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04:01:05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灵驱
  4. 第四章 自白

第四章 自白

更新于:2018-03-18 12:06:05 字数:4879

字体: 字号:
  我叫墨艺耘,截止今年,我已死了25年,就是传闻20多年前惨死在教室办公室的女学生。全部人都知道我是自杀死的,但,没人知道我是被那个人逼死的。

  25年前冬季,天气:白天晴,晚上雪

  三楼的窗外传来一阵恶臭味。有的学生忍不住臭味,连胃都要翻出来。讲台上的老师难堪地说:“不好意思,同学们,我们学校的垃圾堆挨着我们的一楼,最近几天会比较臭。不过这也是为了你们做值日的时候,倒垃圾方便嘛。”老师的神态又忽转严肃“好了大家把窗关上,马上开始上课。”

  17岁的女生在窗边阳光沐浴下,特别好看,甚至有点过分了。她有着白皙如雪的肌肤,灵泽动人的眼眸,配上一头柔滑的黑发。清甜的声音响起。

  “谭老师,您刚才说的最近几天会比较臭是什么意思?”她侧着头,秀发落到肩上。阳光投射下,就像一幅艺术画般唯美。

  “墨艺耘,现在不是让你抓我字眼的时候。既然开始上课就不要怠慢!”老师严肃起来。

  墨艺耘玩看自己的纤细手指,心想:有什么那么了不起,我成绩又不差。她没注意到许多人偷瞄她的目光。

  ‘校花’小姐芹虹,却不爽了,凭什么她可以长得那么好看。而自己,因为自己肥胖而极其硕大的躯体,被人冠上极其具有讽刺意味的校花之名。不行,今天得整一整墨艺耘。学校的鬼故事多得是,今晚就来讲个,吓吓她。

  坐在窗边的墨艺耘,很是不情愿,即使关了窗,还是能够闻到这股恶臭。这股,很明显是,尸臭味。

  饭堂,芹虹突然跟墨艺耘套乎近,而且坐在了一起,即使同一个宿舍,她们两个就像新面孔一样,没有说过多少话。大概是芹虹对墨艺耘一直都反感吧,别人是大家默认校花,自己却是大家公认的笑话。芹虹边狼狈啃饭,边说:“艺耘,你有没有听过以前教官惨死事件?”

  安静的墨艺耘连吃饭也是一种艺术,两人中,衬托得她更为仙女。“没有,估计也不是真的。你就甭说了。”作为一个少女,墨艺耘也对恐怖故事感到毛骨悚然,何况自己要在这里上学。

  “我从别的教官口中听来的,管宿舍的教官嘴可严了。他们闲聊的时候被我听到了。”芹虹边顾着吃饭边说。“你不听我也想说,不然把你碗里的鸡腿给我,那我就不说了。”

  墨艺耘,轻轻地把鸡腿夹了过去。芹虹顿时无语。

  “我吃饱了,先走了,礼仪部找我有事做。”说着,墨艺耘就动起身子,往教学楼对面走去。

  迷雾中,一位没见过的迷彩服的教官,伫立在国旗下,好像长满白毛,看不到脸。但是很显然,这股尸臭味十分浓烈。墨艺耘想起,芹虹的话,不禁感到一阵寒冷。她不敢再往前迈去,立刻回头地往宿舍奔去。

  “芹虹!芹虹!你把那个教官的故事给我说说。”墨艺耘焦急又不安。芹虹则故作神秘地说:“哦,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说了。不要怪我。”

  芹虹咽了咽口水,“一天晚上,一个教官照常在11点巡楼,但当时环境十分漆黑,打着雷下着雨。在宿舍楼梯下,他滑倒了。后脑撞出血来,只好到教师办公室的药箱借一点来用。当他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居然在深夜看到一位老师还在,地面上许多的血,还有学生,,是几具学生的尸体。”说出这话时,芹虹也被自己吓到了。明明她只是听说监控拍摄下有一个教官滑倒,然后到教师办公室借药后,神秘失踪的故事。但是她好像自己看到了当时的一幅画面般,好像她是经历者,当事人,她看到了情景,在自己脑海中。

  她颤抖接着说。“教官害怕了,想假装不知道,默默地回去。但那老师突然站在他面前。突然,他眼前一黑……就莫名其妙消失了。”

  墨艺耘冷汗都出来了,“不会吧,你别听别人瞎扯。怎么可能对消失的人,当时消失的情况描述得那么清楚?”

  “信不信由你,还传说,那个消失的教官化作厉鬼,会在雾里出现。如果看到他鬼魂的人,不去帮他在晚上拿教师办公室止血棉的学生,会惨死哦。”芹虹发出威胁的口吻。

  “我刚刚,确实看到了雾里的教官。”墨艺耘的眼泪不断涌出,她害怕极了,刚刚的白毛教官,真切地吓到她了。“真的在晚上要帮他,拿吗?”

  “一定要在晚上哦,因为他是晚上受伤的。不然你想死吗?”芹虹的吓人计划似乎得逞了。

  “可是我一个人会怕。”

  “我可以陪你。”芹虹故作正义。

  “真的吗,谢谢你,你真好。”墨艺耘握住芹虹的手。蹦蹦跳跳的,好像抓住了救命恩人的手。

  “不用谢,待会你先过去,我回宿舍洗完衣服再跟你去。”殊不知,芹虹买了吓人的假发,待会在厕所涂上****装鬼,配上自己的样貌,要吓人,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那雾里的教官是自己瞎掰的,墨艺耘居然说自己看到。自己也开始感到阴冷。

  漆黑的晚上,在学校这种地方,更是可怕。芹虹早先一步,带着她的浓妆假发,走进了教师办公室。一股腐臭味扑来,根本无法抵挡。“有死老鼠吗,真是恶心。”芹虹掐着鼻子,找个办公桌,蹲下,稳稳地藏在底下。想到墨艺耘进来的时候,突然弹出来吓她一跳,不知道美女花容失色的样子,有多好看呢。

  嗒。灯被打开。墨艺耘站在门口,犹豫着等芹虹。恶臭越来越近,墨艺耘的背脊发凉。担心有什么从外面跳出来。她还是关上了门。准备自己找,还是不要等了,此地不宜久留。却注意不到芹虹在暗暗嗤笑。

  芹虹准备站起,嗒,灯灭了。墨艺耘瑟瑟发抖。“芹虹,是你吗,干嘛突然关灯啊,别吓我啊。”

  芹虹更觉得难以理解,自己压根还没站起来。

  墨艺耘半试探着挪过头去看,高高瘦瘦的手还留在电闸上,这身材可不是芹虹的。她一看,“谭老师,你半夜的来这里吓死我了。”

  “不会吧,那么胆小。”谭老师温柔的声音舒缓了气氛。“我以为办公室的灯没关,既然你们在这里,那我先走了,你们不要在这里吵闹捣乱啊。”

  “等一下!”墨艺耘,刚叫出口,老师就转身把门关上了,走了。

  “真是的,还想叫老师陪我一起找药。芹虹怎么那么久都没来。算了,自己来。”

  朝药箱走去的墨艺耘,走了两步,就停了。她突然冲向门,使劲地拉扯着门把手,她已经被反锁了。刚刚老师说的‘你们不要在这里吵闹’令墨艺耘被吓垮了,难道这里除了我,还有谁?!她撞踢打踹门,一心只想出去。她闻到了,今天上课闻到的尸臭味。脑袋不断回响着老师上课时讲的‘最近这几天会比较臭’这句话,她越来越绝望。

  然而,真正绝望地落泪的人,是芹虹。她在桌底,清晰的看到一个白毛的人形悄悄往墨艺耘,走去。浓烈得作呕的尸臭味。她从妈妈那里听到过。人含冤而死的话,很容易能变成僵尸。月光下,她能看到那人形穿着教官特有的迷彩服。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妈妈给的护身符突然不见了。

  不腐烂且死时含冤的尸体,没有火化,会躺在地下10年,然后成为低级的僵尸--白僵。吸食猪牛羊或趁人睡着时饮人血。特点是极度怕光怕猫怕狗,也怕比较人【一般情况下会主动回避人。】这种僵尸会浑身长满白毛,眼睛为黑色,吸食超过10人后,会退去白毛,进阶为黑僵。这时可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了。

  芹虹越想越委屈,她知道她从小被人说丑肥凶,但自己的性格缺陷,毕竟是被同校的人逼成这样的,本心还是很善良。如今就因为从别人口中听到学校的传说,加以改编,想着可以吓吓平时被人捧得老高的墨艺耘,没想到自己却要害死她。芹虹的泪水滴落在地下,发出抽噎声,然后一手抹去眼泪鼻涕。

  芹虹站了起来,右手握紧校徽,用锐利的一角,刮开自己的肌肤,暗红色的血,从破口潺潺流出,泪珠已模糊她的视线,泣不成声地怪喊“我在这里,这里有血!艺耘,你赶紧往办公室里面跑,里面还有一个门,你躲在门后,屏住呼吸,僵尸就找不到你。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墨艺耘被打扮过的芹虹的突然出现吓了一大跳,但她看到了前面更恐怖的白僵,听到芹虹的话,抿嘴地强忍着眼泪,她大概明白芹虹在临死的一刻,想用死来救活自己。

  死也变得不可怕了,墨艺耘被芹虹激起一股勇气,她跑过来,拖着芹虹的发抖手。“我们可以一起活,快,跑到里面的门再关上。僵尸不是只能靠人的呼吸辨别位置吗。我们躲进去就安全了。”艺耘,双脚软了下来。芹虹也被鼓动,抱着着艺耘跑到里面,关上了门。她们在里面松了口气。

