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1:17:29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弑天法皇
  4. 第一章 神仙上厕所吗?

第一章 神仙上厕所吗?

更新于:2018-03-18 15:58:08 字数:2180

字体: 字号:
  “娘,神仙也上厕所吗?还有神仙之体从小就不用上厕所吗?”

  宁皓从望仙外门结束课业回家,进门就问母亲问题。

  他今年刚满十五岁,这个年纪正是对异性和世界充满好奇的时候,每天都有大量不解疑问。

  他一直很好奇,传说中一直飞来飞去,天天打打杀杀的神仙们有没有私人生活问题。

  宁皓母亲宋清围着一个围裙做晚饭,手里铲子正翻搅锅里的菜,闻言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宁皓道:“是这样的,今天外门来了一个新人,说是什么法王徒弟的孙子,神仙之体,来尘世体验生活,领悟道心,门主让他说一些修行心得,他说他只是把别人吃饭喝水上厕所的时间用来修炼,然后门主带头鼓掌,夸他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天分。”

  宁皓从那货话中体会到的意思是神仙之体从小不用吃饭喝水上厕所,还有门主很会拍马屁。

  宋清点点头,心想那门主真会拍马屁,道:“神仙不吃饭不喝水,自然不用上厕所,至于神仙之体,我记得有一本书上说有一种叫貔貅的神兽不用上厕所。”

  宁皓直摇头,道:“可是我听说很多神仙喝酒,喝酒就会口渴,口渴就要喝水,而且当神仙就是为了比别人吃的好喝的好,就算不想吃喝也得装出来样子给别人看。”

  在宁皓看来人想当神仙不就是想过的比别人好吗。

  出入豪华坐骑,为所欲为,夜夜笙歌,醉生梦死。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今天你在外门里学了点啥啊。”宁母想了想,随即问道。

  一说起这个宁皓没好气说道:“今天一群老师都去拍那个孙子的马屁去了,没有教我们修行。”

  宁皓无语,世间万法唯快不破,可是千穿万穿唯马屁不穿。老师们天天教育他们怎么脚踏实地刻苦修行,可老师本身都想走后门。

  老师们总是说一些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宋清拿起一个盘子将炒好的菜盛上,道:“老师不教,你们不会自己修行?”

  其实老师也是人,也想过的比别人好。

  宁皓接过母亲手中盛的漫漫的盘子,道:“娘你不懂,道法这东西自己修行很容易走火入魔,前不久我厉法班一个同学就走火了,到处杀人放火,现在还被仙门通缉着。”

  说起那个同学,宁皓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她。

  那是一个女同学,跟宁皓一样成长在单亲家庭,不喜欢说话,经常被同学欺负,就在上个月突然胡言乱语,没过多久就失踪了。

  然后就传来她到处杀人放火的消息,仙门开始通缉她。

  “走火入魔那是意志不坚定,吃饭。”

  宋清将锅底的火熄灭,说道。

  饭后,宁皓沉沉睡去,沉浸在甜美梦乡,嘴角流着哈喇子。

  夜深时,窗子被一阵风吹开,一个黑影潜入宁皓房间,站在熟睡的宁皓身前,深情道:“宁皓,跟我走吧,我已经找到了通往新领域的大门,那个地方没有恶心,没有肮脏,一切如愿。”

  听到这个声音,宁皓猛然惊醒,看着站在自己床前的犹如鬼魅的人影,惊叫道:“你是万灵?”

  “是我。”万灵声音充满了兴奋:“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新的领域。”

  跟你走?

  宁皓一个头两个大,这个万灵就是那个走火入魔的同学。

  面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宁皓多少有些害怕,结巴道:“新的领域是啥?”

  难道是这个万灵要杀他,所谓新的领域就是地府或者黄泉什么的地方?

  万灵憧憬在新领域带来的快乐里,满脸快乐道:“那是一个没有悲伤,没有痛苦的地方,那里有道和法的深刻理解。”

  宁皓冷汗直流,心想这是标准疯子才会说的话,立刻道:“不用了,我在这里挺好的。”

  万灵一听当即不悦,声音有些冷:“是吗?是不是因为有个女人牵绊着你?这样,明天你到外门看道法的效果,如果你还不跟我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记得明天在自己身上贴上三重以上的防御符。”

  说着,万灵身影一阵扭曲,凭空消失。

  新的道法?

  宁皓不理解,但好在这个恶魔已经走了。

  经过这个恶魔的折腾,宁皓再也睡不着了,索性盘膝修行。

  他是多灵根的资质,本身条件不好,再加上单亲家庭,母亲只是做一些缝补手工活,赚的钱仅仅够生活,各种修炼法宝都无法买。

  他在外门中也仅仅是混的存在,天天打仗,不知道那个万灵口中所说新的道法领域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清晨,宁皓从入定中醒来,伸了个懒腰,这一个晚上吸收的灵气大概是一个茶杯容量,相对于单灵根一个水缸的灵气容量只能望尘莫及。

  上完厕所洗漱完毕,宁皓猛然感觉不对劲,冲进母亲的房间,空空如也。

  “娘!”

  想起昨天晚上那个恶魔所说之话,宁皓一阵冷汗,难道万灵想拿自己的母亲做人质?

  “娘!”

  宁皓满屋子大喊,没有任何回应。

  “娘,你别吓我!”

  宁皓慌了神,他的人生从小没有父亲参与,生命力脆弱,全靠母亲一个人抚养长大,如果母亲发生什么意外,他无法想象自己的人生将会是什么模样。

  “怎么了,怎么了?!”

  宋清挎着菜篮子从门外跑进来,跑到宁皓身前扶住宁皓。

  看着母亲菜篮子里的菜,宁皓这才镇静下来,感情母亲是买菜去了。

  宁皓道:“没啥,我做了个噩梦,梦到你不见了。”

  宋清叹了口气,一个噩梦就把孩子吓成这样,怎么说好,只能说孩子从小没有父亲的鼓励就是不行。

  宋清急忙宽慰道:“看把你吓的,男子汉要勇敢,别说是噩梦,就算是真实发生的事也不要惊慌。”

  宁皓一听母亲唠叨就不耐烦,道:“好的好的,知道了,娘,早上吃什么?”

  很多事情知道做不到,能勇敢谁愿意懦弱呢!

  “早上吃蒸包,去,把这些菜洗了摘了。”

  半个小时后,宁皓吃着热气腾腾的蒸包,这时,一个响亮声音响了起来:“宁皓。”

字体: 字号: