人说,我是在神龙峡谷以南的瀑布旁被发现的,当时的我遍体鳞伤,重度昏迷。部落首领的夫人海娜是个治疗者,她花了三天两夜的时间,才从死神的怀里将我拉了回来。当我缓缓张开眼睛的时候,面对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我对眼前的一切充满了疑惑与恐惧,恍如隔世。除了手中传来的那一阵阵熟悉的气息,他们称它为————剑。

  后来才从酋长口中得知,当时他们花了很大的功夫才让我“安静”下来。我的极度“不配合”令他们愁眉紧锁。最后海娜断定,我失去了记忆。她说造成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有很多种,也许是受到了惊吓,也许是头部受过重创。但是具体究竟是如何造成的,谁也无法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谁也无法告知我曾经遭遇了什么。

  酋长希达是个好人,我的悲惨遭遇得到他怜悯与同情。我的悲剧让我得到了在部落里生活的允许。就这样,我被留了下来,以酋长客人的身份在这里生活。平时没事就靠着我唯一对剑的熟悉,帮部落里的人狩狩猎,干干体力活。乐此不疲的消耗着剩下的生命。我以为我的生命就将这样燃烧殆尽,最后安详的死去。但是,事与愿违,直到命运再一次给我开了一个致命的玩笑。

  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过往,只是一片空白,在这片适者生存的大地,变强,似乎是唯一的出路。但是,对于过去的渴望,我始终想找到答案。然而伴随着回忆,痛苦,也紧然而至。我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我到底遭遇了什么?为何会变成这样?在空白的记忆中搜索,显然是徒然的。我在痛苦的边缘徘徊………

  “木板”。酋长的女儿从远处小跑而来。我的思绪混乱不堪。等我回过神时,她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怎么?又在想过去的事啦”?她调皮的嘟着嘴,双眼澄澈而明亮的盯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没”。我别过头去,远方的平原再次映入眼帘。

  木板是她给我取的名字,这跟平时我的不苟言笑有莫大的关系。久而久之,部落里的人都这样唤我,我也就习以为常了。

  智,是酋长唯一的女儿。长得很漂亮,部落中不少贵族纨绔都对她爱慕不已。但都苦于她的身份,而不敢无礼冒犯。

  眼看气氛即将冷却下来,她再次打破了沉默:“今天我母亲又教了我些治疗术,你要不要看看”?望着她渴望的目光,怜悯之心顿起,我不忍看到她那失望的神情:“嗯”。我的回答让她喜出望外,准备上演的黯伤在她脸上像流星一样稍纵即逝。跳出五米远,对我演练着所谓的治疗术。

  只见她步伐轻巧飘莺,不一会儿双手便发出淡淡的蓝光,看上去很柔和。流萤般飘逸。然,只见她再次发力,地上便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圈。将他置于中间。手中的蓝光在空中滑动,划出一条条美丽的蓝带。气流在她周围的流动越发急促,将她金色的长发轻轻扬起,身上那浅蓝色的短裙也随风而动。这样的状态维持了三分多钟,光,便渐渐退了去,直至她脸上浮出一丝无奈,最后一条蓝带在她的右手中悄然而去。

  我轻轻的皱着眉头,心里却是一阵惊叹,据我所知,她跟她海娜学习治疗术也就半年不到,但是从她刚刚施展的状态看,一个人类要想获得这样的成绩,没有两年以上的基础是不可能维持作战状态长达三分钟之久的。

  说起治疗术,不得不提的是,这种发源于上古精灵的治疗术,本是精灵族独有,长期与外界的隔离使得很多不可多得的技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埋没在岁月的长河里,到最后便失去了传承。实为可惜。后来大陆纷争减少,和平短暂的在其停留。慢慢的,精灵族开始接触外面的世界,很多精灵也跟外族通婚,一度的繁华昌盛使得原本人丁稀少的精灵族在短短的十多年里,发展迅速膨胀。为这个曾经没落的民族奠定了通往强大的大道。使其在后世很多年里,跻身屈指可数的强族行列之中,经久不衰。

  然而,种族的强大带来了繁华,同时也带来了毁灭。精灵族的迅速崛起引起了外族的关注,就连当时最强大的政权也不能在对他们视若无睹。与外族的联姻使他们特有的能力被广泛传承,窥觑。但是那时候能取其使之的东西,也仅仅是这些简单的治疗术与一些肤浅的辅助能力而已,那些深奥强大的秘术,早已被遗弃在那遥远的历史的长河之中。就算是族中的长老,深谙此道的人也是屈指可数。十多年的和平假象使得他们变得与世无争,慢慢的,迷失其中。直到最后民族走向衰落,曾经的繁华再也没有眷顾他们,毫无眷恋并迅速离去。

  魔族已经蠢蠢欲动。

  然而这场变革跟一个叫迪佐的精灵贵族密不可分,他觉察到魔族的异动,看着正在走向衰落的部落但人们却毫无察觉。他想挽回并且已经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定。然而,他的先知般的先见却换来了同族人的嘲讽与轻视。谁也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痛心疾首的他在被族中长老讥笑的那晚,带着一小部分追随他的部众,在那个夜里。消失在森林的深处。

  谁也没有觉察到他的离去,人们依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终于,魔戾125年,魔族暴动!魔王亚克在兰达海峡召集百万部众!漂洋过海,而目的地,直指整个次元大陆。大军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点绿无存!哀鸿遍野。大陆西边的暗夜雨林成了一个警钟!与魔族大陆仅隔一个海湾。他的防线在魔族军队面前形同虚设。当噩耗传回精灵部落时!精灵们终于觉悟!但是为时已晚,魔族军队顺着多母河直上而至!所向披靡。精灵们拿起了锈迹斑斑的武器,与破烂不堪的盾牌进行了自杀式的反击…….

  魔戾126年!次元大陆的各个民族部落终于举起了反抗的利剑。死亡平原的真武、魔法丘陵的海德、维克多山地的狂牛在各地起义!并组成了当时震惊世界的抗魔联盟!联盟在兰达盆地与魔族相遇!厮杀在所难免!战斗持续了3天3夜。真武与狂牛和海德跟魔王亚克奋战!但是魔王强大,极难击败。在最后生死关头。迪佐带着部众出援并加入战斗,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未知的部落,谁也不知道这些打扮怪异,但是能力不凡的战士是出于哪个地图板块的民族……

  最后,战争终于结束。死亡平原的领袖真武用自己的生命换走了魔王的自由……

  当大家收起悲痛的心回过神时,援兵已经消失在深林的深处…..

  精灵族终于消失在历史的舞台上,当初的辉煌也渐渐地被人所淡忘……

  海娜的姐夫是个精灵,战争崩溃了整个民族。因此海娜是这个大陆上少数懂得精灵能力的人之一。因为精灵族的这种技能拥有独有性,因此人类要想掌握这种能力,必须要付出更大的精力与时间…….

  所以当我看到智的演示时,心里的那股震撼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我没有把心情表露在脸上,仿佛轻描淡写一般,对他耸了耸肩:“嗯”?

  见到我的反应,她低下了头。委屈的表情落在她那清纯的脸上。我心中苦笑,迎了上去,抚着她那丝绸般的头发安慰道:“再接再厉”。她看着我微笑的嘴角顿时喜笑颜开,那一丝淡淡的忧伤瞬间远去。牵着我的手顽皮的说道:“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我被她这瞬息万变的情绪搞的哭笑不得,无奈微笑点头。

  只见她再次跳出好几米远,手里的蓝光再次浮现。等她想在次召出地上的法印时,“嘭”!大地为之一振,一声巨响击破长空一般的奔走于大地之间。我本能的跳上身后的腐树,眼光向刚刚发出声响的方向搜索着。“|怎么了”?不知什么时候,智也跳了上来。向着我眺望的方向看去。两人脸色突变:“不好”!一股寒气在后背惊起,四目相望,我们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惊恐与疑惑。两人跳下树,迅速地往狼烟滚滚的部落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