  门缝下透来还是无法习惯的腐臭,她们每一次呼吸,都暴露出她们的位置。白僵知道她们在里面。疯狂地猛撞那薄薄的门,展露骇人的獠牙。她们死死抵着门,芹虹把校徽放在墨艺耘手心里安慰道。“艺耘,听着,白僵很怕很怕光,这就是为什么谭老师要关灯的原因,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我知道,这里一定有他的秘密。你用校徽反着月光,也能阻止他前进。我先你一步走了,要是有来生的话,我希望能变得漂亮,还可以遇到你,那时我们可以是姐妹吧。”

  “不,要死一起死。”墨艺耘握着校徽,就等他撞毁门了。芹虹的血还在流,早就透过门传过去了。上一瞬间芹虹的眼中还有一丝温情的泪光,下一秒她突然抓住墨艺耘的头发,硬生生把她扯开。

  芹虹极速地开门,并从外面关紧。扬起染血嫣红的左手,“你想要血吗,我给你。”芹虹靠着背,在门面前,坐了下去。用自己的身体做成最有效的阻隔。白僵蹲下,狠狠咬一口,贪婪地吸食起来。渐渐地褪去白毛,是的,白僵已经吸过9个人的血了。芹虹是第十个,白僵蜕变成了黑僵。双牙更加锋锐,似乎躯体也越发强大起来。

  抱头痛哭的墨艺耘听着芹虹的惨叫,心痛绝望地已经不想活了,有人为她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够了。她一抬头,谭老师突然站在她面前。“你们两个毛孩居然在晚上,跑来办公室捣乱。我要好好惩罚你们。”

  墨艺耘还没回过神来,谭老师就已经凭空消失了。

  然而,门也突然不见了。黑僵踏过芹虹,准备袭击下一个。墨艺耘红肿的双眼再也不明亮了。“我就宁愿死!也不要变成僵尸!”墨艺耘用校徽,毅然割穿自己的脖子,血腥味,诱发僵尸不断迈向前。因为割口太深,墨艺耘很快就死去了。黑僵来到她尸前,想要屈身下去喝血。

  猛地寒风暴发,冰雪在室内肆虐,僵尸被刮了出去,抛出去,像夭折的鸟,断线的风筝。一个白衣女鬼在空中现形。

  “请不要……碰我们的,尸体!你不配!”墨艺耘怒骂道。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到来时,教师办公室里头只有墨艺耘的尸体。芹虹的躯体不知所踪。然而那些破碎的门窗,早就被谭老师修复了。墨艺耘被学校宣称学习压力太大,在教师办公室自杀示威。而芹虹则被称是逃学了,不知所踪。不久,就连报纸也抹去这一条死讯。

  鬼魂在人死后七天才能成形,而墨艺耘却在死后的一瞬间就立刻化身女鬼,并且拥有强大的冰雪能力。

  有时夜幕降临后,这具穿着教官衣服的僵尸破土出现,恐怕在晚自习的学生门都会遭殃吧。于是墨艺耘每次都用自己的冷风,吹出一阵阵雾气。这样不仅遮蔽了僵尸,学生看不到。同时也令僵尸,分辨不清人与障碍物。

  然后墨艺耘常常趁夜深人静,发动自己的冰雪封尘,把僵尸的关节冻结,再重埋入泥。做一个冰洁印,将尸体封印一段时间。封印的效力退去后,她还是得故伎重演。

  僵尸和鬼魂都是极阴之物,墨艺耘用阴气能封锁僵尸的行动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她根本不能伤到僵尸分毫。同样地,僵尸也伤不到她。

  但在谭老师的功劳下,那具当初在办公室咬了芹虹的那具黑僵已经进阶为跳僵了,对付僵尸,墨艺耘也开始感到吃力。

  25年后的某一天,她留意到了一个人-枭徽,他每天早早来到教室。墨艺耘故意试探了他一下,发现他果然灵气非凡,而且竟然能看到自己。

  在僵尸出现的那天,放学很久了,枭徽还没走。墨艺耘担心他受伤,就摆了个幻局,令他陷入鬼迷宫。然而墨艺耘在冻结僵尸的时候,不小心染上煞气,这一天值夜班的门卫小子却被以前的僵尸教官咬了,变成一具黑僵。

  国庆前的一天,僵尸又出动了。墨艺耘准备发动冰雪封尘,没想到,枭徽突然闯了进来。墨艺耘本来是不想理他的,可枭徽年纪轻轻,也称得上法力高强,自己不反抗来抵御,恐怕是会被消灭吧。谁知自己一不注意被僵尸的煞气染上身,迷失了本心,也想要杀死枭徽。这时,枭徽把【恶灵退散咒】和校徽扔过来,被符咒破了煞气的墨艺耘又想起以前芹虹为自己割脉引开僵尸的事情,心揪着痛,霎时间无法保持鬼的形态。

  她躲在办公室想着事情的整件经过,不禁感伤,她摸着当时芹虹死时躺着的地方。谭老师的目的和芹虹那一具离奇失踪的尸体是墨艺耘至今始终想不通的。

  芹虹被咬是确切的事情了,也许她变成僵尸已经在阳光下,被燃烧殆尽了吧,又或者是在哪个地方,吸着人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